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七章 猿手 二

第六十七章 猿手 二

    “够了!从此以后你别再想控制我!”

    砰!

    鱼幼薇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汗水再一次打湿了她的衣襟。

    “出什么事了吗?”白十三缓缓睁眼,眼中冒出的精芒在黑夜中一闪而过。

    鱼幼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总是能莫名的感到心安。

    “没什么,喝茶不小心磕到桌子了。”

    “嗯,如果有需要可以盏灯。”

    紧接着又是长达一个时辰的沉默,鱼幼薇死死的咬紧牙关,骨节都被攥的发白。

    那只猿手像是附骨之蛆一般,膨胀着,吸收着,鱼幼薇的灵魂已经千疮百孔。如果不吸收阳气,猿手就会侵蚀鱼幼薇自己。

    它硬生生的吃掉了鱼幼薇的一条右臂,而鱼幼薇就在无数个极其漫长的夜里,承受着巨大的恐惧和痛楚。

    “白...白大哥,幼微好辛苦啊......”

    暗室被点亮,白十三整理好衣物,走到鱼幼薇的床前,把蜷缩在被子里的她拉了出来。

    白十三神色淡漠,甚至隐隐的有一些怒气,鱼幼薇眼中的两团火焰经久不息,意识已经开始迷离,情不自禁的褪去衣衫朝着白十三这边靠。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动我身边的人,总有一天我会毁了你。”白十三点了鱼幼薇的几处大穴,让她动弹不得,目光缓缓的移动到那只猿手上面。

    猿手模样和普通猴类的手掌类似,但唯一不同的是,它只有三根手指。

    两根手指弯曲,一根手指竖立。

    “白公子......给幼微好不好?”鱼幼薇微醺着脸,声音颤抖着。

    白十三没有回话,抽出一把刀子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地划了下去,顿时鲜血喷涌。

    “你所谓的吸取阳元无非就是用了一个最不会被发现的方法,遇到我这么个甘愿放血给你直接吸收的人,想必你以后也不用在为难幼微一个孩子。”

    白十三也不知道这个猿手能不能听懂,他便把鱼幼薇的右手和自己的手腕搭在了一起,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猿手中传来,白十三竟然有点吃不消。

    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造血功能大大增加,受伤大出血的时候脑袋都没这么晕过。

    猿手贪婪的吸收着白十三的血液,嫁接在鱼幼薇手臂上的猿手好像又强壮了一些,毛发黑的更加纯粹。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被猿手贪婪的吸收了一段时间后,白十三立马收手。在白十三主观的精神意识上,好像隐隐听到有怒吼从鱼幼薇的右臂里传来。

    这种东西你就算把血放干了也不会满足它,白十三要的只是压制住鱼幼薇的痛苦。

    看着鱼幼薇渐渐平和的呼吸,白十三长舒了一口气。怕鱼幼薇再次惊醒,白十三没有走,扯过被子盖上鱼幼薇的玉体,任由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渐渐的,渐渐的,白十三也有了睡意,斜靠着床头睡着了。

    ***

    阳光透过梧桐树的树梢化作细碎的光影落入屋内,鱼幼薇眼帘微微颤动,星星点点落在她的被子上,精灵般的女孩。

    鱼幼薇拥抱着白十三醒来,茫然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想到昨夜的失态,僵硬的抬起被子看了看自己干的好事。

    “你醒了。”白十三扭了扭脖子,把鱼幼薇挪移到别处,自己走到窗前伸了伸懒腰。

    鱼幼薇没有说话,裹着被子走到白十三身前,从背后抱住他,自己小小的一只。

    “那点血不够吗?”白十三察觉到背后的耸动,以为是鱼幼薇又被控制了。

    鱼幼薇闻言面色一红。

    “老师已经知道猿手的秘密了吧?”

    白十三点点头道:“昨晚它太心急了,正好你的情绪波动又很大,让我不得不注意你这边的情况。”

    “还想要吗?我可以在放点血,之后带你去见一个人,他懂得很多或许能帮到你。”

    看着眼前的男人,鱼幼薇没理由的鼻子一酸,刚才她没有受到控制,是真的想抱抱他。

    “老师,您长白头发了......”鱼幼薇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转变为低声的抽泣。

    白十三略微混浊的眼里,映着初生的金阳,泱泱煌煌间几根白发正在随风飘舞。

    “别叫老师啊,本来就显老,你在一哭搞的我快要死了一样。我不过比你大两岁,叫白大哥就行。”白十三拔掉头上的几根白发,对着鱼幼薇的脑门敲了敲,立马就不哭了。

    白十三出了东魁,正好遇到晨练的老鸨,然后在老鸨难以置信的眼中看见鱼幼薇老老实实的在后面跟着白十三,眼角带着泪花。

    从来只有鱼幼薇挑男人,连她这个鸨娘都要供着的小祖宗居然跑去当了别人的跟屁虫。

    这才第二次见面啊,就被降伏了?

    “白大哥我们去哪里啊?”鱼幼薇也不在乎抛头露面了,她巴不得和白十三一起上街,然后模样亲昵些,让别人心中种下深深的误会。

    先坏了这个男人的名节,再让群众的心中种下他白十三和自己有故事的因,然后等开花结果就好了。

    鱼幼薇这样想着,面色愈发的得意起来。

    “去外城,见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白十三回道。

    “我饿了。”

    “......”

    “老板来两碗阳春面!”白十三拉着鱼幼薇进了一处小摊子,这摊子白十三常来,地理位置很好。

    不远处正好会有卖艺的表演,吃着东西还有戏看,何乐而不为。

    “白大哥你身材这么壮,就吃一碗阳春面啊?”

