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二十章 古寺 五

第二十章 古寺 五

    “白施主?”门外传来了一个苍老但却温和的声音。

    白十三把刀横在胸前,警惕的盯着门那边,没有出声。

    他隐隐的觉得门外的声音有些耳熟,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听过。

    “我知道你能听见,我存留在此的时间也不多了。在消散之前只想提醒白施主一句,紧锁门窗,大被蒙过头……”

    那苍老的声音话音还没有落下,外边就刮起了一阵狂风。

    风声中好像有筋膜撕裂声,以及咀嚼声,还传有越来越微弱的诵经声。

    白十三真的不清楚他这几日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是人?是鬼?或者人鬼参半?

    那些话听得听不得,该信或者不该信,说实话,白十三判断不出来。

    他无非就是一个三流武夫,而且还是三流中那最末尾的一小撮。

    夜越来越深,眼看着桌上的灯烛就要燃烧殆尽。当灯烛熄灭的时候,黑暗充斥着整个世界,巨大的心理压力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白十三不管了,反正他也没有头绪。直接翻身上床,可笑的是床上哪里有什么被褥?无非就是静静地躺着一个薄薄的布片而已。

    借助着跳动中的烛火,白十三清楚的看到这布片上有血迹和牙印。

    就好像是有人死死的用嘴咬住这个布片,用力到牙龈出血。

    外边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来了,出声就会被发现。

    “只可惜这床是实木的,不然我就能钻到床底了,怎么说这都比脸上蒙块布要安全啊。”

    白十三无奈,他之所以照做是能感受到门外出声的那人没有杀气。

    这可能就是白十三与别人的不同之处,当初大曦的藤甲军都被杀意蛊惑,就白十三一个人不仅没被蛊惑,然而还掌握了那个口诀,利用杀意提升自己的实力和胆气。

    自此之后,白十三面对每个人或者什么事物的时候,都能感觉的到。

    况且,白十三曾在幻境里听到那老主持说,只要在飞头蛮头颅离体前或者头颅离体后用被子蒙住他的头,就能避免一些东西。

    前者是束缚住飞头蛮,后者是能直接杀死飞头蛮的。

    在天亮之前,飞头蛮找不到自己的身体就会死。找到了自己的身体,头颅因为被子或者其他遮挡物的原因无法回到原位也会死亡。

    “嘎吱~”

    白十三的房门耸动,门栓明明是关着的,但却不知怎么的打开了。

    走廊上的风卷进屋内,给人的凉意直达神经末梢。

    白十三面色阴沉,他一跃下床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硬着头皮往外边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东西。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这次带上们后,他反复确认过门栓已经扣好。

    白十三没有用那块破布,光是把它扣在脸上都是一种修行。

    所以白十三自知自己无法无视外物,便把自己的外衫脱下,蒙在了自己的脸上。

    说是如此,但他仍在衣衫上开了个洞,方便观察四周。

    一些视野盲区,凭借他九品的实力,也能大致感受到。

    “你躲好了吗?我要来找了哦~”

    白十三眼眸一缩。

    这声音像是发条,但却没有发条金属音那么单板,相对的又多了一丝柔性。

    灯烛骤然熄灭,小屋外好像多了一些人,顿时斑驳杂乱的脚步声四起。

    一群人在围着这屋子转!

    “你在哪里呢?”

    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敲门声愈演愈烈,隔着门白十三都能感觉到门外那东西的嗜血和疯狂。

    “不能出声,不能出声……”白十三身体紧绷,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

    剧烈的敲门声想了一阵后,那东西也没在坚持,顿时没了声音。

    一息,两息,三息……

    “窸窸窣窣”

    那群紊乱的脚步声居然在屋内响起了,可是门并没有打开!

    白十三之前泡药浴用的木桶被踢翻了。

    那诡异的声音停住了,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但白十三就是能感受到那个东西在看自己。

    木桶里没有,那一定在床上!

    “找到了你啦~~”

    那诡异的声音这次就在白十三的耳边响起,白十三汗毛林立。

    身体里的赤练内气运转到极致,可还是抵挡不了四周的恶寒。

    屋里的脚步声都停下了,一个个的都在死死的盯着白十三。

    “你在找我嘛?”

    白十三盖在身上的衣衫突然隆起,他转眼一看,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竟然就这么安放在自己的小腹。

    人头被泡发,胀的会鱼眼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十三,脸颊的浮囊皮肤处还可以隐隐的见到一些密密麻麻的虫眼。

    “滚!!!”白十三大吼,赤练刀气在屋里疯狂的肆虐,就连那小成的蛮熊劲也被他运转到了极致。

    无差别的攻击划的墙上满是刀痕,在白十三眼神恢复清明后,他在转眼一看。

    自己身上哪里有什么人头,屋里哪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看他。

    “你不听话,这下被我发现了吧!”

