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三章 口钱 三

第六十三章 口钱 三

    “哈哈哈哈!张恨水你的嘴还是和以前一样贱呐!把他们给我围住,放跑一个唯你们是问!”

    锵!

    宁客面色阴沉,银色的锁子甲在众人手持的火把下熠熠生辉。双方抽出敌对的刀剑,泛着比风雪还要冷的寒芒。

    “宁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代表宁城主与我们离魂帮开战吗?”白十三向前一步,无名口诀的加持下,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为人能所感知。

    宁客光是盯着白十三的眼眸就觉得遍体生寒。

    开玩笑,据探子来报,白十三与巨人观李二对砍的威势和那些山林中的熊瞎子没两样。

    “白十三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我宁客怕了你?当日在华府净湖亭,你坐着轮椅跟丧家之犬没两样。如今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在我宁客面前放肆?!你不过就是离魂帮养的一条狗而已,还不够资格代表离魂帮跟我说这话!

    而我是沿山城主的儿子,离魂帮不会为了你而向我们开战,但我父亲会为了我而杀了你!你就继续在我面前跳,等我打断你双腿让你变成真残废的时候,你就跳不起来了!”

    啪嗒——

    “聒噪!”

    张恨水脚上少了一只靴子,白色的绒袜踩在青石板上。然后一阵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在场的众人好像看到一只黑色的靴子在少城主宁客的脸上慢慢滑落,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宁客的脸上印着一道清晰可见的靴子印儿。

    “真有你的喔!”白十三对着张恨水竖起大拇指,现在他俩和宁客之间的仇算是化解不开了。

    如果以前他们只是私下暗斗,明面上还护着面子的话,那么此刻便是真正的撕破脸,不死不休。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围的离魂帮众察觉到来自城卫府士兵的不善目光,打他们主子的脸,就是打他们的脸。

    此时宁客还没有缓过神来,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这个张恨水怎么敢呢?他怎么敢的呢?

    眼下在场的离魂帮只有三十人,田庆和白十三还受了伤。对面起码得有五十人,还有两个保护宁客的三流好手,真打起来讨不了便宜。

    张恨水沉吟了一下,扭头就跑。

    “杀人啦!夭寿啦!!师姐救我!!!”张恨水撒丫子狂奔,跑的靴子全丢了,喊的是撕心裂肺。

    剩下的众人几乎是在同时反应过来,这耍完贱就跑路的作风,是他们张队长没错了。

    “队长等等我们啊!你别跑那么快,那么用力嘛!!”

    “放你娘的屁,我看谁敢挡我跑路!哈哈哈哈!宁客小儿过来砍你张爷爷来啊!追不上我吧!”张恨水一下跃上房檐,蹭蹭蹭的登上了一处高大的石门,门梁上雕刻着东城字样。

    居高临下间,张恨水伸出友好的国际手势。

    在愤怒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宁客突然笑了,在空荡的长街上显得有些阴森。

    “都给我听好了,抓到白十三和张恨水的,赏银百两,连升一级!”

    沉默三秒。

    “杀!!啊!!”

    “别让姓张的小崽子跑了,赏银百两官升一级,谁都别拦我!”

    “张恨水站在楼牌上,拿弓箭给他射下来!”

    张恨水瞳孔一缩,忽觉黑夜中几点寒芒亮起,朝着他飞速的射过来。

    真他娘的放箭了,早知道不装逼了。

    “喂喂喂,你们来真的!杀了我,你看我师姐砍不砍你们!太上三清,师姐招来!”张恨水一边逃命,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堆破破烂烂的符箓,最后抽出一张口里念念有词。

    符箓飞到半空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就在张恨水得意的时候,符箓突然在半空中炸裂开来。

    “您所召唤的对象拒绝降临,解决办法一,给师姐认错,解决办法二,给师姐写十首赞美诗,第三......”

    “停止装逼。”

    天边的大月倒悬在荡漾的湖水中,张恨水的所作所为尽入青衣少女的眼帘。少女素手一拂,张恨水狼狈的画面便消失不见,静静的把青丝垂入湖水中,细细的梳洗着。

    少女双手在湖水中滑动,写下停止装逼四个字后,便在没有理会张恨水。

    “啊这......”张恨水愣住了,他感觉到身后传来两道不弱于他的气息正在极速接近。

    自家师姐不理人了,怎么破!在线等,非常急!

