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四十三章 少女 一

第四十三章 少女 一

    翌日

    白十三在田庆那里了解一些情况后,便睡下了。这一夜他休息的还可以,除了鹦鹉半夜醒来,哀怨的在白十三身上扑腾。

    这些日子里,白十三除了养伤外,就是开始接手华府旗下的产业。这些都是暗地里的,并不被宁家所知道,所以也就没有被霸占或者收购。

    孙府那边还是老样子,在和宁家据理力争。华我行的身死,沿山城的知县仍在空缺,原本有贼心没贼胆的势力,都开始隐隐的露出爪牙。

    沿山城的大商不止孙府一家,宁家放出话来,想要孙安手下的一半产业,可保商路无忧。

    不然的话他们就要扶持其他的商会,从此以后孙府的商路运输,将再不能得到保证。

    孙安很清楚他们的野心,如果不从,那么孙家将会受到强制的打压,并且商品还会被劫。

    至于到底是土匪劫的,还是宁家派人乔装成土匪劫的,有心者自然清楚,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华盛和李二匆匆归来,这几日他们跟着那条蜈蚣前往了刘家村,具体遇到了什么他们也不说,看他们破烂的衣服就知道没遇到什么好事。

    最能感觉恍若隔世的人应该就是华盛了,自己外出回来,华府便落幕了。曾经收留自己,不嫌弃自己是外人,把自己当作亲儿子养的父亲,也去世了。

    ***

    “杨伯的情况怎么样?”白十三看着在榻前,捏着花白发须,穿着破烂道袍的伯虔,眉头紧皱。

    这人怎么看都是江湖骗子,莫念还说他很灵,当祖宗似的拱了起来。

    周围潮湿逼仄,是一处荒废许久的破庙,莫念和孙玲儿就住在这里。

    杨伯身下躺着的破木板床,还是现搭的。

    “贫道这些年来走南闯北,见过的邪门事儿不少,但就这桩实在是没有见过。此人器官内腑完好,但却面色如灰。”

    “活死人?”

    刚抿了一口酒水的伯虔差点被呛死,他急道:“你见过?”

    白十三面色平静的盯了伯虔足足半盏茶时间,最后伯虔顶不住了,凑到白十三面前赔笑道:“不是故意骗你,也不是不想救他,是我无能为力。”

    伯虔背负着双手站在漏风的门前,宽大的道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叹息一声突然有了那么一丝仙风道骨。

    “小兄弟你知道灾厄吗?”道士伯虔突然道。

    一听到又有人要讲故事,莫念干脆也不守着那根本点不着火的风箱了,拉杆都快磨断了,黑烟冒出不少就是着不了火。

    “不知道不知道,大师快讲。”莫念拉着不明所以的孙玲儿,摆好了小板凳,坐在一边,满眼的兴奋。

    白十三刚要回答,就硬生生的被莫念憋哑火了。

    伯虔抽了口凉气,他自认为自己够不正经了,没想到莫念比自己还草率。我在很认真的讲话,麻烦你认真一点行不行啊?

    “去去去,小孩子听故事去茶楼,我跟你说的着吗?”伯虔难得气急败坏,若真是和故事一般无足轻重,他还能瞒着白十三不成?

    也就是白十三见过活死人,免得被一些麻烦东西找上门,伯虔这才愿意讲讲。

    “别啊大师,我虽然资质不行,但我有一颗当大侠的心,你就让我了解了解呗?等中午的时候,我给你做半斤的地瓜烧,我不白听的。”莫念挠了挠比鸡窝还乱的头,一把抓下不少死皮。

    伯虔丝毫没有被影响食欲,反而搓搓手正色道:“一斤地瓜烧。”

    莫念咬咬牙。

    “把玲儿的那份也给你!”

    玲儿一愣,瞬间泪眼婆娑。

    “玲儿别哭,别听莫念的,等下我给你买烧鸡。”白十三无语的看着莫念,还以为他能做出什么名堂,敢情是拿玲儿买单。

    “灾厄这种东西,可以是妖魔也可以是鬼怪,也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它遍布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但却又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它是多变的,但有一点却是亘古不变的。有它出现的地方一定会死人,而那些死里逃生的人,就被称为活死人。

    但终有一天灾厄会识破欺瞒,还是会找上门来。所以呢,十三小兄弟如果你真的接触过活死人,那我建议你去庙里躲一躲,让佛祖和它刚。”伯虔道士认真道。

    莫念砸了砸嘴,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那个...我打断一下。如果灾厄要找白十三,那么和白十三接触的我们会怎么样?”

