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一章 口钱 一

第六十一章 口钱 一

    “接到南口巷居民的报案,一李姓居民家里经常在深夜传出脚步声,起初周围的居民以为只是梦游,结果脚步声蔓延到了邻家的柳姓更夫屋内,故此丁字叁佰伍拾号院内所有居民被迫撤离,暂被定为灵级案件。”

    白十三一路来到离魂帮内的案件档案室,说白了这就是张恨水的书房。

    书房里静悄悄的,白十三推门而入,里面有个小厮服饰的少年在擦拭书架,看着十三四岁的样子。

    朱红色的家具风格,还有窗外暗沉的光线,把这里映衬的有些阴沉。

    他的视线绕过挡在门口的圆形山水屏风,瞧见了坐在案前眉头紧锁的张恨水。

    见到是白十三来了,张恨水才展露出一丝轻松,最近的案子是越来越多了,有的甚至超越了灵级,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过安稳觉了。

    “自己看看吧,关于南口巷的案子。”张恨水让那个打扫的少年出去,从身后的书架里扯出一卷竹简,丢给了白十三。

    白十三简单翻阅,案子的概括倒是只有寥寥几句,看不出什么线索。

    只是这个李姓男子让白十三看后心里一颤,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的衙门二把手李二,便是住在南口巷丁字叁佰伍拾号。

    当初调查分尸案的时候,还曾在他家歇过脚。

    “这个李姓男子是?”

    “李二。”

    白十三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从张恨水口中说出,他也不愿意相信李二会出事。

    李二在不济好歹是个无限接近于八品的武者,一身轻功对敌起来当初的白十三估计也不是对手,放风筝都能被放死。

    得到拂血的白十三又有精进,总算破开九品步入八品之列。但轻功方面仍是不如李二,对敌起来如果李二不采用放风筝打法的话,白十三还能对敌。

    如果李二一旦动用轻功,白十三也留不下他。

    “沿山城那边已经收拾好了,等下我会和你一起去沿山分部,正式成立沿山特别调查组,肃清沿山城内大大小小的灵异案件。”

    “宁家那边松口了?”

    张恨水顶着两个黑眼圈,笑起来有些病态。

    “不然呢?等外务使修书一封送到青都总帮去,他们都得玩完。这些年里外务使闭关无数,确实疏于管理了。才造成了宁家误以为外务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假象,他们占领衙门也只是想试探一下外务使。

    谁知外务使根本不给机会,直接一条最后通牒,宁家这才退步。咱俩就等着新一任的知县下来,到时候就轻松了。”

    白十三点点头,起初见到外务使程笃时,他便觉得程笃内气浩瀚如海。

    而且不是劲力而是内气,说明程笃身怀连一些大族都宝贝的不行的内气功法。

    ***

    马车匆匆的赶往沿山城,张恨水在颠簸的马车中睡得跟死猪一般。

    白十三在一边打坐,想来张恨水的生活环境就颇为压抑。把自己的住所弄成书房,又把书房弄成灵异档案室,每天进进出出的人颇多,而且屋内气氛压抑,他不失眠才怪。

    城卫府对于离魂帮在衙门新成立的特别部门假情假意的表示欢迎了一下,白十三和张恨水也只是在衙门门外为来往围观的百姓介绍自己部门的职责和一些稳定民心的漂亮话。

    神神鬼鬼的案子是瞒不了了,还不如索性让民众注意,发现自己身边不寻常的事情主动报案。

    民众心里慌慌,鸡毛蒜皮的事都要报告一下,张恨水虽然烦的不行,但不得不说民众这种数以万计的情报网,要比他们几十人效率高的多。

    很多未成型的灵级案子,都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同时白十三也了解到,鬼物杀人前和杀人后的实力是天差地别的。

    鬼物刚刚成型只能透露出一下诡异的现象,然后利用这种气氛更容易吹灭人的三把火,取人性命就容易多了。

    白十三还记得一位男子报案,说他家的茅坑里总是传出诡异的怪响,晚上如厕时能感觉到一双滑溜的手呵护他的菊花,往下一看,啥也没有。

    张恨水听后立马带着一群人前去现场,拉了一车的火药对着茅坑扔了进去,据在现场的人说方圆三百米都被染成了黄绿色。

    未来的灵级鬼物直接被炸懵逼了。

    早春的天黑色很快,如同洪水蔓延。

    月色凄冷,从烟囱里冒出的炊烟胧着枝头的寒霜。

    屋子里亮腾腾的,张恨水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蹲在门槛上。白十三笑了笑,想要扯下挂在门侧的辣椒,没有想到劲使大了,连人家的门框也给直接拽了下来。

    守在大院门外的居民们有离魂帮众的保护,起初他们还不相信这么两个半大小子能解决这桩灵异案件,但看到白十三的怪力后,他们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咚咚咚!

    咚咚咚!

    “李二大哥开门啊,我送面条的。”

    李二屋子里一片死寂,连灯都没盏,隔着一道门白十三都能闻到里面传来的阵阵恶臭。

    他和张恨水也想采用蛮力破门,但这道门就和被尸气吸附的棺材板一样,除非是里面的正主愿意出来,不然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也曾想过用火烧,但碍于灵级鬼物不拘泥于建筑,只受区域限制,就算烧毁房屋它也能在灰烬处的一亩三分地待着,想想还是算了。

    咚咚咚!!!

