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六章 刘家坟 一

第三十六章 刘家坟 一

    葭月二十三,北地的湖泊解禁,来来往往的渔船不再少数。

    沿山城外的抹月湖四周树木枝叶扶疏,导致湖内的水温比周围的地表要高上一些。

    不少人戴上蓑笠,在湖面凿个窟窿,准备停船捕鱼捉虾。

    没办法自打入冬以来,冰面厚的离谱,寻常的器物根本凿不穿。一些靠着打鱼讨生计的人,日子实在是难过。

    抹月湖离着沿山主城有些远,但恰好在城卫府巡逻的范围之内。虽说遇不上什么妖魔鬼怪,但一些山林猛兽倒是常有。

    北地人好吃海货,如此销路就来了,所以才有那么些人冒着风险,也要在城外待上几天几夜。

    若是春天还好,在湖面上撒上一些鱼饵,把渔网挂在船底,这么划着船在湖面上游一圈,便能来个丰收。

    可惜此处天寒地冻,只能一个鱼竿一个鱼竿的钓,钓上他个三天三夜。

    沿山城内

    龙门酒肆已然成为各路人马的聚集地,白十三近日也在学着那些城内有名的大纨绔,没事听听曲儿唱唱戏,在风月场所吟个诗,作个对。

    特别是身边还有个极其惹眼的霸道主儿,张恨水。俩人一来二去,就这么在街上一走动,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就认出二人来了。

    白十三像往常一样,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略显骚包的金色荷叶边折扇,没事摇两下。

    “白公子来了啊!里面请!今天我们酒馆又新招了一位能歌善舞的清倌,您赏个脸瞧瞧?”

    白十三在龙门酒肆面前站定,出来迎接的依旧是当日那个身材壮硕的小厮,这副恭维的样子,简直与他那副凶神恶煞的面相违和。

    “嗯。”白十三心情不错,把手背负过去,一副大家公子的作派。手里的骚包荷扇,轻轻这么一抖,扇面上的内容却是不俗。

    乃是张恨水亲手所画的一副水波潋滟图,湖泊连绵山川,明暗交迭,周围的草木霏微。

    赫然是城外的抹月湖。

    身边的小慧跟着白十三轻车熟路的随着小厮进了酒肆,一看就是没少来。

    酒肆分两层,白十三手里捏着离魂帮的令牌,上个二楼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二楼人流稀少,他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抛头露面,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个倚靠华府吃软饭的草包。

    一楼的大厅,说书的接着说书,只是张恨水原来的位置被改造了。

    一个蓝衣少女怯生生的站在那边,一双修长的玉指拨弄着琴弦,阵阵婉转。

    在她的旁边还有个年纪稍大的女子,穿着戏服,抖着水袖,堂口一句《梅花三弄》。

    白十三寻了一处相对于空落的地方,与小慧对坐,二人中间隔着一个暗红色的木桌。

    小厮知道白十三的口味,没过一会儿就端着一众酒菜上桌。白十三夹了一口竹笋炒肉丝,放进嘴里,接着倒了一杯上好的花雕痛饮。

    “公子,我们天天这样真的好吗?”小慧手里捏着红木的筷子,骨节搓捻的有些发白。

    她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一直憋在心里。

    “吃喝玩乐,大多数人的梦想。”白十三笑了笑,开始全神贯注的听曲。

    小慧口里嘟囔一句:“上午来酒肆喝酒听曲,下午就去花雨楼寻欢作乐,公子真差劲......”

    白十三端起一口和饮料差不多的梅花酿,差点一口呛到。

    “我怎么就差劲了?”白十三翻了一个白眼,他这么做纯属是掩人耳目。如果他行为不放浪一点,他突然去花雨楼就显得突兀。

    搞不好会打草惊蛇,所以他才要在这几天把自己的人设给抛出去。

    小慧把手肘戳在桌子上,扭过脸去,闷不做声。

    白十三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邻桌的粗人直接把北地特有的冰虾放进嘴里,他不由得啐一声暴殄天物。

    这个季节冰虾正是打捞的好时候,晶莹剔透的虾身,小巧光滑。放入嘴中滑而不腻,鲜味十足。

    冰虾繁殖能力极强,所以没有供不应求一说。因为卖相好看,味道鲜美,也是寻常人家的必备菜肴之一。

    真正的吃法是要把虾身里边那道白色的虾线剔除,然后沾着米醋一起放入口中。

    就当白十三吃饭整理最近的线索时,酒肆的大门又一次被人打开了。

    张恨水和郑天韵穿着一身短打劲装,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外边还有十几号人等着。

    白十三摇了摇头,暗道这些人真会找事,就不能行事低调点吗?

