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原被告来自异世界 > 第四十六章 新的生命

第四十六章 新的生命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哦哦哦哦哦哦!!!”

    “快看!大家快看!!龙蛋!要孵出来了!!!”

    特区设立的伏羲幼儿园内,一群弱智大人在围观着孵蛋。

    史帕克掏出一叠食堂的餐券,放在桌上:“一张饭票,赌双黄蛋!有没有跟的!!”

    “我跟。”

    “我跟。”

    “我跟。”

    “我也跟。”

    罗一德、妮丝蒂娜、迪德莉特、加尔哈特,纷纷掏出了饭票,放在了桌上,这不是光天化日下送饭票嘛!女菩萨啊!

    “一看你们这些人,就是没看过多啦a梦的剧场版,大雄的新恐龙!里面就是孵出了两只恐龙。”

    “是啊是啊,这世界还有圣诞老人呢。”罗一德真是觉得这货最近智力越来越低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咯拉一下,蛋上面出现了一道裂缝。

    大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又咯拉、咯拉几下,裂缝明显变多了,显然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

    所有人都屏住了气,等待这个小生灵的降生。

    “要是里面孵出一只鸡怎么办?”加尔哈特看着裂缝不合时宜的问道。

    迪德莉特一把捏住这个二哈的嘴,不让他说话,想了想,嘀咕了下:“鸡……那只能说明龙王是渣男……”

    正在说话时,蛋突然被顶掉了一块,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一只瘦小如蜥蜴一般的头,挂着粘液探了出来,金色的鳞片覆盖在身上,很是好看。

    随后头往外用力一钻,边上的壳也被撕裂开来,小龙抖落了身上残留的蛋壳,展开了双翼,随着风吹在身上,鳞片迅速的把身上的液体吸收了进去,使得更加的闪亮。

    小龙张开眼迷惑的观察着这个世界,和围绕着他的这些奇怪的生物。

    突然间,他似乎认定了什么,跌跌撞撞的跑向了其中一个人

    “妈妈!妈妈!”

    ???

    妮丝蒂娜?

    “不不不,我也是个宝宝,我不是你妈妈。”

    “妈妈!妈妈!”这条龙宝宝拼命的往她怀里窜去,一点办法都没。

    “恭喜太太,是个男孩啊!”史帕克一边讥笑着妮丝蒂娜,一边往剩余的蛋壳里看去……

    并没第二只龙啊!多啦a梦你骗人!!你活该被小夫……咳咳……

    这时,门外听到了吵闹,走进了一个人

    “我的圣光啊!金龙宝宝!”孤儿院的培林老师惊呼了起来,两手往围兜上擦了一擦,就要去抱那个龙宝宝。

    龙宝宝躲在妮丝蒂娜的怀中,赖着就是不肯走

    “金龙宝宝?金猪宝宝我知道……金龙宝宝是什么?”罗一德问道

    “哦,你们人类可能不知道……”

    异界种族研究专精的培林老师说起了由来。

    龙族内,有各种不同的龙。

    红色的,一般叫红龙。

    蓝色的,一般叫蓝龙。

    绿色的,一般叫绿龙。

    黑色的,一般叫黑龙。

    黄色的……

    “喂!培林老师!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也知道啊!不用你特意解释吧,你说点有用的啊。”史帕克总觉得这段说明有点痴呆,仿佛网文作者为了骗字数似的。

    培林老师不理她,继续解释着

    黄色的,不叫黄龙,叫青铜龙。

    各种龙都可以自由婚配,所以生出来的龙崽子,什么颜色的都有。

    大家也不明白为什么,以为这是上天的恩赐。

    从人类现代的技术来看,应该就是隐性基因和显性基因的关系。

    一般来说,每代龙族的王,都是由龙王的嫡长子来继承的。

    但是有一种特殊情况比较特殊,就是子嗣中产生了金龙。

    无论他是谁家所生的,都会被当做下一任龙王。

    据说,神的预言告诉他们,金龙在龙族危难的时候,会带领龙族走上正途。

    “恭迎龙王!”史帕克一脚跪了下来,抱拳对着妮丝蒂娜:“三年之期已到,请龙王归位。”

    “归什么位啊!史帕克你快帮帮我,我还小,我不要做妈妈啊!”妮丝蒂娜面对这个龙宝宝束手无策。

    “培林老师?为什么这个龙宝宝会认妮丝做妈妈?难道龙都是萝莉控?据说龙都喜欢稚嫩的少女做祭品,是不是这个原因?”史帕克也想去摸一摸龙宝宝,沾沾喜气……谁知道这龙宝宝一口就咬了上来,幸好缩得快,差点被咬到手指。

    “这龙族一般来说,出生时会从周遭的人里面,感受出气场最强的那个人作为父母,一般龙的巢穴吧,也不会有其他生物。”

    “你是说妮丝的气场强?”

    “也有可能是瞎,好好的一娃,怎么就……”二哈打岔道。刚说完,这龙宝宝就一口火焰喷了出来,加尔哈特叫是在异界人中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反应敏捷,一个下腰躲了过去,火焰从肚子上方掠过,烧焦了一点点皮毛。要换成普通人,怕是早就被烫伤了:“这!这货听得懂人话!”

