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七十三章 了事 二

第七十三章 了事 二

    碰!

    原本盛满药浴的齐胸高的木桶此时也只是到达白十三的腹部。

    庞大的气血在他周身游走,因为实力的突破他短暂的溢散出血炼刀的劲气直接把木桶轰成木片。

    犹如铁筑的肌肉在月光下显出古铜色,强健的筋膜还在不自主的跳动。

    蛮熊劲在耗费三百点历练后成功到达大成境界,白十三也是顺势突破七品。

    距离他突破八品才过去半个多月。

    坐火箭般的修炼速度,以及无时无刻不在增长的强大力量,都在洗涤着白十三的内心。

    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每时每刻都能感觉自己在变强。

    同时他的身材又隐隐拔高,几乎将近一米九,又拔高了七八公分左右。

    不光是蛮熊劲,余下的药力还在冲刷着白十三的筋骨,那是八极步的核心。

    提升虽然缓慢,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按照白十三的计算,估计等药效消失后,八极步的提升才会消失。

    他感觉自己脑海里的异能更像是一种程序,肉身是零件,异能是一台超级计算机,历练点是运转的燃料。

    白十三修炼速度的飞快,不如说是异能在燃烧历练点的前提下慢慢的改造他本身。

    改造需要时间也需要足够的燃料,白十三自信如果他获得的历练点足够,他将无限次提升。

    随着白十三本身的能力越来越强,获得历练点也越来越容易,他不得不把历练点简化成强化点。

    一百历练点等于一强化点。

    那些不足一百点的零头还是标有历练点的字样。

    如果到了一百历练,则会转化为一强化点。

    看着脑海里的异能缓缓闪动,白十三越发的相信他修炼速度这么快是因为异能直接改造他身体的缘故。

    恐怕不是与他自身天赋有关,不然什么样的妖孽能有此修炼速度。

    “唔,又爆坏了一件。”白十三耸了耸肩膀,骨骼如同炒豆子一般爆响。

    他发现身体太强壮也是一种坏事,比如他够不到自己的后背了,很费劲。

    别说外衣,就连刚刚的贴身短裤都被直接撑爆,来了个蛟龙出水。

    硬功的提升和修炼很容易把控不好气血,所以白十三一个激动,便让龙头高高扬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白十三除了稳固境界以外,就是时不时的去陪着鱼幼薇聊天。

    最主要的还是解决鱼幼薇娘亲的问题。

    鱼幼薇虽然是花鱼楼的花魁,但也难以避免沿山城里一些大家公子的强迫。

    但她受到老鸨和一众倾慕者的保护,也算减少了很多麻烦。

    所以一些人就把目光放在了鱼幼薇身边的人,借此来了解鱼幼薇或者直接拿人要挟她。

    当初与鱼幼薇交好的浣衣房小翠,便是受到牵连,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失了身子没脸见人,回了乡下。

