比奇屋 > 穿书后恶毒女配又疯了 > 第二百一十六回:借此立威

第二百一十六回:借此立威

    金玉颜冷哼一声,她倒要看看,柳梅成了平妻,是不是当真以为,自己在府里有了说话的权利,敢公开和她作对。

    “二夫人,救救我们。二夫人,救命啊!救救我们吧!”

    三十杖刑,身体不够好,真的会撑不过去。桑卿柔看在眼里,觉得这些人可怜,可她还是没有为她们求情。

    她们既然敢那么说,就应该考虑到后果。

    祸从口出,倘若今日轻饶了她们几个。以后只会有更多下人无法无天,再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就在关键时候,柳梅还是站出来,拦住了管家。

    “慢着!”

    桑卿柔也是一惊,一直保持事不关己的柳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她要为这几个婢女求情吗?

    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柳梅。桑晓汐同样惊愕,母亲当真要为了几个婢女站出来说话不成?她要是这么做,可是公然和金玉颜为敌。现在这么做,太不理智了。

    “怎么?二夫人要为这几个婢女求情不成?”

    “人非圣贤,顺孰能无过?妾身以为,杖刑并不能起到作用。有些事,要是要在根源上找答案。夫人今日可以杖刑这几个婢女让她们闭嘴,却无法堵上悠悠之口。就算夫人能让府中下人闭嘴,可他们心里依然会这么想。那外面的人,又会怎么想?”

    金玉颜冷笑道:“如此,二夫人以为,该当如何?”

    “问题不在那些说闲话的人身上,而是要好好想想,为什么大小姐会被人说闲话?说来,无非是自身不曾做好,才会被人说道。”

    柳梅居然敢说她的不是,桑卿柔笑了。看来,她还真是想和母亲公开较量了。

    “二夫人,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有些话,夫人可能不太爱听,可这是事实。外面的人也说,大小姐行为疯癫。既然大家会怀疑,那就说明,大小姐是存在嫌疑的。不能因为大小姐是夫人所生,就区别对待。如此,夫人恐怕难以服众吧!”

    “柳梅,你胆子大了,现在竟敢跟我说起服众?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是不是二夫人这个头衔,让你已经开心得找不到北了?连自己的身份是什么都给忘了?”

    “妾身不敢!妾身只是说出了实话,这也是大家心里所想。归根结底,还是大小姐自己所作所为有不足之处,才会引人猜忌。”

    金玉颜冷着脸说道:“你的意思是,做下人的,议论主子,就是对的了?”

    “妾身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想说……”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管家,还不动手?”

    “夫人,你……”

    “怎么,你还想命令我做事不成?今日就算老爷在这,这几个奴婢目无尊卑,杖刑三十都算轻的。今日她们敢冒犯大小姐,以后,就敢做出更出格的事情。给我狠狠地打!就在这,让所有人都看看,冒犯大小姐有怎样的下场!”

    柳梅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在金玉颜面前,她始终没能强硬起来。

    她一声令下,管家叫来护卫将几个犯错的婢女按在长凳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行刑。

    惨烈的叫喊声回荡在相府的上空,桑卿柔看着这一切,皱紧眉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站远了些,她还是觉得有些吓人。那棍子结结实实打在她们的身上,只听到她们惨叫连连。

    桑卿柔不禁想,自己会不会有些过分了?

    这样打下去,她们会不会被打死?

    桑卿柔有了想为她们求情的冲动,撞上金玉颜冷漠的眼神,那些话又被咽了回去。

    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起到威慑的作用。不然,以后府里的人根本不会把她放在眼里。该心狠的时候,绝不能掉以轻心。

    到最后,有支撑不住晕过去的,背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这样的刑罚实在让人害怕,府里每个人都脸色凝重,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三十大板,一个都不少。

    管家上前复命:“夫人,行刑完毕。”

    金玉颜挥挥手让他退下,告诫众人:“你们可知道,她们为何吃定了这三十杖刑,一次都不能少吗?我要你们每个人都记住,相府到底是谁当家做主?我还没死,就算府里多了个二夫人,我金玉颜才是相府的当家主母。我决定的事情,不管是谁求情,都改变不了结局。”

    她说着,瞪了柳梅一眼,算是警告。

    不要以为皇上亲自答应,将她扶为平妻,她就真的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

    在丞相府里,她柳梅是妾室出身,那她这辈子都是妾室。除非自己死了,否则,柳梅休想踩在她的头上,在相府作威作福。

    这才几天,她就开始蠢蠢欲动。果然,每个女人都是有野心的,以前是她隐藏得太好,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这才不敢表现出来。如今身份有一点点不同,她就忍不住要表现,笼络人心。

    只是,她太心急。自己都还没站稳脚跟,就想挑战金玉颜的地位。她就不怕自己这个位子都还没坐稳,就被打回原形?

    这么一闹,大家再不敢提起丁全的事,在心里,对金玉颜又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金玉颜完全不给柳梅面子,还在大家面前警示,她的意思不就是说,不要把自己当回事吗?

    顿时,柳梅的脸一阵青一阵紫。

    金玉颜这是在故意羞辱她!

    她紧紧地掐住自己的手腕,这才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抬头时,她撞上金玉颜冷漠的眼神,险些没有忍住。

    好一会,她才不得不福了福身子。

    “妾身知道了,妾身谨遵夫人的教诲。以后,再不敢多事。”

    “娘……”桑晓汐不忍心看着柳梅如此受委屈,正想和金玉颜理论,被柳梅硬生生拦下了。

    “妾身这就带着晓汐回去,静思己过。”

    桑晓汐想要反抗,柳梅丝毫不给她机会。几乎是将她拽走的,顿时,前院彻底安静下来。

    桑卿柔看着金玉颜:“母亲,这件事,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