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二章 恨水 二

第三十二章 恨水 二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最后还是宁裂云带着一队人过来拉架,才把这群生猛的汉子拉住,保了侯博天的一条小命。

    事后侯博天已经被揍的面目全非,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之后宁裂云派人洗地,只是阴冷的看了这些离魂帮众一眼,先是赔了个不是,但依旧没有放人的意思。

    “郑堂主,我大哥与贵帮帮主交好多年,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这事,你如果不给我一个说法是逃不过去的。如若不然等我报告给总军,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凉王大人,也保不了你们!”

    宁裂云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自从他们宁家归顺岩部之后,得到了不少好处,自诩半个岩家人,是无上的荣耀。

    他们也把岩部的领地当作自己的家园,先是一个华府不说,又来了个嚣张到不行的离魂帮。

    自己的民众,自己的手下在自己家门口被打的打,杀的杀,他宁裂云只敢要个说法。

    这口气,谁人能咽的下去!

    “俺老郑没话可说,确实是我们理亏,但是我兄弟我罩着!他管我叫一声大哥,他这条命我护一辈子!人命等会你找我郑天韵要。

    但是就宁督军刚才的话,我会叫人如实报告给帮主,让他传送给统领八十万北凉铁骑的玉将军。这诺大的北地姓王,你一个小小的边陲七品督军胆敢口出狂言说凉王不是,我看你是想造反!”

    宁裂云吓得一个哆嗦,凉王麾下的将领不少,偏偏级别最高的将领是位女将军。

    出了名的野,嫁不成北凉王就做了同他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的将军。

    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说北凉王的不是,保准第二天八十万铁骑南下,把他碾的连渣都不剩。

    “郑兄弟说的哪里的话,我们在凉王大人的领导下一直很安分。他奶奶的,去把那个侯博天泼醒!为了区区一个贱民就叨扰几位大人,眼睛让狗吃了?平时没见他这么有正义感!”

    宁裂云肚子既有怒火,又有憋屈,只好撒在侯博天的身上。

    张恨水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宁裂云面前说道:“这就让宁大人空手回去多不好意思,要说法是吧?借把刀!”

    话落,还没等郑天韵拦下,张恨水就从一个士卒手里夺过一把刀,朝着自己左手小指头砍去,眼都没眨。

    鲜血横流间,张恨水把自己的指头抛给宁裂云。看着后者退半步的样子,他不由得讥笑道:“说法给你了,你也接不稳啊。”

    郑天韵随手拿了酒肆柜台上的一壶老酒,浇灌在了张恨水的断指处,一阵叹气。

    “事情不是平了嘛,你非得整这一出儿。”

    十指连心,酒水浇灌在伤口处,张恨水痛的冷汗直冒,但就是憋着一口气不出声。

    这下宁裂云不好在说什么,带兵走了。

    ***

    龙门酒肆的老板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开了这么多年酒肆,接待过杀人不眨眼的马匪,一言不合便下生死状的江湖人士,还有一些背负血债的杀人犯。

    小酒馆的二十年里,打打杀杀不在少数。

    所以在这一段插曲过后,他又招呼几个小厮收拾好残局,继续营业。

    龙门酒肆店家不大,却很有规矩,二楼一般人花多少钱也不能上,除非你的达官显贵。

    说白了这二楼就是专门给大人物开辟的地方,对于这个规矩没人敢反对。因为大人物听了舒心,你小人物上去就是臊着那些人去了,当晚沉尸湖底的不在少数。

    自此之后,没人敢触霉头。

    “那人死有余辜,仗着家里有点权势就欺男霸女。莫念虽然讨人厌,但他身边的小瞎子招人喜欢。我看那男的眼神不正,量莫念也保护不了那小瞎子。那我就没办法了,只好送他归西,一了百了。”

    张恨水怀里抱着一坛酒,把脚搭在桌子上,自己往后依靠着椅子背,一晃一晃的。

    白十三受邀参加这个酒会,自己在这些大帮派面前就跟小蚂蚁一样,万幸的是人家张恨水不计较自己给他一手刀的事。

    人家大度,自己便不能不识抬举,所以便来了。

    “管他娘的善不善,恶不恶!恨水你记住了,有大哥在,你就算无故砍了谁,也特么没人敢找你麻烦!”郑天韵喝的快要不省人事,光是他一人扫光的酒水,就足足十大坛。

    白十三缩了缩脖子,如今总算见到了前世说的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匪。

    张恨水把脚放下,踢了踢一边半睡半醒的郑天韵,一拍大腿道:“好!这是你说的!一声兄弟,一辈子兄弟!要是那天有难了,你敢跑我前边,我特么一刀捅了你!”

    郑天韵红着眼睛,惺忪着起身,手里抱着酒坛不肯撒手,指了指自己的胸脯说:“朝这里捅!”

