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八章 猿手 三

第六十八章 猿手 三

    鱼幼薇剜了一眼白十三,忽然觉得面前的老道士也有些不正经,贼兮兮的。

    “咳咳,幼微你别看这老道士不正经,其实他肚子里还是有些见识的。”

    气氛有些沉默,白十三无语的望了一眼伯虔,跟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一样,一个劲的往人家身上瞄。

    “那个...对,是姑娘有难言之隐,还是白十三有男言之隐?”伯虔附和道。

    白十三:“???”

    他总觉得伯虔绝对不会改的,骨子的老色批人设是甩不干净,难言之隐一词听着怪怪的。

    伯虔察觉到白十三不善的目光,心里哼哧,一男一女神神秘秘的找自己来,不是难言之隐是什么。

    鱼幼薇清了清嗓子,望了白十三一眼,缓缓的把自己右手的绷带松开,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展现在了伯虔面前。

    黄色的泥土培墙,窗户纸因为年代久远染上了暗色的污垢,阳光很难照射进来,所以显得屋子很暗。

    当鱼幼薇那只猴子手展露出来的时候,桌案上的油灯很明显的闪了一下。

    白十三或许察觉不到,但伯虔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出来了,在这所房间内一直跟着他们。

    “猿手?这可能有点麻烦了。”伯虔一眼就认出了这只和普通猴子手掌没有多少差异的东西,在无时无刻散发着浓重的死气。

    “你知道!?不,我是说,道长您有什么办法拿走它吗?”鱼幼薇情绪有些激动,白十三果然没有骗她,这个看起来不正经的老道确实有两把刷子。

    消除了之前对伯虔的误会,鱼幼薇隐隐有些不好意思,转眼对伯虔恭敬有加。

    “你朝它许愿了?”伯虔凝重的看着猴子手降下的两根手指。

    鱼幼薇沉默了,良久之后,豆大的眼泪从她眼中滴落,竟然是哭了。

    “第一次朝它许愿,是有两个书生对我和我娘起了歹心,那时候我娘就已经生病了。”

    “所以你就向它许愿杀了那两个书生?!”

    “没有!我只是许愿让他俩伤害不了我和我娘亲,谁知道,谁知道...他们死了。”鱼幼薇疯狂的摇头,她扭头看向白十三,想要和他解释。

    “猿手不能判定他俩以后会不会伤害你,如果伤害了你,那么这个愿望就不能成立。所以它选择了最简单也是最极端的方法。”

    “他俩死了,不就能永远伤害不了你了吗?”白十三眯了眯眼睛,望着猿手声音低沉。

    他依稀记得前段时间小慧驾车回金玉花坊,路上碰见两个喝醉酒的书生,口里边还嚷嚷着什么鱼姓女子。

    原本小慧还想和他俩理论,结果被白十三拦下,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书生口中的鱼姓女子就是如今风光无限的沿山花魁,鱼幼薇。

    估计那两个书生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个而导致身死。

    “这么说来,当初的分尸案是你做的?”

    鱼幼薇不情愿的点点头,她很想在后面加上一句是猿手在支配的,但却没有说出口。

    猿手发掘人心中最深处的欲望和情绪,让它们失控,在现实无限放大。

    在怎么添油加醋,也改变不了有种子才能生根发芽的道理。

    鱼幼薇是恨那两个书生的,所以杀人的时候,究竟是猿手的意思,还是鱼幼薇自己?

    想到这里,鱼幼薇拍了拍脸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个念头。

    “白十三,你要抓我吗?”鱼幼薇呆呆的问了一句,没有喊白大哥是希望白十三不要徇私。

    “我又不是捕快,懒得多管闲事。”白十三微微偏头,把目光投向别处,小声的嘟囔一句。

    伯虔微微皱眉,估计前些日子岳轻罗突然辞去花魁的头衔,也应该和鱼幼薇有关。

    她母亲生病,光凭在浣洗房那点银钱怎么够用。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银钱,鱼幼薇只能向猿手许愿成为花魁,借助花灯节不少大人物的一掷千金来给母亲看病。

    “这已经不是单单的人命问题了,知道猿手的另一个别称吗?”伯虔突然说道。

    “什么?”

    “猿手又被称作冥器,乃是不详的大凶之物,能告诉我你是在那里捡到它的吗?”

    鱼幼薇想了想,开口道:“是在城外的河岸边,它就静静的在河中央。起初我还以为是那只小猴子落水,便想要去救谁知一碰到它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白十三眉头一挑,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河是活水,怎么可能有东西静静的飘在河中央?

    邪门,很是邪门。

    伯虔面露沉吟之色,他扭头看向白十三开口道:“离魂帮不是专门管这些事情吗?我还是劝你带人到河岸那边查查,一般冥器出现都没什么好事情。”

    白十三点点头:“我会的,只是你所说的大凶之物在幼微的手臂上,有办法把它摘除吗?”

