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二章 口钱 二

第六十二章 口钱 二

    看着把道德经印在砖头上的张恨水,白十三突然明白了他们文庙一脉向来以德服人的真正含义。

    房屋里的三个鬼物竟然会结阵,白十三平时阅读大量文献,除了背景渊源极深的血脉型鬼物,其他天生地长的有明显灵智就算难得了,实在是奇怪。

    好在脚步声的蔓延只到了李二还有柳姓更夫的家里,对应的鬼物活动范围也仅仅是这两家,变相的受到了禁锢。

    不然张恨水难以想象,一成型就会结鬼阵的灵异没有区域限制后,该有多可怕。

    绝对不能让它们成长起来!

    砰砰砰!

    白十三扭过头,在房间里的张恨水已经和那三个鬼物打了起来,一时间火光四起。

    张恨水现在算是挂名弟子,没有接触到青衣少女门内的核心,但一身的武道内劲也都转化成为了一种不同于其他能量物质的文气。

    这种能给书中道理经文赋予力量的特殊气,对于鬼物的杀伤甚至要大过于阳属性武学。

    “白十三!给我喜!”

    巨人观李二身材臃肿,站直了身体后突破了三米高,白十三一米八的个头在他面前与孩童无异。

    轰!

    一阵烟尘四起,巨人观李二如同一辆小卡车,直接撞塌了一间房屋。

    白十三也是险之又险的避开。

    “看来鬼物初生并不是只有最初始的杀人修炼本能,它们还保留着生前的一些记忆。”白十三这样想着,双手握紧重刀拂血,与李二不过几米的距离,眼中战意沸腾。

    “李哥,你已经死了。你看,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什么喜啊?应该是死吧!死人就该有死人的样子啊!!!”

    血炼刀!给我燃!!

    白十三周身劲力疯狂的鼓动,硕大的肌肉块像是铠甲一般泛着光泽,他整个人如同吹气球般大了一圈,竟然又拔高了十公分。

    肌肉!力量!爆炸般的力量!

    蛮熊劲和八极步带来的强大力量在白十三的身体里疯狂流窜,原本还挥舞着有些困难的拂血刀,此刻竟然隐隐与自身达到了一种契合的平衡。

    嘎吱——

    白十三微微弓步,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他整个人如同一颗炮弹般冲了出去。

    “血炼第三式,九刃合一!”

    吼!!!

    巨人观李二低头看着快速接近的白十三,怒吼一声,挥动起堪比沙包的铁拳朝着那道赤色的刀芒击去。

    锵!!

    根本不是肉身相触的感觉,巨人观李二的拳头看似臃肿实则堪比精铁。

    一大一小的人形暴龙散发出令人压抑心悸的气场,逸散出来的庞大劲力把白十三身上破损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

    “所以说,这才是我想要的战斗啊!!!二重血炼!!”

    砰!

    咔咔咔——

    巨人观居高临下,平常人挥动艰难的拂血,在它庞大的身躯下跟一根木棍差不多。

    白十三被压制,抬头不甘的望向如同地狱恶鬼一般的李二。他脚下的青石板再也支撑不了巨人观李二的力量,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如同蛛网一般层层龟裂。

    二重血炼是白十三根据八极步连绵不绝的暗劲修炼悟出来的,原本他就把血炼刀臻至化境,练到进无可进的地步。

    境界上不去,他只好从别的方面入手。二重血炼是根据九刃合一的基础上,在附加一层威力减半的暗劲。

    “怎么可能会输给你!给我死!!!”

    白十三反手提着刀,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喝,从下至上劈出的赤芒再次大盛,撩刀一次把巨人观活活的劈飞了出去。

    巨人观此下不知道压倒了多少间房屋,在它腹部到胸口出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口,从伤口处滴下腥臭的绿色粘液。

    巨人观周身肌肤耸动,伤口竟然在短暂愈合,其他的肉都在堆向刀口处。

    “愈合吗?没关系,等我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切割下来,看你拿什么愈合!”

    “血炼刀网!”

    白十三的骨骼咔咔作响,他与巨人观硬碰硬的一下导致骨裂。虽然巨人观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它是鬼物,它很少能与人一般感受到疼痛,也能利用自己的天赋恢复伤势。

    但白十三通通不能,他只能速战速决。要是再拖下去,死的一定是他。

    血炼刀网是血炼刀第三式的运用方法,白十三可以劈出九道血炼刀气,组成一道让敌人避无可避的巨大刀网。威力虽然不如九刃合一,但胜在密集。

    哧哧哧!

