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五十四章 离魂 一

第五十四章 离魂 一

    白十三在城门口与张恨水分道扬镳,一是路线不同,二是如果能给宁家的人演一场戏何乐而不为。

    至于宁裂云和宁纵云上不上当那就听天由命了。

    一路拐进外城土路,周边挨着的湖泊初化,沉寂在湖底的蒹葭冒绿飘荡。

    白十三无意瞥了一眼,知晓现在临近一月,但气候却不如前世一般。

    明明外边大雪纷飞,湖水却已经解冻或继续凝霜。

    白十三起初以为是地理位置原因,但实际上就是没有道理的怪异。

    就跟他前世一直不相信神鬼志异,武夫摧城一样,等身临其境后才发现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合理可言。

    气血如虹的横炼武者华盛在伯虔的秘制姜汤的调养下用了一天便把那严重到史无前例的类似风寒的渐冻症治好了。

    起初华盛也认为这就是普通的小风寒,调养几日便会好,结果在余下的小半天内像是在身体里放了一块万年寒冰,寒气从骨子里散出,连经脉都有渐渐冻结的迹象。

    最后还是伯虔不厌其烦的为他煮着一锅锅的姜汤喂他喝下,这才抑制住了华盛那不知怎的就冒出来的奇异症状。

    莫念脖子上挂着一面八卦镜,在这人人披着狐裘大氅节气,他却只是身着一件薄衫,正在学着那些武者在院子里打熬身体。

    从他体内蒸腾的热气与周边人家冒出来的白色炊烟如出一辙。

    华盛在白十三的搀扶下出了屋子,华盛品性虽然憨厚但却不是什么沉稳性子。

    让他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待上一天,实在是让他如坐针毡,浑身都不爽利。

    刚好一点便让匆匆赶来的白十三扶着出了门。

    盘坐在稻谷堆的青衣少女抬眼望了望,似乎在找什么人,扫视一圈后很快便失去了兴趣。

    “华大哥我说的你考虑一下,虽然咱现在被城位府强制罢免,但他们这么做完全是滥用私法不合规矩。

    民众尚且不知,倒不如说他们根本不在意谁来领导他们,除非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

    我们若是找出那桩碎尸案的真凶,便能告破宁家敷衍民众的事实,民心所向在加上离魂帮的里应外合……”

    华盛点点头与白十三边走边聊。

    白十三是真的惭愧,他能感觉华盛是那种即便不是沿山城的捕快也会去做这些事情的人。

    而白十三打心底不在乎沿山城怎么样,最后落入谁手,他只是想要借用华盛的人脉来更有把握找出鱼幼薇的底细。

    从而获得历练点,壮大自身。

    包括他说的只要找出鱼幼薇是分尸案凶手的事实就能扳倒宁家,也只是利用华盛对宁家的怨恨,让他更容易帮助自己。

    世界上哪有那么一定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些痴人的自我安慰。

    “说的不错,我也是没有想到幕后凶手居然还跟鱼花魁有关系。如果我接到的消息没错的话,她也是花灯节的前几天才杀出重围,坐实了花魁的地位。

    起初她不过是随着母亲在花雨楼为那些妓-女浣洗衣服做营生的穷苦人而已。

    与现在的风华极其不搭。”

    白十三暗暗记下,抬眼正好瞧见练功颇有声势的莫念。

    华盛走到练功蹩脚,手里石锁握姿都不对的莫念身前,眼睛望他胸前的八卦镜瞟了瞟。

    “莫兄弟你这八卦镜真的有聚阳散阴的功效?”

    华盛不止一次听到莫念吹嘘自己这个小八卦镜,原本他还不信可如今看到实物,也不得不信。

    硬功者引天地之气入血肉,和内功下丹田有着极大的区别。

    在修习硬功炼体的时候,初学者能引动一窍便已经不易,周身升腾的阳雾有燃香那么粗细便是不缺天资。

    可谁初学能如莫念一般,周身一百零八处大窍全开,阳雾升腾如炊烟。

    莫念停下自己摸索的不规拳架子,周身升腾的阳雾一下子收回心口。

    他面色红润淡笑道:“这下信了?”

