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四十八章 花灯 一

第四十八章 花灯 一

    半月时间匆匆而过,明天就是花灯节了。

    沿山城下了一场大雨,青石板上映着照进山城的月光,白十三打着一把纸伞在悠长寂寥的小巷里走着。

    靠近外城的破庙屋顶总是补不齐全,下雨的时候莫念总是忙的不可开交。莲儿和孙玲儿被淋成了落汤鸡,那个扬言要让莫念好看的女生,正在陪着华盈盈。

    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华盈盈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轰隆的雷声把古寺映的惨白。

    莲儿缩在一处能避雨的墙角,华盈盈缩在莲儿的怀里。

    嘎吱——

    外面的门被打开了,寺庙里的人齐齐停下,驻足望向院外。

    “我回来了。”白十三的云纹长靴被浸湿,在门槛外的石阶上抖落着泥土雨水,身上的长衫还溅了一些泥点。

    原本他想收伞,可一看大殿内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是决定打着伞进去。

    “十三哥,你这是进山来着?”莫念正了正自己的破麻布头巾,手上的泥土随意往身上一抹,啧啧的打量着白十三的狼狈。

    心中不由得叹息,这有钱人就是不懂爱护衣物,这能在酒楼换十来只烤鸡的衣服,居然被白十三弄成这个样子。

    “去了趟外城,白捡了一套茅屋。”白十三淡淡道,把肩上的包袱甩给莫念,眼眸一直在屋内瞟着,无意间与孙玲儿对视,失明的她居然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这是给你们带的衣服,还有莫念你真不考虑给玲儿拜一个师傅吗?她这感知力比一些入流的武者都要敏感。”

    话才说出口,孙玲儿就急忙摇头:“不,我不要师傅。”

    莫念在白十三扔过来的包袱里找着自己的衣服,口里还叼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冷包子,半天没有咬动。

    他口齿不清道:“对的对的,玲儿不需要师傅,等我成为大侠,她坐着不动就是天下第三。”

    白十三苦闷,本想嘲弄一句凭什么。结果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为什么?”

    莫念一听,拍了拍胸脯,似是确有其事。

    “我是天下第二,老婆是天下第一,至于玲儿嘛。等我一剑可挡百万师的时候,我说她是天下第三,谁敢不认?”

    莫念朝着白十三挑了挑眉,还比划了一个蹩手的剑指。

    “唉......”白十三叹了口气,问了孙玲儿华盈盈在那个房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念一愣,他望着白十三的背影把口中比石头都不逞多让的包子砸了出去,不忿道:“白十三你什么意思!”

    ***

    关上了房门,白十三面对华盈盈如暗夜明灯的炙热眼眸,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得了,就知道小姐等的是你。”

    华盈盈把头从莲儿的肩膀上拿开,似乎是枕靠的太久了,莲儿束缚头发的浅色丝带粘在了她的脸上。

    “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华盈盈身子俞发羸弱,看着莲儿散乱的头发,自己无辜的把丝带从脸上摘下,颊上还有一道清晰的印子。

    原本心思低沉的华盈盈硬生生的被自己这一幕给蠢笑了,像是病态的落花。

    白十三笑不出来,因为莲儿在出去的时候偷偷的挥拳警告过了。

    门外的莫念手里惦着伯虔留下来的八边木框铜镜,口里哼着小调,自己还是第一次穿上这么气派的衣服,心情不错。

    “呦,被赶出来了?”

    莲儿脸上一僵,孙玲儿拉了拉莫念的衣角,让他给自己留条活路。

    莫念迷惑的后知后觉,从包袱里挑出一件色彩艳丽的衣服,迟疑的扔给了莲儿,脱口道:“这个显嫩,还不容易透底,你里边的绒衣色调太重了。”

    莲儿呵呵一笑:“你蛮懂的?”随后就抄起自己那块贴身丫鬟令牌朝着莫念的脸扔去,莫念中招。

    “你扔我干嘛?!”莫念捂着眼角,疼得呲牙咧嘴。

    莲儿耸了耸肩膀,如野猫般冲出。

    “给爷死!”

    里边的白十三听到莫念的惨叫,率先打破与华盈盈直接的沉闷气氛。

    “要不我出去看看?”白十三歪了歪头,欲要转身逃跑,至于医馆的事他打算让莲儿代为转告。

    见华盈盈没有说话,白十三松了口气,结果才走出几步就被一席香风缠绕住,经受大起大落的女孩哭的梨花带雨,求他留下。

    “白大哥,今晚,陪陪我好吗?”华盈盈在背后揽住白十三的腰,身子扭动像是要把白十三揉进自己的身体。

    “什...什么?”白十三感受到身后那人的炙热,有些口干舌燥,但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趁人之危,更别在这个节骨眼让华盈盈做些冲动的事情。

    面对白十三的装傻,华盈盈羞愤,自己何曾对一个连名分都没给过自己的男人,露出这般神态?

