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书后恶毒女配又疯了 > 第六十二回:我也去

第六十二回:我也去

    欧阳朔交代好一切,转身往外走去,步子飞快。从桑卿柔身边掠过,也不曾看她一眼。

    桑卿柔看他就这么走了,皱紧了眉头。此行前去,肯定是有危险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次疫症到底有多可怕。他就这样去,很可能会被传染。

    回过神,桑卿柔心里一横,当即有了决定。

    这次,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欧阳朔刚上马,桑卿柔就追了出来。

    “王爷请留步!”见他骑着高大的骏马,桑卿柔突然有种送他出征的感觉,那一刻,她愣了一下。

    欧阳朔见她赶来,皱起了眉头:“你来做什么?时间紧迫,本王没有多少时间耽搁,快些回去,莫要添乱了。”

    “我不是来添乱的,我跟你一起去!我可以向你保证,带上我,你肯定不会后悔的。这次,你和桑晓汐一定需要我。”

    欧阳朔纳闷了:“你能不能不在这个时候添乱?你以为这是闹着玩的吗?随时可能没命!你又不懂医术,去了只是个麻烦。赶紧回去。”

    “不管你信不信,这次,我可以帮到你们。我知道,这次疫症有多严重。如果你不想死更多人,就带我去。这次,连桑晓汐也很难搞定,我说真的。”

    欧阳朔不懂,她从哪儿来的这个自信!

    “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就是个怕死的人,我疯了吗?想不开要跟着你去!我说过,会帮你和桑晓汐,这次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你知道这次疫症怎么回事?”

    “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得太清楚。只要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疫症解决,这不就好了吗?难道你想桑晓汐也染上疫症吗?”见他还在犹豫,桑卿柔大声质问他。

    见他不回答,桑卿柔将早就准备好的面纱戴上,顺便塞给欧阳朔一个。

    “预防一下,有总比没有好。”本来,这样的情况,他们是应该戴口罩的。

    “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是要着急出城吗?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拉我一把,我们赶紧走,还能在天黑前赶到。”

    欧阳朔回过神,这才朝她伸出手。

    “桑卿柔,你可想好了。这一去,本王可顾不上你。”

    “你别让我照顾你就行了!别这么啰嗦了,赶紧走!”

    欧阳朔看她这么干脆,不像是在玩花样,这才勉强相信。先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没有头绪之前,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满朝文武,没有一个愿意管这件事。这么多人都是怕死的,他只能站出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出事,此行,若是回不来,那也是他的命。

    桑卿柔身上飘散着淡淡的香味,让欧阳朔浮躁的心渐渐趋于平静。看她果断的神色,他突然没有那么担心了。

    守城的护卫拦住他们,一看是宸王,立马行礼。

    “开城门!”

    “这……”他们互相看了看,不敢立即开城门。

    “王爷,城外情况凶险,城门已经关闭,任何人不得出城。”

    “皇上命本王处理此事,本王不出去看看,如何控制疫症蔓延。本王就此出城,只等疫症解决后再回来。本王走后,尔等要守好城门,不可再让任何人出入,听明白了吗?”

    他说着,将怀里的腰牌亮了出来。守城护卫一看,脸色就变了。

    “是!”

    没一会,城门打开,欧阳朔只带着桑卿柔一人,赶赴城外。等欧阳彦匆匆赶来时,城门已经关了。

    他望着紧闭的城门,神色复杂,听到护卫们的议论声,叹了口气。

    这一去,是生是死,全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他本想前来阻止,还是没有来得及。

    看来,这都是命!

    桑卿柔坐在欧阳朔怀里,一路狂奔。

    路上,她好奇问道:“方才,你给守城护卫看的究竟是什么腰牌?你王府的牌子吗?为何他们见了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听说过兵符吗?”

    桑卿柔大惊:“方才的腰牌,就是太辰国的兵符吗?”

    说到这个,欧阳朔的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来,眼角划过一抹骄傲。

    “本王早年跟随征战,立下无数战功,这一半兵符都在本王的手中,这也是父皇对本王的一种信任。这兵虎符,可是本王用性命换来的。”

    桑卿柔笑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会为这种事骄傲自豪?你们就没想过,带兵打仗,自己无法左右生死,哪天就战死沙场。值得吗?”

    “所以,这东西是一种骄傲。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多少人眼红本王这块兵虎符。说不定,这其中还有你父亲。”

    桑卿柔笑了:“你居然和我说这些,也不怕忌讳。”

    欧阳朔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好她讨论起了这个。他不再说话,夹了马肚子,加快了速度。

    驰骋在风中,桑卿柔也笑了起来。虽然知道自己去的是最危险的地方,可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城中人心惶惶,可当他们越接近城外疫症爆发点,那种死寂的气息就越明显。临近王家村时,桑卿柔递给欧阳朔一个香囊。

    “这个是?”

    “说不定可以起到预防的作用,你带在身上,总不会有坏处。”

    欧阳朔嫌弃地拿在手里:“不知道你在玩什么花招。”

    他以为,香囊上会有精美的秀图,谁知道,这香囊上只有一个他没见过的表情图案,看起来像是一个鬼脸。

    他皱着眉头吐槽道:“真丑!”

    “有的给你就不错了,不想要就拉倒,还给我。”

    桑卿柔正准备去抢,欧阳朔已经先一步放在怀里,又孩子气地拍了拍,像是在说,有本事,她就来抢。

    桑卿柔白了他一眼:“欧阳朔,你这么矫情,你家桑晓汐知道吗?”

    提到桑晓汐,欧阳朔立马变得正经八百。

    “桑卿柔,你这么没个正经,桑丞相知道吗?”没想到,他也学着桑卿柔的语气反问她。

    桑卿柔听了,捧腹大笑起来:“你到时学得挺像的,孺子可教也!以后,你可以多学一点,这个样子才可爱啊!”

    他们俩正在村口说话,听到消息的桑晓汐连忙赶过来,一眼瞧见了欧阳朔嘴角还未消失的笑意,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来了,可是,没人告诉她,桑卿柔也会跟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