    白十三猛的跳离,那扇木窗被什么东西轰成木屑,一只巨大的青色巨眼,从外边望向屋里的白十三。

    光是与他对视一眼,白十三的精神就有些恍惚,那双眼里像是囚禁了百千个恶魂,争着要撕裂白十三的魂魄。

    这时候,房屋的屋顶轰动,受不住那怪物的一击就被掀翻。

    没有了屋顶,白十三这才清楚的看见这鬼物的全貌。

    那是一颗巨大的头颅,面色铁青,一双眼睛就要比窗户大一圈。

    怪物额头生独角,一双大嘴笑起来,黑紫的嘴角能裂到耳根。

    房屋轰塌,白十三一个翻身跃入了院落。

    院落中,在幻境里出现的僧人皆在此。

    他们头颅飞旋,围成一个圈,后一个嗜咬着前一个的头颅,啃的血肉模糊。

    而他们僵硬的脸上却显露出一丝的瘾意。

    “那个老秃驴坏了我两次好事,最后还想给你通风报信。可还是被我发现了,于是我便让他的师兄弟们一口一口撕咬他的灵魂血肉,往生之地他都去不得了。”

    犹如恶鬼般的低吟化作一阵阵的黑风,肆虐的刮着。

    限制级的鬼物有属于自己的鬼蜮,如果你的实力大过它,鬼蜮的作用还没什么。

    但如果你没有这头鬼物强悍,哪怕它只是一个限制级,在鬼蜮里它也如天上的神明一般。

    因为他能肆意调动鬼蜮里的任何东西。

    “看来限制级之间也有强弱,如果说限制级的鬼物杀人需要规则的话。那么当下直面它,也是规则的一种。”

    “到不如说在这个鬼蜮里,最后的规则就是和它硬碰硬。”

    白十三冷汗直冒,默念的无名口诀在此刻也没什么用。它虽然能调动杀意壮胆,但不代表能影响智商。

    一个普通人,就算再给你壮胆,让你面对一只斑斓大虎。你的理智也应该告诉你,这玩意你刚不动。

    所以在面对这等庞然大物的时候,白十三的下意识就是逃跑,跑的越远越好。

    “撕碎他!”那只巨大的飞头蛮吼叫着,数十道灰色的阴魂从它口中喷出。

    半空中盘旋着的寺院众僧们也是挨个朝着白十三冲杀过去。

    “血炼三式!”

    白十三扭过身子,九道赤色刀锋带着极强的阳属性朝着后边的阴魂砍去。

    但无奈阴魂数量太多,白十三对抗着十分乏力,特别是那几个长老头颅。

    “这样下去不行,光是一些杂兵都能把我碾压,更别说那正主了。”

    白十三挥刀间的空档,接连被几个飞舞的僧人头颅咬下血肉。

    鲜血迸溅,白十三咬紧牙关,又连续劈出三道九刃合一的血炼刀气。

    这是他目前最有杀伐手段的攻击了。

    但是这些根本就没有用,他的合一一最多能斩杀三个阴魂,而后续还有数十道阴魂朝着他杀来。

    阴魂抵消伤害,那些飞舞的“后天”飞头蛮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他们铁青的面色与寺庙上空的巨大怪物如出一辙,有着极强的防御力。

    若不是白十三的蛮熊劲小成,力气,体力和防御力都有所提升,那么他绝对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蛮熊劲虽然使他的皮肤得到韧性强化,但这种强化对于那些张合着利齿的飞头蛮来说,还是作用不大。

    蛮熊劲对于钝器防御效果显著,但利器的话就大大折扣了。

    白十三的大脑飞速运转,这个绝对不是单纯的限制级鬼物。它能人言,会思考,还懂得放小兵消磨自己。

    最可悲的是,白十三连小兵都打不过。

    “落头民,飞头蛮,别称……有了!古代的那个大将,是用被子蒙住飞头蛮的身体才杀死的它。

    那么我找到他的身体,直接破坏斩杀也是可以的吧?那么,他的身体藏在那里……”

    白十三鲜血横撒了一地,大腿小臂都被撕咬下血肉,碗大的疤看的骇人。

    “有了!那口井!”

    如果那个环境是真的的话,那么那口井就是李修缘身死的地方。

    可!可那不是被一把火烧了吗?

    白十三的思绪左右撕扯着,他一咬牙折身返回,又落入了偏殿的厢房院落里。

    待在那里的巨大飞头蛮,瞪着红灯笼似的鬼眼,看着白十三极速向自己这边冲来。

    他怪笑着,像是婴儿的啼哭,响彻整片山林 。

    他认为白十三做了个最愚蠢的决定,就是擒贼先擒王。

    如果白十三敢对自己出手,那么它将会在第一时间咬断白十三的脊椎。

    谁知,白十三直接无视它,一个滑铲跳入了井中。

    噗通——

    井里重新注满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