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五章 头绪

第三十五章 头绪

    陪了华盈盈一会儿后,白十三便跟着华盛一起去调查分尸案了。

    衙门的捕快和一部分离魂帮众极尽全力搜查,才不过把沿山城的东城区给探查完了。

    北地的白昼很短,白十三与张恨水在一处灰白墙的破败小巷,盯着面前被撕烂的碎尸,愁眉不展。

    当血红的余辉攀上屋檐时,白十三就派人护送小慧回了华府,毕竟晚上他们还要巡夜。

    鬼怪,妖魔的技俩神秘莫测,他们无法保证小慧的安全。

    “这妮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说了有危险还不愿意走。”白十三挥手叫人把那坨血肉模糊的碎尸盖上白布,准备打包带回衙门验尸寻找线索。

    张恨水拿着打湿的布片捂住嘴巴,用作抵挡这死尸的恶臭,口齿不清道:“假正经什么?我还是没有白十三你这女人缘,我要是有,孩子都成群了。”

    面对张恨水的愤愤不平,白十三也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天色昏暗起来,衙门的大堂上挂着明镜高悬,对准门口说是辟邪的。

    周围的捕快手拿着火把,天上的黑云遮掩住月华,呼啸的北风略过参差不齐的房檐,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鬼魂的低语。

    白十三看着对自己怒目圆睁的王超马汉,心里有些不自在。

    “回大人,这段尸体是死者的胸腔部分,至于腹部和其他部位仍不可知。死者身上的伤口像是被某种凶猛的野兽用爪子硬生生开膛破肚,而后的二次伤害不少,似乎是有目的性的想要毁尸。”

    说话的正是华盛手下的验尸追踪好手,李二。

    这李二以前是沿山一脉除了名的飞天大盗,多年行窃经验使得他掌握多种反侦察手段。

    他的飞天燕子步,来无影去无踪。谁知被技高一筹的杨伯逮到,送到了衙门发落。

    最后还是华盛求情,让李二留在这里为衙门效力。

    “这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但事发应该是昨日凌晨,实在是奇怪。”

    白十三与张恨水相视一眼,心中多半了然,这绝对和鬼物有关。

    但是仔细一想又有些不对,按照沿山城对鬼怪等级的划分,应该是地缚灵,限制级,而后是更高一层的祸乱级。

    地缚灵也被称为灵级,就如当日的药铺纸扎人一般,它的最大活动范围不过是药铺周围的一些街道。

    而限制级的,虽然要比灵级强大太多,也能随意操控自己所在场景的事物,但也终归不能无差别杀人,和随机降临。

    能做到无差别杀人和随机降临的只有那人力所不能抵挡的祸乱级。

    这个分尸,抛尸的鬼物能够随便在城内移动,没有地域的限制,很大的表明这是个祸乱级别的鬼物。

    但如果是这等的大妖鬼,它若想杀人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尸体,全城也会在它的力量下一夜全灭,沦为死城。

    “二位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人为的?”白十三眉头紧锁,突然道。

    华盛和张恨水也不是傻子,自然能明白其中的多种可能。

    但华盛还是迟疑的回道:“这种情况不符合我们熟知的任何一种鬼物,但能让尸体短短一天就腐烂成这个样子的,怎么也不像人为啊。”

    白十三点点头,回复道:“若是用药呢?加速尸体腐烂的药。”

    张恨水摇头道:“若是人为,那这伤口作何解释?行凶者随手牵着一头熊瞎子作案?”

    验尸,分析到二更,众人也没有什么头绪。

    ***

    白天有人到官府报案,说是自己的儿子彻夜未归,又出了这档子的事情,老妇人着急了。

    据老妇人的描述,他儿子是个书生,每天早出晚归说是去读书,要考举人的。

    华盛听后叫骂一声这还得了,老妇人家境贫寒,就等着儿子考出功名呢。若是真的是她家儿子出事,这鬼怪也忒不是人了。

    了解失踪书生的个人信息后,华盛立马带着人全城的搜寻,结果在花雨楼找到了线索。

    得知真相的华盛脸都绿了,这书生每天早出晚归闹半天是去寻欢作乐了,读个屁的书。

    前天晚上与一个外城的书生在花雨楼玩到很晚,街尾的更夫还瞧见他俩着,结果转眼就不见了。

    白十三听后眼眸一缩,心道:“莫不是当晚的那两个醉酒书生?”

