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六章 猿手 一

第六十六章 猿手 一

    “等等,含...含在嘴里?这铜钱让死尸含了几百年,会死人的吧?”张恨水看着布满铜锈的古铜钱有些下不去口。

    “那你也可以不含,我又没逼你。”伯虔白了自家徒弟一眼,什么时候才能多学学人家白十三,少说话多做事。

    “老道,你说的鬼市是什么?”白十三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伯虔老道能一下子闻出张恨水身上的血腥味儿,绝逼是高人无疑了,但多高白十三不清楚。

    但是能被他单拎出来说明的事情,一定有说头。

    “这个鬼市啊,诶,等等出去说。”

    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这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搜刮了,唯一有点用的也就是这个铜钱,还没人敢含。

    所以郑天韵就叫来一下离魂帮众清扫战场,说实话他们这些高层平时还真没这么勤快,也就是抱着扫扫鬼物留下的好处,才过来收尾。

    现在好处捞完了,也没必要干这脏活累活。剩下的帮众巴不得他们走呢,好给他们留口汤喝。

    门外的马车已经在等候着了,众人直接去了沿山分部,郑天韵从十里坡风风火火的赶来,怎么也得喝一顿再走。

    黑红色的马车驾驶的很平稳,马车车厢内老道伯虔接着刚才的话说。

    “这个鬼市就是怪异里的牛鬼蛇神,人族里的淘金者都想去的地方。在那里只要你能付出足够多的条件,无论是天材地宝还是功法秘籍都能买的到。”

    伯虔露出回忆的神色,在他年轻的时候好像进入过鬼市一次,得了不少好处。

    ***

    应了张恨水的要求,众人一起去了花雨楼快活。老道伯虔身为出家人,一开始是拒绝的,但看大家都这么坚持他也就跟着乐呵乐呵。

    反正出了事,就说张恨水带头的,绝逼稳妥了。

    青衣少女坐在谷堆上,裙摆轻轻垂下,无心在看手中捧着的书本,望着已经发冷的饭菜出神。

    拂袖而过,空气便微微荡漾出了波纹。在花雨楼喝的酩酊大醉的伯虔似乎是心有感应,轻咳一声切断了青衣少女的入微。

    嘎吱——

    空间发出翁鸣,青衣少女阴沉着脸,身形隐没进了墨色中。

    咚咚咚——

    “鱼姑娘,不知你找在下何事?”白十三被老鸨叫走,一个人去了东魁,叫他来的正是闭门拒客多日的鱼幼薇。

    自从上次之后,白十三算是怕了她了。

    话音刚落,鱼幼薇的房门内便传来鞋子拖沓的声音,几息后门便看了。

    鱼幼薇此时单单穿了一件绒衣,肩上披着的轻纱换成了透明的。

    这妮子到底想干嘛啊......

    “白公子,你来啦,这几日可让幼微苦想,进来说。”鱼幼微声音轻柔,门刚打开的时候白十三便觉得一阵淡淡的熏香扑面,闻了血液流动加快了几分。

    可惜现在白十三有两大硬功加身,在与巨人观李二对敌的时候,悟出了二次血炼。

    这种运用的方法就是暗劲的衍生,所以他的八极步已经能踢出一道暗劲了,算是小有所成,比竟这本秘籍他才到手不到半个月。

    现在的白十三肉身力量强横,一般的民间药物,对他的影响不大。

    “不了不了,鱼花魁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就在门外说吧。”白十三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谁知道这个不知底细的鱼幼薇又在算计什么。

    尤其是想到当日伯虔老道对自己说的话,白十三更是一阵后怕,到现在看着人模人样的鱼幼薇,也没悟明白那句“别什么东西都上”的含义。

    正是因为不明白,所以白十三才害怕,这种未知才最磨人。

    “白...白公子的气质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呢。”再次见到白十三的鱼幼薇也是没有想到,不过半月白十三居然强壮了一圈。

    高大的个头,扎结的肌肉,眉目间也隐隐透露出莫名的杀气。

    好在脸上不轻易长肌肉,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些当初白面小生的样子,如果忽略那大块的肱二头肌。

    “怎么?”白十三有点不明白鱼幼薇的意思,他感觉自己的气质没变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蔼可亲。

    鱼幼薇看着白十三健壮的身体,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轻笑道:“没什么。”

    “公子可要看看我近些日子写的诗作?”鱼幼微小跑进屋子,在房屋侧面的书架上,拿出了几幅卷起的纸张。

    白十三知道鱼幼薇喜爱诗篇,恰好当日花灯节的时候自己又展示出强大的文学素养,这妮子求着白十三收她为徒不是一天两天了。

    想到这里白十三便鬼使神差的进了屋内,鱼幼薇借着牡丹案的屏风悄悄绕后,待上了门闩。

    白十三苦笑,看着展开在自己面前的卷轴,渐渐认真起来。

    他自己虽然不会作诗,但好在没有辱没了前世大学的文凭,押韵,工整,大致意思,内涵,可以说都是不错的。

    想鱼幼薇这种年纪能写出这种诗,已经称的上是神童了。

    “怎么样,不错吧?白公子要不要考虑收我为徒?”鱼幼薇充分把花雨楼所学都用在的白十三身上,自己身为花魁又是温柔乡的高材生,白十三被磨的实在受不了了,便答应收她为徒。