    “不是,这两碗是给你的,我的在那边。”

    白十三指了指邻家的小酒楼,那个小厮一看到是白十三,赶忙对着里边招了招手。

    然后在小酒楼里走出大汉若干,抬着一人多高的重叠笼屉,以及一大木桶的小米粥,还有一叠咸菜放到了白十三的面前。

    不光是鱼幼薇愣住了,连周围的人也没有心思看卖艺杂耍,目光齐齐的投向白十三。

    白十三进食很快,一共二十五笼屉包子,一个笼屉三个巴掌大小的,白十三也不嫌烫,一口一个。

    吃完之后抱着木桶就开始喝小米粥,很快就见底,之后的一叠咸菜解腻用。

    时间虽然短暂,但只要是白十三在光天化日下吃饭,那么主角一定是他。

    甚至连那个卖艺的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同行了,估计坐在对面抢生意。

    不然的话,生产队的驴也不敢这么吃啊。

    白十三虽然带给人很深的震撼,但架不住天天这么刷新人们的认知,所以周围的民众很快就回过神来。

    邻桌上,三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书生,正在目光炙热的往鱼幼薇身上看。

    其实白十三早就注意到了,以鱼幼薇在沿山城的影响力,想必没人不会认不出。

    只不过大都碍于白十三的威名,不敢上前来搭讪而已。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鱼花魁钟情于白十三,那种含情脉脉的眼神不知道间接的伤害了多少男人的心。

    其中一位书生喝的醉熏熏的,端起酒杯摇摇晃晃的朝着鱼幼薇走去,邻桌的都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当今沿山城还有人敢没事触碰白十三的眉头,前几日连总军的公子宁客都公开给白十三和张恨水赔礼道歉来着。

    一个穷酸书生而已,在场的众人已经想象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场景。

    “可是鱼姑娘?在下周通,久闻姑娘芳名,但可惜门票太贵,颇为苦闷。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遇到姑娘你,谁能说不是缘分呢?要不要与我......”

    那书生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十三一脚给窝飞了。

    “所以说,我最讨厌这类自诩读书人的杂种了。文不成,武不就,娘里娘气的看着都让人厌烦。”

    白十三拍了拍自己的靴子,表情像是踩了一坨狗屎。

    那书生痴傻的望着白十三,等到酒醒了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勇。

    太久没来,伯虔的小院子里又多了三口大水缸。

    张恨水拿着足足三斤重的铁毛笔沾着水缸里的水,一只手撑地,一手拿笔外带沾水。

    白十三眼神缩了缩,这一定是报复,一定是。

    伯虔老道的功力自然不用这些,但他也得侯着,从犯一样难逃罪责。

    身为老一辈的人,带着头的去青楼快活。他们这一脉虽然从上任庙主那里就从龙虎山分离出来了,但好歹挂着半个道士的头衔。

    “找一下伯虔。”白十三走到篱笆墙旁,试探性的问了问,少女有意无意的看了一下白十三的身后的鱼幼薇,轻哼了一下。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连刚刚长成的孩子都不放过。

    青衣少女看向白十三的眼神更加鄙夷了。

    白十三:“......”

    “我去一下,说不定人家真有事呢。”伯虔靠墙移动着,见到青衣少女没有阻拦,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伯虔老道和白十三站在墙根下,两两相望。

    白十三:“盈盈和莲儿还没回来吗?”

    鱼幼薇:“?”

    伯虔老道摇摇头:“明天就该回来了吧。”

    白十三点点头,平时他来了都会看到莫念出来咋呼的,结果连带着玲儿都不见了。

    白十三:“诶,玲儿呢?”

    鱼幼薇:“??”

    “玲儿那丫头跟着莫小子去卖菜了。”伯虔砸了砸嘴,孙玲儿和莫念是真的人穷志不穷,有骨气的很呐。

    白十三与伯虔老道进了屋子,冷冷清清的,确实没有意思。

    伯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壶烧酒给白十三温上,鱼幼薇哀怨的看着白十三一言不发。

    白十三:“对了,有小慧的消息了没?”

    鱼幼薇:“???”

    “哈?你说因为和你走的太近而被华小姐送走的女娃啊,华盛在找呢,还没消息,再等等吧。”伯虔眼神往鱼幼薇身上瞟了瞟。

    “这位是?”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鱼幼薇,鱼姑娘。正好我们两个有事问你,就是关于......”

    唔唔唔——

    白十三话还没说完,就被鱼幼薇捂住嘴巴,强行拖走。

    “抱歉啊老先生,我们两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鱼幼微对伯虔笑了笑,怎么看怎么冷。

    扭头看向白十三的时候眼神出奇的危险。

    “白十三你给我死出来,我有话问你。”

    白十三一脸蒙逼的被拖行。

    “我问问你,盈盈,莲儿,玲儿,还有那个出走的小慧到底和你什么关系?我说白十三你够可以的啊,跟我就坐怀不乱,和别的女孩整小暧昧,你还特么还和四个女孩!”

    ???

    白十三感觉自己头上冒着三个问号,花了好半天才和鱼幼薇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和故事。

    “你敢骗我。”鱼幼薇抽了抽小鼻子,面色不善。

    “我靠,天地良心,我莫名其妙被骂。”白十三感觉自己有些冤屈需要伸张。

    鱼幼薇突然栖身,垫着脚尖才不过到白十三的下巴处,狐疑的看着他,最后兀自的点点头。

    “姑且信了你。”

    鱼幼薇坐回伯虔老道的对面,有种见家长的感觉。

    老道伯虔看了看白十三突然竖起大拇指,另一只手指着鱼幼薇,唇语道:“真有你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