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六十章 他的侠 二

第六十章 他的侠 二

    花灯节早已结束,一些个府城来的大族公子便忽觉沿山城的无趣,便早早的离开了这里。

    虽然如此,但依旧避免不了沿山城比以往鱼龙混杂,一些个扒手栖身于拥挤的人潮中。

    白十三和张恨水刚刚从花雨楼里出来,那个鱼花魁自从花灯节结束以后,便从未出来接过客。两人在里面转了一圈,虽然有小娘子做陪,但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也难免失落。

    听老鸨说,鱼幼薇今日也就是在屋子里作作诗,唱唱曲。或许是因为闲来无事久了,才能让她有更多的时间打理花草,那盆枯萎的牡丹居然渐渐吐蕊。

    在花雨楼里白十三被一口一个白公子叫着,心里不大舒服。他要真的是白公子,也不至于五十两都拿不出来。

    没有办法,药铺和绸缎坊才刚刚步入正轨不到一月的时间,要想给他发例钱,也得等到月末。

    他本就不是沿山城的人,没有身家给他,兜兜转转也就是口袋比脸干净。也就是身边跟着个张恨水,还有他这副皮囊的卖相好了。

    俩人寻了一处卖胭脂水粉的摊子,也不买东西,倒是从身边经过了不少香风。

    要不是摊主认识张恨水这位沿山恶少,他就要赶人了。他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卖胭脂水粉,来往的姑娘家不少,这俩人就杵在一边,来一个姑娘,俩人搭讪一次。

    合着把他的水粉摊子当作找妹妹的专用场所了。

    张恨水见到老板的面色不是很好看,给他扔下两个大钱,精挑细选了一个钗子放入了怀里。

    “老板不要这副表情嘛,正所谓近水楼台,谁让你的场子这么符合条件呢?”

    听到这话,老板差点一口逆血喷在张恨水的脸上。

    神特么近水楼台,老子开水粉摊是供你俩近水楼台,祸害我家顾客的吗?!

    白十三和张恨水待的时间长了,脸皮厚度何止是有所增长。他也比较同情张恨水,每天要被那么一位强势到离谱的师姐压制着,前几天他看过张恨水一次,那气质简直跟道士没两样了。

    今天青衣少女和伯虔老道终于肯放张恨水出来一次,张恨水可是要撒欢了。

    不然张恨水能荤素不忌的来一个调戏一个吗?

    “你准备什么时候解决南口巷的事情,我可是特意求外务使把我从十里坡调来沿山城的,就是为了助你一臂之力。”张恨水随意道。

    “看中了一件兵器。”

    白十三与张恨水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后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多少钱?”张恨水无语,白十三这明显就是跟他说,没有趁手兵器对抗不了鬼物。

    “五十两。”

    “!”

    张恨水自然是知道离魂帮,没钱寸步难行。虽然黑了点,但一般普通兵器也就三两银子左右,精铁兵器要贵一倍,但这五十两的兵器是特么镶钻了吗?

    “别跑!”

    一声大喝从人群中传来,不知道是不是白十三的幻觉,他居然看到莫念在追着一个肌肉壮汉跑。

    这等视觉冲击不亚于一头猛虎被一只绵羊追着撵。

    因为前几天宁家颁布的法令,外城的人可以到主城贩卖作物,所以莫念便来了。

    他这几日一直住在白十三的小茅屋里,实在是心里愧疚,玲儿是女孩子被白十三养就算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白十三的施舍。

    其实白十三囊中羞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要养着外城的莫念一众人,华盛一直大手大脚,以前发了饷银就去买酒吃肉,根本没有存下钱。

    如今他被宁家赶出衙门,失了活计,免不了求白十三照顾。

    至于孙府那边,华盛始终都是养子,他自然不会接受救济。华盈盈倒是和莫念以及玲儿提过,若是混不下去,她可以引荐一二,但都被婉拒了。

    孙府那边情况也不乐观,但胜在底蕴深厚,莫念体弱多病,孙玲儿是个瞎子。去了孙府两个人也只是白吃饭的闲人,即便别人不说什么,但他们心中自然是不愿意的。

    于是莫念只好求邻家的村民,分给他一些粮食作物,替他们到主城来卖,卖到的钱莫念一分不拿,相对于的给他点工资就成。

    正好那户人家是对老夫妇,腿脚不好,便欣然同意了莫念的请求。

    今天是莫念出摊的第一天,他在摊位上屁股还没坐热呢,就看到人群中一个光头大汉顺了一家小姐挂在腰间的荷包。

    一向自诩为沿山大侠的莫念哪里能忍受光头大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作案,所以这才冲冠一怒的追了上去。

    有了伯虔给的小八卦镜,莫念每日坚持打熬身体,现在他的情况以及要好很多了。

    至少耐力大大提升,居然能追着大汉不被甩掉。

    白十三和张恨水也跟了上去,以他们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那光头大汉是个练家子,莫念才好转几日怎么可能追的上人家。

    这明显是光头大汉故意为之,就是想要莫念追上来。

    就在白十三和张恨水起步的时候,一道白虹先一步追了上去,其中的身法速度居然比他俩快了不止一筹。

    “你这贼人,偷什么不好偷人家小姐的荷包,真就色胆包天!有本事你别跑,让你莫小爷好好教教你做人。”

    那大汉也是恼怒,照理说追上来的应该是唐家那小子,现在居然换成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本来这个小崽子追就追了,有小姐的命令大汉也就不节外生枝,安安静静的跑跑步等着唐家的少爷来制裁他就好了。

    可莫念偏偏嘴巴不老实,被一个渣渣追的满街跑大汉已经够丢人的了,结果这个渣渣还大言不惭的要教他做人。

    大汉停下脚步,这特么能忍?