    只是希望肚子里的唐诗三百首别让他露怯。

    通过与鱼幼薇的相处,白十三突然觉得不错,前世的时候他也会经常辅导自己妹妹学习。有时候腥风血雨经历的多了,倒是会贪恋这种安逸的东西。

    原本还是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听,随着夜色的渐渐深沉,白十三便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旖旎起来,况且鱼幼薇的小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搭在了白十三的大腿上。

    “告辞!”白十三当机立断,推门就走。

    然后刚走下楼梯没多远,就从上望到一楼的凄惨场景。

    青衣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杀了过来,包括张恨水在内的所有人均以伏诛,切断青衣少女入微的伯虔更是凄惨。

    唯一一个漏网之鱼就是他白十三。

    啪!

    白十三背靠着门板,心跳的有点快。

    “老师怎么又回来了?”鱼幼薇神色微妙的看着他。

    白十三指了指门外,没有说话。

    鱼幼薇眸光闪了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自己沏了一杯茶水,小口的抿了一口托着腮哀怨道:“敢情老师是吧我这里当作避难所了,真亏幼微自作多情。”

    白十三:“......”

    一阵桌椅挪动的声音响起,白十三为自己拼凑了一个简易的木床,与鱼幼薇之间隔了一个屏风。

    “老师你还真的是......”鱼幼薇银牙暗咬,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行为迷惑不已。

    鱼幼薇叹了口气,准备和之前一样霸王硬上弓。

    于是她起身来到白十三面前,随意的拉了拉白十三,白十三纹丝不动。

    用上十成力气拉白十三,还是纹丝不动。

    “你在干嘛?”

    “锻炼身体。”

    “......”

    鱼幼薇负气的躺到床上,把自己的脸埋到被子里,声音沉沉的。

    “白十三你就不能从了我吗?”

    “我是你师傅。”

    “师傅怎么了?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行了呗,我都不怕别人诟病,你个大男人怕什么。”

    “可我也不喜欢你啊......”

    一个带着香风的枕头跃过屏风砸到了白十三的头上,带着少女的愤怒。

    “去死吧,白十三!”

    鱼幼薇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灯烛已经被白十三吹灭,她知道那个男人在打坐,从不敢真正入睡。

    “他就真的这么怕我吗?想来...也应该如此吧。”鱼幼薇自嘲的看向自己的右手,绷带解开展露在空气中的是一双粗糙恶心硕大的猿手。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忍受了多少个日夜的痛苦和煎熬,起初她只是想让自己和母亲过上好的生活啊。

    可是这个猿手无时无刻不在发掘着她内心的欲望,对命运的不公化作现实中的愤怒,自己心中的空虚,对爱的缺失化作无穷无尽的欲望。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那天那一刻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被各种欲望支配的人偶。

    这半月鱼幼薇没有接客,猿手又在隐隐作痛了,这种疼痛连着内心,化作强大的执行力迫使着鱼幼薇做事。

    这个污秽的手掌需要养分,鱼幼薇一个弱女子根本提供不了它所需要的养分!它需要阳气,大量的阳气。

    这些男子便是最好的补品。

    这个手掌欺骗鱼幼薇,取那些男人的一点精元没事的,谁知道它夺取的是阳气是不可恢复的。

    已经有好几位与鱼幼薇雨露恩泽过的男人回家一病不起,甚至不在人世的。

    猿手撒下的种子死了不少,只有白十三一个人还活蹦乱跳,一些日子不见还特么强壮了不少。

    “你不是喜欢他吗?他就在你身边,只要你轻轻的环抱住他,没有那个男人会拒绝的,就像当初一样。”

    “不,我不喜欢他,一直都是你在蛊惑我。是因为白公子的气血,他是不同的,是你想要他,不是我!你别想在利用我害人了!”鱼幼薇在心底咆哮。

    猿手沉默了一会儿,鱼幼薇知道它又在探索自己的内心了,它总是能掌握人心中最深处的情感和渴望。

    “你把白十三当做李子安的影子吗?是空窗期,还是真的喜欢白十三?若你喜欢李子安,那么在他衣锦还乡找你之前,你不是应该为他保管好身子吗?”

    猿手低声的呢喃在鱼幼薇耳边响起。

    “不,你别说了,都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吗?我不过是发掘了你心中最深处的渴望。你若真喜欢李子安,为何会有之后的那些人?为何会有白十三?你要记住,那些人是死在你的肚皮上的,你解释不清。

    与你同-床过的人已经死了两个了,时间在长点呢?死的人再多点呢?他们的家眷会发现一个致命的共同点,就是你!鱼幼薇!你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