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二章 疗伤 一

第二十二章 疗伤 一

    白十三看向华盈盈,衣着谈吐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姑娘明理,在下白十三。说来惭愧,路上遭了山贼就成了这幅样子。”白十三虚弱道,身子也是摇摇晃晃。

    说完他便在没有一丝力气,直直的朝着华盈盈倒去。

    身子壮硕的白十三死沉,一下子就把华盈盈压在了身下。

    华盈盈瞪大了眼睛,感受着来自白十三的体温,脸色如烧开的茶壶。

    “莲儿!啊啊啊啊啊!”

    华盈盈面色赤红,连同侍女莲儿一起把白十三推到一边,嗔怒的看着白十三。

    “小姐别生气,我这就叫华大哥过来把给个登徒浪子给砍了!”

    莲儿咬牙切齿,看着全身被染上血污的华盈盈就气不打一处来。

    “算了莲儿,他也是伤重,我们把他拉回华府吧。”华盈盈叹了口气,理了理自己微乱的秀发,神色复杂的看着白十三。

    白十三衣着暴露,满脸血污叫人看不清楚容貌。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个儒雅的公子哥,华盈盈刚才与他交谈一句,也能感觉白十三修养很好。

    “可……可是小姐,您从小到大都没让男人这样……哎呀!就算他是无心,让老爷知道了也会生气的。”

    莲儿自小就被父母卖进了华府当奴隶,从小就知道春冰薄人心更薄,要不是遇到华盈盈她或许撑不到现在。

    所以只要有人对华盈盈做出不好的事情,哪怕是无心的,她都异常抵触。

    知府大人把华盈盈看的极严,平民百姓家都不这般束缚妇女,但华盈盈却被教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就连去城外不远处赏个景,还要让府内高手协同,寸步不离的保护她。

    知道自家老爷对待小姐严苛,要是被老爷知道小姐今日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赤裸男子压在身下。

    那么华盈盈绝对会受到责骂甚至惩罚的。

    民风彪悍,但这只能概括的认为是北莽平民的民风要比中原彪悍。并不是说,北莽的大户人家活的也糙。

    无论到那里,女孩子家的名节和名声都是最重要的。

    华府占地极大,当然这也跟华府老爷是沿山城的知府大人有关。

    华府本就占据了城池的中心地段,一些府中偏院甚至延伸到城门这边。

    华盈盈从偏门出发,乔装打扮,出了城门步行不到一里就能到达平丘,去看山间盛开的梅花。

    就这不到一里的距离还要雇个马车,马夫也是府内高手,看似散漫实则注意力就没从华盈盈身上转移过。

    “别说了,救人要紧!杨伯伯……”华盈盈挥了挥手,打断了莲儿的话。嘴里轻声一念,那个被唤作杨伯的马夫就来到了华盈盈面前。

    要知道,刚才他还在十几步远的马车上。现在却能悄无声息的来到华盈盈身边,显然是修了不俗的身法。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一队城卫,守卫驱赶散了围观的民众,把华府等人以及昏迷不醒的白十三包围了。

    “华小姐,好久不见了。宁少可是一直念叨着您呢。”

    话音刚落,在城卫中便让开了一个空隙。

    一个身材矮小,面容阴翳的干瘦青年从后面缓缓站到了队伍前,一脸奸笑。

    “候博天你这是什么意思?”杨伯上前一步,恰好把华盈盈护在了身前。

    那个干瘦身材的侯博天轻笑几声,对着身边的部下摆了摆手,便收了这包围之势。

    从中让出一条路给华盈盈。

    “杨伯您还是这么严肃,我的部下也是想要尽职捉拿这个可疑人士罢了,并没有针对二位的意思。”

    说着,侯博天还象征性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白十三。

    杨伯看了看华盈盈,在等着自家小姐定夺。

    华盈盈看向侯博天,黛眉紧皱,不满道:“哪里可疑了?”

    侯博天愣了愣,继而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的华小姐啊,您还真是有趣。他这幅样子,凭空出现在城门口,哪里不可疑?您该不会真以为这山间的林子里光有毒蛇猛兽这么简单吧?

