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四章 安稳 一

第二十四章 安稳 一

    随着白十三的意念闪动,杉木碗里的药汤也变得熠熠生辉。

    古铜色的汤水,被那股奇异的光芒染成焦黑色,粘稠度像是阿胶。

    一股股的药香味儿传来,弥散到院子里。

    在另一处房顶上,有个身材健硕的蓝短劲装男子,正躺在瓦片上睡着。

    在他的旁边还摆放着早已经吃干抹净的碗碟。

    从白十三屋里弥漫出来的药香,滑进了那人的鼻尖。

    “吸——”

    那个男子伸了个长达几分钟的懒腰,长吸气也是始终没停歇,可见肺腑之能的强大。

    男子醒了几分,鼻尖微动 把目光投向了白十三所在的屋子。

    此时的白十三已经把整整一碗的强化汤药喝下了肚。

    那种极致的粘稠感差点被把他噎死。

    但这种强化后类似阿胶的东西,一到胃里就化为了一小股一小股的暖流。

    白十三顿时感觉自身的情况有些好转,药力流转一个周天。所过之处,伤口皆是隐隐的发热,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也减轻了些。

    药力经过外肤伤口,继而剩余的药力又转到了白十三的内腑。

    那截已经充满瘀血,接近坏死的小肠,被药力疏通着。

    这种突如其来的巨大疼痛让白十三精神一阵恍惚,这个人几乎痛到失去意识。

    出的大汗打湿了他身上的绷带,咸湿的汗水浸到伤口处,伤口似是被撒了把盐。

    刚刚好转的情况,又要恶化。

    药力未尽,彼此消长,白十三面对的是无尽的煎熬。

    那个壮硕的劲装男子跃到白十三的院子里,猛的推开房门,吓了屋子里的白十三一跳。

    男子练的硬功,所以在寒冬腊月不穿厚重衣物,就想着借此寒冷来打熬自己的身体。

    一天气血运转不停抵抗寒冷,他练功事半功倍。

    “什么人!”白十三强忍住伤痛,整个人缩到窗户边,硬提了一口气做好战斗的架势。

    华胜走过过道,站在内屋的炕沿前,有些憨傻的挠了挠头。

    “我不是什么人,我是华胜。”说完华胜还嘿嘿的憨笑两声,一双黑到发亮的眼睛盯着白十三,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东西。

    “噗——”

    白十三强行运功吐出了一口逆血,但主要还是被华胜气的。

    “你来就来,你搞那么大动静干嘛?!说你是来砍我的,我都信。”

    早知道来的是个憨货,白十三何故要这样,伤势比以前还重了。

    华胜挠了挠头,干笑道:“抱歉抱歉,谁知道那门这么脆,我就轻轻推了一下而已。”

    说着,华胜的眼睛仍是在白十三身上滴溜溜的转。

    白十三被看的不耐烦了,捂着胸口道:“看什么!”

    “你藏着好东西呢,我都闻见了。”

    白十三一愣,他原本以为外边没人了,却没想到还是被人察觉。

    “你闻错了。”白十三撇了撇嘴,自个挪动着身体,换了炕的另一头躺下。

    华胜一脸不信,鼻尖嗅嗅,把目光锁定在了那个杉木碗上。

    因为强化药物黏稠,所以还留有一些残留。

    华胜用手在碗里沾了沾,把手指头上的药物嗦了个干净。

    一口药下肚,华胜的眼睛都直了,没啥效果,也不如刚才闻到的味道香。

    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药汤而已。

    见此一幕,白十三不由得心中思索:“难道强化药物只对我自身有用?”

    这个想法和见证的事实无疑让白十三减免了很多麻烦,自己也不担心强化药物被人发现。

    “说了没有,你还不信。”白十三就坡下驴。

    华胜无趣的吧唧吧唧嘴,把目光转向白十三一身的惨烈。

    “你上的太重了,身上的绷带也脏了……你等等,我去那些新的绷带,不然你的伤口又得恶化。”

    还没等白十三回答,华胜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或许他也看出,白十三的伤势不能等。

    “这人倒是热心肠。”看惯了战场杀戮,妖魔乱舞白十三第一次感受到人心的温热。

    世界上的人不都是如拐老六那般,还有很多散发着光辉的好人。

    或许是因为华胜的住所与白十三临近的缘故,没过一会华胜就带着一大卷绷带来了。

    “你行吗?”

    白十三略有怀疑的眼光让华胜很是不满,他拍拍自己结实的胸大肌认真道:“自小我便修习常人难以忍受的硬功,每日以藤条大锤抡打身体五百下,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包扎技术怎么可能比那些羊胡子老头差!”

