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五十八章 重刀拂血 二

第五十八章 重刀拂血 二

    健硕老者除了平时的作风问题,其实还是很受帮里的上层重视。

    他本不是古板的人,但对于铸造兵器这一块,他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铸造的武器大多是重剑,重刀。刀暂且不说,剑要的就是灵巧,但是他非得反其道而行之,口里喊着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那些走蛮路子的小队长和帮众,要选重武器也只是选择丁区的铁锤之类。

    重剑重刀并不锋利,纯属靠力量砸死人。但如果你要力量的话,双锤的效果要远远大于重剑重刀,对比这下显得中庸,说不好听点就是无用。

    纵使快要饿死,他也不听取别人的意见,把铸造重剑重刀的路子走到底。

    正是因为他这种“愚昧”,才会令那些时不时喜欢感慨一下的帮中执事高看。铸剑师这种行业,做好了是真好,但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做些简单的凡物。

    铸剑师也被人们戏称为捞钱师,大多都是些没有本事沽名钓誉之辈。万物有灵,像离魂帮这种层面,即便是身处沿山的犄角旮旯的分帮,也有人听说过那些高阶的铸剑师,能造出有灵气的兵器。

    他们不知道有灵气的兵器是怎么铸造出来的,反正不可能是那些没本事还装大师,什么兵器热门就铸造什么的捞钱者。

    这些行为虽然健硕老人看不过眼,但也不能说他们是错的。既然入了这一行,谁不想成为大师,但无奈命运和资质冲刷了少年热血。

    你连饭都吃不起,你还追逐什么?

    对此健硕老人只能说他与那些人理念不同,他纵使被师门赶出来这么多年,但依旧怀着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铸剑师的梦想。

    “小兄弟身子确实比一般人健硕,但寻常武者身材如你这般的也不少。我这武器除了横练武者,很少有人愿意用,拿着也吃力。”

    健硕老者看着白十三,说话像是在劝退。

    白十三也是一愣,他看着老者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却还在考虑自己能不能拿起重型武器。若是换了寻常的铸剑师,他们巴不得你来买东西,然后在狠狠地宰你一笔。

    至于你适不适合,会不会因为不适合武器而在对敌中去世,完全不是他们考虑的,他们只能看到钱。

    而这个健硕老者,很显然是在担心白十三用着费劲,从而耽误对敌。进入离魂帮的人,就意味着厮杀,而且还是和最诡异的鬼物厮杀,武器不顺手,完全就是找死。

    “试试看也不妨事。”白十三咧嘴一笑。

    健硕老者没有说话,想他们这种铸剑师首要的就是元目发达。

    元目代表着武者所说的精神,也是铸剑师口中说的灵魂力。灵魂力发达的人,更容易造出有灵的武器。

    健硕老者的灵魂力就比寻常二流武者的还要高,他看着白十三,隐约的觉得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可以驾驭重刀。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便随我来吧。”健硕老者心情不错,这是半月以来的第一个客户。上一个客户貌似是个小队长,去一个荒村解决案子前从他这里买了把重剑,然后就死了。

    此后不少恶意的流言传到健硕老者耳中,他虽是不动声色,但心中也是愧疚。

    “鬼物速度极快,单对单的话还是选择轻灵些的武器比较好。重刀太笨拙了,空挡太多。”老者领着白十三来到了一处小仓库,里面全都是一水的重量级武器。

    一路上老者絮絮叨叨,白十三还是第一次看到怕别人买自己武器的铸剑师。

    仓库里有些返潮,光线很是晦暗,老者也是盏了好几次,才把灯烛点亮。

    “没有人来买武器,老头子我搬着这些大家伙也是费力,所以干脆不摆凉亭里,要买的话直接来仓库。”

    “嗯。”

    白十三不善言辞,老者的话唠属性在这里吃瘪。

    他转动着身体,视线环视在四周兵器架上,目光闪烁。

    一把把的重刀重剑映入白十三的眼帘,大多都是以宽厚为主,像是个长方形铁板,然后在开刃。

    因为用材的关系,老者开刃很是麻烦,没办法太厚重所以难磨。

    而且重刀也不易把刃开的太死,不然容易崩断,所以只是半开的状态。

    “这些武器全部都是用精铁打造,使用期极长,一般买下三年内都不用更换。”老者也是实话实说。

    白十三点点头,用手拿起分类标查看起来。

    这分为四个兵器架,每个兵器的重量各有不同,避免混淆老者才做了个分类标。

    把重量分为四档,买主可以通过分类标查看兵器信息和重量,以供选择。

    在前世的时候白十三虽然没有玩过刀,但在乡下爷爷那里却是舞过一把重四斤多点的铁剑,单手挥动很是吃力,一圈下来手臂直接痉挛。

    而这里最轻的剑就达到了八十斤,常年战乱间,这里居民大多瘦弱,尤其是女性。所以说,这把剑的重量以及达到了这里普通女性的重量。

    而其他三档则是在八十斤的基础上稳步增加,到了第四档已经达到了骇人的三百二十斤。

    那把最重的刀也完全像个宽大的门板,活脱脱的是把放大的杀猪刀,没有半点美观可言,就是够重量。

    握刀不等于举重,你能举起一百多斤的东西,你还能舞动一百多斤的重刀不成?

