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八章 义庄 一

第三十八章 义庄 一

    赤练刀气产生的阳属性高温,点燃了朽木。在一处房子的废墟里,白十三长刀指向一位蓬头垢面,灰白发须的老人。

    华盛紧随其后,发现在很多人眼不容易看到的盲区里,有诸多如头发丝但却很坚韧的银白色丝线,线的末端连着后院各个木房的门窗。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装神弄鬼!”白十三鼻尖微动,他能闻到老人身上的腐臭味儿,就跟当时在刘家坟墓园一般,如同死尸。

    “啊啊啊......”

    老头疯癫的抱着头,一个劲的往角落里钻,声音嘶哑无声。

    华盛见此一挥手叫让几个衙役上前制服老人,并且发现这老人的舌头被割了,所以说不出话。

    “去叫离魂帮的人,另外李二你看看这老头是怎么回事。”华盛虽然不是如同李二一般常年与死尸打交道,但好歹也当了十几年的捕快,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可是现在,他是真的忍受不了老人身上的味道。这种味道就跟完全腐烂生蛆的尸体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老者还活着。

    李二点点头,走上前去望着老人恐惧的眼神,道了一句得罪,然后就一记手刀把他打昏了。

    “呕——”李二看着他满手的脓水顿时一阵反胃,老人不仅是味道像是死尸,他脖子后边都已经开始腐烂生疮。

    好在李二的专业素养还在,不然就如同白十三和华盛一样,只敢在门口时不时的观望。

    他把手上的脓水擦到一块破布上,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李二的手掌就开始起了密密麻麻疹子。

    “华大哥,这老头的攻击性尚不明确,但我有一个意外的发现,这个老头居然是活死人。”

    李二强忍着恶心简单的探查了老人的情况,随后从怀里掏出他们这种盗墓贼专门的去毒药膏,均匀的抹在了自己起疹子的地方,总算是把那股侵蚀性给抑制住了。

    “活死人?”白十三讶异。

    李二点点头,指了指那个昏迷在地上的老头,沉声道:“没错的,就是活死人。一般活死人的形成有两种条件,一种是已经死了但却以为自己还活着的人。另一种就是原本是活人,但却硬生生的把自己变成了活死人。”

    “活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变为死人,却还能活着?”白十三一愣,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也是以前跟随父辈下墓的时候,在一处石壁上偶然看到的秘辛。据说在上古时期,有一个种族叫做不死族,他们通体漆黑,死后便和常人一般埋葬在土里。

    身体腐烂但心不死,如同种子一般再次生长出经络,从而完成新生。”

    李二在解释的同时,脸上也露出悲痛之色,继而又道:“缺德的事情干多了,果然会遭报应,要不是我父亲为我挡灾,我怕是就死在了墓里。”

    说着李二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这个身高八尺的男子居然哭了。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种事情也只能自己惆怅。你发死人财,掘了人家的墓,遭报应也是应该的,旁人不幸灾乐祸就算够意思了,哪里能同情你。

    “不好意思,我又说多了。”李二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擦干眼里继续道:“后来的人也想追逐不死族的永生秘法,但却始终不明白种族的差异性,被长生冲昏了头,一个个的成了有着活人思维,死人身体的活死人。”

    白十三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疯老头,止不住的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是以武为主,就算是平民也都会些拳脚,但只有这种程度来面对那些鬼物的话,是远远不够的。

    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连二流都入不了,尤其是一些资源贫瘠的小城。

    至于永生,更是妄想。正是因为武道难,所以才有了那些醉心于秘法长生的人,在白十三的眼里这个老者恐怕就是如此。

    “谁!谁装神弄鬼来着?!”一身气血还未消散的郑天韵扛着他那门板大的砍刀就踏了进来,一双虎目瞟到了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疯癫老者。

    等郑天韵一走进,差点没有把他熏吐了。

    “你们确定这不是从哪个坟头挖出来的死尸?!”张恨水紧跟其后,一进屋就被熏了出去。

    老人的面容可怖,浮囊的脸颊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虫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蛆虫在他的皮下蠕动。

    “别废话了,来个人给他清洗清洗,辨认一下面部。另外,比对一下在门口的黑掌印是不是他留下的。”华盛打断众人的谈话,正好后院有口井,可以用作梳洗。

    安顿好这一切后,华盛等人就回了前院。

    已经步入凌晨,阴阳交汇间,空荡破败的院子里死寂,只能听见一阵阵的打水声。

    两个衙役被留下给疯癫老头清洗面部的污垢,背后的枯木影子在青石板上摇晃,斑驳的树影交织,像是一头头狰狞的怪物。

    诡异的气氛开始慢慢攀延,二人不由得脊背发凉。

    老人静静的躺在石板上,面部像是一张腐尸的脸,二人硬着头皮给老人清洗干净,合力把老者抬进了义庄的前院。

    等到了存放棺材的义庄黑岩屋内,二人才觉得暖和些。

    郑天韵走到老者的面前,面色越发的古怪和凝重,突然他颤声道:“这...这不就是看棺材的老刘头吗?!!”

