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七章 府宴 二

第二十七章 府宴 二

    “盈儿,他是谁?”孙安看了看连话都不想说的孙玉,自然心中明白这件事孙玉是不知情的。

    “舅舅,白大哥他是从稻城来的,途中与家人走散。”华盈盈突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平时就算这些叔叔伯伯不看好某人,也不会在饭桌上发脾气,免得失了大族的体面。

    可现在看来,他们眼中的不满都是从眼睛里不加遮掩的流露出来的。

    华盈盈求助般的看向孙武,她知道这个二舅平时对她最好了。

    “咳咳,白兄弟是吧?先别在门口待着了,正好空余三个位置,你就坐盈盈旁边吧。”孙武给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低声又对孙玉说道:“大姐有话私下说,看这个白十三穿着得体,估计也是个大家少爷,别让人家太没面子了。”

    孙玉冷哼一声,他们这些男人商量什么事情她们妇人家的也不掺和。让她生气的是,华盈盈居然不提前和她打声招呼,就把人带到堂前来了。

    这么多亲戚看着,像什么样子!

    知女莫若母,若华盈盈只是单纯救治落难的白十三,她又怎么会把他带到这里。

    胡闹也就算了,若是白十三腿脚利索孙玉还能接受。可这个叫白十三的,不仅坐着轮椅,还让她的宝贝女儿推着进来,叫孙玉看的一阵不是滋味。

    “这位是孙统领吧,我前几日听华小姐说起过您。”

    白十三硬是撑起一口气,从轮椅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白大哥......”华盈盈黛眉紧皱,想要上前去扶,但被白十三挥手打断了。

    华盈盈给白十三做的这身衣服并不厚重,甚至是修身轻薄。

    因为她知道白十三的一天,不是在院子里赏雪就是在屋子里休息,平时养伤不会出去。今日为了让自己娘亲和众位叔叔伯伯眼前一亮,所以华盈盈就给白十三做了这一套。

    白十三区区几步的距离走的艰难,步伐虽然缓慢,但却四平八稳。

    这时候在场的众人才看到,白十三的大腿细的如麻杆,棱棱角角的不平滑。

    孙武看着白十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骇然道:“白兄弟,你...你的大腿?”

    白十三闻言苦笑:“遇上豺狼了。”

    桌前的众人撼了撼,这哪里是先天残疾?这分明就是被豺狼活生生的撕咬,导致大腿部分血肉缺失,剩了骨架而已。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白十三终于稳稳当当的坐在了座位上。

    就这几步的距离,就耗费光了他近几日存的内气。

    随着白十三的到来,餐桌上的气氛又沉闷了些,倒是华盈盈不明所以,一直给白十三加菜。

    “盈盈,你坐过来,娘有话和你说。”孙玉终于坐不住了,自家女儿简直就是鬼迷心窍,哪些从小教给她的礼仪全部忘的一干二净。

    “娘亲有事等会再说吧。”华盈盈说话间又给白十三装盘了一大碗菜肴。

    白十三才不过入座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他吃饭吃的都快溢出来了,但也不好拒绝华盈盈的好意,只好硬着头皮吃。

    自从白十三习武之后,胃口大的惊人,从来都是吃不饱。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如今面对吃饭竟有些苦大仇深。

    “盈盈,你坐过去吧,正好我也有事和白兄弟聊聊。”孙武看不下去了,他瞟了瞟周围的人,让华盈盈会意。

    受到孙武的提醒,华盈盈才如梦方醒,看着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眼光,她才羞赧的低头。

    “鬼精的小丫头,你长本事了啊?他是谁?”孙玉嗔怒的用眼神刮了一下华盈盈,在等着她的解释。

    华盈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想要伸手环住孙玉的臂膀。谁知被孙玉无情推开,面对这种事情,她不吃撒娇这一套。

    见自家娘亲真的动怒了,华盈盈只好如实交代。

    “所以你是真的对他有好感?你懂什么叫好感吗?我看你就是见人家是外城人,又会讲些故事,你是新鲜感上来了。

    你才多大啊?你了解人家吗?女孩子家家的这么容易就沦陷,迟早被人骗。”

    孙玉情绪激动,就算压制了些音量,但在这不是很空旷的屋子,也能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华盈盈看了看不为所动的白十三,心中莫名失落,嘟着嘴不满的看着嗓门大的孙玉。

    “那个大姐啊,你这话说的我都想反驳了。”孙安笑了笑,他突然想到年少时孙玉见到华我行的样子,简直和华盈盈此时一模一样。

    自己苦口婆心的劝阻半天,结果孙玉就甩给他一句,我喜欢他就行了。

    把孙安噎的够呛。

    孙玉甚是了解自己这个嘴碎的弟弟,一般孙安一开口孙玉就知道他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于是甩给他一个满是威胁的眼神,把孙安要说的话打断了。

