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四章 口钱 四

第六十四章 口钱 四

    外面的天好像是变了,白十三安定心神,缓缓的站起身来扒着探视窗往外面望去,本该是地下的世界现在却变成了一片荒原。

    窗外的世界如同黑白的渐变色,慢慢的从地平线上拉长,灰蒙蒙的没有一丝生机。

    在距离白十三这里有一处简陋的校场,只是矮矮的木栏环绕而围,能轻易的看到里面的场景。

    莫约二三百人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方世界的影响,他们的身子成不自然的扭曲状,全身如同褪色般。

    杀!杀!杀!

    浓重的血气夹杂着腥臭腐烂的气味传到刑拘室内,这种味道白十三难以忍受,比死尸的味道难闻百倍,是从灵魂上的厌恶。

    “恨...恨水,你醒醒啊......”白十三的声音有些发颤,那种令人心悸的感觉他好久没有过了。

    张恨水不断的被晃动着,终于了却睡意,眼色惺忪的望着白十三。

    “你干什——呜呜呜——”

    张恨水的起床气是天生的,刚要发作就被白十三死死地捂住嘴巴。

    白十三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墙上的探视窗,张恨水有些懵,但周围的刺鼻气味和如冰窟般的低温,让他清醒了一些。

    他疑惑的站起身,白十三紧跟着。

    外面校场里的人似乎少了一点,剩下的人在用长刀或者大戟刺着什么东西。

    周围的一切都是晦暗的,但是被绑在木制十字架上的东西,隐隐露着肉色,像是人的皮肤。

    刺!刺!刺!

    长刀直接把十字架贯穿,从上面好像流下来了什么液体。

    啪嗒——

    被肢解的大腿从十字架上掉落,白十三瞬间睁大眼睛。

    “它...它们在干什么?”张恨水咽了咽口水,扭头望向同样惊恐的白十三。

    这种血腥的场面他俩不是没有见过,真正让他们心悸的是那一双无形的大手,好似在反复揉捏他们的心脏。

    “肉桩...拿活人当靶子。”白十三小声道,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每次往窗外看他都觉得离那个校场更近了。

    “那些消失的人去哪儿了?”白十三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把张恨水吓得不轻。

    嗒嗒嗒嗒......

    一阵阵整齐划一的踏步声渐渐的由远而近,几乎没一下都能牵动白十三的心。

    那些消失的人,来找白十三了!

    墙外传来声声奇怪的音节,白十三正对着的墙面渐渐溶解,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次白十三终于看明白了,这座监狱就是用尸体砌成的,那些窒息而死的人们手臂高高扬起对准白十三二人,怨气冲天。

    化为血水的墙壁朝着他们二人流过来。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外面的队伍动了,它们在围着监狱转圈圈,白十三被包围了!

    如果当时的大门还在的话,白十三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这些怪物会在第一时间冲杀进来,把他撕成碎片。

    白十三和张恨水只能眼神交流,他们绝对不能被发现,否则被挂在十字架上的风干腊肠就是他俩了。

    能感觉的到这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怪物们就在墙外,它们在交流,似乎也在疑惑为什么没有门。

    哗啦——

    二人头上的探视窗动了,他们死命的贴着墙,如果那群怪物透过探视窗往屋内看的话,嵌着探视窗的这堵墙便是唯一的视觉死角。

    哐当哐当——

    这群怪物已经开始摇晃着探视窗的铁栏杆了,要是探视窗被它们损坏,白十三和张恨水将再无生路。

    它们在试探,在验证这里面是否真的有人,就算是在无聊,也没人会对着一个栏杆叫板。

    窗外攒动的人头被黑色月亮的光芒映在那堵被溶解的墙上。

    透过影子能看到它们大致的面容轮廓,如果直面它们,白十三一定会明白前世为什么会有抽象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怪物似乎散开了,静寂了一会儿后取而代之的是更强大的心跳。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心脏每跳动一下,白十三和张恨水受到的内伤就更重一点,如果时间在长一点,怕是内脏都要被震碎。

    “这...这他妈是共振!!!”白十三死死的捂住嘴巴,心中已经有一万个草泥马在狂奔。

    每个人,每个物体,无时无刻的都在散发着独属于自己的频率,一旦有东西的频率与自己的相称,哪怕是一座大楼都会顷刻间崩塌。

    共振虽然处处存在,但白十三从未听过有人能掌握共振!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哗啦哗啦哗啦——

