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五十六章 离魂 三

第五十六章 离魂 三

    白十三跟着郑天韵进了那座高耸入云的黑岩塔,一进去便察觉到数十道三流武夫的目光。

    要分辨这很简单,练武到了三流人的精气神会有很大的改变。

    三流武者的眼神如果不刻意收敛的话,会不自然的露出凌厉的凶光,这也是一般人不敢与练武之人对视的原因。

    光是眼神就足以让人心里生畏,更别说与他争斗。

    而二流武者则是在凌厉的基础上把精气神最大化,如果说三流武者的眼神是凶恶的死鱼眼的话,那么二流者就是炯炯有神的精光。

    那种目光犹如暗夜里的灯火,即便是闭上眼睛也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二流武者投向你的锐利目光。

    等到了一流,则会收敛所有,返璞归真让人看不出虚实,眼神淡漠如秋水。

    白十三在沿山行医,又经常阅读些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典籍,周身的气质要比离魂帮这些马匪出身或者绿林镖师出身的汉子要平和的多。

    但一动起手来,无名口诀念起,连张恨水都说从未遇到过有如此杀气的人。

    塔里的场景多疑压抑的暗红色调,角落处的红烛融化低落到旁边的精钢铁叉上,铁叉上满是蜡油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红色锈迹。

    走廊蜿蜒悠长,镶着金纹厚重大门被身批黑红色劲装的大汉费力推开,殷红的地毯缀着点点的火焰图腾一直延伸到尽头。

    “我虽然是堂主,但小队长的任命乃至更高一级的全部都是由外务使直接任命,考察的条件就是个人的实际能力。”

    郑天韵带着白十三一路经过了五重大门,来到了驻扎在沿山城的外务使经常在的议事厅。

    “可以直接申请吗?”白十三问道,一般的帮众找小队长审查在由所属堂主编入就好了,不需要面见外务使。

    “你才入帮就升纹免不了受到其他劳什子堂主的不满,毕竟他们的亲信也不少。我这是先带你混个熟脸。”

    郑天韵笑了笑,和守门的帮众聊了几句。

    “外务使在里面,不过到时候你可别叫他分帮主。宁家的人扣帽子我们管不了,到了帮里就要束口了。”

    白十三点点头,调整好状态随着郑天韵一齐进了议事厅。

    议事厅正堂颇高,侧面设有两趟阶梯,阶梯壁里嵌入了整整两面墙的书籍。

    在正对着门口的高墙上挂着一张黑红色大旗标着离魂二字,款款垂落到正堂独椅的后面。

    弧形的桌案成暗红色,一位身着灰色便装的儒士相中年男子合上书本,吹灭了案上的红烛,欲要起身离开。

    刚走到台下成排木椅留出的过道,议事厅的大门就被大开了。

    这位中年人抬头看了看来到的两人,一位是他的堂主郑天韵,另一位是位年轻的生面孔。

    “外务使大人。”郑天韵人还未走到中年人面前,便先隔空恭敬的鞠了鞠躬,没有半点以往的豪放。

    白十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后面效仿郑天韵。

    “是天韵啊,这位是?”这位不像从土匪窝里出来的外务使程笃对着白十三微微偏头,询问道。

    郑天韵咧嘴笑了笑,他相信程笃也看出白十三眼中的无形锋芒了,这是三流武者独有的标志。

    三流武者在离魂帮这里并不稀奇,这里三流武者的数量至少是沿山城的几倍。

    话虽如此,但沿山城卫东南西北防加起来少说也得一万之数。

    离魂帮全部加起来才不到一千,用兵力就足以碾压离魂帮。

    但在离魂帮里如白十三这般年纪就入了三流的实在是少有,可以说很有培养价值。

    “这位是我在沿山城认识的小兄弟,年纪十七便有了三流武者的实力。正好他有加入离魂帮的心思,我就带他过来见见世面。”

    程笃闻言点头,伸出手掌轻飘飘的向着白十三打过去,口里道:“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白十三心领神会,望着缓慢却从容不迫的手掌心中没理由的烦闷,居然生不起躲避的念头。

    避无可避。

    “得罪了。”白十三低喝一声,正好前些日子他把血炼刀决融汇到了掌法上,此下正好用。

    随着血炼刀的功法运转,白十三的眉心隐隐露出一个血色的川字,携着炽热的掌风一个手刀朝着程笃的手掌劈过去。

    刀掌相触间激荡起一圈圈的热浪,白十三眉头紧锁,这一掌像是劈在了一处棉花上,继而又有大力传递回来。

    他后退几步,面色潮红,居然是被自己的劲力伤了。

    一旁的郑天韵眉头挑挑,这些日子的闭关成功让他步入了七品,实力大有长进。

    但就刚才白十三的一手刀连他也不能忽视,程笃却这么轻松的接了下来,可见能当外务使的都不是善茬。

    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外务使入了二流,但具体到了那个层次他却不知。

    现在看来,程笃在二流里境界和实力也是属于上等的。

    接下来郑天韵就不敢想了,如果程笃真的能步入一流,今生可是有望脱离后天,成为先天人王的。

    “年轻人实力不错,你就先跟着郑堂主,日后若是有修行上的问题你可以来找我。”