    “我说让你陪陪我!求你了......”华盈盈声音拔高了几分,继而又萎靡下去,像是个受伤的小动物,在央求。

    形同虚设的木门被过堂风吹的嘎嘎作响,莫念和莲儿都停住脚步,愣愣的看着那边。

    被莲儿砸中眼睛的莫念没哭,受尽欺辱和人间苦楚的莫念没哭,听到自己喜欢十七年的女孩说要让另一个男人陪她,莫念哭了。

    蹲在门口哭的不加掩饰。

    “莫念哥哥......”孙玲儿心一紧,比起自己受委屈,她更怕华盈盈不喜欢自己放在心尖上的莫念。

    莲儿拉住孙玲儿的手,摇头道:“让他哭一会吧,憋太久不好。”

    后半夜的雨停了,乌云半掩着出奇亮圆的清月,洒下来的光辉被洗涤的干净。

    华盈盈靠在白十三的肩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出神,某一刻她开口道:“十三,你说二人之间最舒服的关系是什么?”

    “应该是,两人之间可以一直不说话,也可以随时说话。”白十三想了想开口道。

    华盈盈听后抬头,望着白十三的面无表情,失落道:“你说的是互相喜欢,单相思呢?”

    “我不知道,你认为呢?”

    “我认为,不论我喜欢的人喜不喜欢我,能陪在他身边就是最舒服的。”

    白十三缩了缩肩膀,打了个哈哈才把着暧昧的气氛打散,正色道:“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宁家的人都在找你,还有华府旗下的产业业绩都在稳步增长,我也自作主张的入驻的华府的医馆。这样下去,不出几月就可以凑出能送你去别城安置的银钱。”

    华盈盈把头抬起,眸中异彩连连,询问道:“舅舅他们呢?”

    “孙府那边尘埃落定,好在孙家主乐善好施,有民众基础。只是让出了三成生意,便让宁家收敛了。虽然如此,但孙家失去的可不仅仅是这三成生意,还有宁家对商路的保护。我是这样想的,劝他们去府城发展,最好你也去,这样互相有个照应。

    我曾和孙武统领提过,但好像孙安家主不同意,没道理祖祖辈辈的基业到自己手里保不住,还得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走。不过你一定是要走的,宁客对你的心思不正,留下的话即便是孙府也保不了你。”

    华盈盈心不在焉的应和一声,看着白十三说道:“你走吗?”

    白十三笑了笑,伸出手顺了顺华盈盈的长发,如实说。

    “迟早都要走的,不过我还得为你筹够能在别城衣食无忧的盘缠,或者是重新开个店面的钱。”

    “舅舅会给我这些的,白大哥其实你不用这样,我真的不需要你这么做。你多留在沿山城一天,就让宁客多了机会对你动手,和我一起走吧。”

    白十三推开华盈盈摇晃自己手臂的青葱,面色认真。

    “这是我给你的,与孙府无关。若不是当日你救了我,我恐怕就死在了雪地里。如今华府没落,我总得为你做些什么。”

    “咱俩之间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吗?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心中的过意不去。你要真是过意不去,你娶了我啊。”

    白十三沉默了,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小慧呢?”

    这句话让华盈盈心死了一般,自己纵使在不如前,身为一个女子也不该这般卑微。

    她擦了擦眼泪,苦笑道:“白十三你可真是没风度,能别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让女生蒙羞的话吗?”

    “她走了,我给足了她盘缠。”

    “你!”

    白十三叹了口气,不用想也知道华盈盈为什么这么做。他怕就怕连福禄街都没出过的小慧,能在诺大的北地找到什么去处。空有金钱却是孤身一人,在这个盗匪横行,诡秘遍地的世界,无异于待宰的肥羊。

    “伤心了?”

    “算不上。”

    “真差劲。”

    很晚了,白十三从华盈盈的房间里退出来,出门就装上了哭红眼的莫念,后边的莲儿手里拿着一根浸了雨水的木棍,在手掌上敲打着。

    “干什么?黑恶势力?”

    “白十三你混蛋!”莫念大吼一声,揪着白十三的脖领怒道:“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墙壁不隔音,你知道我在外边守着我喜欢的女孩和你在屋里暧昧,有多难受吗?我做梦都不敢接近的白天鹅,你白十三居然不要!你怎么敢的!?”

    “玲儿跟着你受了这么多年苦,你给她的恩情她早就还完了!她对你的感情你为什么不接?你这副样子,她看了好受吗?!”白十三甩开莫念的手,把他推了个趔趄。

    莫念失了魂似的看着孙玲儿,想要解释着什么,最后只是小声的吐出一句:“我无感的迎合配不上她炙热的情感。”

    “所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要说清楚。莫念,你是这么做的,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