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六章 府宴 一

第二十六章 府宴 一

    大厅上孙安唾沫横飞,在这里除了华我行,就数他地位最高了。

    孙安早年间就和父亲学了经商手段,被称为孙家最有经济头脑的公子。而且他又是在孙家二位直系公子中排行老大,理应继承父辈商路。孙玉是女流之辈,自行越过。

    至于那些小妾生的旁系,除非直系公子太过不成器,否则是不会考虑他们的。

    血缘上孙玉和孙安是同一个娘亲,所以在孙安成功靠经商在沿山城站住脚跟后,他最想要的就是给自己这个大姐找一份好亲事。

    谁知华我行半路截胡,孙安虽然嘴上不满,但爱屋及乌也让他暗中帮衬了华府不少。

    华府虽然理论上是北凉王那边派下来的,但天高皇帝远,若没有像孙府这样的本地盟友,也很难吃的消。

    况且就这几年岩部的小动作,明眼人都看在眼里,北凉王在他们心中的分量正在渐渐变轻。

    “小安,你就少说两句。”孙玉拉了拉旁边仍有一堆长篇大论没有说出口的孙安。

    孙安看了看周围眼观鼻,鼻观心的众人,心中了然,收敛了些。

    这毕竟是华府。

    他低声埋怨道:“我的好大姐,我和你说了多少年了,不要老叫我小安。你说你以前叫就算了,我这都四十多了,你怎么叫的出口。”

    “我不让你脸上臊得慌,你还不住嘴呢。”孙玉白了他一眼。

    在场的人都是孙府和华府的人,只有岩池语算是岩部的支系。家族底蕴不深,又是女流之辈,在家族里也不受到重视。

    年少时见到意气风发,刚刚上任沿山城主的华我行,岩池语就起了做城主夫人的心思。

    事实上她也成功了。

    “大哥你也少说两句,姐夫他卡在三流多少年了。这次机会若不把握住,下次得等到什么时候?”

    说话的正是孙玉和孙安得亲弟弟,孙武。

    孙武就是孙府直系公子的小公子,不过他不爱从商,和华我行一样酷爱习武。

    现在是沿山城卫军的一个小统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孙玉等人的父亲去世后,孙安才能这么快崛起。

    军商一家,其中的好处不言而喻。

    “得得得,我说不过你们。大姐你是华府大夫人,主持开席吧。”

    孙安砸了砸嘴,仿佛刚才舌战群儒的人不是他。

    华盈盈虽然是华府的大小姐,但她坐的位置却不是靠前的。

    主座空着,在主座旁边的是孙玉和其他两位夫人。孙家的人就坐剩下的位置,由前到后。

    在华盈盈前边的两个位置,是府里的二位公子的。但是此时他们却仍没有入席。

    二夫人胡明艳和三夫人岩池语的面色不是太好看,府里上下都找遍了,谁知道那两个混账儿子又上哪里花天酒地去了。

    华府和孙府都是大户,没有华我行在,饭桌上虽然人多但也不嘈杂。

    孙安话多是职业病,商人都是能说会道,但在饭桌上他的礼仪还是很足的。

    华盈盈给诸位长辈敬了杯开场酒。

    这本是应该她那两个草包哥哥做的,但他们实在靠不住,所以每次都是她来。

    一杯绿蚁酒下肚,华盈盈脸色已经微醺。

    她其实并不擅长喝酒,但却在白十三哪里足足喝了半个玉盏的量。

    绿蚁酒后劲很大,到这时候华盈盈脑袋才觉得昏沉。

    她拖着香腮,眼神直直的望向门口。

    “白公子怎么还不来呀......”

    孙玉知道自家女儿不胜酒力,便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胡明艳和岩池语。

    这个世道虽然不过分约束女性,但说到底还是不看好的。

    战争多发的年代,多是男丁抵御外敌,死的死伤的伤。在这里男丁是要比女生少的。

    华府虽然开明一些,但这终归不是华我行一个人的华府。这么一大家子人,岩池语虽然在岩部没什么地位,但终归有这么层身份在。

    多种因素牵扯,华我行有时不得不让华盈盈受些委屈。

    按照传统,华府只有这么两个男丁,就算在不成器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未来的家主,是从这两个人之间诞生的,没人愿意得罪。

    孙玉心里憋着气,她女儿到底比哪两个草包差哪里了?不就是女儿身吗?

