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九章 义庄 二

第三十九章 义庄 二

    白十三的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人陷入沉思。

    “啊......”李二下的手不是太重,所以老刘头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他觉得后脑刺痛,无意识的呻吟了一下,但很快便处于本能止住声响,紧闭着眼睛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华盛与白十三相视一眼,看着地上胸脯没有丝毫起伏,如同死尸一般的老刘头,心思沉闷。

    众人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地上的老刘头,莫约过了半盏茶他似乎有些憋不住气了,见到四周没有动静,便颤颤巍巍的掀开眼帘,结果看到了满场的人。

    老刘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或许是他也认出了在人群中的郑天韵,所以他只是稍稍的往后退,迟疑的看着白十三他们。

    “如果我们是鬼怪的话,你根本活不到现在。你是这个义庄的看守人吧?我们是从沿山城来的,说说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华盛声音低沉,带着若有若无的气势。

    不知道怎么的,躲避了半生马匪的老刘头,此时看着面前这帮凶神恶煞,竟然有一丝丝的安心感。

    张恨水给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个穿着红黑劲装的男子把老刘头架了起来,移到了那个带有黑手印的门板前。

    老刘头身体本就腐化严重,知道这些人没什么恶意就没有反抗,可越靠近木门,老刘头的情绪就越来越不稳定。

    当他看到门板上的黑手印时,老刘头的情绪彻底崩溃,屎尿撒了一地,叫那两个离魂帮众心里苦。

    白十三见此一幕,赶忙上前来,拉着老刘头的手在门板上这么一比对,结果发现这个黑掌印要比老刘头的手掌大上一圈。

    要知道老刘头的身体已经浮囊腐烂,他的手掌可是要比常人大一圈的,可这个黑手印居然比老刘头的掌印还要大。

    众人脊背发凉,如果这个掌印不是老刘头的,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门外望着他们?

    再去探查倒地的老刘头,他居然活生生的被吓死了。

    “此地不宜久留,天色差不多该明了,咱现在就走吧。”

    郑天韵这个高大的汉子,看着死状凄惨,如果满满腐朽的枯尸一般的老刘头,心中直打鼓。

    华盛看了看天色,外面的大雨也已经停歇,一众人盏着火把,排着队出了义庄。

    回头望去,坐落在山野里的义庄像是凭空长出来的,灰白色的墙壁和那隐隐高出院墙的黑色石堡,散发着压抑的气息。永远关不严的大门显示出里面枯败的景象,白十三回头望去,那院落里的椅子,竟然轻轻的摇了起来。

    嘎吱——嘎吱——

    椅子摇动的幅度不大,但那嘎吱声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清楚的传递到每个人的耳边。

    众人遍体生寒,华盛咬牙道:“快些走,别回头!”

    ***

    一路跑回了抹月湖,众人的心才安定了些,那个庄子里绝对有什么东西!白十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单单的往那里看了一眼,他的心就如同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攥住。

    驻扎在湖边的离魂帮众见到自家老大逃难似的回来,也问不出个名堂,只是心中担忧。

    而且郑天韵和张恨水有意要瞒着众人义庄里的事情,避免恐慌。城里刚刚出了一个碎尸案,如今城外又多了一个义庄,而且这个义庄还和离魂寨相隔不远。

    “这个案子结了,老子不查了,随便从死牢里捞出个囚犯定罪。”郑天韵上了一辆黑色的马车,马车里面宽大,足以容下四个人。

    郑天韵口干舌燥,拿起放在车厢角落的一壶酒就开始往肚子里灌。大手一抹嘴,心中又惊又怒。

    “这些神神鬼鬼的就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可以查的,沿山城没人,那咱就去寨子求外务使出面。”张恨水掀起马车的帘子,看了看在抹月湖巡逻的人,突然道。

    郑天韵瞪了张恨水一眼,随即撇头冲着坐在对面的白十三和华盛笑了笑,沉声道:“什么外务使?你搞清楚这是岩部的领地,若是真出事是他城卫府火烧屁股,关我们什么事?”

    张恨水张了张嘴,算是认同了郑天韵的话。

    “老爷和离魂帮都是北凉王的人,但我是沿山城的捕快,你们不管民众死活,我得管。”华盛冷哼一声,觉得与郑天韵道不同不相为谋,转身下了马车。

    白十三沉默不语,这件事情他之所以参与,主要原因是华府被围,如果拿不出说法,这些暴动的民众是不会轻易放过华府的。

    按郑天韵的方法,随便从大牢里找出几个死囚定罪,这是眼下最稳妥的方法了。

    碎尸案也好,那个义庄也好,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

    “老华!你我争斗了不下五年,如今我归顺凉王,咱们化干戈为玉帛。所以不我不得不提醒你,北地也好,岩部也好,我们不过是最最普通的小人物罢了。

    谁来做这个领主,谁来做北地的凉王,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都一样!目标实力不明,你别拿命去查!”