    一阵阵锁链拖行的声音从墙外传来,一双青黑色的大手一下子握住栏杆,栏杆顷刻间被扯断。

    无数鬼魅般的低语疯狂的涌入监牢里,刮起一阵阵的诡异旋风,一条成人手臂粗的铁链从窗外甩到屋内,朝着白十三激射而去。

    白十三和张恨水暴退,瞧见了他们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场景。

    两只身高三丈却舌头点地的青面恶鬼,用长长的锁链拖着如小山一般的密集人头。数百道面色僵硬,赤裸着上身,拿着兵器的小鬼直直的盯着白十三的眼睛看。

    铅色的云层里,翻涌着什么东西,一只巨大的鲶鱼在里面穿越。

    “觊觎宝物者,死!!!”两只高大的青面恶鬼发出低沉的声音,白十三和张恨水居然能听得懂。

    锁链拴着小山包一般的人头被它们当作大锤抡打,见着越来越近的人头小山,白十三甚至能看到个别人头上的惊恐神色。

    咯咯咯咯!

    金鸡鸣晨,恶鬼不见,被轰塌的墙壁不见,白十三和张恨水如同卷进深海漩涡。

    在经历一阵如落入水中般的窒息感后,睁开眼又回到了刑拘室里。

    斜斜的一缕阳光照进屋内,暖暖的,让人心安。

    白十三和张恨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全身被汗水打湿,二人真的如同落水上岸的人,待过的地方都会留有水渍。

    “宁客!我劝你赶紧把我放进去,不然我掀了你们城卫府!”郑天韵的声音从厚重的大门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刀刃出鞘声传到白十三的耳朵里。

    白十三与张恨水相视一眼,明白了对方眼中的苦涩。

    这根本不是梦,而是二人确确实实的经历。

    “诶,郑堂主何必为难一个小辈,若真是误抓了,让客儿在还回去就好了,何必大动干戈呢?”宁裂云笑呵呵的声音传来。

    “宁督军说的好轻松啊!那不如让俺老郑把令公子抓去离魂帮的大牢待上一晚,之后在给你还回来,你看行不行?”

    “你!这里是城卫府,我劝郑堂主说话还是客气些。”

    “去你娘的!让不让开!不让开老子连你一起砸!”

    咚咚咚!

    刑拘室厚重的铁门被大力砸着,震下层层的尘土。昨天晚上灯光太暗了,白十三竟然没有发现这里的老旧,似乎很多年没有用过了。

    “恨水,十三,你们两个躲开些!”

    砰——

    那扇厚重的大门终于抵挡不住郑天韵的摧残,直接被砸到凹陷,被硬生生的破开。

    “郑大哥!”

    “老郑你怎么才来,你绝逼想不到昨天我和十三遇到什么东西了。”

    张恨水心有余悸,这个阴暗逼仄的小地下他是一刻也不想呆了,冲出去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才觉得活了过来。

    原本张恨水想要马上打道回府,在折身去花雨楼找一些小娘子狠狠地睡一觉,这才算对自己的补偿。

    直到他看到在人群中的宁客,气不打一处来。

    “说吧,你想怎么死?!”张恨水心中的横劲上来了,直接趁着宁裂云和郑天韵理论,照着宁客的脸就是一拳。

    挥出的一拳被宁客挡下后,张恨水更是怒从心头起,直接画了几道符咒震的宁客吐出几口血。

    原本宁客已经做好防御的架势,却没有想到张恨水根本没有选择与他近身搏斗,那种凭空出现的诗篇或者经文,又或者几个硕大的文字,处处透露着诡秘,让人防不胜防。

    一个失神,让张恨水讨了便宜。

    “竖子你敢!!!”看到被打到吐血的宁客,宁裂云如同发狂的雄狮。

    “怎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小辈们的恩怨你宁裂云好意思插手吗?!”郑天韵周身萦绕着丝丝危险的气息,抓住宁裂云手腕的那双手如同一把大钳,力道之大让宁裂云微微皱眉。

    “你步入七品了?”宁裂云心中有些骇然。

    离魂帮堂主至少有四位,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外务使。而城卫府只有他和宁纵云拿的出手,尽管宁纵云已经步入二流之列,但在提起离魂帮的那位外务使的时候,他总是摇摇头,提不起战意。

    剩下的八阶左右护法,是宁客的老师。他们的实力也达到了七品,但无奈二者都过了一甲子的年纪,虽然靠着药物把境界稳固在七品,但实力也只有八品巅峰,也就是多年的武道经验能够拿出来显摆了。

    有时候宁裂云都害怕,怕突然来一个有品阶的愣头青,硬生生的乱拳打死老师傅。

    “郑天韵我至少比你先入七品十年,就凭你刚入七品的造诣,我还不放在眼里。”宁裂云震开郑天韵的手,冷冷的看着张恨水,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宁裂云你至少要痴长我一轮,卡在七品十年之久都没能破入二流,你有什么可嚣张的?”郑天韵笑了。

    气氛瞬间尴尬。

    宁裂云气的面色涨红,手指指着郑天韵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