    察觉到孙玉不善的目光,胡明艳和岩池语相视一笑,神色得意。

    正厅的院子很宽阔,大门不远处的道旁种着两棵垂柳。虽然正值冬季,但这里树木却是不太一样,生机要远远比白十三前世的大得多。

    以至于即便树叶枯落,枝条也能随风飘舞,不易断落。

    白十三被小慧在后面推着,目光四处游荡。这华府也就是前世蓝星上的那些富翁之家吧,年收入至少亿以上。

    “没有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接触富人的世界。”白十三不由得感叹。

    小慧歪了歪头,不解道:“公子再说什么?”

    “没什么......这就到了吧?”白十三望见前边的屋邸灯火辉煌,外边还有不少家丁把守。

    大门紧闭着,白十三被家丁拦了下来。

    “我是受大夫人邀约,前来赴宴的。”白十三看了看周围拿着棍棒,身材壮硕的华府家丁不禁暗自感叹华府的底蕴,连家丁都是如此这般的。

    这些家丁有的认识小慧,也见白十三衣着不俗,便只是围住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比如恶奴赶人之类的......

    “受到夫人之邀?不知公子是何许人也?”这些家丁看来都受过专业训练,寻常的人一听是孙玉邀请,又是这么一脸大家公子相的人,他们不会强加阻拦。

    而这些家丁其实都是城防军退役或者受到华府雇佣的人,有着超高的素质。

    北凉发展这么多年,城防兵自然不是都姓岩。

    “稻城人士。”白十三如实回答。

    “稻城?”一听到这个称呼,众人都闻之色变。他们这些受到雇佣的人,在沿山城的军队里还是有一些兄弟的。

    这些兄弟虽然都是小兵小卒,但也能听得一些风声。

    就在三天前,稻城没了。

    传来的消息是起于妖魔祸乱。

    “怎么?”白十三见周围这些家丁的面色不善,他也暗自的提起几分气势。

    白十三想要进去,如果是华盈盈骗他的,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己的这条命都是人家救的。

    但如果自己确实受到邀请,如今却被一群家丁晾在门外。无论是这些家丁不长眼,还是华府夫人故意刁难,对于此时的白十三来说还是有些不爽的。

    白十三虽然年岁不大,但好歹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在吃饭的点钟,被人这么拒之门外,实在是有损自尊。

    “回去吧,小姐的性子我知道,这次是她胡闹了。”杨伯从暗处走来,挥了挥手,让聚集的家丁都散去了。

    杨伯身为华府的老人,也是孙玉和华我行的心腹,他自然知道这次聚会的目的。所谈论的事情不是白十三这个外人能听的,所以孙玉怎么可能会找白十三来。

    白十三点点头,到此怎么会不明白这就是华盈盈为了让他能够赴宴的说辞。

    “叨扰了。”白十三在轮椅上给众人歉意的拱了拱拳头,让一旁面色不好看的小慧推自己回去。

    在屋内一直留意门外动静的华盈盈,也是听到一些嘈杂声,算了算时间白十三也应该来了。

    她怕白十三被拦下,所以自己就找个借口离桌,到门外接应白十三。

    “白公子,这里。”华盈盈看着白十三转过去的身影,心中有些难受。

    她瞪了周围的家丁一眼,小跑着追上了白十三。

    小慧听见华盈盈的声音,下意识的停下。

    白十三坐在轮椅上,仰望着华盈盈,脸上没什么表情。

    如同平时一样,和她打了声招呼。

    “是华小姐啊。”

    华盈盈一脸歉意,替了小慧推着白十三,朝着大厅走去。

    杨伯试图阻拦,但都无济于事。这下就连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门外的动静,不由得把目光转向门口处。

    “他们太过分了,白公子我带你进去。”华盈盈倔着脾气,因为身上没有力气,所以推着白十三很是费劲。

    白十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有生你的气,我也知道你是好心。”

    “白大哥没生气,但我生气。”华盈盈估计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白十三的称谓变了。

    这也是她一直想叫的称谓,叫公子太疏远了。

    华盈盈让家丁找了块木板搭在门口的灰白石阶上,硬生生的把白十三推了上去,微喘着气。

    屋子里的众人见到华盈盈推着一个坐轮椅的男子进来,顿时脸都绿了。

    胡明艳和岩池语看着面色阴沉的孙玉,差点笑出了声。

    “这孙玉平时没少对麟儿和天儿冷眼,百般瞧不上,真就不是自己亲生的呗。这下她那宝贝女儿做的事,也不见得多好,哈哈哈......”

    二夫人胡明艳和三夫人岩池语在底下幸灾乐祸。

    众宾客的目光都聚集在白十三的脸上,他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二把交椅上的孙玉。

    只不过此时的孙玉面色不怎么好看而已。

    面对这些让皮肤发麻的目光,白十三却很自然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们好啊,我叫白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