    白十三不死心,连环大力下,张恨水都能感受到那堵墙都快被敲塌了,真亏的鬼物这么能忍。

    要是白十三敢这么对自己,张恨水绝逼和他拼命,太他么非人类了。

    对于自己的怪力,白十三很清楚这是蛮熊劲还有八极步相同加成的缘故。

    蛮熊劲练皮肤,八极步修行更加苛刻,为了避免暗劲先把修炼者的骨骼崩碎,所以它的法门里有一项是专门加强筋骨强度的,也算是一门硬功。

    但练习一门硬功可能不明显,但皮肤和骨骼一起练,这种加成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现在白十三的身材日益高大,已经完全看不出他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一米八多的个头,虎背熊腰,说他是恶贯满盈的杀人犯都没人会怀疑。

    吱呀~~~

    门开了一条小缝儿,浓烈的尸体腐烂味儿化作阴风朝着白十三袭来,白十三手里的阳春面瞬间冻成冰渣。

    “要吃吗?”白十三抽了抽鼻子,望着从门内探出头来的死人脸友好的笑笑。

    李二确实是死了,而且死亡时间超过了十天,已经形成了巨人观。身材臃肿肥胖,身上的虫眼密密麻麻,费力的弯着腰,这栋木屋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般。

    白十三没有理会李二铁青的面容,他把插着门框还有一串辣椒的阳春面仰头抬给李二,面容真挚。

    李二往外突出的眼球,一个看着斜上方一个瞧着斜下方滴溜溜的转,口里发出发条般的嘶哑声音。

    他显然很不明白眼前的小虫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啪!

    门被关上了。

    白十三一愣。

    轰!

    几乎是在门关上的下一秒白十三突然抽出重刀拂血,暴起杀向巨人观李二。

    “老子辛苦做的,管你是人是鬼,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居民被离魂帮众疏散,远远的只听见白十三的怒吼,在院子外接应的帮众一愣,总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不对头。

    鬼物能特么吃下去阳春面吗?你别为难人家啊!!

    砰!

    李二栖身的小木屋完全崩塌,浓烟如水纹般一圈圈的向着四周扩散,白十三的身影从浓烟之中被轰出,被大力砸的拖行五六米,飞身进了一家屋子。

    白十三把拂血横档在胸前,刀身宽大的拂血能完全遮挡住白十三上半身的三分之二,刀尖和刀柄之间一条嵌的很深的血线在月色下似乎正在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刚才那一招试探,白十三用了六成力气,李二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这是个能和他对拼气力,以气力著称的鬼物,防御力和身体素质高的吓人,但是比当初的纸扎人笨拙,也缺少诡秘的手段。

    白十三笑了,比起面对诡计和多变的敌人,他更喜欢无脑对砍啊!!!

    “抱歉,打扰到三位了,想必你们应该是不介意的吧?”

    白十三冲着端坐在床上的三具皮肤幽蓝,眼神空洞的一家三口咧嘴笑笑,面色可怖。

    没有想到他一下子被轰进了柳姓男子的家里,这下这座大院里的鬼物们,可都聚齐了。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那三个鬼物似乎有着限制,听街坊说只有到午夜才会出现脚步声,所以现在他们是被限制在床上的。

    “所以...来咬我啊!!你看什么?有种出来单挑啊!!”白十三对着三个鬼物竖起了中指,表情极尽嘲讽。

    三鬼物:......

    死!

    划拉——

    一声像是纱布被划破的声音从鬼物的床上传来,这三个身材小了一圈,身上的蓝色也淡了不少。

    居然不惜牺牲自身的根基,也要暂时打破限制,把眼前这个嚣张到没边的人类小子给撕碎。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雾草,他们三个为啥在围着我转圈圈???”白十三大惊,这拖沓的脚步声有点像当初街坊报案时的梦游脚步声了。

    难不成这鬼物在蓄力,要大自己?

    “神他妈转圈圈,它们是在磨你的阳气,在里面站着等死啊!”张恨水一把跃起,躲过了巨人观李二的一拳。

    回头望去,脸盆大的青石板被轰碎了十来块。

    “这个大家伙我搞不定,你先从那三个逼的包围中出来。”

    白十三面露正色,按理说这灵级鬼物才刚刚成型几天,应该只有初入九品的实力啊。

    他和张恨水都破入八品,理应游刃有余。看那巨人观的威势,这他么是九品的实力???

    桀桀桀!

    趁着白十三一瞬间的分神,那三个鬼物一跃而起,从白十三的头顶压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白十三的错觉,他感觉刚才那三个鬼物围着自己转圈是在筑基,现在互相环抱着一跃而起,颇像是一顶旋转的塔盖。

    它们想镇压白十三!

    “去他娘的转圈圈,小孩子不学好,大人不会教,学尼玛的转圈圈!”

    三个鬼物在空中抱在一起,俯冲着朝白十三压下来,突然被三块高速旋转的砖头大力砸中。

    鬼身如同破损的布偶一般被余威不减的砖头嵌进了墙里。

    白十三愣了愣,对着张恨水竖起大拇指,看着三块冒着金光的砖头,似乎隐隐逸散出点点的透明繁体诗文。

    张恨水跃进屋内,提起那头小鬼,拽着人家的脖领,负手而立作出贤者之姿。

    “看到了吗?这就是知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