    离魂帮的人一到场,酒肆里的声音顿时小了一般,众人齐刷刷的眼睛都盯着站在门口挡风的郑天韵。

    郑天韵背负的门板大的长刀,眼神四下瞟了瞟,瞧见了白十三。

    “呦,白兄弟喝着呢?我和恨水在城......”

    郑天韵话刚说一半就被张恨水一把挤过去,他接着道:“去城外赏梅饮酒啊?”

    白十三摇摇晃晃的起身,跟着他们一齐出去。小慧刚刚走到门外,就被匆匆赶来的莲儿拉住。

    莲儿不知道和小慧说了什么,小慧便对白十三辞行,跟着莲儿一起去了华府。

    白十三望着俩人的背景,心中有些古怪,华府周围也有离魂帮的眼线,如果出事的话,张恨水不可能不管。

    几个人倒还有些规矩,没有在城内当街纵马。

    “找到另一个书生的尸体了,就沉在城外的抹月湖底。一个渔夫半夜打鱼,渔网感觉沉重,还以为是条大鱼,结果是条大腿,给老人家吓得不轻。”

    张恨水牵着缰绳,和白十三分享着近日的情报。

    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白十三脸都绿了,他迟疑道:“抹月湖?盛产冰虾的那个?!”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张恨水见白十三面色不是太好看,正色道。

    郑天韵在一边努力憋笑,他那一副粗犷的样子,实在是违和感太重。

    “阿水,白兄弟刚才吃了不少冰虾。”

    被郑天韵这么一说,张恨水很快就明白过来,仔细想想确实恶心。

    众人上了马,白十三抬眼望了望灰白色的城头,正好瞧见宁客在瞭望台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白十三顺着他的目光往远处瞧去,心底暗暗记下。

    驾——驾——

    白十三一行人披着黑红色的斗篷,在雪地里骑马奔驰着。眼看着天色就要昏沉起来,抹月湖离着沿山城又有些距离,所以得快些赶路。

    “白兄弟,要不然你干脆就加入我们离魂帮吧,等我带你去十里坡见见分帮主,以兄弟你的实力最少给你安排个三纹。”郑天韵拉拢道。

    他口中说的三纹,也就是离魂帮内的成员等级。一般新入帮的,大多都是一纹,离魂帮内很公平,你想要提升地位,就需要大量帮贡。

    白十三拥有直逼八品的实力,又有郑天韵和张恨水的引荐,所以才保准给他三纹。

    “郑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容我在考虑考虑吧。”白十三没有急着回答,先行搪塞一番。

    郑天韵是个直肠子,白十三的心思他没有考量,就是一直在一边说着帮里的好处。

    经过一片梅花林,大致就该到达抹月湖了。

    在这路上白十三看到不少东倒西歪的树木,心中生疑,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一路上这么多烧毁倒塌的朽木啊?”

    提到这里,郑天韵和张恨水面色一下子就不是很好看了。

    “几月前外出巡逻的士兵,和城外的猎户全部一些嗜血的怪物吸干全身血液而死,野外被封禁了很长时间。最后讨伐结束,城卫府和衙门都死伤不少人,但好在把那些怪物全部诛杀。”

    白十三深吸一口气,光是看着四周惨烈的场景,就知道当日郑天韵和张恨水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等到了抹月湖,离魂帮和衙门的人已经把湖面上的渔民打发走。华盛带着李二开始以湖面为中心,向着四周探查。

    白十三匆匆下马,看着停靠在湖边枯树上的几辆黑色马车,还有一些灰白色的帐篷,他就知道今晚是回不去了。

    “华大哥有什么线索吗?”白十三凑了过来,华盛打了个嘘的手势,全神贯注的看着李二手里的血色蜈蚣。

    这蜈蚣出奇的大,整个身子展开比李二的小臂还要长一些。

    李二把这血色蜈蚣放到雪地上,蜈蚣没头没脑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开始沙沙的朝着湖泊的下游爬去,在雪地上留下百足印记。

    “这蜈蚣我调养了十年,喂了不知道多少上好的药材,才培养出它寻尸找墓的能力。”李二在后边紧跟着蜈蚣,一边走,一边自夸。

    白十三讶异道:“李哥你以前还干盗墓的活计?”

    李二扭头笑了笑:“盗活人的钱财和盗取死人的钱财,那不都一样嘛。”

    说着后边的华盛就给了李二一记不轻不重的拳头,警告道:“你小子是不是还想着以前的快活呢?你得对的起你胸前的捕字。”

    李二愣了愣,赔笑道:“华大哥您说哪里的话,我也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用上我的老本行。”

    众人不再说话,直直的盯着那蜈蚣的走向,天色渐渐昏暗,众人一路竟然是来到了一处乱坟岗。

    墓园破败,周围的老树根破土而出,荆棘满布。

    墓园的外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歪歪斜斜的刻着字。白十三把油灯提近了些,读取道:“刘家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