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七章 刘家坟 二

第三十七章 刘家坟 二

    石碑的后面是两处断裂的灰白色石柱,上面的裂纹满布,一根根枯黄扭曲的荆棘在上面攀着。

    墓园里边像是一处丘陵,黄黑色土路上有很多像是被炮弹炸过的坑洞。

    这里没有存雪块,白十三等人脚踩上去粘糊糊的,像是应该全化了。

    李二眯眼看着周围的坑洞,面色有些低沉。

    “这怕不是普通的坑洞,应该是棺材下葬的冥穴。”

    白十三心一沉,他朝四周看了看,果然这些坑洞都是在墓碑周围。

    “我以前虽是盗墓,但入门首要学的就是风水。这里地处丘陵,四周又是灌木丛生,丘陵边上的树木皆是不正常的朝这里弯曲生长遮蔽了阳光。实在是想不通葬墓的人家是怎么想的,选了这么一处聚阴散阳的地界。”

    李二蹲下捏了一把墓穴旁边的泥土,眉头微微皱起。

    “周围的土壤虽然算不得温软,但好在有雪水在,能变得泥泞些。但此处的泥土却是寒冷如冰。一般葬墓有个说法那就是坟后不能站人,那是因为亡人的头朝后。但此处的墓碑就有意思了,它居然是立在坟墓后边的,墓碑的存在挡住了亡魂的去路。”

    李二解释道,看着那血红蜈蚣拼命往刚才李二捏土的地方钻,众人也都清楚这底下有块墓。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张恨水抽了抽鼻端,风中隐隐有一丝腐臭的气息,像是什么肉类腐烂飘出来的味道。

    郑天韵闻言点头,他和华盛相视一眼,各自都握紧了手中的长刀。这里就数他们两个强一些,一些必要的警戒是必不可少的。

    李二看着周围这些莫名的坑洞,他是知道的,这些都是原本的冥穴。

    而这些冥穴为什么会被炸开?他硬着头皮爬在一处坑洞上边往里边探查。

    里面黑压压的,给人莫名的心烦意乱感。

    啊——

    “谁!”

    白十三等人迅速警戒,刚才忽然就听到李二的惨叫,还以为他遭遇了不测。

    “救救我,我上不去了。”李二也不知道怎的,一时间意识恍惚,脚下一滑就坠入了那道冥穴-里。

    洞穴不深,但四周的墙壁却是滑溜的异常,纵使李二有轻功在身,无处借力也是无计可施。

    好在洞穴-里的尸骨已经风化腐朽,不然就冲李二掉下来的冲击力,他的身体都会被尸骨贯穿。

    众人颇为无语的看了看李二,华盛找了一根浸了雪水相对于有些韧性的枯藤延伸到了冥穴下。

    李二借此才被拉了上来。

    仅仅是这么一会儿,李二的头发就结上了白霜,足以说明底下的寒冷。

    “现在天色已晚,我们是原路返回还是就此在这里歇息一夜?”张恨水说着,眼眸无意间瞥到了李二腰间卡着的一块铜钱,没有在意。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雷声滚滚,惨白的闪电撕裂了厚重的云层。

    华盛看了看天色,正好他去找藤蔓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义庄。

    “这雨越下越大,今晚怕是回不去了。我刚才看见墓园里有个义庄,不如我们就先在那里过一夜吧。”华盛提议道。

    他转头看了看白十三等人还有跟着过来的一些衙役,见他们都没什么异议,就这么定下了。

    说起来这不远处还有个小村子,而村子的旁边就是离魂帮旗下的一处矿洞。这些年里,郑天韵作为本地的地头蛇之一,他不可能手下没有些产业,不然怎么养活手底下的那帮兄弟。

    这义庄也是那个村子修建的,用来停放没有及时下葬的尸体。

    白十三一行人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庄子的灰白围墙斑斑驳驳有些破旧,拐道的时候能看到围墙缺了一角,庄子里一片安静死寂。

    按理说这里应该有个守庄人才对,高大的灰白围墙也是为了防御林间走兽,但不乏一些豺狼溜进来,叼走尸体,所以才有了守庄人一说。

    但看义庄里昏昏暗暗,也没有点明亮,还没来得及腐化的落叶堆满了院子,没有人打扫。

    “这里边很久没住人了,我记得几月前我还曾路过,瞧见那老刘头在院子里摇着椅子,抽着大烟来着。”郑天韵感到奇怪,因为墓园处于丘陵盆地,所以他在土坡上骑马路过,很容易看到庄子里的场景。

    郑天韵说着,还指了指放在院落中央的枯藤老椅,以前这姓刘的守庄人就是坐在这里。

    椅子的旁边有座水缸,老刘头坐在椅子上正对着义庄的黄木大门,渴了就在缸里舀上一瓢水来喝。

    不得不说,就白十三刚刚推门进入义庄的时候,真被那正对着自己的枯藤老椅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是不是风雨太大的缘故,白十三竟有种错觉,那椅子之前好像在慢慢摇晃。