    程笃的态度不软不硬,可以看得出他对于能够吸纳新鲜血液加入离魂帮还是很希望的,也很照顾有资质的年轻人。

    但离魂帮的规矩不能破,任何人都不能跳过一纹,你想升纹就得需要帮贡。

    白十三与郑天韵相视一眼,退了出去。

    经过走廊的时候,迎面走来二人,一老一少。

    “呦,是郑堂主啊。”为首的阴翳男子披着一袭灰袍,气息说不出的阴冷。

    郑天韵止住脚步,扭头僵硬道:“是陈堂主啊,又带着自己侄女过来骚扰外务使他老人家?”

    阴翳的陈堂主一愣,对着郑天韵冷笑两声,眼神有意无意的在白十三身上瞟了瞟,有些冷冽。

    等到走远了白十三才问道:“刚才那两人是?”

    “一个颇有实力的堂主,还有一个狐假虎威的黄毛丫头。你不问我都忘了说了,陈念生可是极力向外务使推荐自己的侄女呢。今天他看见我带你从议事厅里出来,估计会给你小鞋穿,你留心点。”

    白十三点点头,想来也是合乎情理。

    离魂帮虽然有着北地第一帮的称号,但碍于这是处于沿山城,能够匀出来的资源极其有限。

    小队长的职务不仅是仅次于堂主,还能独立带领五十人的队伍,整个沿山分帮才不过十六位小队长。

    这些日子沿山城的周围不太平,已经折进去三位小队长了,还有数十位普通帮众。

    小队长的职务除了必须要到达三流以外,还得有活跃的思维,不能拿手下兄弟的命硬莽。

    这就需要小队长有着出色的个人能力。

    陈念生的孙女虽然入了三流,但思维却是不太灵光,经常仗着自己的叔叔是堂主就开口得罪不少人。

    有些时候惹到的人与陈念生平起平坐,也能让自家叔叔无辜的碰一鼻子灰。

    “他陈念生想要在离魂帮里发展自己家族的势力本就触了外务使的霉头。况且,他那个侄女真的是一言难尽,想要小队长的好处却不想接上任队长殉职的案子,这等好事亏他俩敢想。”

    ***

    白十三领了离魂帮的帮服,随后便辞别快马加鞭趁着亮光回了沿山城。

    沿山城里也有专门给离魂帮帮众划分出来的区域,白十三也是在当晚就从金玉花坊搬了出去。

    有了离魂帮这层身份,又在城里住进了离魂帮的地盘,宁客在想针对他,也得掂量掂量了。

    至于华盈盈等人依旧在外城的小茅屋里住着,这几天白十三也曾去看过华盈盈几次,见她时一次比一次沉闷。

    二人之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然有了隔阂。

    华府一众的尸体已经被华盈盈领了回来,是那位青衣少女陪着她去的。

    华盛跟在这位神仙姐姐的身后,可是好好的扬眉吐气了一把。

    华府一众从身份高低从左到右排列,华我行和孙玉的尸体最是惹眼。

    一个尸身半月不腐,一个身亡当日尸体便腐烂的不成样子。

    打南门口来了个拿着破布旗子,穿着黄色道袍的得道高人说是闻着尸味儿来的。

    并说自己愿做一场法事超度了华府的一众枉死之灵。

    对于老道士的言论,白十三是一个字都不愿意信,什么叫闻着尸味儿,在沿山城里还有谁不知道这档子事。

    但是华盈盈好像就认准了这个半吊子道长,当天就敲定了下葬的吉日。

    人吃土一辈,土吃人一回。

    孙府给华府一众建了座冥宅,华我行和孙玉就葬在这里。

    不愿意让他们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等到了地下也是小鬼难侵。

    七天后便是下葬尸体的日子,白十三是要跟着去的,对于华府的落幕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平定了心思过后,白十三在车夫的再三招呼下回过了神。

    离魂帮的住所在西城,其中设有哨卡,马车进不去。

    白十三付了车钱,给等候在一旁的离魂帮众扔了块牌子,表明了他的身份。

    原本新人入帮是得不到老人照顾的,反而有老人昧下新人获得的资源。

    毕竟这里大多都是绿林出身,这些都是改不了的。

    但白十三不同,他这几月经常出入离魂帮,与张恨水和郑天韵混在一起,沿山城里的离魂帮众很少有不认识他的。

    既然知道了白十三的关系人脉,他们自然要先行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