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七十一章 冲突 二

第七十一章 冲突 二

    甄远山说的那些宗门势力和一些冥器的基本认知,几乎只要是混这碗饭的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

    白十三对于这些还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北地他都没摸清楚,更别说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原。

    对于照日山他好像听伯虔骂骂咧咧的说过,似乎他与照日山的关系不太好。但似乎不是那种针对于顽劣之徒的厌恶,感觉只是如大曦与北凉民众之间的互相看不惯。

    “等下我要见幼微一面。”

    白十三的语气平和很多,他虽然生气,但自知自己的实力。

    离魂帮能给他面子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难得了。

    他也不好装模作样。

    还没等陈念生开口,程笃便笑着同意了。

    “诸位也见到人了,还请说说意见吧?”等到所有人都回归原位,程笃欣慰道。

    白十三直愣愣的站在中央,感觉大厅内有不少人在看他。

    其中精气最锐利的当属四位,也就是郑天韵在内的四位堂主,程笃的目光白十三看不出虚实。

    白十三同样回以目光,一一环视过去。

    现在不少人明白了,如果白十三刚才的无礼是因为暴怒,那么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便应征了他平时也是个张扬之人。

    “我离魂帮能在短短十年内一跃成为北地第一大帮,正是因为如白小兄弟这般的英才加入。”

    大殿内一片安静,此时一群人眼神交换,都没有说话。

    陈念生和左宗玄的面色隐隐泛青,似乎已经猜到了程笃接下来要说什么。

    “之前讨论的第十六队小队长的空位……既然各位都没有异议,那我便指定白小兄弟任职,接手刘家庄的案子,大家没意见吧?”

    程笃笑道,之前他们已经商讨过了,看看这些后起之秀里有谁能够胜任。

    各个堂主都有举荐的人,郑天韵自然是举荐白十三,更何况还有张恨水跟着附和。

    最后确定了两人,一个是白十三,另一位则是陈念生的侄女,陈岚静。

    毕竟要接班上任的位置就得接手上任小队长的案子。

    不然光拿小队长的好处却不肯冒风险,怎么都说不过去。

    上任小队长怎么死的都心知肚明,找个半吊子的接任,也只是送人头。

    白十三的实力和陈岚静的实力都属于佼佼者。

    程笃也是在二者之间犹豫徘徊。

    如今白十三展露的实力和他靠忽悠得来的背后势力,都让程笃倾向于他。

    “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堂主陈念生低眉淡淡道。

    “有何不妥?十三兄弟的实力怕是仅次于我们这些堂主了吧?”郑天韵看向陈念生,他是知道对方打算让自己的侄女接管上任小队长的地人手。

    他看了看郑天韵,皮笑肉不笑道:“白十三确实实力过人,但他目无规矩,做事张扬,把人手交给他怕是祸害。

    况且那地方不是块好啃的骨头,难不成让他带兄弟们去送死?轮到管理能力可不是个人勇武能做到的。”

    郑天韵被噎住,刚想说话又被左宗玄打断。

    “吴队长虽死,但他手下掌管的区域有一处铁矿,就这么交给一个刚入帮就打上议事厅的无礼新人?

    这让帮里其余的老人怎么想?他寸功未立,就得此位置不合规矩。”

    两人一唱一和,把郑天韵怼的说不出话。

    “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有本事让你侄女和白兄弟打一架,谁赢归谁!”

    “凭什么?本就不是他白十三应得的,何须要我侄女赢了他才能证明?郑天韵你别没事找事。”

    “吴队长怎么死的大家都清楚,现在他手下的人手和产业都有人想接。而最风险的那事却没人愿意接,光想要好处,不想冒风险。

    那些不争的人不就是对自己有清楚认知,知道争到了小队长,也没有命去花那些好处。白十三不应得,那么陈堂主的侄女就够格了吗?不如现在就和那鬼物对砍?”

    甄远山出声冷笑道。

    “我可没有提小静的事情,我只是站出来为帮中老人说一句公道话。凭什么为帮里打生打死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刚入帮的新人?”

    郑天韵见着缝子,立马道:“现在争位置的就两个人,你说白兄弟不配,那不就是变相说明你侄女能胜任吗?”

