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一章 古寺 六

第二十一章 古寺 六

    跃入井中的白十三,顿时感觉刺骨的凉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这不像是水,更像是一种透明的黏稠液体。

    它紧紧的贴着白十三,挤压着他的皮肤和骨骼。

    有那么一瞬间,白十三甚至感觉自己是跳入了泥沼里。

    “看来赌对了。”

    白十三缓缓下沉,透过井口只能看见夜空中的明月。

    这里的水非常的重,白十三甚至都不敢完全睁开眼睛。哪怕只是露出一条小小的眼缝,他都感觉自己的眼球快要被挤爆了。

    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黏稠的重压堵住了白十三出血口,就像一圈圈的棉布一样。

    “死!白十三!”

    一道阴影略过,房屋似的飞头蛮,瞪着血色的眼睛望着身在井水中的白十三。

    它到现在怎么可能猜不出白十三想要干什么。它就是要镇守在井边所以才一直在后院待着,只是放出杂兵去追白十三。

    见那怪物气急败坏的样子,白十三心中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用力的拨开四周的重水,身上的伤口又崩裂开来。但没过一会儿,血又被压力止住。

    井底黑压压的,仿佛没有底一般。

    白十三费力的转过身体,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移动多少。

    井边的怪物残虐的吼着,竟然是一口咬在了井口。

    一张深渊巨口出现在白十三的视野里,里边传出巨大的吸力。

    白十三身边的重水被剥离,连带着他本人不可抑止的朝着那怪物的大口涌去。

    “糟了!”

    咕咚……

    半口井水包裹着白十三进了那怪物的口腔。

    怪物的口腔里恶臭至极,一排排泛着寒光的利齿足以把白十三嚼成肉泥。

    白十三想跑,但是又有数十道肉色的长触手从怪物的嗓子里飞出。

    白十三手中的长刀未落,几刀下去根本斩不断那坚韧的触手。

    况且这个怪物的口腔里似乎是另一个空间,白十三在缠斗的过程中被逼近了怪物的咽喉。

    顺着咽喉掉落下去,白十三进入了一个逼仄的狭小空间。

    空间里有高强度的酸性物质,白十三隔着衣服不小心擦到一下,皮肤都被腐蚀的生疼。

    这里的内壁滑溜,而且空间在越变越小。

    等到这个空间内壁完全包裹白十三时,那么也正是他化为枯骨的时候。

    转眼间白十三身上的衣物都被腐蚀殆尽。当初老猎户塞给他的那张褶皱的符箓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反而在发出淡淡的微光。

    白十三一喜,这半月来遇到的事情太多,他居然忘记了还有这么一茬。

    符箓熠熠生辉,白十三决定这次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找到老猎户好好报答他一下。

    白十三咬破手指,把鲜血滴在了符箓上,符箓顿时金光大盛。

    冥冥之中,白十三的精神印记好像与符箓链接上了。

    只要他念头一动,这符箓便能立刻发挥作用。

    “敕!”

    白十三低喝,符箓渐渐的泛起红光。

    在外的人头怪物们都停下,惊骇的望着自己的主体那边。

    只见那座与房屋齐平的怪物,痛苦的扭曲着面容。

    它长着大嘴,从口里冒出红光。

    轰!

    一到绯红的光柱直接从它的天灵破出,直冲云霄。

    白十三的赤裸身影从里边跃出。

    巨大的飞头蛮从高空坠下,庭院的石砖寸寸龟裂,烟尘四起。

    一阵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在夜空中显得极其刺耳。

    一匹健硕的黑马嘶鸣着从远处跑来,白十三不理那些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僧人头颅,骑着快马奔向寺门。

    那只鹦鹉在天空中盘旋,为黑马和白十三观察地形和警戒。

    此时的白十三已经头脑昏沉,成了血人。

    一直没有被找到的僧人尸体,此时全部罗列在庙门前,意欲阻止白十三逃走。

    白十三拼尽全力将手中的长刀掷出,刀身覆盖着大量的赤练刀气。

    长刀极速飞向守门的尸体,在二者触碰到的时候,长刀轰然炸开,分成几十道细小的刀片。

    在一群无头尸体中,炸出了一个缺口。

    黑马也是趁着这个缺口,一下子撞碎寺庙的木门,带着白十三扬长而去。

    白十三低声笑着,他从未有过这么不由自主的狂笑。

    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真的是难以言表。

    等回首再去看那山间的小庙,已经被破去所有的障眼法。

    变得破破烂烂的,蛛网横结。院墙也是因为年代久远而露出里边的灰白墙壁,红漆掉个干净。

    在白十三沉睡前的恍惚间,他好像望见了庙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人体态老垂,细白的眉毛垂到嘴角,口里念着佛号。

    在给白十三鞠躬送行。

    白十三爬在马背上,有高智商的雾草鹦鹉前边带路,越过山脊,直奔山脚下的小镇。

    ***

    冷风如刀。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十三才慢慢的恢复意识。

    他睁眼四下看了看,自己裸着身子斜靠在一堵灰白的石墙上。

    目光往上望去,是一座高耸的城墙。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城门口有兵卒检察出入成的民众。

