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十一章 恨水 一

第三十一章 恨水 一

    黄灰色的马车颠簸,心中略有睡意的白十三很难安眠。

    昨晚上华府的二夫人和三夫人打上门来,带着一群恶奴把白十三的竹匚别院给围了。

    半夜三更的白十三只好摸索着穿好衣物,让小慧推着自己出门迎接,不然的话这些人把房子给点了都是有可能的。

    原本白十三还不明所以,直到看见躲在人群后面的龙虎少爷,这才心中了然。

    双方争论不休,二位夫人一直想要白十三给一个道理。

    白十三却说:“学生不尊师长,先生教训学生就是道理。”

    就是因为这句话把华府的二位夫人气的够呛,说了一些诸如“你身为先生没本事让学生尊敬,还谈什么”的歪理。

    一直闹到凌晨,孙玉出面才算把事情平息下去。

    换来的代价就是先让白十三出府待上两天,等风头过了在回府。

    “糯糍坊的糕点越来越香了,当街都能闻到。”

    车厢里的小慧撩开小窗的黄色帘帐,鼻尖动了动,眯着眼睛满脸陶醉。

    白十三笑了笑,没有说话,空气里确实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奶香。

    马车很快就停了。

    车夫帮着把轮椅放好,白十三在小慧的搀扶下掀开帘子走下车。脚下铺着一块块脸盆大小的青石砖,延伸到灰白色街道的尽头。

    龙潜节的第二天街上依旧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甚至还有一些牵着马穿着劲装的江湖人士。

    北凉的的龙潜节像是中原的元辰,街上的门市张灯结彩,挂着的大红灯笼昼夜不灭。

    小贩和出来闲逛的女眷们毫不避讳,姐们一行抛头露面娇笑连连。

    白十三在一家酒肆面前停下,红木的房梁有些腐旧,往里边望去人声一片嘈杂。

    说书的先生,带刀的侠客,儒雅的书生,砍柴的樵夫以及在那二楼高台上脆生生弹着琵琶,唱着小曲儿的清倌。

    酒馆如酒,酒馆里的人就是酒里的百般滋味儿,越老越纯粹。

    就在白十三望着梁上那白色牌匾愣愣出神儿时,一道瘦削的身影从酒馆里飞了出来。

    仔细一看是两个练家子的小厮,一左一右的架着一位少年,硬生生的给他从里边抛了出来。

    白十三侧过身子,静静的在一边看着。

    “莫念!又是你这个臭小子,喝酒不给钱就算了,还一直缠着张先生给你编故事说书。怎么?现实中当不了大侠,开始编故事自己骗自己了?”

    那两位强壮到离谱的小厮站在酒肆的灰白石阶上,叉着腰板,嘲弄的看着趴在地上的破麻布少年。

    莫念气急败坏,锤了锤地上厚重的青石板,不忿的起了身子。

    “谁自己骗自己了!我父亲认识大侠,大侠说我天赋异禀,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少年言之凿凿,高高扬起的头颅上没有几根毛发,脸上也是烂疮满布,如今一摔更是破了不少,黄色的脓水顺着他的脸颊滴到地上。

    登门的酒客,无一不嫌弃,捂着口鼻从莫念身边匆匆走过。甚至有一些人,就因为莫念站在龙门酒肆门前,就不愿进去喝酒了。

    周围同他一般大小的孩子,把刚买的糖人砸到莫念身上,啐道:“出人头地?莫衰仔你老实说,刚才那番话确有其事吗?”

    此话一出,莫念涨红了脸,嘟囔道:“算命先生说的也一样。”

    众人哄然大笑,更有甚者随手抄起一根棍子拍了拍莫念那张流脓的脸,讥讽道:“莫念我就问问你,以你的身子骨从东街跑到西街做的到吗?”

    白十三皱了皱眉,刚想出手教训这个拿棍子的男子,就忽觉一道倩影从自己眼前飘过护在了莫念的身前。

    那是一位莫约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模样俏丽。即便是衣着粗陋,也难以掩盖她那种出尘的气质。

    有人看一眼,心中便起了邪念。

    “玲儿你怎么来了?”莫念看着眼眸呆滞,像是蒙了一层灰色薄膜的孙玲儿。

    孙玲儿天生不可视物,她摸索到莫念身上,甜甜的笑了笑:“没少东西。”

    莫念看着她手中那根不知为何折断的盲棍,又好气又心疼,敲了敲孙玲儿的脑门道:“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放心吧,你莫哥我是谁?沿山城的大侠,谁能伤到我?”

    说完,众人一阵不屑的讽刺,但玲儿似乎没听到,一直夸着莫念厉害。

    被称为衰仔的少年,此时也不再与众人吹胡子瞪眼的辩解,小心的从怀里拿出一只被荷叶包裹完好的烧鸡,递到少女面前。

    “给你的,本大侠说到做到。你呢就乖乖给我当小弟,日后大鱼大肉少不了你的。”莫念拍了拍胸脯,不胜神气。

    少女咽了咽口水,二人互相搀扶着向着城里最不起眼的角落走去。

    “诶!你别跟着莫念了!他就是个......”