    “会不会给人造成误会这我管不着,我身为帮中堂主对于任何不合规矩的事情都有权过问。”陈念生瞥了郑天韵一眼如同看傻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知在什么张恨水在角落里小声道:“沿山分部前几日解决了南口巷一案,主力是白十三。”

    声音不大,但却能清楚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尤其是陈念生犹觉刺耳。

    “张队长再说清楚点。”甄远山道。

    这下是堂主让他说话,张恨水也就没有顾忌起来。

    “有案宗还有当日在场的帮中兄弟,南口巷的压口钱一案确实是白十三解决的。至于……”

    张恨水扭头看了看面色不是很好看的陈念生,轻笑道:“至于陈堂主说的要看经验和管理能力,白十三在南口巷是主力。还有寸功未立,白十三在沿山城一战打出了我离魂帮的威名,这几天又为帮中吸纳了十几名帮众。

    他虽然入帮时间尚短,但为帮中做的贡献不比陈堂主的侄女少吧?据我所知,陈岚静还没有解决过一桩案子。”

    “张恨水我是不是给你面子太多了?”陈念生胸口微微起伏,显然被气的不轻。

    “以我看不如让陈丫头和白兄弟一同带人前去,谁完成任务最后这小队长的位置就归谁。而且两路人马,安全系数要大大增加。”

    甄远山出声道,场内传来小阵的讨论声。程笃也是朝着甄远山微微颔首,嘴角带笑。

    “确实是个不错的建议?陈堂主你觉得呢?”程笃看向陈念生。

    的确够公平,既然堂主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没有异议。”

    陈念生点点头,整场会议都没有在说过话。

    简单的收尾后,众人也都散了。

    白十三找到之前被自己打伤的三位小队长,略表歉意。

    按照白十三的原话就是,原本不想伤人,谁让你们三个冲的最快。

    这句话一脱口,三人顿时感觉内伤又加重不少。

    他们觉得这个白十三似乎一点都不知道收敛一下,肆意妄为。

    居然敢一个人打上议事厅,要不是最后外务使出声,他们围都能把他围死。

    出了大厅,白十三找到郑天韵和张恨水向他们了解了一下关于刘家庄的始末。

    “那个刘家庄到底有什么?我看大家似乎都很忌惮的样子。”

    “说起来巧了,这刘家庄就是当初义庄看守人的所在的庄子。吴队长手下有一处铁矿紧挨着那庄子,现在那庄子出了问题,连带着铁矿开采效率也大大减少。

    之前几乎每晚都有工人听到矿洞外有异响,风呼呼的刮,肉质腐烂的味道顺着风口从刘家庄那边飘过来。

    吴队长带人去看,一晚上没有回来,第二天被发现时他已经死在了不远处的树林里。”郑天韵回忆起来,想起吴队的死状,他到现在还不寒而栗。

    白十三点点头,接着问道:“那个吴队长是什么实力?”

    “入了八品,一手柳叶折花刀神出鬼没,不比那些快剑差。”

    “这样啊。”白十三眯了眯眼睛,能到八品的起码也是资历较老的小队长了,在帮中也能排的上号,居然就这么折了进去。

    他也并非见到鬼物就直接无脑上,当初的巨人观情报有误,谁能想到刚成型不久的灵级鬼物就能到八品实力。

    如果刘家庄的案子真的棘手,白十三没有必要拿命去拼。

    “怎么样,有信心接吗?”陈念生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白十三的背后,还带着他那个所谓的侄女。

    “我有没有信心关你什么事?陈堂主还是好生看着你这宝贝侄女吧,免得步了吴队长的后尘。”既然对方故意找茬,白十三也是丝毫不客气,直接回怼过去。

    陈念生被堵话,面色顿时有些不好,但看了看旁边的郑天韵也不好说什么,很快就冷静下来。

    倒是他那个侄女面色不善,但被陈念生拉住,转身退走了。

    听完郑天韵讲解的过程,白十三越皱越紧。

    他自身没有和吴队长打过,孰强孰弱不得而知。

    纵使是白十三比去世的吴队长强,但也强不了太多。

    “这事我接了,但我不能保证解决。郑大哥你也无需介怀,倘若我真技不如人,让贤也是应该的。”

    郑天韵眼里泛起一丝无奈,他很快开口道:“那地方确实邪门,若真发觉不对,你一刻都不要停留。要真走不了,你就朝着陈岚静跑,按照陈念生的尿性肯定会给她做足准备。”

    程笃背负的双手走出来,也是看着白十三出声道:“白小兄弟你虽然接下,但发觉不对就立马放手,我们可不想失去第二个队长。”

    白十三点点头,一番讨论过后这件事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接下来他找到了甄远山,想要去看看鱼幼薇的情况。

    程笃是默许的,正好甄远山是管理帮内刑压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