    九道不同声响的爆炸在巨人观的身上响起,它的身上又多了九道比较浅的伤口。

    现在这九道伤口分摊了它的愈合力,至此那道劈开脂肪深可见骨的刀口愈合缓慢不少。

    白十三冷笑着,张恨水那边的青光大盛,原本损耗根基的三只小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张恨水就能腾出手来支援。

    “田庆人呢!带着人过来给我挡一下!”白十三朝着候在门口,已经呆掉的几位离魂帮众吼道。

    当初在华府收的九品手下田庆这才从自家大人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原本趴在他身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公子哥,短短一月间竟然成长为了比自己还要高半头的肌肉壮汉。

    “来了老大!剩下的人去叫一队二队进巷,准备放火箭!”田庆一身黑衣,提着刀冲杀上去,替白十三挡了巨人观的一拳。

    白十三剧烈的咳嗽着,刚才又动全力使出了血炼刀网,让他的骨骼隐隐的承受不住,在打下去又得重伤不起。

    骨骼就是武者的根基,他不敢冒险。

    “早就想试试鬼物何等能耐了,记住这一刀是你田庆爷爷赏你的!”

    “看刀...等等...雾草!这尼玛好大的力气......”田庆腾空跃起,想要给巨人观李二枭首,结果刀刃才刚刚触碰到那硕大的拳头,田庆就变了脸。

    一股他从未见识过的大力顺着刀刃传导到自身骨骼,一拳都没接下,便被砸飞了出去。

    白十三满脸黑线,田庆是他手下唯一的九品武者,剩下的普通帮众甚至连九品实力也没有。

    这也是他没有选择围殴的原因之一,如果这些普通帮众上去,那不等于送经验吗?等巨人观杀了更多的人,力量也会增强。

    “来个人把田庆从废墟里捞出来,剩下的给我把酒水全部砸向巨人观,准备放火箭!”

    离魂帮沿山分部的一队和二队全员到齐,总共三十人准备就绪。

    “张恨水还不赶紧死出来!”白十三杀红了眼,等张恨水出来立马放箭。

    什么狗屁约定,那些个民众站着说话不腰疼,大不了之后在赔他们一套房屋!

    “来了来了,真是无趣,小朋友在再见喽!”张恨水大笑着,整个人化作一道青虹跃到白十三身前。

    仅存的蓝皮小鬼冲杀过来,张恨水杀了它爹娘,它要报仇!

    “无用功。”蓝皮小鬼再次献祭,它打破了房屋限制,直接朝着院门高速杀来,身子渐渐透明。

    白十三低声骂了一句,夺过一把弓箭,捏着箭头在靴子上一划,便燃起了火苗。

    嗖——

    白十三大力拉弓,弓上的箭头冒着熊熊火焰,对着蓝皮小鬼就是当头一箭。

    那似乎不是箭头,而是一块被高速掷出的铁块,直接把蓝皮小鬼从院门砸回了它原本的房屋。

    满天的火箭落到院落,不可抑制的大火顺着院落里的酒水疯狂燃烧,巨人观全身发出滋滋的爆响。

    杀!喜!

    院落里发出两道冲天的怒吼,紧接着墙壁传出巨大的轰鸣声,巨人观想要突破限制冲出院落。但它似乎没有蓝皮鬼物的天赋血脉,没有到达限制级别,它就永远打不破禁锢在自身上的桎梏。

    哪怕到了限制级,也只是把自己的桎梏缩小,使得现实中的活动范围扩大。

    没有打破灵级和限制级之间的隔膜,就算那堵院墙只是普通的沙石所筑,巨人观也无法突破。

    蓝皮小鬼凄惨的叫声已经渐渐听不见了,巨人观依靠着自己强大的身体素质,和那非人的愈合速度还在不停的捶打地面,发出阵阵痛苦的嚎叫。

    白十三一众远远观望,脚下的石子时不时的被震起。

    最后巨人观身上的血肉越来越小,所能愈合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庞大的身躯像是被耗干的肥油,渐渐缩小,最后化为一摊脓水。

    啪嗒啪嗒啪嗒。

    一阵有规律的跑步声朝着白十三众人前来,白十三挣脱搀扶,渐渐的直起身子,把拂血杵在地上,目光阴冷的看向来者的队伍。

    “宁少爷,你来这里干什么?”

    或许张恨水怕白十三出声暴露受伤的事实,所以他便抢先出声了。

    宁客身披铠甲,在距离众人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摆手让身后的队伍停下。

    “我原本接到民众报案,说南口巷这边燃起冲天大火,所以便来看看。怎么?打扰到离魂帮的各位大人办公了吗?”宁客冲着张恨水笑笑,继而目光转到肌肉扎结的白十三身上,瞳孔缩了缩,多日不见白十三居然又有所精进。

    这一身精悍的肌肉,连他城卫府的一些硬功大成者也不过如此了。

    “关于沿山城内大大小小的灵异案件归我们离魂帮管,这是条约上写好的。或许宁城主来了,我张恨水才会停留一二,但如果是宁公子的话......”

    “我还是劝你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插手。”

    宁客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起来,离魂帮在沿山分部的最高指挥人是张恨水,而这新成立的特别行动部也是他父亲签字认可的。

    他与张恨水是同龄人,没想到张恨水已经成长到能和他父亲签条约的高度了。

    这一句,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插手,真的扭动了宁客心里那根脆弱的心弦。

    他是沿山城主的儿子,怎么可以不如别人!怎么可以被与他同龄的张恨水羞辱成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