    那匹黑马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边,鹦鹉落在马鞍上一直等着白十三苏醒。

    白十三费力的站起身子,清楚的看到黑马的臀部有道血色的鞭子印。

    不用想也知道,黑马想要托着白十三进城,结果被守城的士卒拦下,加以鞭打赶走了黑马。

    “听说军马只要不死在战场上,回乡了就能受到精心的照顾,过上好日子。”

    “你跟着我受苦了。”

    白十三抚摸着黑马的毛皮,身上的伤口又绽开了。

    他受的伤可以用骇人来形容了。

    白十三吃力的摘下马鞍,把它遮挡在前身,后边用马鞍自带的皮革系紧,保证不会掉落。

    尽管是这样,从后边仍是能清楚的看到白十两股之间的沟壑。

    他牵着马绳来到城门口,目光透过密集的风雪,望见了城门匾上的沿山二字。

    沿山城,名字倒也贴切。

    那守城的士卒是北莽落岩部的岩军,战力和军队素质在北莽八部中排行末尾。

    “诶诶诶!怎么又是你?”

    昨晚守城的士卒在晨间交班,须臾间又看见昨晚那个可疑人士在城门口前晃悠。

    明明昨晚眼看着把那匹马赶走了。

    “咳咳……军爷,我真不是什么可疑人士。我是从稻城那边来的,不信您可以去查的。”

    白十三一身的伤,换了别人早就撑不住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用了极大的力气,身子摇摇欲坠。

    为首的士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耐烦道:“我说你们这些从边境城池跑过来的难民,到底来几个算多啊?这些日子没干别的,光赶你们这些无赖走就累死军爷了。

    去去去,爱莫能助。再放你们入城,我们这些原住民都没粮吃了。看你着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要死死远点。”

    白十三眼神一冷,那几个恶语相加的士卒顿了一下。

    又重新审视了一下白十三,看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不由得头皮发麻。

    能独自横跨三座大山来到此的人,又怎么可能没点实力。

    但这一念头只是在他们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现在白十三的情况根本对他们造不成威胁。

    况且沿山城里还有数家武馆,以及几月前仅凭一己之力就击退那嗜血怪物的知府大人。

    “看什么看!赶紧滚蛋,别逼军爷一刀砍了你!”

    那人说着就把腰间的长刀抽出来,威胁着白十三。

    来来往往进城出城的人止住脚步,都朝着白十三这边围了过来。

    有的妇人抱着菜篮,见到白十三不成体统的样子,一阵没眼看。

    这个世界不同于古代,民风彪悍,特别是在这北地。

    妇人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束缚在她们身上的规矩要少很多。

    她们见过光着上身在初春草地上摔跤的汉子,就是没见过在光天化日下几乎裸奔的白十三。

    “哎呦,这成何体统啊。”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你看看身上的伤。”

    “谁就一定说这是我们沿山城的人?没准又是逃难过来的呢!”

    大多嚼舌根子的都是中年妇人居多,她们一边说着没眼看,一边指指点点。

    一些人家的小姑娘,小媳妇,看一眼就羞涩的远走了。

    “驾——驾——”

    远处传来鞭子破空的声音,一个马夫正在专心致志的驾着车。

    缓缓驶过来的马车,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所有。

    黑红色的车身,一些边角还漆着金纹。马车的帘帐绣着一种不知名的鸟,样子轻舞好看。

    马车厢顶的沿儿上吊着一个白玉风铃,风一吹叮铃铃的,十分悦耳。

    华盈盈掀开车帘,看到城门口人群熙攘吵闹,便催了催一旁小憩的侍女莲儿,让她去看一看。

    马车停下,莲儿轻轻的打了个哈欠。

    她知道自家小姐又要管闲事了,这些日子华盈盈都不知道救助了多少人回了华府。

    莲儿从小与华盈盈长大,人前是主仆,二人在私底下的时候,华盈盈其实是要求莲儿与她姐妹相称的。

    莲儿自知华盈盈对自己极好,有些时候就劝阻华盈盈不要老带陌生男女回府。

    谁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别有用心的。

    但似乎华盈盈从未听进去莲儿的话。

    “啊,流氓!”

    莲儿扎着两个牛角辫,模样俏皮可爱。一走进了,看到白十三这幅暴露的样子,她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

    不小心的喊出了声。

    周围的人有的认出了这个华府小姐的贴身丫鬟,目光也转到华盈盈那里。

    落在白十三身上的目光顿时少了一半。

    年纪不过十四五岁的莲儿,红着脸气鼓鼓的小跑到车厢前。

    “小姐,你别管了,那就是个变态!居然!居然,光着身子供众人围观!”

    小丫头捂着眼睛,脸色红的发烫。

    华盈盈白了莲儿一眼,自己和车夫打过招呼,朝着白十三走去。

    她远远的就望见白十三身上的血迹,哪有人先把自己弄得满身是血,在供人围观的。

    华盈盈挤过人群,来到白十三面前,见他这幅样子确实太过轻浮。

    不过她还是红着耳根,故作大方道:“你……你好,我叫华盈盈,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