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四十一章 伶仃 二

第四十一章 伶仃 二

    被命令的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始终都望着莲儿腰间悬挂的牌子,那是华盈盈给莲儿的,见牌子如见小姐。

    “怎么?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岩池语走到那两个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下人面前,怒视着他们。

    在这短短的几秒内,下人天生骨子里的卑怯抗不住岩池语身为华府三夫人的气势,直接跪地求饶。

    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夫人您就别为难小的了,莲儿有小姐赐予的玉佩,我们也不敢动啊......”

    “废物!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岩池语提了提垂裙,露出穿着花面高跟的鞋子,一脚踹在了那两个下人的胸口上。

    这一脚的力度不小,那两个下人瘫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像是弯曲的虾,连疼痛的呻吟声都不敢太大,怕在惹的岩池语不高兴。

    岩池语冷哼一声,在场的还有不少华府的老人,也就是华盈盈的叔叔伯伯那辈,皆是混的不如意,才到沿山城来投靠华我行的。

    纵使他们在华府的资历要比岩池语这几个夫人还要老,此刻面对岩池语的所作所为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这几年他们为华府兢兢业业,而这二夫人和三夫人却精于算计,华我行才刚刚去世,这两个夫人就控制了华府,大有分庭抗礼之势。

    特别是孙玉病倒之后,她们更加肆无忌惮。

    “我说小妖精哪里来的底气,原来是有张漂亮脸蛋。”岩池语冷声走到莲儿面前。

    那些效忠于岩池语的恶奴,让他们去溺死身怀玉佩的莲儿确实不敢,但是控制住莲儿的行动还是可以的。

    莲儿的左右胳膊被两个高大的恶奴控制住,假公济私间,莲儿身上该摸的不该摸的都被摸了个遍。

    “放开我。”莲儿面色潮红,未经人事的她哪里经得起恶奴的这般挑逗,又羞又愤。

    华盈盈头晕目眩,孙玉在得知华我行身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昏迷了,而华府的其他人还在忙着内斗。

    丧事和孙家都是华盈盈忙上忙下通知的,原本她就是个大家小姐,这些东西她从未接触过,一天一夜拖着疲惫的身体,才堪堪把样子活弄好了。

    至于风水先生,和一些事后的安排她还没来得及安排。

    “你把莲儿放开,你要什么我们可以谈。”华盈盈声音沙哑,眼里全是哭红的血丝。

    白十三扶着华盈盈免得他跌倒,与杨伯使了个眼色伺机而动。

    “小孩子永远都是小孩子,华府根本没人信服你,你就算有那一纸遗书又如何?没有你的许诺,难道我岩池语就不能成事了吗?”

    岩池语笑了笑,从头发拔出一根银灿灿的发簪,在莲儿的脸上伺机比划着。

    “这么漂亮的脸蛋如果毁了,她的主人得多伤心?”

    莲儿察觉脸上传来的刺痛,她那原本吹弹可破的肌肤,正在一点点的被划开。

    “不...不要!”莲儿年纪尚小,对于自己的脸更是呵护有加,平时拿的月供都舍不得花,攒下来要买一些胭脂水粉。

    眼看着自己的脸要被划破,莲儿终于忍不住了,腿脚发软,向着岩池语投出哀求的目光。

    岩池语没有理会莲儿,眼眉一挑,高高的扬起手臂,手里攥着银色发簪朝着莲儿的面部刺去。

    “动手!”白十三大喝一声,原本淡出众人视野的杨伯不知道在什么角落突然极致的运转起八极步,几乎是在瞬间便把钳制住莲儿的恶奴左右踢翻,一把拉住莲儿的后颈领子,躲到了远处。

    白十三紧跟其后,血炼刀法本就有持刀的步法练习,虽然远远不如杨伯的轻功,但也能提升几分速度。

    他手中的长刀拖地,摩擦出一阵阵的火花,等临近了岩池语白十三突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腰身扭转的劲力牵引着在月下泛着寒芒的长刀,丝毫不脱泥带水的斩向岩池语。

    “白公子别!!!”杨伯看呆了,原本他以为白十三只是想救下莲儿,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拿着刀砍向了岩池语。

    虽然杨伯也对岩池语有诸多不满,但还不至于要杀死她。她一死白十三难逃城卫府的追捕,如今摇摇欲坠的华府也会被宁家那到话柄,百害而无一利。

    “管你是谁,不现身就给我死!!!”白十三没有一点收力的意思,翻到是身体里汹涌的赤练刀气越来越罡烈,远在一处的杨伯都能感受到灼人的赤练刀气。

    这一刀下去,岩池语绝对会被劈成两半。

    当!

    不知从哪里激射出来的一柄修眉刀朝着白十三打去,逼迫白十三不得不调转刀身来抵挡。

    不然的话他还未斩杀岩池语自己就先横死在了半空中。

    那一柄小巧的修眉刀高速移动,常人难以捕捉它的影子,尤其是在这黑夜中。也就是白十三能察觉任何携带杀意的东西,所以说白十三并不是看见了那柄朝着自己飞来的小刀,而是看见了别人对自己的杀意。

    小刀携带巨力,不仅化解掉了白十三余下的劲力,而且去势不减,直接穿透一指宽的刀身,直直的打在了白十三的肩膀上。

    而白十三也被击飞出去,把一面墙壁砸的网纹密布。

    要不是因为有长刀阻隔,偏离了小刀的位置,不然被击穿的就是白十三的心脏了。

    “咳咳......”

