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七十四章 刘家庄 一

第七十四章 刘家庄 一

    天才蒙蒙亮,街道上胧着一层幽蓝色的薄雾,显得幽深,凉意刺骨。

    街头渐渐的响起马蹄声,一盏忽明忽暗的橘黄色灯光在雾里隐着。

    显得不真切。

    “前边就是华府了,公子要去看看吗?”驾车的马夫也是离魂帮内的人,因为没有武道天赋就被安排来做些杂活。

    白十三睁开半眯着的眼睛,随口的应和一声,抬手掀开红黑车厢窗帘,不远处的府邸显得愈发静谧。

    “等解决刘家庄的案子再来吧,说来惭愧明明答应华小姐一起去安葬知县和孙夫人的。”

    白十三现在怎么说也是个挂名小队长,虽然享受不了前任手下的资源,但一些人手还是能调动的。

    见着马夫老实却不木讷,白十三就收他做自己的专用马夫,算是着手帮内亲信的意思。

    “公子一直挂念华府一众,华小姐是知道的。前些日子公子闭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白十三没有说话,华府确实有人来过,但他因为突破在即,便没有一同前去。

    当时的华盛和白十三的实力相差无几,有他在白十三也放心。

    马车一路不停,一直行驶到城外,一队的帮众已经在等候了。

    相对的,陈岚静那队也在不远处,她来的比白十三还要早,可见对争夺小队长的重视。

    “对不住了各位,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会。”白十三下了马车走到队伍前面,赔礼道。

    “这还没当上小队长呢,就开始端架子了,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你还真是威风。”陈岚静相貌算是中上,但颧骨突出和陈念生一样露着一股阴冷味。

    “你!”田庆站在白十三后侧,见陈岚静这么说,情绪波动。

    白十三身形不动把田庆拦住,目光有意无意的往不远处的大树后瞟了瞟。

    “陈小姐说的是,下次白某不会再犯了。”

    “恐怕没有下次了,我们走。”

    陈岚静冷哼一声,意味深长的看着白十三。

    白十三身体半躬着,加上天色昏暗让人看不出他的面部表情。

    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田庆却是知道自家老大生气了。

    “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跟上去,如果可以就在刘家庄内杀了她。”

    白十三直起腰板扭了扭脖子,因为蛮熊劲的大成对他身体细微的改造还没结束。

    今早他一看发现脸上也多了些肌肉,一笑起来嘴巴咧的要比常人大不少,显得森然。

    田庆缩了缩脖子,才短短不过个把月自家公子就从当初的白面小生变成了这幅样子。

    白十三的队伍跟在陈岚静的后面,在他的感知里,那种属于陈念生的气息就没从他后方消失过。

    这也是他阻止田庆和陈岚静起冲突的缘故,如果田庆拔刀,那么陈念生一定会出手镇压。

    白十三现在还不易暴露实力,等在庄子里杀了陈岚静,就去阴死陈念生送他们一老一少团聚。

    陈念生绝对想不到,白十三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有所突破。

    浴着月光,两队人在山野里奔袭。

    莫约半个时辰后,众人又经过了当初的义庄。

    一路上了黄黑色的土路,周围坑坑洼洼的土坑越来越密集,人走上去也要小心小心在小心。

    “到了这里已经不能骑马了。”田庆先一步下马来到白十三身边,把自己和白十三的马匹牵到一棵树上。

    陈岚静停了停,展眼望去离着刘家庄还很远。

    白十三没有理会陈岚静,像她这种养尊处优的小姐,估计是在不爽要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土路过去。

    “奇怪这里的坑洞怎么又多了这么多?”

    “老……老大,不知道你觉没觉得这些坑洞像是墓穴啊?”

    周围若有若无的挂着阴风,空气中还夹杂着肉质腐烂的刺鼻气味。

    田庆缩了缩脖子,声音有些低沉。

    “确实,带几个人去看看。”白十三眯了眯眼睛,无名口诀带给他的强大第六感始终觉得这里散发着让他感到威胁的气息。

    田庆拿上火把,蹲在一处长方形坑洞上面把火把朝里面扬了扬,火把瞬间熄灭。

    一瞬间的亮光倒是让他看清了底下的大约光景,坑洞不深。

    一番探查下来,有的坑洞里面有放置无盖棺材的,还有直接扔草席的。

    被草席卷着的大约是尸体,但更像是某种猴类。

    “老大,下面埋葬的确实是尸体,只不过不像是人类的。露出的一截手臂,上面长满了黑毛。”

    田庆恭敬道。

    “黑毛?”白十三不由得心一沉,“哪里来的这么多尸体?帮内的情报没有提及吗?”

    “没有明确提及,但沿山城周围的村落间似乎近日死了不少人。”

    “那探查的人呢?”