    白十三从轻试起,发现自己提起八十斤的重刀就已经有些吃力了。

    八十斤,也就相当于前世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的重量了。

    当然古代自然是没有异界种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现在白十三的气力有着小成蛮熊劲还有大成血炼刀的加持,舞起来并不是很费力。

    下盘还有八极步作为根基,白十三不用担心下盘不稳。

    对于他现在来说,八十斤已经是极限,更何况第二档的武器直接飙到了一百六十斤,他是想也不要想。

    “就这把了,多少银钱?”白十三双手握刀,颇有样子的舞动了几下。

    目光被跳动的烛火映的闪烁,这把刀样子虽然说不上好看,但最起码比那些大门板美观多了。

    如果非要说这把刀的形状如何,倒是颇像白十三前世的大鹅,鹅的颈部是刀把,流线型的鹅身则是刀身。

    模样怪异,重量不轻,还有一道贯穿刀身的筷子粗的血线。

    “这把刀名叫拂血,是我改造,却不是我所铸造的。”健硕老人眼神缩了缩,最末的一档可是足足有十几把重八十斤的武器,拂血卖相怪异,而且来历不详。他都准备下架的,只不过一直苦于没人来买兵器,仓库很长时间没开了,老人就给忘了。

    没想到白十三看都不看其他的武器,直接就拿了拂血。

    “什么意思?”白十三一愣,这拂血入手冰凉,而且是神经上传来的凉意。

    健硕老人叹了口气,有些踌躇,但看白十三的架势如果今日他不说出实情,是怎么也不肯撒手的。

    “这把刀的前身原本是衙门在午时三刻斩首犯人的吊刀,历时三任知县,每任十五年,斩首犯人无数。”健硕老人尴尬一笑,不敢看白十三。

    他一直致力铸造出有灵的武器,而衙门里专门斩首犯人的刀,他看了便起了心思。多少鲜血沾染在刀身,又滋养了多少不甘的怨魂,这样的刀很容易出灵。

    士兵和将领的佩剑也很容易成灵器,因为戎马杀敌,经手鲜血无数。

    但差就差在,士兵命短,主人死亡佩剑也难有打造成灵器的可能。将领的佩剑倒是最容易出灵,但是武器成灵,除了需要其他条件外,最主要的就是要存世够久。

    将领厮杀,他的佩剑又能保存几年?用不了多久剑身就会损坏或者钝掉,惨被舍弃。

    衙门的斩首刀本是无主之物,存在了四十五年,所以健硕老人就起了心思。

    四十五年光景,仅仅代表着它有成灵的可能,并不是已经成灵。

    武器要想自主成灵没有千八百年根本不可能,所以一般都是拿着自己满足条件可能成灵的武器去寻找德高望重的高阶铸剑师,用铸剑师不外传的秘法,给武器注灵。

    注灵也称点灵,点凡成灵。

    很显然健硕老人失败了,拂血也成了仅仅是有些内涵的武器。

    听到健硕老者这么说,白十三很快了然。一般衙门的斩首刀是不会给外人的,普通人觊觎就是犯罪。只不过之前大曦和楚国打仗,沿山城地处北凉边塞,最容易受到波及。

    所以上一任的刘姓知县马上书信一封给自己有些权势的亲族,申请回调,华我行就成了擦屁股补位的那个,拖家带口在沿山城一住就是二十年。

    原本他的任期只有十五年,但是因为刘姓知县只干了十年,所以华我行被迫多任职了五年。

    趁着这个空挡,健硕老人就偷走了拆卸下来还未被销毁的斩首刀。而华我行刚接手也是不熟悉,没有考虑到斩首刀的事情。只知道他的亲族有和宁家联姻的,受到不公待遇。

    所以他才没有争辩,甘愿过来沿山城,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和宁家掰手腕,不能让自己华家亲族白白受了委屈。

    “所以,多少钱?”白十三置若未闻。

    健硕老者差点被呛死,合着他说了这么多白说了,这是把不详的刀,白十三拿了没好处。原本老人以为能吓唬住白十三这种才到舞象之年的毛孩子,没想到人家压根没听。

    这把刀卖给白十三老人还是舍不得的,虽然是失败品,但他也是在阴气极重的墓地蕴养了十年之久。虽然没有成灵,但也比一般的精铁兵刃要好,最主要的是这把刀承载了老人十年的期盼和希望,太有纪念意义了。

    “五十两一口价。”老者眼睛转了转,仿佛刚才的心理活动是在水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