    况且,刚才我在城墙上可是清楚的看到他对华小姐你做了不雅之事。”

    华盈盈听到这话,猛的抬头看向城头,正好见到侯博天口中说的那个宁少。

    “你去告诉宁客,让我看到了我就不能见死不救。若是因为我才让他敌对这位公子的,那大可不必。”

    侯博天脸色阴沉,抬头与城头上的宁客互换了一下眼神,讪笑道:“华小姐力保此人,我们岩军当然得卖您这个面子。”

    杨伯肌肉紧绷,早已入了七品差一线就能破入二流层次的他在面对岩部的这些人时,也不敢放松警惕。

    莲儿眉头皱了皱,总觉得这个侯博天看向自家小姐的眼神不正。

    她有时候也经常提醒自己仅仅是个丫鬟,不要多说任何一句话,老实本分的就行了。

    但是在面对华盈盈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的维护。

    从小缺失亲情的莲儿,真正把华盈盈当成了自己的姐姐。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如她这种有着悲惨童年的人,如果在世界上没有情感寄托,没有爱的人,那该有多麻木。

    整个人跟提线木偶一样。

    “人情我会还的。”

    华盈盈看了看侯博天轻声道。随后求着轻功了得的杨伯先行一步,把白十三送入府中医治。

    杨伯百般无奈,只好背着白十三先行一步。

    从未牵过马匹的莲儿被异常殷勤的黑马弄得哭笑不得。

    小镇铺的灰白色石板每块有脸盆那么大,一直延伸到街道的尽头。

    街边的小贩卖力的吆喝着,背靠着江南风格的建筑。

    黑色的屋瓦,白漆的墙面,从人家院子里垂出来的枯败树枝,夹杂着积雪。

    “那位公子养的小动物都好有趣。”

    黑马人性化的咧嘴笑着,不断的用头剐蹭莲儿的衣衫,引得莲儿一脸嫌弃。

    那只鹦鹉也是落在华盈盈的肩头,细心的用自己的喙为她梳理因为白十三而杂乱的秀发。

    华盈盈试探性的摸了摸那鹦鹉的腹部,它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莲儿瞥了瞥头,看见自家小姐掩袖轻笑。

    “好久没见小姐这么开心了呢。”莲儿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

    此时的白十三躺在最角落厢房里,显然很久没人住了,到处都是尘土。

    阵阵的剧痛拉扯着白十三的神经,慢慢的恢复了些意识。

    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杨伯那双亮的惊人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谢谢……”白十三唇舌泛白,身子还是很虚弱。

    杨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似乎没有要与白十三多交谈的意思,自己转身就关上房门去外面等了。

    华府的医师是位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若不是他这身行头,白十三倒真的以为自己遇上街头行骗的蒙古大夫了。

    “小兄弟别在意,杨伯他就是不善言辞,没恶意的。”那医师在这寒冬腊月中冒着满头大汗,紧锁的眉头一刻都未松懈过。

    “大夫,我的伤势如何。”

    白十三声音低沉沙哑,面色惨白,这是典型的失血过多。

    中年医师从药箱里拿出剩下的纱布,手颤的擦了擦汗。

    “小兄弟,我这话可能不太中听,但你这身伤确实是致命伤。但……但……”

    中年医师欲言又止。

    白十三明白了,他苦笑道:“但是我却没有死,对吧?”

    那医师点点头。

    白十三的大腿肉几乎被全部剜掉,腹部和胳膊都是深可见骨的重伤。

    杨伯在把白十三送来的时候,在白十三的小腹间甚至还吊着一小截肠子。

    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些武者受到这样的伤哪里还能活命啊。

    “我趁小兄弟你昏睡时,为你查看包扎了伤口。你的几处动脉曾有大出血的迹象,但你的动脉血管口好像被一些黏性极强透明胶状物给堵住了。

    另外你的一截小肠里堆满了血污,这些都是在下无能为力的。”

    白十三听后愣了愣,原来自己的伤势这么重。换做是在前世的话,白十三自认也很难活命。

    “能不能把那截小肠切除?”白十三问道。

    这一问可把那医师吓了一跳,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如实道:“小兄弟可不要病急乱投医,切除一截小肠,人还怎么活得了?”

    “切除坏死器官组织,再用针线缝补上不就好了。小肠很长,切掉一截不碍事。”

    白十三淡淡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番言论可把那医师吓得不轻。

    医师抖了抖胡子,惊骇的望向白十三道:“器官?还组织?那是什么?实不相瞒就连我师傅一生都没那么做过,都是给病人服用药石调养。

    小兄弟的理论可以考究,但这事关人命,没有前人之鉴,我是不敢尝试的。”

    看着医师的表情,白十三就一阵心塞。

    怪不得人家常说古人寿命短,一般感染个风寒就是等死的绝症。

    这思想也太禁锢了。

    别说是这医师,就连那些大家族的人估计也都没这么干过。

    鬼怪修仙的世界,就算有人如白十三这般伤势,那也都是到处求能活死人医白骨的灵药。

    没听过动这么大手术的。

    那些大族之后,受伤了吃灵药,手断了吃灵药,中毒了吃灵药。

    虽然白十三是这样认为的,但不得不承认如果能有灵药救命的话,他那截小肠或许不用切除,一颗灵药下肚什么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