    “这事似乎是陈堂主管理,属下不是太清楚。”

    “去吧娄小义给我叫过来。”白十三吩咐道。

    田庆心领神会,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身材矮小,但眼神滴溜溜冒着精光的青年来到白十三面前。

    “你以前是情报部的?”白十三看着要比自己矮上一头的娄小义问道。

    娄小义仰头看了看这位极负凶名的主,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不敢有所隐瞒。

    “没错,属下以前是跟着陈堂主的。只可惜得罪了人,便被迫离开了。”

    白十三点点头,又问道:“你知道近日周围村落频繁死人的事情吗?”

    娄小义想了想,认真道:“知道,本来我是要去探查情况的,但可惜还没来得及跟着去,就被人算计被迫离开了。”

    “那些去查案的人呢?”

    娄小义被这么一问,心里不由得一紧。

    “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

    白十三挥了挥手,让他回到了队伍里。一般帮众去现场或者别的地方弄情报都是一天一回复的。

    “把马匹拴在周围的树干上,留下三人原地等候,其余人跟我来!”

    白十三在两排大汉的护卫下,竖起离魂帮的大旗,浩浩荡荡的朝着刘家庄走去。

    临了的时候他还特意避开那个义庄。虽然绕远,但终归能直接避免与它接触。

    白十三至今忘不了当初在义庄那把摇椅,好像有人坐在上面轻轻的倚靠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按照他们如今的速度,赶在天黑前应该能到达刘家庄后山的铁矿。

    “小姐我们要跟上吗?”

    陈岚静看了来者一眼,这个是陈念生特意从外城给她找来的帮手,一身武学境界已经到了七品。

    虽然年纪略大,但无伤大雅。

    “嗯,灰伯伯之后还得麻烦您了。”陈岚静翻身下马,对着老者笑了笑。

    一身橘黄色束身衣背后负着一把铁剑显得英气十足。

    “陈堂主与我是旧识,帮个小忙是应该的。”灰伯笑了笑,藏在宽大斗篷下的脑袋往上抬了抬。

    脸皮犹如枯败的树皮,显得可怖。

    众人莫约走了一半的路,很快就进入了一片开满白色小花的丘陵。

    丘陵与丘陵之间,流淌着一条小溪。

    白十三一行人先到达这里,在正午的时候稍作休息。

    相对于石坑,这里要富有生机太多。

    “植被并不茂盛,但我怎么感觉阳光却透不进来的感觉?”白十三没心情在草地上坐着,自己独自在四周转了转。

    树与树之前起了一层薄薄的雾霭,光秃秃的枝丫显得有些萧条。

    与周围的草地白花有些不符。

    “小兄弟,小兄弟。”

    白十三疑惑的扭头,在雾气里似乎有道人影在朝自己招手。

    “老伯你有什么事情吗?”白十三走上前去。

    等走进了才发现一是个缠着头巾的小老头躲在树后,神色慌张。

    “小兄弟你是要去刘家庄吗?”老者问道。

    白十三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我劝你不要去,那……那里很邪门。”说这话的时候老者的眼睛还四下瞟了瞟。

    “怎么个邪门法?”白十三皱眉道。

    老者欲言又止,看向白十三的眼神越来越直。

    “老先生你在看什么?”

    “我在躲那些东西,它们无处不在,很邪门。”

    白十三耸了耸肩膀,与老者的呆滞眼神对上,都心照不宣的笑笑。

    “老先生总是趴在树干上不凉吗?正好我这个人比较正能量,可以带你去驻地喝完热汤。”

    老者一愣,随机舔了舔嘴唇,把如枯树皮般的手掌伸到白十三的面前。

    “那就有劳了。对了,小兄弟其实我有事瞒着你。”

    “正好,我也有事瞒着您。”

    “?”

    老者皮笑肉不笑,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在起雾的山林里遇到趴在树上的人,应该做什么吗?”

    “应该扭头就跑啊!!小兄弟!小兄弟!!老头子我好饿啊……让我尝尝你的小心肝吧!!!”

    “别怪我!别怪我啊!!与其便宜别人,你还不如当老头子我的替死鬼啊!!”

    那老者的面容骤然融化,口鼻眼睛耳朵里全部冒出大量的黑色树根,他整个人原本就是长在树上的。

    一根根成人手臂粗的树根破土而出,漫天飞舞。

    老者已经完全化成一棵被钉在原地的树妖。

    “与我融为一体吧!!!”

    “与我融为……”

    嘎吱,嘎吱——

    把白十三缠的死死的树枝不堪重负的发出呻吟,从内而外的层层断裂。

    树妖能清楚的感觉到,被它缠住的这个男人在迅速的膨胀。

    “你特么倒是动一动啊!”树妖骂娘的心都有了,数十跟枝条甩出去,想要把白十三拉进树干内做它的替死鬼。

    结果白十三愣是一动不动。

    “其实……其实老伯我也有事情瞒着你啊!”白十三挣脱出一条和成人大腿一般粗的手臂,死死的抓着树妖的枝条,裂开大嘴森然一笑。

    “老伯,你干嘛要往后缩?连你也怕我吗?!我不过是饭量大了一点,模样凶了一点,身材强壮了一点……

    你们一个个的为什么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