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七十二章 了事 一

第七十二章 了事 一

    刑压堂是离魂帮羁押要犯和惩戒犯了帮规的帮众,所专门设立的。

    里面的大堂和衙门的差不多,只不过要大一些,设立在靠近荒山的地方,里面的空间似乎是开凿山的内部,用来审讯和定罪。

    白十三跟着甄远山一路走来,面色有些阴沉。

    越是接近刑压堂,周围的建筑阴影就越大,而且山体倾斜,阳光照射山体影子遮掩了近一半的离魂堡垒。

    潮湿的风渐渐刮起,甄远山扭开了一件类似按钮的装置,暗红色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大堂两侧设有一排灯盏,主位两边立着两座狰狞的铜像,威慑力十足。

    白十三在暗自心惊,仅仅是一个离魂分帮就有如此底蕴,那么总帮呢?

    “救我……大人……”

    “放了我……放过……”

    “杀了你!杀了你!!”

    越过大堂,又经过了两道铁门,白十三知道他是彻底进入山体内部了。

    这也是离魂帮处理沿山周围罪大恶极的重犯之地。

    事实上,沿山靠近边塞,在最深处的地牢内还关押着别国战犯或者是俘虏。

    看得出甄远山已经尽力把人工放在通风上了,但这里还是飘着一股说不出的混合味道。

    令人作呕,像是泔水淋浇过的下水道。

    从青铜大门打开的那一刻,牢房内几乎是同时响起大片大片的铁链拖地声。

    哗啦……哗啦……

    白十三不理会那些抓着牢房铁栏杆状如疯魔的犯人,而是快步跟上甄远山。

    鱼幼薇要是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白十三绝逼要在和他拼一次命。

    虽然他与鱼幼薇认识时间不长,但终究与鱼幼薇有过夫妻之实。

    白十三有时会考虑鱼幼薇的过去,也在考虑自己是接纳这段感情,还是就此打住。

    他曾听鱼幼薇提过一个名叫李子安的读书人,原是北凉人,但老爹在中原陵州做了刺史,便接引他去中原考去功名。

    路过沿山城与鱼幼薇发生了关系。

    或许是有猿手的关系,就算没有白十三也无感。

    白十三一直在考虑如果接受了鱼幼薇的感情,以鱼幼薇的年纪不可能跟自己打打杀杀,白十三也不可能把她带在身边去解决那些神神鬼鬼。

    最好的办法就是与鱼幼薇找个地方隐居,过一世平凡日子。

    可白十三本就对鱼幼薇没什么感情,自己穿越过来,玉佩的秘密以及自己的身世都没弄明白。

    他不想这么平淡的过一生。

    即便如此,白十三也是承了一个女孩的喜欢,要鱼幼薇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生活不知道多少年,他绝对不同意。

    “幼微是被关在这里?”

    甄远山一滞,他能感觉白十三有些动怒,虽然语气平淡。

    “路口的尽头有两个通道,一个通往山体下面,关押战犯的地方。另一处,在上面,跟我来吧。”

    甄远山解释道,示意白十三先跟着自己。

    老实说甄远山已经答应他大兄去往中原,厌倦了离魂帮的打打杀杀,所以程笃便丢给了他一个清闲职务。

    刑压堂有专门的行刑人员,每月犯错的帮众越来越少,很少有人能让甄远山亲自出面审讯。

    甄远山虽然很排斥这里,但碍于职务又不得不这样。

    但他心善,觉得把犯人关押在这里太过惨无人道,所以便在山顶修建了几座房屋。

    还设有院落,只不过院落墙体是铁笼代替,屋子倒是普通的木头房子。

    这里关门关押行径不是很恶劣的帮中犯人,和平时生活没有太大区别。

    只不过活动区域被限制。

    同时甄远山本人的住所也在这里,登高望远,四季都能赏到美景,人迹罕至适合修道。

    “鱼姑娘就在那里,白小兄弟自行前去便可。”甄远山微微侧身,让出一条道路。

    白十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情舒缓不少。

    “真的谢谢你了。”

    “没关系,鱼姑娘也是受害者。”

    不远处的小木屋升起袅袅炊烟,一旁的杨柳不知不觉间已经冒绿了。

    白十三站在一处,不由得感叹,他来这个世界也有小半年的时间了。

    时间不短不长,但却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围栏的鱼幼薇寻了一处种了些花草,忙碌中细密的汗珠在她额前渗出。

    在某一时刻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蓦然抬头间,正看到白十三在围栏外静静的观望着自己。

    “白……白大哥?”鱼幼薇的心止不住的跳,在这里虽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总觉得被放置在围栏里怪怪的。

    虽然她知道自己很危险。

    “我过阵子会去中原,幼微你要和我一起吗?”白十三面露宠溺,让鱼幼薇看了安心。

    他本想问问鱼幼薇怎么样,但仔细想来还是这么说比较好。

    “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

    鱼幼薇怔了怔,望着白十三喃喃道:“重新开始么……白大哥,你…你不怕我吗?真的愿意和我一起吗?”

