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七十五章 刘家庄 二

第七十五章 刘家庄 二

    白十三一头齐腰黑发随风狂舞,整个人已经突破两米,浑身的肌肉如同岩石。

    他咧着大嘴,如同拔河一般一条条的扯断藤条。

    “雾草!你别过来啊!”老树妖慌了,它只不过是才死了二十年的鬼物,哪里经得起白十三这般暴力的折腾。

    ……

    “嗝~”

    白十三的身型渐渐变了回去,抖了抖粘在拂血刀上的黑色汁液,收刀入鞘。

    以他现在的气力,重达六十斤的拂血刀已经如臂使指。

    就连那些常年征战沙场的悍卒也不过是五六斤的佩刀。

    “就是不知道乱吃东西会不会坏肚子。”

    白十三吧唧吧唧嘴,牙缝里的褐色树根被他剔出,刚才情急之下一口咬断了树妖的根须。

    叮——

    “又入账一点强化,以后看来还得多溜达。”白十三满意的点点头。

    刚才那鬼物白十三在县间异志上见过,在大雾天气迷失在森林的人,终会化成树木的养分。

    灵魂不知归处,一直在森林打转,除非找到替死鬼。

    “刚才那树妖的实力估计到了灵级,而且还是上一重的实力。”

    白十三看着满地渐渐透明的残骸,眉头紧锁。

    随着他对鬼物的认知,鬼物级别之间的界限越来越不绝对明朗。

    就跟那些资质好,底蕴好的武者往往能越级杀人。

    鬼物似乎也将就血脉渊源,越是在异志里出名的鬼物,实力就越强。

    如果划分没错,那么灵级鬼物对应的应该是人类武夫的三流水准。

    “得赶紧走了。”白十三停止思索,望着周围越来越浓重的雾气,心中觉得很不舒服。

    远处的浓雾中,白十三甚至看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人影,在诱惑着他过去。

    “怎么来这么多?这地方还是个阴地?”

    白十三运转八极步,飞快在林中飞掠。

    鬼物的滋阴地不亚于人类的洞天福地,常年盘踞在此的鬼物能大大提升修炼速度。

    “老大,您回来了。”

    白十三一道驻地,便看到田庆整理好了两排队伍,对着自己鞠躬喊老大。

    他扭头看了看,与鬼物战斗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传出来的巨大声响,估计被田庆等人听到了。

    “别叫我老大。”白十三满脸黑线,他又不是什么道上大哥,他就一练武的。

    “好的,老大。”

    “……”

    “叫我公子!”白十三面露愠怒,一掌拍在田庆的头上,弄得这个精壮汉子脑瓜子一阵懵。

    周围的人很识趣的闭嘴,白十三愣愣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刚才自己明明没用多大力气……

    歉意的看了看一脸委屈的田庆,白十三迅速转移话题,带着人继续行进。

    跟在后面的离魂帮众大多是当初吴队长的手下,离魂帮本来就是半黑半白的组织。

    面前这一位,比他们当初的老大还要凶狠,居然要他们叫公子。

    遥看白十三一身的肌肉块,哪点跟公子俩字沾边啊。

    “今天赶在日暮前必须到达铁矿,不然都别给我吃饭了!”白十三见后边人磨磨蹭蹭,回头吼道。

    “好的老大……公子!”

    白十三看着后面慌乱如鸡仔的众人,纳闷的摸了摸已经冒出胡渣下巴。

    “我有这么凶吗?”

    ***

    “公子前面就是我们的矿场了。”

    白十三顺着娄小义的手指方向看去,不远处果然有一座小山。

    一队人马缓缓的林子里穿行,右侧面有一面黄土高墙。

    “公子小心,这里便是刘家庄。”娄小义在一旁小心提醒道,他甚至都不愿意往那里多看一眼。

    “哦?”

    白十三来了兴趣,他倒要看看能让一个八品武夫无声无息消失的地方到底是怎样。

    庄子的黑黄色土墙和坟地的泥土如出一辙,年代久了墙体有些龟裂,斑斑驳驳显得有些破旧。

    周围安安静静的,仿佛也没有什么人。

    这里是白十三和陈岚静决出队长之位的地方,但现在天色已晚,众人又赶了一天的路,白十三不准备大晚上的去里面找死。

    便想要绕过庄子,在铁矿场那边休息一晚,听听一些在场帮众对刘家庄的了解,在做打算不迟。

    拐道的过程中,白十三仔细打量着边上的庄子,高墙内一片安静死寂,似乎根本不住人。

    但就在前不久帮内刷新的消息里,这刘家庄是活村,应该有人烟才对。

    “这就是吴队长出事的庄子吧?”白十三随手叫来一个以前跟着吴队长的帮众。

    “是的公子,吴老大就是进去调查,结果才……”