    “行吧行吧,你记得轻……啊——”

    华胜一拉一扯宛若惯犯,动作行云流水,看着昏厥过去的白十三,华胜捏了捏手掌。

    “不好意思,手劲大了。”

    ***

    等到白十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朗星稀。

    半开的窗户有晚风徐来,因床头有安置好的火炉,所以不觉寒冷。

    院子里种了些文竹,竹影摇曳。

    “公子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侍女小慧安安静静的候在一边,轻声问道。

    “哦,有劳了。”白十三温和道。

    磁性的嗓音使得侍女小慧暗自心悦,从白十三昏迷的这段时间,她就时不时的瞧着。

    那有棱有角的精致面容,很容易让人沉迷。

    “没事的公子,不必跟小慧客气。”小慧见白十三不仅容貌俊逸,谈吐还彬彬有礼,顿时觉得被派遣来伺候伤员的差事还不错。

    小慧不确定白十三何时醒来,放在篮子里的药粥凉了温,温了凉。

    索性直接去膳房给白十三端。

    在小慧出去的这段时间里,白十三细致的感受着自己身上的伤势。

    药效依旧存在,因为换上了新的纱布,伤口没有感染,反而在药力的推动下慢慢好转。

    小慧端来的是皮蛋瘦肉粥,旁边还盏着一杯褐色的汁液。

    小慧说这是华盈盈特地去华府的药坊领的补药,花了不少例钱呢。

    一下就是一个月的量。

    “公子行动不便,让小慧来喂你吧。”

    侍女小慧穿着浅绿色长袍,头发后梳,扎了两个牛角辫,模样说不上艳丽但也属于那种小家碧玉。

    但是就白十三现代的审美来说,这比那些网络女神好看多了。

    因为这里化妆技术单一,即便是大家小姐化妆之后和没化妆也没多大区别。

    更何况是这些整日素面朝天的侍女。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

    屋内的灯光并不明亮,只有一盏。灯火摇曳间,白十三也能清楚的看到小慧羞赧半低着头的样子。

    为了避免什么不必要的误会,白十三还是谢绝了。

    小慧低落的应了一声,把碗递给了白十三。

    但是白十三此时的双手都被紧紧缠住,不能弯曲,更扯的是华胜居然还给他的胳膊安了固定木板。

    “噗嗤哈哈哈……”

    看到白十三怎么也拿不起汤勺的样子,小慧一个忍俊不禁笑出了声音。

    “还是小慧来吧。”

    白十三正色,小慧瞬间止住笑意,但面颊出还有着憋笑出来的梨涡。

    几勺热粥下肚,白十三又喝光了那杯药汁,感觉身子暖了许多,恢复了些力气。

    那杯药汁不知道是什么药物成分,喝下去肺腑清清凉凉,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呼吸通畅许多。

    原本白十三的内伤很重,呼吸都是很吃力的。

    在睡前的这段时间里,白十三向小慧问了许多关于沿山城的事。

    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沿山城的形式。

    还有就是,外面的人习惯叫这里北莽,但其实这里真正的称呼是北凉。

    自从北凉王,王禄山领命驻扎这里后,这里就改名北凉了。

    叫北凉为北莽的人大多是中原人,北方人粗鲁不堪的形象已经深深的烙印在那些坐镇中央的民众心里了。

    小慧虽然是一个婢女,但她却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

    这里的每个公民都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北凉把大曦和南疆分隔开来。

    是北凉人民的存在才能保证后方的大曦不受到南疆十六国的直接侵袭。

    白十三可以感受的到,当小慧得知中原人是这么称呼他们的之后,心里浓浓的不满。

    确实,就这么来看的话,那些人确实是忘恩负义了些。

    北凉王当初协助大曦占领北莽有大功,就被老皇帝封了异姓王。

    也正是北凉王的存在,才让北莽其他七部放弃老北莽王,弃守投降。

    换来的条件是,王禄山要应允他们原有土地的完整性,在保证自治的同时,听从与王禄山的决策和命令。

    说白了就是王禄山顶替了当初北莽王的位置。

    作为其他七部自治的条件,在北凉像每个城池的城主职位,都要由王禄山的人担任。

    由此约束其他各部,不要起什么心思。

    沿山城主,也就是华盈盈的父亲,华我行。

    而沿山城归属于七部之一的岩部。

    白十三大致的分析了一下,怪不得杨伯把华盈盈看的那么紧,感情这城里暗潮涌动。

    恐怕那些驻扎在城里的岩部子弟们,没少对华府不满。

    虽然不能明面针对,暗地里下绊子的事情也估计没少干。

    “小慧,我有些乏了,你就先回去吧。”

    白十三躺在炕上分析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晕,还是损耗太大,休息不足。

    “小慧是小姐安排在公子身边看护的,我怎么能走。公子要睡的话,奴婢在门口守着,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小慧吹灭了案上的油灯,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夜里寂静无声,屋子里的火炉依旧旺盛的烧着,柴火发出轻微的断裂声。

    雪虽然停了,但风声依然很紧。

    “小慧你进来吧。”

    白十三微微偏头,看向木门处。

    过了一会儿黑夜里才响起小慧有些拘束紧张的声音,乞求般怯生道:“没……没事的公子,我不冷。”

    屋内的白十三听后无语,他无奈道:“这是命令。再说了你看我这样……别瞎想了,外边冷会冻坏的。”

    门外缩紧身子,搓手取暖的小慧犹豫了下,还是推门进去了。

    要不是华胜毛手毛脚把厅外掩风的门拍坏了,小慧怎么说也不能被冻成这样。

    内屋暖和了许多,白十三闭着眼睛休息,小慧在火炉旁打了个地铺。

    双手环膝,靠在墙壁上,把头埋的老深。

    “公子你人真好。”

    小慧突然道。

    沉默一阵,回答她的是白十三轻微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