    “跑啊,怎么不跑了?”被称作沿山二老的宁府护卫占了张恨水的左右各一边,笑吟吟的望着他,眼神像是在看一头大肥羊。

    赏银百两倒是还好,官升一级可就是可遇不可求了。

    那些小兵就算升一级也只是二等兵,远远比不上他俩这种八阶护卫,他们在升一级可就是仅次于督军的人物了,能坐的上城卫府的第三把交椅。

    这一级,他们势在必得。

    “跑不动了。”张恨水尴尬一笑。

    “既然如此,倒不如去老夫的刑拘房歇歇脚?”左面的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吟吟的望着张恨水。

    嘎吱——

    枯叶被踩碎的声音传入张恨水的耳朵,他不动声色的瞟了瞟眼睛,刚好看见白十三蹑手蹑脚的隐没进小巷子。

    “二位大佬,白十三刚才进入小巷子了,你们不过去看看吗?”张恨水指了指白十三所在的方向,脸不红心不跳。

    刚刚进入小巷子的白十三身形一滞,顿时察觉到一位气息比自己高出不少的武者极速奔来。

    “雾草!张恨水你个王八蛋,关键时候卖队友,你别让我逮到你!!!”白十三强忍住把靴子塞进张恨水嘴巴里的冲动开始玩命狂奔。

    “右护法先生,您确定不去追白十三吗?”张恨水已经束手就擒,睁着眼睛对着眼前的老头眨了眨。

    右护法面色成猪肝色,刚才张恨水的一波操作,连身为反派的他都想海扁张恨水一顿。

    太特么不是人了。

    一柱香之后,离魂帮在逃人员被抓到近八成。

    “啧啧啧,这不是咱们张大队长吗?别坐在地上啊,地上多凉啊。”

    在城卫府专门为审讯犯人设立的底下刑拘室内,宁客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笑的这么猖狂过。张恨水和白十三被一网打尽,被五花大绑的丢在自己面前,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你这算非法拘禁。”张恨水坐在地上,遥遥望着宁客。

    宁客从垫着虎皮的椅子上站起来,环视一周,随便指了一个人问道:“你看到我非法拘禁了吗?”

    那人身为城卫府,宁客身边的狗腿子之一自然是猛地摇头。

    “你看,没人看到算什么非法拘禁?张恨水你没有人证物证,就像空口白牙的诬陷我,还是省省吧。”

    张恨水瞪大了眼睛,疑惑的望向宁客,他倒要看看什么人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不要脸,真想痛扁他一顿。”

    “你也好不了哪里去。”白十三出声白了他一眼,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不要脸,卖队友的时候我看你挺痛快。

    天色越来越沉,本就设立在地下的刑拘室显得越发静谧。幽蓝的月光透过窗口的栏杆透进屋内,刑拘室居然微微的泛起了雾气。

    “本少今天累了,明天就请二人好好的享受一下本部的一十八具刑具。对了,记得交使用费。”

    “?”

    嘎吱,刑拘室的厚重的房门被带上,留下张恨水和白十三原地凌乱。

    “他刚刚说什么?”张恨水被气笑了。

    白十三的面色不是很好看,低沉道:“用刑拘鞭打咱俩,还特么让咱俩交使用费。”

    哗啦——

    联通着地上的铁门被拉开一个探视窗,竟然是宁客去而复返。他在探视窗对着里面的二人说道:“不光是使用费,还有人工费。刚才你们离魂帮办事损坏了南口巷的一间大院,连带着邻家大院也受到火烧,具体的损失还在计算中,不会少就是了。这可不是针对你们,条例上清楚的写着,你们要赔偿。”

    夜静悄悄的,只能盼望剩下的兄弟能顺利去十里坡找到郑天韵来捞他俩。

    白十三和张恨水的精神一向很好,尤其是张恨水,文气这种东西更多的是依靠精神,所以两天不睡觉都不会觉得困。

    当然再次之前他已经因为交接事宜几天没合眼了,所以有些顶不住。

    在张恨水昏睡过去之后,白十三也有些打盹。这种困意如同潮水蔓延,好像不是生理上的困倦,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

    刑拘室一般都会有值夜的,为了避免自己当值睡着,所以值班中吹牛打屁消磨时间的人不在少数。

    可今天却静的有些反常,好像所有的人都人间蒸发了一样,整个刑拘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嗒嗒嗒嗒嗒嗒......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十三恢复了些意识,朦朦胧胧间他似乎听到了队列整顿和跑操的声音。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周围的景物没变,张恨水依旧靠在墙上呼呼大睡。

    刑拘室内的幽蓝色雾气更加浓烈了,浓烈的有些诡异。

    阿苏拉...阿苏拉......

    寂静的空间被打破,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音节从白十三头顶的探视窗外传来。

    这种音节像是一个女人和幼-童同时说话,让人听了很难受。一会儿像是在耳边呢喃,又像是在远处传唤。

    白十三惊醒了,他顿时如坠冰窟。

    之前他们靠着的这面墙,好像是没有探视窗的,唯一的探视窗是在大门那边。

    然后现在大门不见了,迎面对着他俩的是光秃秃的一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