    什么!

    华盛快步走上前来,城外的小山村是不归他们衙门管,但在郑天韵他们没有归顺北凉王之前,他还是经常经过义庄的。

    因为义庄是前往十里坡的必经之路,沿山城和城外足足几百位的恶匪经常交涉。

    至于离魂帮所在的十里坡,并不是说他距离沿山城十里,而是他们寨子的方圆十里,被人称作十里坡。

    虽然华盛没有与老刘头有着过多交涉,但也知道他是不远处刘家村的人。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村民,怎么可能会活死人的邪术。

    如此一想,恐生变故啊。

    “是看守义庄的老刘头没错了,这老头活得久,祖上三辈都是干冥事的,懂些东西。所以我曾不止一次邀请他加入我们寨子,可惜都被他拒绝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却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他成了这副模样。”

    郑天韵叹了口气,要不是前几月在这山林间出现了那么多怪物,恐怕自己是不会向沿山求和的。

    如此一想,这义庄看守人遭到如此变化,恐怕是与此有关。

    “老华,你说老头这样,会不会和那次的嗜血怪物有关?”郑天韵再三思索,在那次的浪潮下,虽然说不至于覆灭沿山城,但最起码周围的小村落是难以幸免的。

    “有关的话,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群怪物的手底下存活的。”华盛摇摇头。

    白十三从见到这个老刘头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他身上充斥着大量的阴气和死气。

    足以说明这个老头经常和沾染阴气的东西打交道,即便是他是义庄的看守人,常年和死尸打交道,身上也不可能有这么浓重的死气。

    相对于李二的不死族猜想,白十三可以借鉴,但是他还是更偏向于自己的感觉。这个老刘头,绝对和鬼物打过交道。

    而他的这副可怖的样子,在白十三看来就是阴气入体严重,导致气血衰败无法保持血肉活性。

    看他的精神状态,阴气已经入脑,过不了多久阴气消耗完他的血气后,就开始消磨阳气了。

    阳气又是人之根本,人没有了阳气,那还是人吗?

    “等他醒了仔仔细细的把事情给我盘查清楚,”华盛吩咐着,自己走到义庄罗列的棺材前站定,眉头紧锁,沉声道:“棺内真有妖邪的话,那咱们只好焚之,至于刘家村那边再去赔罪。”

    “开棺!”

    周围聚集十多个人,有华盛白十三等人打头,众人的心安定。

    罗列的棺材很新,应该是刘家村民新停放的,只是不知道怎的,没来得及下葬。

    判断棺内是否成尸,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下棺材底部,如果阴气凝结成霜,那么便不用开棺,直接焚烧就好。

    可华盛检查后,发现并没有凝霜的现象。

    众人原本以为棺材有阴气吸附,很难打开,结果事实却大大相反。

    这个棺材好像已经被人打开过了,而且不止一次。或许开棺的人没把子力气,所以没有把棺材盖严,方便下次开棺。

    砰——

    黑木的厚重棺材盖被众人推开,一股恶臭顿时从棺材内部涌出来。众人被熏的连连后退,等到缓过劲来时,往前这么定睛一看。

    棺材里停放的尸体少说也得有几个月了,但却没有点腐化的迹象,黑气萦绕。

    好在成尸不久,不然长此以往必成祸害。

    这些先不提,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尸体的腹部被人开了一个洞,周边的皮肉和少许的内脏不翼而飞。

    腹部的切口平滑,像是人用小刀子一下下的切片。

    “呕——”

    “真恶心,难不成这老头还有食尸癖?!”郑天韵在清楚不过那是什么划口了,分明就是有人拿刀把尸体上的肉一片片切下来,当作供人食用的牛羊。

    “他不是有食尸癖,而是必须吃尸体住阴宅,常年与尸体做伴。”白十三开口道。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他想要保持自己这副活死人的样子,要让自己身上充满死气阴气。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一切还要等到他醒了之后才知道。如果不是为了长生,那么他是为了什么才把自己弄的像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