    看的出来鱼幼薇把她母亲保护的很好,即便是她在花鱼楼的地位几乎仅次于老鸨,但也不敢把她娘亲放到明面上来。

    换了个更隐蔽的地方,就连找医师看病都是雇人去找,免得让人知道妇人是她鱼幼薇的娘亲,从而带来麻烦。

    白十三也是在鱼幼薇把她母亲的藏身之所说出来后,才带人去找的。

    位于外城和内城的边缘处,有一条破败小巷,与当初的南口巷挨着不远。

    只不过这里房屋老旧,住的大多都是些迟暮老人。再加上出了巨人观的那档子事情,所有挨着南口巷的房屋租金都少了很多。

    但依旧没人愿意住。

    所以能在这里的,全是些卖下房产的,丢下可惜,同时自身也没有较好的经济能力再去外面租房。

    这里生产力比较低,沿山城的男人门几乎得工作到五十岁才能买到属于自己的房产,还时不时的受剥削。

    所以这里普遍都是租房付给城卫府租金。

    而那些辛苦半生买到房产的人,也大多掏空了积蓄,只为留给后代。

    没有积蓄,便没钱看病。

    所以很多人才六十多甚至不到六十就去世了。

    白十三推开院门,微风还席卷着上个季节遗留下来的枯叶。

    院墙里靠着门口的地方种着一棵柿子树,树枝延伸到墙外。

    根须的周围积着一小堆雪块,处于半结冰状态。

    院内很干净,没什么设施,简单的有些单调。

    有一种错觉,白十三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前世的老院。

    老旧,静谧,充满了岁月的味道。

    “谁啊?”正对着院门的里屋传来略微嘶哑的声音,透过被树枝支撑着的半开木窗,白十三看到一位穿着麻布衣的妇人从炕上起身,隔着窗口与白十三相望。

    “我是鱼姑娘的朋友。”白十三把衣服穿的很厚,能遮掩住他那身精悍的肌肉。

    光看面部的话,鱼氏只觉得他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小生。

    虽然有鱼氏上了年纪眼花的缘故。

    等过了一会,鱼氏蹒跚着推开门,白十三见状直接先一步把她扶进了屋内。

    事实上,若不是擅自闯入别人屋内不礼貌,白十三就直接进去了。

    免得腿脚不好的鱼氏再来接白十三。

    “是蕙兰的朋友啊,快进来做。”鱼氏面容很和善,几次想要咳嗽都被自己强制压了下去。

    她不想让自己女儿的朋友认为她这个母亲生病,不健康什么的。

    在人前咳嗽也不礼貌,免不了惹人反感。

    白十三根本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以他现在的体魄,想要生病才是难题。

    “鱼伯母您很喜欢诗集啊?”白十三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色调暗沉的小桌案看起来年代已久,桌案上放着一杯腾着热气的茶水。

    “是啊,这是以前蕙兰父亲的,他是个秀才很有才华……哦,我一个妇人也不懂,就是喜欢没事看看,蕙兰是真的喜欢,从小就……”

    鱼氏给白十三的感觉是很温和,温和之下藏着一股隐忍和傲气。

    虽然脸上岁月的痕迹难以掩盖,但也不难看出她年轻时是个美人。

    也难怪鱼幼薇出落的那么漂亮。

    在提到鱼幼薇的父亲时,鱼氏眼中很显然露出不动声色的异彩,但很快就黯淡下去。

    说了些絮絮叨叨的话,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

    鱼氏没有说谎,她识不得几个字,但因为这些书本是他留下的,这么多年还是忍不住拿出来看看。

    尽管那个男人抛弃了她和鱼幼薇。

    “伯母您别忙了,身体才好一点。”白十三颇为头疼,他拦不住鱼氏的热情。

    “蕙兰把我生病的事情都和你说了啊,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鱼氏看向白十三的目光渐渐变了,目光一样柔和,但不再是那种对客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跟前世时,白十三的老娘审视他现任姐夫一样。

    “额,是不错。”白十三汗了汗,心里想到之前鱼幼薇的意乱情迷,把自己拉到床上……这何止是关系有点好。

    “既然这样,你能和我说说蕙兰最近怎么样了吗?她似乎很忙,也不肯和我说她在干嘛。那么一大笔医药费……”

    白十三愣了愣,看起来鱼幼薇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妇人。

    连鱼幼薇这个名字都是化名。

    “实不相瞒,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蕙兰的师兄。”白十三认真道,把妇人唬的一愣。

    “啊?师兄?蕙兰她认了个师傅啊,是戏班还是……”

    “不不不,伯母我们不是什么戏班,是一个名叫照阳山的门派。”

    “练武吗?我听说练武很苦,又要打打杀杀的。”鱼氏不由得担心鱼幼薇。

    “严格来说是修道,品读各类道经,修身养性的。当然也会学一些防身之术,女孩子学点防身术总没有坏处。”

    白十三解释道。

    “也对,蕙兰很喜欢看书。我能去那个什么照阳山看看蕙兰吗?”

    白十三摇了摇头,不过他很快安抚道:“照阳山在中原,与北地还要有不少距离。蕙兰师妹天资聪颖,被师尊大人看上,先一步带去中原了。”

    “蕙兰她……她是和我说过,她遇到点事可能要离开很久。”

    白十三点点头,之前鱼幼微就针对猿手安排好了。

    每天都会有人给鱼氏送饭,也会有医师来为她检查身体。

    看来鱼幼微为了避免猿手让自己失控而伤害到鱼氏,很早就减少了与她的接触,编好了理由。

    之后鱼氏又询问了一些关于照阳山的事情,白十三已经承诺鱼氏会带她去见鱼幼薇,她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

    “那么鱼伯母我就告辞了,等过段时间,我就带您去中原。”

    白十三看了看天色,拜别了鱼氏,同时又在沿山分部调了四位离魂帮内的武道好手,日夜看护着鱼氏。

    等确保万无一失后,白十三才敢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

    在帮内的器阁买了一套防御力相对于客观的锁子甲,白十三的小金库宣布破产。

    事实上,白十三的小金库就是张恨水。

    “明天就要出发了,还真是期待啊。”

    白十三一拳轰碎了面前的木桩,表情隐隐的露出狂热之色。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野性完全被发掘出来,越来越迷恋血与火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