    华盛不情愿的点点头,了当道:“信了信了。”说罢就要伸手去拿那古朴的八卦镜。

    莫念心领神会,华盛主修硬功,这面镜子应该对他有大用。

    “先说好,不能长借。”

    “懂得懂得,毕竟你也要练功。”

    华盛嘴角一咧,欣然接下了莫念递过来的古朴八卦镜。

    刚想往脖子上挂,就忽得听见伯虔老道火急火燎的从那座矮墙上翻下,其中还摔了一跤。

    “不可不可,会死人滴。”伯虔脚下生风,先一步夺了下来,穿着粗气一阵脸红脖子粗。

    华盛不满的扁扁嘴,看伯虔的那副哀怨的样子,像是自家媳妇让人瞧光了似的。

    “老道士你能给莫念为啥俺就碰不得?不要太过抠搜嘛”

    “什么叫抠搜,不能碰就是不能碰,只能莫念一个人碰。”伯虔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呲着满嘴的黄牙。

    华盛滞住,嘟囔一句不碰就不碰,碍于老道的照顾他心里也没什么不自在。

    等过了一会儿,老道伯虔的目光渐渐的转到白十三身上,他噗呲一声围着转了转道:“童子身没了?”

    白十三心一紧,奇怪的看向伯虔,这特么也能看出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白十三的异样,伯虔捋了捋胡须也学着那些说话大喘气能吓死人的江湖术士,阴恻恻道:“年轻人火力旺不丢人,但你也别什么东西都上啊。”

    “什么?!东西?!老道你把用词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东西?”

    昨晚他可是和鱼花魁共赴云雨,还能换人?

    “不可说,不可说。”伯虔摇头晃脑,双手插进袖口颠颠的跑远,步伐飘忽看似轻松却是白十三怎么也追不上的。

    自从衙门被宁家霸占之后,倒是少了些鸡鸣狗盗的事情,但地主恶霸却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

    鸡鸣狗盗大多都是走投无路的穷苦人,宁家的沿山治理方案专门针对普通的平民,力度之严令人发指。

    反而是那些平时欺男霸女的土财主,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宁家对这类人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估计没少收好处。

    那些被遣散的衙役捕快们,大多都是待业在家,或者去外城的田地务农。

    务农也是外城唯一的大经济来源,他们把收获的粮食运输入内城,从而获取银钱。

    华盛在这一众兄弟中人缘很好,但却没有找来几个人。

    没有来的大多都有了家室,世道不公,人家没理由还免费的发光发热,去做那些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冒着生命危险去调查分尸案,还没有酬劳,就为了心中的正义。

    没人愿意来,万一出事,家中的妻儿老小谁来养活?

    所以来的大多都是些十七八岁的孩子,以前就认做华盛为老大,今日华盛有求于他们,二话没说便来了。

    身为二把手的李二已经有半月没有消息了,他那次跟着大部队从义庄里逃出来的当天晚上似乎就没有回到衙门。

    因为华府倒下不久,衙门也被宁家侵占了,所以都没有留意到李二没有出现。

    还以为他是回老家或者碍于歇业的愤懑,重操旧业了。

    ***

    南口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们视作了不祥之地。

    据巷子里的居民说这怪事是在几天前开始的,并且只局限于一户人家,结果却让他们一条巷子的人背了无妄之锅。

    周围的人一看到有人从南口巷出来,就是刻意疏远,避之不及。

    甚至连一些摊贩都不愿卖给他们东西,免得晦气。

    这条巷子有些年头了,虽说不是很贫穷但也绝对不是富裕之流。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合院”,几户人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各选一屋。

    是中等家庭普遍的选择,不至于去外城,在内城又能与人分摊地租,比个人单住便宜很多。

    一天晚上,在南口巷丁字叁佰伍拾号居住的更夫在凌晨回家,推开大门只身进入了院子。

    那晚刚刚下过雨,庭院内积水空明,光秃的树影摇曳。

    周围却没有风声,安静的像是一汪死水。

    突然,一阵繁乱的脚步声打乱了寂静,在本就宁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诡异突兀。

    更夫的脊背顿时发凉,大股大股的冷汗把后背打湿。

    要知道在这节气他穿的可是破败大衣,但汗水却完完全全的渗透出来,整个人像是在水里捞出来似的。

    他直愣愣的转头,发现那突兀的脚步声就是从自己对屋里传出来的。

    那脚步似乎是一个人,又像是两个人。

    可更夫明明记得那间屋子里住的是个独户啊,性子孤僻,喜欢养些怪异的虫子。

    别说女人了,男人都看的头皮发麻,谁愿意和他连上关系。

    更夫定了定心神,侧耳听到隔壁屠户赵大虎的鼾声,才稍稍放松了些。

    回到家里叫起了自己的婆娘,这才知道那孤僻之人从未带过女人回来。

    更夫点点头,感受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内心中的恐惧被幸福感代替。

    或许是那人梦游呢?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更夫开始脱衣洗漱,因为总是回家很晚,他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

    夫妻两个亲热也是等到家中独子去私塾读书时。他那独子一般都是在先生那里住五天,到了休息日才回家。

    明天更夫还要起早去送独子上学,没心思想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困意袭来挡都挡不住,不一会他就打起了鼾。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更夫猛的从睡梦中惊醒,脚步声从他妻儿那屋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