    伯虔愣住了,白十三也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莫念。

    “好问题,所以我即刻决定回山去请教道祖,然后在闭关个十来年。”伯虔道士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风似的带着自己的行李,朝着城外跑去。

    留下莫念和白十三大眼瞪小眼,莫念稍稍往后退了退,神色复杂的看着白十三。

    白十三也是心一沉,伯虔来这一套,是让人始料未及。

    “十三兄,你说我是去道观还是去寺庙?”莫念突然道。

    “我管你呢,爱去哪去哪。”白十三没好气的啐了一句,老道虽然看着没什么大本事,但胜在老奸巨猾。

    动物预知危险还知道搬家呢,伯虔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火急火燎的就去抱道祖的大腿。

    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唉,你别生气啊,我莫念没别的,就是讲义气。我爹以前和我说的,做大侠做男人就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敢情泰山崩的不是你,我还年轻。”

    好在当初去义庄的不止白十三一个,说到底他们就是被殃及的池鱼。义庄的老刘头身为灾厄要杀死的第一手对象,都能在义庄当死尸欺瞒它那么久,白十三认为自己还有机会。

    最恐怖的永远都是未知,伯虔光显示自己的见识和逼格了,就是没说怎么避免。

    不过看他那逃命的样子,想来也是避无可避。

    要想弄清楚事情真相,白十三还得去找华盛喝酒,找他聊聊刘家村的事情。

    “我走了,要是华盈盈醒了,你记得去找我,华府名下的产业还得她过目。”白十三吩咐道。

    莫念点点头,在白十三走后,便去破庙的另一处厢房给莲儿和华盈盈送去了午饭。

    “午饭好了,莲儿你拿一下。”莫念停在门口,出声道。

    但是过了得有一会儿,还是没人应答,房屋的木门就是一块腐朽的烂木板。能听见屋内的窸窸窣窣,莫念心一慌,转手就推门而入。

    莲儿手一顿,雪白的后背上系着一根红色的绳子,她羞愤的扭头看着莫念,怒道:“看够了没有?还不赶紧滚蛋!!”

    莫念闹了个红脸,逃似的离开了,口里嚷嚷着:“换衣服就换衣服,你说一声不就好了——”

    莲儿听后追赶到门口,望着莫念气急败坏的叫道:“死莫念,你还敢声张!”

    孙玲儿在缺了头颅的佛像前杵着棍子望向门外,神色焦急。莲儿见追赶不上莫念,便心思着晚上再找他算账。

    扭头看了看孙玲儿,莲儿叹了口气。

    “莲儿姐姐你别气,莫大哥是乖张了些,但人是极好的。”孙玲儿虽然看不见,但五感灵敏,灰蒙蒙的眼睛真挚的望着莲儿。

    “我就是因为玲儿你的态度才叹气的,他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不委屈吗?”莲儿小跑到孙玲儿面前,拉住她的手苦口婆心的劝着。

    孙玲儿淡淡的笑了笑,脸上露出一抹红晕,像是火烧云下的白莲。

    “只要是他,就好。”

    莲儿不死心,指了指华盈盈所在的禅房,还未开口,手臂就被孙玲儿轻轻放下。

    她柔声道:“玲儿眼睛是看不见,但又不傻,莫念哥哥的心思我一直都知道。能让他挺过这么多年的信念,也只有华小姐一个。但我的信念,也只有莫念哥哥一个。”

    “他不会成功的,小姐不喜欢他。”莲儿道。

    孙玲儿也愣了愣,沉声道:“可莫念哥哥真的很喜欢她。”

    莲儿愠怒,她特别烦那种你喜欢我,我就该嫁给你的言论。

    “行,那之后你就做小妾。”

    孙玲儿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了解莫念哥哥,除非他真的对我有男女之情,不然就算小妾他也不会给我的。他和我说,如果一个男人不喜欢一个女人,那就别耽误她,也别脏了她的身子。”

    ***

    白十三先去了华府,至于孙玉离奇的死亡,华盛和孙府也一直在查。特别是孙安和孙武,祸不单行间,自己最敬重的大姐也离他们而去。

    “华大哥,查的怎么样了?”白十三走进华府,给周围的衙役噤声,就不用那些客套的行礼了。

    原来当日没走离开华府的不止孙玉和杨伯二人,还有一些抱有侥幸心理折返回来想捞些好处的下人。

    华府院子里的落雪还没来的及扫干净,整整齐齐的躺着五六具尸体,从男到女,孙玉也在其中。

    孙府的人正在和华盛打着嘴仗,他们认为应该先把孙玉入土为安,可华盛悲痛归悲痛,还保有理智。

    没有查出线索之前,谁都不准下葬。

    见到白十三前来,华盛也只是微微的点点头,孙安则是直接无视。

    华府的门前围了不少人,怎么说华我行以前对沿山城百姓的贡献都有所共睹。之前出了那档子分尸案,众人还因为见不到华我行出来主持公道而不满,如今一看,哪里是不愿出来,而是已经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