    白十三靠近栏杆,自从斩杀巨人观和小孩怨灵后,他获得了三百点历练,喝下两碗大补药全部堆在了蛮熊劲上。

    原本卡在小成的蛮熊劲,又增幅不少,力气至少增加了五成左右。

    六十斤的重剑拂血他挥舞的越发的流畅,重剑的力量加以轻剑的连绵,发挥出来的威力简直非人。

    别说是这栏杆,就是一堵墙白十三都能自信轰烂。

    但事实上白十三尝试用力掰弯栏杆,但都无济于事,这貌似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很坚固。

    “伯虔你知道吧?就是我带你见的那个老道士。他出身照阳山,引荐我去哪里,并且道家的清心咒对你很有帮助。”

    白十三为了不显得突兀,便编造了一个理由。

    不然他留在北地,鱼幼薇自己千里迢迢被人当做怪物一般押送回中原,再在全是牛鼻子道士的山上修道,想想就崩溃。

    鱼幼薇眼前一亮,有法门能压制自己的猿手,还能和白十三在一起重新开始,她已经心动了。

    “可……我娘她……”鱼幼薇心情一滞,娘亲身体病弱根本没办法受得住这万里奔波。

    白十三微微皱眉,这个确实是个难题,鱼幼薇是一定要走的,他白十三做不了主。

    可鱼幼薇一定会为了她娘留在北地。

    “我会留在北地一段时间,你先去中原。”白十三看着鱼幼薇的眼睛,编不下去了。

    鱼幼薇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甄远山,兀自笑了笑:“白大哥,其实,我是必须要走的对吗?”

    白十三点点头,没有说话。

    “哈,没事的,我相信白大哥能照顾好我娘。之后,我们一起在中原好好生活,带着我娘重新开始。”

    和鱼幼薇隔着铁栏吃了顿午饭,白十三便辞别了。

    压在他身上的东西太多,华府的事情没有收尾,又加了一个刘家庄的诡异案子,还有鱼幼薇的事情。

    他感觉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太弱了,真的太弱了。

    每次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心有余力不足。

    如果自己再强一点,那么谁都不能带走鱼幼薇,什么冥器怪异通通砍爆。

    “还有几天时间,趁着药效还未用尽,要抓紧突破了。”

    白十三伸手拦了一辆马车,匆匆的赶往离魂帮的沿山分部,准备闭关。

    车夫的驾车技术很好,是个中年汉子,白十三不知在城门口看见他多少回了。

    或许这就是最早的长途车吧,他会接一些城与城之间的活。

    进入分部,不少帮众和白十三打招呼,白十三也是一一回应。

    他现在可是在离魂帮里火了起来,一脚踏碎议事厅大门,手拿三位小队长,直面威胁两大堂主的事迹如同辐射一般蔓延。

    不过半天就传遍了整个帮派。

    是夜。

    白十三赤-裸着上身盘坐在院内,体肤之上涂满了药油,在月光映照下显得莹莹发亮。

    练武烧钱,修习硬功更是烧钱,各种补品少不了。

    也就是强化后的大补药能抵消很多药材,才能省下一部分钱。

    白十三整理了他如今的武道,首先主要的杀伐核心就是血炼刀法。

    防御和强大的核心力量就是来自蛮熊劲,还有八极步的一部分加成。

    现在白十三的八极步已经能崩出两道暗劲,已经算是一门不错的杀伐手段。

    不仅仅是单纯的步法了。

    在这不到半年的时间,白十三武道境界就追上了别人苦修近三十年的功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修炼速度会这么快,喝下强化后的药物,修炼速度跟坐火箭一样。

    “那么开始吧!”

    白十三几乎耗费了他这个月在华府两处产业结下的月银,以及帮中一些人孝敬白十三的银钱,又和张恨水借了点。

    才终于调制好了这满满一盆的药浴。

    他事先让人烧好水,自己又把调制好的药膏全部放入盆中,让它慢慢化成了淡绿色的药液。

    哗啦

    白十三很熟练的扯开衣物,露出精壮的肌肉跃进了浴桶中。

    “强化药浴。”

    白十三心中默念,脑海里的历练点少了一百点,同时盆中淡绿色的药浴也变成墨绿色。

    如同粘人的水藻一般,在白十三身上蔓延,似乎要把他吞噬。

    白十三默默运转起蛮熊劲,一股庞大的吸力从他体内传来。

    皮肤被腐蚀,筋膜在撕裂,又在药浴的作用下血肉生长。

    白十三整个人如同被烫熟的大虾。

    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的夜里似乎传来一阵嘎吱生。

    白十三身下的木桶布满几道裂纹,乌黑的水流从里面流出。

    “这,就是力量吗?”

    白十三睁开眼睛,眼神犹如黑夜里的闪烁的刀光,锋利,气势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