    烟尘四起,白十三费力整个人靠在摇摇欲坠的墙壁上,苦笑着。特别是当他把那个所谓的凶器从自己肩胛骨上拔下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不过是一柄女人家随身携带的修眉刀而已。

    此时的岩池语冷笑着,她身上的气质节节攀升,哪里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妇人。

    杨伯早就察觉到那柄小刀是岩池语掷出的,所以在白十三被轰飞的那一刻,就带着华盈盈和莲儿疯狂逃窜。

    八极步一步快过一步,当年杨伯为何流落到沿山城,又为何在华府当了客卿,无非就是被人追杀。

    此时此刻,他的功力虽然远不如以前,但还算有点眼力。

    岩池语绝对比当初那些追杀他的人强,而且不知要强出多少倍。

    “在不明敌人实力时,最好别拿命去试探。”岩池语遥遥望着后背被镶嵌在墙壁里的白十三。

    “郑天韵说的,你连我们的对话都一清二楚吗?”白十三鼓了鼓喉咙,当初面对那个巨型飞头蛮的时候,他还能做出判断,更够有绝处逢生的信念。

    但是在面对岩池语的时候,白十三心中便知道,所做一切都是徒劳的。

    “死人是不需要过问的。”岩池语杀意凛然,原本她想接手华府之后在展开行动的,结果今日居然被白十三试探出来。

    她在华府潜伏十几年,看中沿山城这块福地的人不止她一家,如今她率先暴露,必会被那些如她一样目的的人所暗杀。

    少一个竞争对手,就能多分一杯羹。

    “哆侄他,唵。阿那隶,毗舍提,鞞啰跋阇啰陀唎,槃陀槃陀你。跋阇啰·谤尼泮,虎信·都嚧瓮泮,莎婆诃。”

    就在岩池语准备动手的时候,街上突然传来的一阵低沉的诵经声,经文晦涩难懂。

    原本华府的大堂与街外相隔甚远,可街上的诵经声却依然能传入华府里每个人的耳朵,就像是在耳边呢喃一般。

    普通人听到经文声顿感耳聪目明,原本那些跟着岩池语的恶奴也被经文化解了戾气。

    这种对普通人有益的经纬在岩池语耳朵里,无疑是下水道里的污水,林间的沼泽,作呕且压抑。

    岩池语捂着耳朵,面色狰狞痛苦。在白十三的视野里,岩池语的面容百般变换,最终变成了一个鹿首人身的妖魔。

    她朝天嘶鸣着,也顾不得白十三。

    双腿一弯曲整个人便如炮弹般跃出华府,朝着夜色深处逃窜,华府庭院脸盆大的青石板也被踏碎,成辐射状蔓延。

    ***

    岩池语疯狂逃窜着,不知道是那座大庙的高僧现身,给她念了一段降魔咒,震的她差点连人身也不能保持。

    轰——轰——

    她在房屋,墙壁上跳跃着,经过的地方都被她踏碎。

    在一处小巷子口,月光把夜间的雾气照的幽蓝,一道如青松般的身影在前边若隐若现。

    “道长,何必咄咄逼人!”岩池语的眼白被猩红吞噬,冲天的妖气打散了迷雾,道士的身影也随之显现出来。

    道士没有说话,二者之间的气势在互相缠斗,周围的空间像是进入的水下世界,粘稠且冰冷。

    “你可知道我是谁!”岩池语的气势节节败退,她周身的空间也如镜子一般龟裂,妄图用她身后的势力来压道人。

    轰!!!

    道人一脚踏出,在云层之间竟然凝聚出一道完全由经文组成的巨大脚掌,朝着已经完全显露真身的岩池语踏出。

    “那就是没得谈了!!自以为是的牛鼻子道士,在百年间我吞的不下千数,你凭什么降我!!!”

    吼!!!

    岩池语化作的巨大鹿影浑身漆黑,周身萦绕着浓重的死气,侧身长出的触手化作一只通天独眼激射出一道道的锁链。

    锁链缠绕道士降下的神威,但不过片刻那一道道由怨气妖气组成的粗大锁链就被震碎。

    轰!!

    大地颤动,岩池语被活生生的压成了肉糜,深入地下数米。

    道士打了个响指,空间像是被点燃的棉絮,瞬间萎缩燃烧。

    原本被岩池语毁坏的房屋,还有那印在街道上的巨大脚印,都消失不见。

    不远处的大街上依旧灯火通明,也能听见更夫打更的声音。

    “唉,居然被吓死了。”道士走到岩池语的身前,她像雕塑一般伫立。

    道人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她便化作飞灰消散在了原地。

    “阁下是何人?”

    一直躲在暗处的众人终于忍不住了,阴测测的开口,像是近在眼前有好像是远在天边。

    道人四下看了看,连他也没能察觉说话的人到底在何处。

    “看不出来吗?我是读书人。”道士始终半阖着眼帘,淡笑着,说话让人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