    与华盈盈那边的母女大战不同,白十三和孙武这边就显得平和许多。

    出于做二舅的职责,孙武旁敲侧击,发现白十三根本就没有喜欢华盈盈的意思,对她全是感激之情。

    明白了白十三的真实想法之后,孙武便不再提这个话题了。

    “白兄弟你是稻城来的吧?近日我听到一些关于稻城的传言,我觉得你还是听一听比较好。”孙武斟酌的看向白十三。

    白十三点点头,道:“孙叔您说。”

    孙武听到白十三对自己的称谓后,干咳几声。他摸了摸自己拉茶的胡子,突觉自己确实不再年轻。

    “唉,前些日子在靠近沿山城的林子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些嗜血的怪物。这些怪物也曾袭击过沿山城,但都被击退了。

    我曾想,稻城靠近前线,战火纷天导致哪里没有什么居民,比我们沿山城还要荒芜许多。

    那里四面都是大山,怕不是也遭受到了这些嗜血怪物的袭击,才导致全城沦陷成了死城。”孙武道。

    这些话不禁让白十三一颤,算下时间,稻城沦陷就是他走后的十天左右。

    稻城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抵挡不住怪物袭击很正常。但就算如此,白十三心中还是有些异样。

    自己曾经待过的城池,转眼间就化为死地,全城百姓数千全部消亡。

    沿山城与稻城隔着三座大山,白十三选择了直线距离横跨,还用了半月时间才到达这里。

    这半月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沿山城看似安宁的背景下,实则暗潮涌动。白十三所期盼的太平日子,不知道余生能否过上。

    “谢谢孙叔告知。”白十三沉声道。

    孙武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

    与屋子里的沉闷不同,外边不知在什么时候,想起了嘈杂声。

    “宁大人,请容许小人先通报一声......诶诶,大人家主和夫人正在里边用膳,您别......”门外传来家丁们真真为难的声音。

    禁闭的大门被一下子推开,那个宁客跟在一个中年人的身后,一进来目光就四处搜寻华盈盈的身影。

    等他的目光扫到闷头吃饭的白十三身上时,宁客的目光阴沉了下来。

    “宁大人,您怎么来了?”孙武一见到那个中年人立刻就起身,站到他身边恭敬的讨好着。

    白十三倒也没有想到,性子洒脱不愿居于人下的孙武,居然还有这一面。

    那个大刀阔斧的进来,丝毫没有一点规矩的中年人名叫宁裂云,是宁客的叔叔。

    同时也是沿山城的督军,正好是孙武这个沿山小统领的顶头上司。

    “我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许久没有见到华大人了,过来拜访而已。”宁裂云自顾自的坐到正对门的太师椅上,见到身旁的黑木茶几上有些茶水,还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太师椅正好位于用餐众人的前方,地上铺着暗红绣花的地毯,因为地势关系太师椅所在的位置正好高众人一头。

    原本就是华我行才能坐的“老爷”位。

    “宁大人,您这风风火火的哪里像是拜访?”

    宁裂云明显就是带着人来找茬的,孙玉身为华府的大夫人,有责任在华我行不在的时候,维护华府威严。

    宁裂云笑了笑,还未等他说话,宁客就抬着另一张椅子放到了一边。

    “叔叔,您还是下来吧。您这架势都把盈盈吓到了。”宁客说话间,一直看着华盈盈,眼中的炙热丝毫不加以掩饰。

    “哈哈哈哈!好小子,为了媳妇敢顶撞叔叔了。”宁裂云放声大笑,也很听话的挪了挪身子,把那太师椅腾了出来。

    其中暗喻,他也承认宁客所说的话了。

    “宁大人,话可不能乱讲!小女不过十六,什么时候成你宁家的媳妇了?!”孙玉有了当初孙家大姐大的架势,情绪激动间早就把大族礼仪忘的一干二净。

    一双纤细的手指用力的在桌子上磕了磕,不满的看向宁裂云。

    “诶,华夫人何必动怒。沿山城新上任的知县,都会与我岩部联姻,以此交好。包括华大人的姨娘,都嫁给了我的父亲。

    虽然家父仙去多年,但亲情还在。如今到了我侄儿这辈,何不亲上加亲?”宁裂云笑道。

    “你!”孙玉怒了。

    孙玉还不知道,历来嫁入他们宁家的女人,没有落的一个好下场的。

    华我行的姨娘当年被迫嫁入宁家,没有名分不说,还经常受到打骂,地位甚至都不如一个下人!

    要让华盈盈嫁入宁家受苦,孙玉就算死也不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