    有人高声呼喊,觉得孙玲儿这么漂亮跟着莫念可惜了。但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从酒肆里出来的一位桀骜少年一脚踹在了后脑勺,当即倒地不起。

    “今天小爷我懒得说哪些达官显贵,绿林好汉,想说说小人物的故事了。”

    桀骜少年在当街踹倒的那人不知是生是死,半天没动静了。

    白十三花了些钱,坐在了靠前的位置,凝重的望着眼前的说书少年。

    扶尺一摆,说书开始。

    在角落的少年似乎没有意识到今日的听客少了大半,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说是一衙役夫人怀胎十三月,落子那天天降祥瑞,麒麟送子。可天不遂人愿,衙役不知为何重病垂死,夫人弃子而逃......”

    半晌过去,白十三听的入迷。

    少年自顾自的言语,最后落下一句:“从此少年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啪!

    响木一拍,白十三如梦方醒,台上的少年规矩十足,临了起身鞠躬道了一句:“谢谢了您内。”

    白十三望着双手摊平的少年,笑着把赏钱递了过去,刚要开口便被少年讥讽:“总有地主家的傻儿子,喜欢挥霍双份钱。”

    “你讲的很好,不过却很少有人愿意听小人物的故事,他们只会把这当作心里平衡的笑料。

    你和酒肆五五分,一天到手的钱没多少,怕你吃不饱而已。”白十三不明白少年为何对自己敌意这么大,但还是如实道。

    这下轮到台上的少年愣了愣,他偏头望向白十三身后的一大队人,又坐在了案前。

    白十三察觉到不对,回头一望酒肆里的人都被赶了出去,城卫府的来拿人了。

    “你杀人了,刚才为什么不走?”白十三愕然的看向台上的说书少年。

    少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杀人为什么要走?他该死,脏了我的眼睛就该死。”

    小慧被少年的杀意吓得缩到一边,白十三皱了皱眉头道:“早就听闻龙门酒肆的张恨水,所以想来见见,如今一见到不如不见。”

    张恨水眼神危险,啐了一句:“爷用你想见不想见吗?”

    接着张恨水便径直的走向酒肆外,那里的士卒没敢轻举妄动,但架势也不可能放任他离开。

    白十三的笑容凝固,与张恨水擦肩的时候,二者的气势都攀到高峰。

    心中无名口诀念起,白十三的杀气冲天,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心中生不起战意。

    张恨水瞳孔一缩,极速的扭转身体把臂展横档在身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白十三九刃合一的血炼手刀。

    蛮熊劲带来的巨大力道直接把张恨水砸飞出去,倒地的张恨水已经被士卒包围,他咳了咳血,森然的看着白十三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明明是九品的实力但却发挥出直逼八品的力道。”

    “你出言挑衅就是为了试探我?真是个疯子。”白十三道。

    “咳咳...手劲怪大的,一会儿说。”张恨水目光环视着周围的士兵,从怀里掏出了一管烟火。

    烟火被拉响,绯红色的信号弹冲破房梁,在半空中炸开了花。烟火排列成字,隐约的标着“离魂”二字。

    “别费劲了,当街打杀我岩部百姓,离魂帮也保不了你。”侯博天身着甲胄,挡在了门口。

    张恨水没正眼瞧他,不一会儿街上人流躁动,好几十匹快马当街纵横。

    末尾的人手里还扬着两面大旗,黑色做底,血红的大字龙飞凤舞,写着离魂。

    瞎了一只眼的邓天韵叼着烟枪下马,肩上扛着的大刀足足有门板那么大,一身的横肉。

    “我隔着三条街就听到狗叫的厉害,下马一看,原来是侯少爷。”郑天韵咧嘴一笑,上边的一溜全是金子镶嵌的牙齿。

    侯博天面色凝固,沉声道:“郑瞎子,你别跟我在这里阴阳怪气!张恨水杀人是铁打得事实,你保不了他!”

    郑天韵扭头与周围的弟兄相视一眼,坦然道:“我们离魂帮自从归顺了北凉王之后,已经改邪归正,就算是我的兄弟杀了人我也不会偏袒!

    俺老郑很讲道理,所以......我就杀了在场的各位,事后与我那兄弟一同伏诛!给我打!”

    郑天韵裂开大嘴,危险的看了看侯博天,后者暗叫一声不好想要逃离。谁知郑天韵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上来就是拽着侯博天的脖领子来个过肩摔,把他摔到了离魂帮的队伍里。

    然后一群肌肉扎结的大汉开始对着侯博天圈踢。

    郑天韵在一旁大喊着:“我们有罪,我要伏法!别辜负了候公子的心意,给我狠狠地打!”

    看着侯博天那不足六尺的瘦小身躯被一群大汉反复摧残,白十三突然原谅了他当日把自己拦在城外的事情。

    乱斗的场面接近一柱香,血肉横飞,拳拳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