    吴队长本来就是黑道出身,他手下的兄弟都是一身横肉,面色凶狠的黑衣大汉。

    但此时他说起这个刘家庄的时候,脸上的横肉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眼睛里透露着忌惮和恐惧。

    很快队伍走到了正对村口的地方,白十三眯着眼睛朝里面望了望。

    村口的高墙间是留有一道红漆的大门的,旁边还有一些瞭望台,估计也是用来抵御野兽,或者没有归顺北凉王之前的离魂帮。

    黄黑的的高墙很高,大概在村中央的位置种着一棵巨大的槐树,高处院墙不少。

    透过破败红漆大门流出的小缝,白十三能大致看到庄子内的一角场景。

    破败的庭院,干枯的花草,到处铺满落叶的地面,光秃的树桠。

    一阵风过,卷起庄子内的落叶,露出一几个长方形的坑洞。

    白十三的瞳孔一缩,这不是义庄坟地上用来做墓穴的坑洞吗?

    这庄子里的坑洞有一些,但很少,没有坟地的密集。

    随着白十三的走动,视野也在变换,在一座小木屋门楣上,随风飘舞着一件白色长布条。

    不知道是不是白十三的错觉,这布条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民间挂丧的白绫。

    难不成这庄子里的人自己在家门口挖墓穴,再在自家门楣上挂白绫,是丧葬的自己?

    “这刘家庄没人住了吧?”白十三轻声问道。

    “没出事以前应该是满户,现在还剩几家,具体的我们也没敢深查。”娄小义低声答道。

    白十三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连自家老大都死在里面了,剩下的帮众谁敢去查,能得出还有几户人家已经算是不错了。

    “看起来不像有人啊。”白十三在此朝着庄子内望去,随着视野位置的转换,又能看到庄子内其他地方的一角场景。

    枯败的古槐,落满白灰黄土的窗户。

    除了飘舞白绫外,家家户户还挂着随风摇摆的白灯笼。

    唰!

    白十三眨了眨眼睛,感觉刚才在庄子口的门缝里好像闪过一道影子在与他对视。

    期间没出什么变故,众人慢慢离开,直到刘家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很快,一众就到了铁矿场。

    一座荒山坐落在平原之上,从周围的轮廓和一些废弃的石料来看,白十三等人站的地方以前是一座小山。

    这些年来,离魂帮搬运石料加固高墙,采取铁矿,已经挖空了好几座小山包。

    矿洞里面黑压压的,可以望到几点亮光,应该是油灯。

    在这周围有帮众临时搭建的木房,都是汉子,搭建的不是很美观。

    白十三等人走在房屋之间,顿时感觉有不少目光朝这边望过来。

    一个个原本精壮的汉子,面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他们为了不留守矿场,纷纷申请调回总部,跟了现在的白十三。

    而留下的全部都是以前吴队的老部下,对于这些叛徒,他们不善。

    跟在白十三后面的也都脸颊发烫,一个个低下了头。

    白十三察觉到了这一点,这是属于他们私人的恩怨,自己也不好干涉。

    出于往日兄弟情义,矿场的不少人都很默契的把怒气转移到了白十三的身上。

    田庆眼看着一个帮众把蘑菇汤故意撒到了白十三脚边,吓得他是心惊肉跳。

    看来这里的人消息不灵通,还不知道自家老大硬生生打出来的凶名。

    那可是敢在议事厅和外务使以及堂主对着干的主儿,无法无天。

    白十三不动声色,刚才若不是他躲开,那汤就要撒在自己身上。

    天色渐晚,白十三和田庆找了一座相对于完整的木屋住下。

    因为矿场的人数缩水,很多房屋都有空置,漏风漏雨的不在少数。

    一群汉子各自找个能挡风的地方坐下,拿出备好的干粮和水馕草草的吃一点。

    白十三的住所比较大,因为是步行,都没有背负行李,所以便在屋中升起火堆取暖。

    娄小义在与那些矿工说着什么,似乎是在争辩。

    之后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蘑菇汤来到了白十三面前,递了过去。

    白十三也是没有想到娄小义是因为要给自己盛一碗浓汤才和他们争辩这么久的。

    “谢谢了,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白十三对着娄小义笑了笑,让田庆在屋子里腾出了一个位置。

    “定然不负公子期望。”

    娄小义面露喜色,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白十三他就有莫名的安全感。

    吃过晚饭,两波人泾渭分明。

    白十三没心思去和这些人玩小孩子的别扭,找到那群矿工的领头人问起了关于刘家庄的情况。

    “能和我说说那庄子的事情吗?”

    围坐在一起的矿工挑了挑眉毛,虽然惊叹白十三的一身横炼,但也碍于他面露稚气,没有受到正眼。

    “你是谁?”良久之后,矿工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开口问道。

    “你们的新队长。”白十三友好的笑笑,配上那身腱子肉,显得颇为违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