    其实白十三想说很久了,貌似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切除鱼幼薇的右臂,但她一个女孩子又年纪尚小,成独臂大侠什么的有点不妥。

    但既然伯虔说的这么严重,不切除怕是不行了。

    “这女娃已经向猿手许了两个愿望了,已经把灵魂献祭了大半,她和猿手已经成为一体,切除猿手她也会死。”

    伯虔摇摇头。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它又在吮吸我的血液了,头有点晕。”

    “或许你可以试着跟它谈谈,猿手的执行力在于宿主的灵魂,你以后绝对不能再朝它许愿了。只要没实现够三个愿望,它就不能完全吞噬你的灵魂。你死它也会死,你俩被牢牢地栓在了一起。”

    鱼幼薇点点头,她内心深处的声音一直在蛊惑她献祭,只不过鱼幼薇没有在意。按照伯虔说的,冥器的使用和存在除了和宿主密不可分外,最主要的就是献祭。

    按照猿手简单粗暴的方法,岳轻罗不可能不付出血的代价就乖乖让位,但既然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嗜血成瘾的猿手为什么会放任岳轻罗回乡下呢?

    白十三猜测很有可能是没有献祭的缘故,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冥器力量的来源很大一部分来自献祭的血食,或者是人命。

    因为鱼幼薇一直没有理会,导致猿手的力量下降,在袭杀岳轻罗的时候出了问题。

    怪不得昨晚白十三感觉到猿手异常愤怒,鱼幼薇光让它实现愿望并没有满足它对血食的需求,不愤怒才怪。

    一般冥器不会对自己的宿主产生敌意,除非这个宿主很不上道。

    “离魂帮和城卫府的死囚很多,关于献祭的问题或许我们可以谈谈。”白十三觉得自己和空气说话有点傻,但那种被人窥视和跟随的感觉确实没有了。

    鱼幼薇脸色变了变,颤声道:“它联系我了,在脑海里。”

    “它的条件是什么?”白十三一喜,有此一幕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鱼幼薇大脑翁鸣,突然多了很多秘辛和关于献祭法阵的记忆。

    “每月它要十个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知道十个人意味着什么。这不单单是窃取阳气了,而是人身体里的全部血液和生机,这就是吃人。

    “十个人太多了。”白十三不满意这个条件,沿山城才多大,哪里有那么多死囚。

    每月十个人,这么下去过不了多少时间鱼幼薇又得饱受煎熬。

    “五个,只有五个。”

    呼——呼——

    房间的灯烛被吹倒,灯油流了一地,窗子被刮的猎猎作响。

    鱼幼薇痛呼一声,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猿手又在肆意拉扯着她的神经,浓烈到无法抑制的欲望充斥着鱼幼薇的内心。

    一种念头悄然在她心头划过。

    “许下第三个愿望,然后去死。”

    鱼幼薇知道她和猿手的思想已经联通了,猿手想要换一个宿主,它在蛊惑自己去死。

    “幼微!”白十三心头燃起丝丝怒气,突然被暴起的鱼幼薇缠住。

    鱼幼薇深情的拥吻着白十三,然后错过头颅在他的脖颈上狠狠地咬下一口,贪婪的吮吸着白十三流出的鲜血。

    “不,不可以!不能伤害白大哥!”鱼幼薇才刚刚下口,自己就疯狂弹开。

    白十三还想上前,结果被伯虔拉到身后。

    “她现在是干柴,你在上去就是烈火。这是她的欲望是她的心魔,想要不被魔鬼蛊惑,只有靠克制。”

    伯虔老道走到发狂的鱼幼薇面前,低声呵斥道:“情爱有别,你对白十三究竟是肉体上的情,还是真的爱他?现在你的爱对他对你都没有好处,你难道还想白十三用鲜血和寿命喂养你吗?

    冥器是关重大,在离魂帮的地盘上就由张恨水解决。猿手,每月五人的献祭已经是极限。你若不肯接受,那我只好把鱼幼薇囚禁起来,到时候你俩五人都得不到。”

    听了伯虔的威胁,猿手渐渐的识趣,但它仍在无时无刻的蛊惑着鱼幼薇许下第三个愿望。

    获取鱼幼薇的全部灵魂,它就可以不用玉石俱焚。

    它是高高在上的冥器,世人畏惧它的力量,从来没有人能够和它讲条件。它不需要这样的宿主,它要寻找一个强大且识趣的宿主。

    鱼幼薇昏迷过去,张恨水被伯虔叫来。

    “白十三你要知道,献祭冥器者古往今来皆是邪魔歪道。你要为了她冒天下之大不韪吗?”

    白十三抱着鱼幼薇,伯虔站在门口叫住他。

    “那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它若是把鱼幼薇折磨疯,不伤及性命也是可以的吧?她才十五岁,伯虔你真的忍心?”

    “十三,冥器我也曾听外务使说过,一旦出现必须要受到组织内的看管。不管它是单独的个体,还是如鱼花魁这般。”张恨水上前一步,面色复杂,轻轻的拍了拍手夜色中就多了一众人把白十三包围起来。

    “你要带走她?是吗?”白十三单手抽出拂血,重重的砸在地上,眼色冷冽。

    “带走她不是杀死她,这样对你对她都好。”张恨水劝道。

    白十三望着在自己怀里睡的踏实,粉红的脸颊处还留有淡淡泪痕的鱼幼薇,神色复杂。

    “她...她说她喜欢我,把她擅自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张恨水我信你,但我不信离魂帮的其他人。”白十三不肯放下拂血。

    “那你喜欢她吗?”

    白十三沉默。

    “白十三你闹够了没有?!你不喜欢她,你还这么做?就因为她喜欢你,你就觉得你有责任保护她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责任,会害死你和她的。冥器折磨她,你就要耗费寿命任由她吸收,这样下去,你俩谁能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