    见到前面的大汉停下脚步,后边的莫念神色一喜,还以为是被自己的威严给吓呆了。

    随着莫念越来越接近大汉,他心里就越来越虚。

    莫念停下脚步,望着比自己高一头,浑身肌肉扎结,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咽了咽口水。

    “怎么不嚣张了?继续说啊。”大汉铁塔一般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看着莫念,像是在审视小鸡子。

    莫念咽了咽口水,身子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嘴角抽抽。

    “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莫念对着大汉眨了眨眼,看对方的表情没变,显然是不太满意这个说辞。

    莫念眼神闪躲,不敢看大汉那要吃人的目光。

    在大汉的身后,莫念居然看到了一个拿着糖人吃的私塾小学僧,突然计上心头。

    他绕过大汉,伸出手指对着那个吃糖人的小孩子极尽嚣张道:“你看什么看?在看我打扁你。小小年纪,吃糖人不给钱,害得我追了这么远。”

    “这位老大,你可能是误会了,其实我不是针对你啊。”莫念谄媚的搓了搓手,在他目瞪口呆下那个小孩子跑到大汉面前,委屈的叫了一声爹,然后指着莫念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恶心我不算,还欺负我儿子,孙贼你挺会玩啊?!”

    大汉话音刚落,莫念就觉得一阵劲风袭来,下一秒就觉得小腹像是被一辆马车撞上了,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挨了大汉的一击顶膝。

    轰!

    “咳咳,要死要死要死......”莫念直接被轰飞到了墙角,砸碎了好几处摊子,最后落到一堆簸箕里,无声的呻吟着。

    这一下少说也重伤了内腑,莫念嘴角不停的咳血。

    “还好,拿到了......”莫念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在他被轰飞的那一刻,他伸手扯下了大汉腰间抢来的荷包,被死死的攥在手里。

    “真是找死,这下又得去城外避避风头了。”大汉骂了一句晦气,因为一个半死不活的莫念坏了小姐的好事,还连累了自己。

    大汉看了莫念一眼,觉得他是活不成了,便拖人先把自己的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自己也是稍稍的筹划了一下路线,在城卫府没来人之前逃走。

    “伤了人还想走!给我留下!!”

    一点寒芒从大汉身后传来,大汉怒吼一声转身拔刀,硬生生的击偏了来者的攻击。

    “唐家霸王枪。”

    大汉喘着大气,虎口隐隐作痛,在沿山城能使出这种枪法的人,也只有唐府当代小家主,唐白虎了。

    唐白虎早年丧父,母亲又是女流之辈,所以他便早早的接任了唐家家主之位。

    他初次被人们熟知并不是他这一身高强的武艺,而是他的才华。

    被人称作渝州四大才子之一。

    光头大汉以蛮力成名,他这一刀唐白虎挨下也不好受,直接被逼退。

    “算你有眼力,等下可以少捅你几枪。”唐白虎带着黄白的员外帽,表情轻佻,单拎出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冲着大汉阴险的笑着。

    “呸,好大的口气!枪头都被我的鬼头刀折断了,看你怎么捅死我!”

    唐白虎把插在墙围上的霸王枪拔了下来,果然只剩下一根棍子了,枪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哇,好过分啊你。你知不知道这枪头是我烤鸡翅膀用的最顺的一个,看我等下打爆你的眼睛。”

    在唐白虎与光头大汉缠斗的时候,白十三和张恨水也来到了现场,看到莫念被轰的半死不活,当时二人就起了真火。

    有了白十三和张恨水的加入,光头大汉更是被压制的节节败退,左右手各自抵挡了白十三和张恨水的攻势,中间空门打开。

    唐白虎眼睛一亮,抄起那杆没有枪头的霸王枪捅在了大汉的心口,一下子来了个透心凉。

    大汉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谁说没枪头就捅不死人。林红水,在逃杀人犯。易容可以,但武功可做不了假,安心的去吧。”

    唐白虎拍了拍手掌,人群中跑出来一位相貌不俗的女子,赫然是被大汉林红水抢夺荷包的女子。

    “唐郎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这林红水可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没有想到唐郎你居然为了一个荷包就为我以身犯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那女子说着说着就要往唐白虎身上靠,结果被唐白虎一把推开,冷声道:“他易了容你还知道他是林红水?汕小姐,我念你府帮衬我唐家不少,这次我就不把话说明白,但没有下次了。”

    女子一愣,转头看向莫念那边,发现自己的荷包居然在他手里。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她身为汕府小姐只能硬着头皮去道谢,尽管这次事件是她一手策划的。

    “小姐,你的荷包。”莫念有气无力道。

    汕小姐眼神淡漠,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应和道:“多谢公子,小女子在此谢过了。”

    说完汕小姐荷包也不要了,直接扭头上了马车。

    荷包本就是女子送给男子的倾慕之物,原本她收纳林红水进府就是为了这天唐白虎能够见义勇为,然后她再把被抢的荷包送给唐白虎,促成英雄救美的佳话。

    谁知被莫念搅局,她那荷包可是足足绣了一个月,结果被莫念的血污染了。

    汕小姐心头恶气难出,但看在莫念一副快死的样子,她心中也稍稍好受些。

    “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了在此谢过???”莫念拿出裹在小腹上的八卦镜,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口吐出来对身体有益的瘀血,百思不得其解。

    白十三和张恨水大手拍着懵逼的莫念,笑的肆无忌惮。

    这种事情也只有莫念能做的出来,见义勇为也得有一幅好皮囊。纵使人心在冷漠,莫念也会为了一个荷包就豁出性命,仅仅是因为他心中的正义。

    莫念的行为看似蠢的不行,但这就是他心中的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