    郑天韵从马车上跳下来,朝着在结冰的湖面上越走越远的华盛喊道。

    华盛原本挺拔的脊梁突然一弯,随后背对着郑天韵挥了挥手,步伐比以前更加坚定了。

    “诸位别在意,华老大就是这个脾气。”李二手上还缠着那条蜈蚣,看着怒气冲冲下马车的华盛,就已经留意到这边了。

    有些话他也只能等华盛走了再说,不然华盛又得说他和郑天韵是一丘之貉。

    反正一个以前是穷凶极恶的匪徒,一个是盗墓贼兼飞天大盗。

    “没事,这样的人才叫人心安。”张恨水冲着李二笑了笑。

    几个人之后又交涉了一下后续的工作,查是要查的,花雨楼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他们也一定要去。

    至于死囚犯还是要找的,这个案子短时间完不了,为了稳定民心,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不仅要找死囚,还要找很多死囚,这样才足以平民愤。

    至于这些,白十三也只是听听,他能做的没有多少。

    从抹月湖坐马车前往沿山城的白十三心思繁多,原本他以为有军队驻扎的地方就绝对安全,但事实并不如他所料。

    他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寻找武学提升自己的战力,以作自保。

    因为当日在那处破败古庙和青面飞头蛮斗杀的太过惨烈,白十三强化的硬功辅药全部丢失。

    利用老猎户给的符箓虽然杀死了飞头蛮获得了三百历练点,但也都被白十三拿来救命了。

    足足三幅强化药,每幅药的药效能在体能流转三天,算起来一共九天时间。在这九天里,白十三成功从鬼门关出来,那截瘀血的小肠也被疏通开来,只是坏死终究是坏死了。

    每当半夜,白十三的腹部还是会隐隐作痛,这下事情平息,他准备给自己动个外科手术,把那截坏死的小肠取出来。

    眼看着身体情况日见好转,白十三也得为以后的训练做准备。

    沿山城这一带若是有鬼物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城内碎尸案的罪魁祸首,和那个义庄里的诡秘。

    义庄的主意白十三暂时还打不了,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城内的诡异上面。

    “想要修炼进度快,还真避免不了和这些个东西打交道。人家都是对妖魔鬼怪避之不及,哪有像我似的主动去找麻烦的。”白十三看着颠簸的茶盏,端起来喝了一口,无奈的笑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十三总算被拉倒了城门口,望着巨兽般匍匐在北地一角的沿山石城,心中感慨。

    守城的士兵还是当日拦截白十三的那个,不过白十三如今的身份今非昔比,那个士卒看了多少有些不自在。

    “走走走。”

    “谢军爷。”

    赶马车的小厮恭敬着,架着马车进城了。

    “还是公子厉害,以前我每次过城关,这里的守卫不敲诈一笔,是怎么也不肯放我进去。”那小厮说道。

    白十三闻言一笑,没有说话。

    郑天韵想要拉拢他加入离魂帮,白十三已经考虑好了。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找一个势力安顿自己,同时自己也需要离魂帮的资源和大量武学。

    并且离魂帮也会时不时的派出帮众绞杀出现在周围的鬼物,跟随大部队走,总要比白十三自己单干要好。

    碰上棘手的鬼物也能互相照应,反正最后只要是白十三补刀击杀,历练点还是有的。

    “拉我去华府吧。”白十三吩咐着,华府的人这几天估计等急了。

    拉车的马夫应和一声,舞起鞭子抽的空气啪啪作响。

    白十三前去也是和华盈盈以及小慧道别,自己没有对华府做什么事情,反倒是耗费了人家不少钱财。

    饶是白十三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住下去了。

    况且他已经决定要加入离魂帮,离魂帮又有在沿山城划分的住所,已经不需要住在金玉花坊了。

    天边渐渐灰暗,又有一场倾盆大雨即将来临,街上原本拥挤的人群一下子散开。卖糖人的小贩卖力的吆喝着,食品与其他物件不同,今天卖不出去,明天就没人要了。

    而且糖人在北地这种气候干燥,严寒交加的地界,到了晚上存不住,直接冻裂。

    “停一下,我买些东西。”

    在路过一家布匹店的时候,白十三叫停。此番自己离开华府,对于小慧的照顾也没什么可报答的,以前见小慧看着华盈盈房间里花花绿绿的衣服出神,白十三眼下就想给小慧添置一件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