    有了这个想法,在对上华盛查到的结果,受害者的身份已经可以确认。

    当晚白十三之所以古怪的看了一眼那两个书生,是因为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的阴冷气息。

    这俩人不是鬼怪,就是和鬼怪接触过,所以白十三才让小慧快些走。

    “花雨楼。”白十三喃喃道,知道了这个线索,案子就有眉目了。

    忙了一天一夜的白十三也是回家休息,半月后正是各大勾栏举行的花灯会。

    跳舞唱曲,寻诗作乐的清倌才子不在少数,一些普通民众也会去凑凑热闹。这种民间举行的活动甚至人气要高过龙潜节。

    因为龙潜节是与饮绿蚁酒有关,一般人家也就当普通节日过。而这花灯会则不尽然,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作乐,游玩赏景。

    在不确定凶手是否藏在花雨楼的情况下,白十三等人商议先不要打草惊蛇,就先把事情放一放。

    先去寻找剩下的尸块。

    等半月后赶上花灯会,他们这些年轻人挂着游玩的幌子,去查案才不会显得突兀。

    休息了半天的白十三从金玉花坊出来,带着小慧去街上闲逛。

    昨晚并没有出现鬼物杀人,据白十三猜测那起案子应该是蓄谋已久的仇杀。

    了解到这点,他便轻松些,好在不是无脑杀人,不然他的精神每天都得紧绷着。

    “小慧要不要吃糕点?我前几日听你念叨着糯糍坊,只是忙着查案就耽搁了。”白十三带着小慧在糯糍坊门前站定,轻轻的吸一口气就能感受到逸散在空气中的淡淡奶香。

    小慧闻言一怔,糯糯道:“算了吧公子,我不想吃。”

    白十三回头看了看猛咽口水,却还死命摇头的小慧,颇为无奈道:“哪有女孩子不喜欢吃糕点的?这样,先买一包尝尝。”

    说完,不等小慧拒绝,白十三便先一步冲进了糯糍坊。

    店家老板对来势汹汹的白十三满是畏惧,前几日他去龙门酒肆看热闹,可是认得白十三的。

    与那些离魂帮的马匪走的亲密,估计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请...请问您要点什么?”店家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本就满是褶皱的老脸,如今为难一笑,显得非常刻意。

    白十三也懒得管他的心理活动,直接了当道:“有什么好的推荐没有?”

    店家哆哆嗦嗦的拿出一卷竹简,出声道:“请您过目。”

    白十三结果竹简,看着不下十余种的糕点顿时头大,把竹简丢给店家后,朗声道:“来一套吧。”

    站在门口的小慧瞪大了眼睛,抓了抓白十三的衣角道:“好贵的。”

    白十三弹了弹她的脑门道:“没事的。”

    店家老板敢怒不敢言,自己的糕点做工用料也不便宜,否则也不会被城里的大家小姐所推崇了。

    “算了,破财免灾吧。”店家老板叹息一声,转过身去,隐没进了一间隔房。

    出来的时候他佝偻的身子,手里还提着一个并不轻巧的檀木笼屉,里边装着各式各样的糕点。

    “多少钱?”白十三接过笼屉,在手上掂了掂询问道。

    老店家闻之一愣,差点老泪纵横,敢情这位公子这么通情达理。要是那个叫张恨水的来了,自己不倒找给他钱就不错了。

    白十三的这番举动,让老者明白,牛粪里也还是有金子的。

    “五十文。”店家道。

    白十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老头很会做人。听说这糯糍坊两块糕点的价格就到了八十文。

    “老先生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金玉花坊找我。”

    白十三撂下这句话,老店主猛地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开。

    小慧提着糯糍坊的笼屉在后边小步的跟着,她鼓了鼓勇气,从笼屉里拿出两块糕点,拉了拉白十三的衣角道:“公子给。”

    白十三点点头,接过糕点咬了一口,入口软糯,中间还有夹层爆出阵阵奶香。

    “小慧饿了吗?”白十三扭头问道,因为平时的小慧不会当街吃东西。

    小慧不再总是跟在白十三后面,而是走到白十三身边道:“我有一个好公子,想让他们瞧瞧。”

    说完小慧便俏脸一红,羞怯的低下了头。

    白十三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小慧的头,没有说话。

    这一幕正好被赶到金玉花坊的华盈盈看到,原本准备叩门的她,却硬生生的止住了动作。

    看着越来越近的白十三二人,华盈盈神色落寞的躲到了一边。

    等到白十三与小慧进了金玉花坊,她才从旁边的巷子走出来。

    “小姐......”莲儿看到华盈盈这副样子,心中有些难受。

    “我原本以为他是没有成家的心思,却没想到只是因为他心里的人不是我。”华盈盈叹了口气,望着手里的绸缎愣愣出神。

    她原本是想过来看看白十三,顺便给小慧添一件新衣服的,毕竟小慧费心费力的照顾白十三这么久。

    谁知道......

    “小姐别伤心了,那个白十三就是个登徒浪子,昨天我还听得他与华大哥说要去花雨楼那种烟柳之地。”莲儿愤愤不平道。

    光天化日想着怎么去剽女子,真是有够嚣张的!

    “算了,等过几天我就把小慧叫回府,她若愿意,我就给她赎身。”华盈盈坐在一辆马车上,手掌撩开帘子,眼眸就没离开过后方的金玉花坊。

    “小姐你干嘛这么委屈自己?等下我就去找小慧说清楚,她不敢和小姐争的!”

    华盈盈神色复杂,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