    可等他们一进来,椅子却是纹丝不动。

    仔细看的话,椅子脚还被一些红砖压着,起了固定作用。

    破败的庭院,干枯的花草,到处铺满落叶的地面,光秃秃的树枝。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后背发寒,尤其是这个停尸体的屋子,居然是类似哥特式的建筑。

    “我们进去吧。”郑天韵心里有些打鼓,院子里的建筑破败到一起,就慢慢的成了让人脊背发凉的诡异。

    众人进了停放尸体的屋子,黑岩堽垒砌成的屋子没有窗户,站在屋里朝上面望去可以发现屋顶高的离谱。

    下宽上窄,不知道是不是白十三的错觉,这义庄好像是一口倒扣着的棺材。

    看着屋里一口口横列着的棺材,纵使郑天韵张恨水这些整日刀口舔血的凶徒面色也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都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房屋破败,但时间还不算晚,几人找了一处房顶相对于完整,能挡雨的地方坐了下来。

    众人围坐在一起,想起从下午到现在还没有吃一点东西,便拿出提前在身上备好的水囊和干粮吃了起来。

    因为下雨,周围的柴火潮湿,根本生不了火,众人只能靠自身的气血抵抗夜里的寒冷。

    屋顶破败也不算坏处,最起码能有月光透下来,使得周围的环境不是太黑暗。

    总共十来人,各自分成一堆在屋子的四个角落挤了挤,谈笑间那种恐怖的气氛没有了。

    白十三没有心思和他们交谈,他走近屋子里停放的棺材,发觉这里的棺材都是悬空挂着。

    有些棺材因为支撑着的柱子腐朽,或者绳子断裂,就砸在了地上。

    虽然如此,但这棺木好像是很结实,黑色的漆木,也不曾如那柱子一样腐朽,焕然如新。

    天色渐晚,这里的人没有熬夜的习惯,大多都是日落而息。

    这些人倒也心大,年旧的房子有些房门关不严实,一些木门就随着风声摇晃,发出吱嘎的声响。

    月光如灰白的薄纱洒下来,白十三透过没有关严的门缝看向院里的清清冷冷,隐约间看到一道灰影闪过。

    若不是白十三睡不着睁眼,自然发现不了那团灰影。白十三提起长刀,步伐沉重的走向木门那边,结果在木门的沿儿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手掌印。

    就好像是一个人扒着门口,偷偷的往屋里望一般。

    白十三打了个冷战,紧了紧衣袍后,朝着院子的四周望去。

    “怎么了?”张恨水带着一丝睡意走来,眼神惺忪。

    白十三松了口气,他指了指印在木门上的黑色手印道:“这庄子里恐怕不止我们。”

    看到黑色手印的张恨水立刻就没了睡意,开玩笑,自己昏睡一旁,居然还有人直愣愣的趴在门口偷窥。

    汗毛林立间,张恨水便叫醒了众人。

    睡得死沉的郑天韵被白十三拍醒,无意识的怒喝了一句:“找死啊!”

    等他睁眼一看,发现所有人都在无语的盯着他,郑天韵也被看的头皮发麻,起床气消了一些。

    “在这种地方你也能睡这么踏实?”华盛啐了一句。

    郑天韵没好气道:“俺就最烦别人吵醒我。”

    “行了,在睡梦中被人杀死就冤了。”张恨水说道,领着郑天韵看了那处黑掌印,二人面色都不是很好看。

    “艹!给你郑爷弄烦了!妖魔也好,鬼物也好!有本事出来跟你郑爷爷比划两下子,看你弄死我,还是我砍死你!!!”

    郑天韵修习的是一门名叫狂狮劲的硬功,练功时需要服用猛兽的血液辅助。

    他人也如野兽一样,平时的话虽然狂浪不羁但为人还算直爽,但一旦发起火来,就如一头发狂的雄狮。

    锵!

    郑天韵一脚踏碎木门,整个人会炮弹般跃入院子里,身躯好像也膨胀的了一圈。

    “老郑!你发的什么疯!”张恨水呵斥道。

    “我没发疯,鬼物不就想要人的血肉吗?我给它,就看它能不能啃得动!”郑天韵的功法运转,血液也沸腾起来,整个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白气。

    “别冲动,这个庄子就这么大,我们若搜寻的话,他也藏不了多久。”白十三沉声道。

    华盛也是认可白十三的这个说法,他们十来个人分成两组,各自所寻庄子的前院和后院,很快就能找到是谁在装神弄鬼。

    队伍很快分好,白十三和华盛一组,带着一群人朝着后院走去。

    因为前半夜雨下的太大了,所以后院他们压根就没探查,还是充满了许多未知。

    义庄的后院中有一口青色的石井,左侧应该是所谓的马厩。

    呼——

    一阵狂风刮起,此起彼伏的关窗声突兀的响起,白十三猛地一瞥,突然抽出背后的长刀,携着一道巨大的赤色匹练朝着一处暴起而去。

    “装神弄鬼!给我死!!!”

    赤色的血炼刀气在夜空中像是炸开的烟火,随着刀锋落下,一声惨叫响彻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