    “哦,原来你也不知道啊,这龙宝宝出生时,一般就有我们3岁到4岁左右的智力,大部分简单的人话还是听得懂的。”培林老师解释着,说着走了出去:“看来得准备点羔羊肉去……”

    “哦哦哦~宝宝乖,不许咬这些人,这些人是朋友。”

    “妈妈!妈妈!”龙宝宝似乎听懂的样子,在妮丝蒂娜怀里蜷缩了起来,似乎折腾了会有点困意,不到一会会就睡着了。

    “金龙……罗一德,我在担心,我们会不会卷入什么八王之乱?别到时候他哥为了夺龙王之位,派点暗杀者来……”

    “怕什么,这个区域有迪姐和李阿姨在巡逻,迪姐是妮丝蒂娜的干妈,四舍五入,就是这龙宝宝的干外婆了……”

    迪德莉特拿弓箭勒住罗一德这货:“什么干外婆!什么干外婆!我把你先变成干尸信不信!我有那么老吗?”

    一群人嬉笑打闹着,那可怜的妮丝蒂娜,就想把手里的龙宝宝,给找个软垫放下来。这悄悄地悄悄地勉强刚放在了软垫上,这龙宝宝就张开了眼,扑在她怀里,不让她离开。

    “走走走,我们吃饭去,今天我请!”史帕克拿着打赌输的饭票招呼着大家。

    “请食堂也叫请?你们律师真的是抠啊。”

    “史帕克!你们帮帮我啊!”抱着小金龙的妮丝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这是奶茶的诅咒,奶茶的诅咒啊,你先想办法喂饱小龙崽子,他吃饱了就会睡的……大概。”

    一干人等毫无怜悯的迅速离开了孤儿院,留下一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精灵丫头守着一条龙。

    可能还是龙王。

    ~~~

    “你们两个不离婚了?”史帕克调了调茶,问着这对狗男猫女。

    “不离了不离了,是不是亲爱的?”加尔哈特一把搂住他夫人。

    奥菲利亚觉得有点羞涩挣扎了开来:“离肯定是不离了,就是占星没算准有点生气。”

    “生气?”

    “是啊,这占星本来就是预测个大概,谁知道……这测出来的【地震】卡牌……是真的指地震,之前我们盲猜了那么多离婚什么的,是想多了……”

    朴实无华的招式,往往防不胜防。

    平平淡淡的一拳,经常打出人命。

    之前算出最终有两张牌,一张是【地震】一张是【烤肉】

    【地震】代表着巨大的变故,现在看来应该就是指蜀山大地震。

    【烤肉】代表着财宝、财富、等,这个人最想得到的东西,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和奥菲利亚的感情。

    这么看来,占星的结果是准确的。

    只是她们两个猜错了方向……谁知道,地震真的就是指地震,这么直白呢。

    “奥菲利亚,你有什么线索不,关于二哈命运的改变?”

    “没有……到现在为止,我所看到命运被改变的,就出现过这一次。因为所谓能改变的命运,也是命运的一部分啊。我也不能理解是哪个节点被改变了,一般来说,只有得到神明的启示才有可能改变命运。”

    “神明?不是应该靠个人的努力吗?你这思想觉悟不对啊。”

    “好好好!靠个人努力,反正总算是成功了!干杯!”奥菲利亚举起了她的咖啡杯,里面倒了点毫无诚意的红茶,和史帕克放在桌上的杯子碰了一下。

    为什么这家猫娘咖啡店,里面会提供红茶这种异端饮品?起码也该是冰红茶吧。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这里的蛋糕味道不错。

    “干杯,干杯,对了,二哈,以后打算怎么办?还在应急上班?”

    “这个……”加尔哈特面露难色。

    “好了好了,不为难你,喜欢就去吧。”奥菲利亚叹了口气,如同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一样,许多人在工作和家庭中,往往需要抉择一个。大部分只是普通人,他的能力和精力,往往只能满足其中一个的需求,并不能做到两全其美。

    “这就是命啊,这就是命,还不如早年打地下城的时候,好坏互相还能有个照应,要死死一起。”

    “奥菲利亚你这方面思想觉悟倒是挺高的啊。”

    “你们人类有句话说得很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服务员,加点水。”奥菲利亚看了一下,服务员似乎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家阿兹猫娘咖啡店,是最近新开的,据说有很多不错的抹茶小蛋糕,精致用料十足,味道十分鲜美,吃了还想再吃。所以奥菲利亚有空拉史帕克出来一起尝尝鲜,聊聊天,顺便找借口恰个蛋糕。

    眼见这服务员不知所踪,奥菲利亚只得自己起来去门口自己加点开水,起来时担心门口有点凉,把灰色的斗篷披了上去。

    “二哈,你要珍惜这次机会啊。”史帕克低声和加尔哈特说道:“平时早点回家知道不?别天天和你那群队友在外面野……别人没结婚,你是有家室的不一样知道不?”

    “那一旦忙起来,还是有责任的……”

    “什么责任!你的责任就是照顾好家庭啊!公家的事很重要,小家也很重要的!到时候家破人亡,你心情沮丧,万一失心疯暴走了到处咬人传播狂犬病呢?”

    “我又不是狗!”

    话音没落,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啊!!!!!!

    随后哐的一声,是什么瓷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回过头去,远处奥菲利亚惊慌失措的愣在原地,一个茶壶碎裂在一地,另一边一个狗头人摸着头颈和脖子的地方,嗷嗷嗷的乱叫。

    “羊癫疯发作了?”二哈还在那边傻愣着看着。

    “快打120啊!”史帕克拍了他的狗头,这脑子平时到底是怎么搞救援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