    “哈哈哈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喝酒!”张恨水仰头闷了一口,火辣的酒水入喉,如同刀子划入。

    郑天韵喝的不行,直接应声倒地,呼呼大睡。

    接下来的几更天都是白十三与张恨水喝酒,同时白十三也套出来了一些沿山城的势力。

    原来除了城卫府和知县府也就是华府以外,还有个离魂帮。这个离魂帮遍布整个北地,张恨水所在的沿山城不过是一个分帮而已。

    而这个帮派存在的目的就是监视和协同地方上任的县令约束其它七部的人,不然就华府一个势力,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沿山城,抵挡不了当地的土势力的。

    用不了多久都会被胁迫或者收买,北凉王就是怕这一点,所以才极力策反天下帮派,用作自己的眼线。

    收录的帮派形形色色,但只要一归属凉王旗下,都只会有一个代号“离魂”。

    “白兄弟,你相信酒后吐真言吗?”张恨水醉醺醺的看着白十三,没头脑的问了一句。

    白十三点点头。

    谁知张恨水大笑起来,了当道:“白兄弟你的江湖经验还是太浅了,现在我相信你不是中原派过来的探子了。那些说是醉的不省人事,就在心仪女子身上不老实的男人,那里是真醉?真醉就应该如我大哥这般。

    酒后吐真言我不知道,但酒壮怂人胆是真的,不然怎么促成那些有色心没色胆的人?白十三你是不是以为我喝醉了你就能套话了?不要太天真,与那个故作酒后吐真言是一般的,我说的话都是想让你听的。”

    白十三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心中莫名震撼。

    “你说这些干什么?”

    张恨水起身,站到酒肆二楼的回廊前,把手搭在掉漆的木栏杆上,俯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他对着白十三招了招手,指点道:“沿山城太小了,但却能映照出很多事情。在这诺大的王朝里,有庙堂的明争暗斗,也有江湖的人情世故。史书上记载的是那些王侯将相,茶馆里说书,说的是江湖里来无影去无踪的侠客。

    你瞧瞧街上的这些乞丐,你在瞧瞧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衰小孩莫念。这些人就像是一个时代的过客,我是从狼群里来的小人物,至于白十三你是不是大人物,我就不清楚了。

    只是因为今天早上你想过为莫念出头,看到莫念的满脸脓包你没如其他人一样走开,我就想交你这个朋友了。我虽然不知道你之前经历了什么沦落至此,但你眉宇间的贵气却是难以掩盖。

    你让我觉得,还是有大人物愿意看看我们这些人的。”

    躺在地上的郑天韵眯了眯眼睛,心中更加笃定自己为什么要力保张恨水了。

    他们即便是归顺了北凉王,也难改土匪的俗气和嗜杀,一天是土匪一辈子就是土匪。

    别说想改变了,在这个人心隔肚皮的世道,他们连如同张恨水一样说出这些话,都觉得是可笑的,但却不知怎的他心里明白张恨水才是对的。

    张恨水是他们这些人的希望。

    “可我不是大人物,以你的身份和人脉完全可以在沿山城去做你心中想做的事情。你也可以把当街打杀人的真实原因告诉民众,很快他们就会信服你的。”

    白十三道。

    张恨水笑了笑,他抬头望了望远处如巨兽匍匐的远山道:“我也只是意难平而已,这些刁民总是觉得好人应该帮他们,如果不帮他们便会戳你脊梁骨。毕竟这个世界上没几个如莫念一般的傻子,吊着个孱弱的身子却整天喊着做大侠。”

    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还得是英俊的大侠,不然的话,就如莫念一般喽。”

    白十三沉默,事实上他这一晚上一直在沉默,有太多的话语冲刷着他的内心了。

    张恨水的眼神始终眺望着远方,总有一些如大山一般的势力和人挡在自己面前,让人看不清楚山后的景物。

    所以便有了那些傻子去登山,这些是大人物,而张恨水自认为自己是自作聪明,只能意难平的小人物。

    等到白十三下楼的时候,小慧已经在楼下的酒桌上等到睡着了。

    “一点心思都没有,女孩子家家的也不怕被歹人捡尸。”白十三拍了拍小慧的肩膀,总算把小慧摇醒。

    小慧醒后看见白十三正在打量着自己,赶忙擦干口水,嘤咛了一声。

    “公子。”

    白十三弹了弹还在迷糊中的小慧,用劲大了,导致小慧满脑门的包。

    “公什么子?驾车回府啊。”

    小慧委屈的嗯了一声,扶着白十三上了马车。他们的新住处是华府名下的一处产业,名字叫做金玉花坊。

    这是专门为华府输送新鲜花草的地方,里面的老板人很好,白十三与小慧就在这边先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