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十三章 药坊 一

第十三章 药坊 一

    翌日

    白十三结束每日的晨练,硬着头皮去找了袁恭。谁知袁恭早就先行一步报捷,早早的就离开了军队。

    李广坐在校场上喝酒,正好被返回取东西的白十三撞见。

    “李将军。”白十三恭敬的朝着他行了行礼。

    李广大口撕咬羊腿,吃的满嘴油光,见到白十三来也是心不在焉的随口应了一声。

    白十三顿时把想说的话积在喉咙,不知道这么跟这个没有将军样的人说。

    “将军,我想问你要个奴隶。”白十三硬着头皮道。

    李广嘴上不停,囫囵不清道:“随便,要哪个?”

    白十三一喜,继而说道:“楚国公主,川平。”

    “咳咳咳……”李广被白十三呛了一口,大声道:“什么?”

    “要川平公主做奴隶啊……不……行吗?”

    李广放下羊腿,语重心长的对白十三说:“十三呐,身处军营一年到头见不到荤腥很正常。你就先忍一忍嘛,这已经到中原边缘了,等到地方保证你涝死。”

    “???”

    “就是说,楚国公主是唯一被活禽的王室,你说要就要,陛下也不会同意的。”

    白十三点点头,他这个想法确实太理想主义了。

    为了不触怒皇帝,白十三只好违背与王为安的承诺了。

    白十三回了营帐,找出自己的包裹就进了城。

    蛮熊劲上的药方都是诸如地黄,赤芍之类的补血化瘀药物。如果这个世界的草药与现实没出入的话,那么白十三这个外科医生还是多多少少认识一些的。

    这座城虽然是在北地,但是却有着浓重的南疆风格。

    城门多,城墙看似厚重但其实到处漏风。南疆这么设计是因为气候炎热,石城本就容易储存热量,所以这设计是专门散热的。

    至于冬天要比任何一个季节都长的北地,为什么要这样设计,白十三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的女眷不似古代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反而和男人一样出行逛街,开设门店。

    几经打听,白十三才找到了城里口碑极好的一个药材铺。

    药材铺采用黄木建筑,挂着的牌匾是一个粗陋的葫芦雕刻,上边标着济世二字。

    店的窗户纸破旧,屋内更是灰尘堆积,杂乱不堪。

    屋里阴潮味儿十足,只有一个穿着蓝破麻布衣的少年,杵着腮帮子在破旧柜台前打盹。

    “极好?”白十三踏进门店,脚底的木板嘎嘎作响。

    那店员小厮在白十三走到跟前时,也没有醒的迹象,吧唧着嘴做着什么好梦。

    白十三撇撇嘴,开始在后面的药柜里翻找自己所需的草药。

    翻找到之后,他仔细辨认后,又放回了原处。

    “没想到这店铺品相不怎么好,但所储存的草药却都是上佳的。”

    要知道即便是同一株草药,出于年份,生长地的不同,药效也是有所差别的。

    药柜,地板嘎吱嘎吱的作响,催促着那小厮快些醒来。

    小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翻箱倒柜。

    “喂,你?”小厮一下子就清醒了,随手抄起放在自己身边的秤砣,就朝着白十三的屁股打去。

    白十三不为所动,腰杆一转,那小厮的秤砣就砸在了他身后背负着的钢刀上。

    铁器交击的声音令人牙酸,那小厮也是一屁股从座位上跌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鬼鬼祟祟进店不说,还打人!”那小厮抖了抖身上的土,揉着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想来买药,见你睡得香就没叫你。”白十三从药柜前走出,绕到了柜台前与那小厮直视。

    “桂枝,升麻,柴胡,何首乌,当归……”白十三林林总总的说了十几味补血化瘀,强身健骨的草药。

    那小厮见白十三能说出这么多的药名,也觉得他不像是故意来找茬的,便随口问道:“家里有临盆的妇女?”

    “不,是我自己用。”白十三老实的答道。

    “???”

    “你要临盆?!”那小厮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白十三听后满脸黑线,不耐的解释道:“练武,药浴。”

    那小厮抹了抹汗,松了口气道:“吓死我,还以为我又见鬼了呢。”

    “见鬼?”白十三顿时来了兴趣。

    那小厮一边从旁边的药柜拿出一样样的药材,一边诉苦道:“可别提了,自从我师傅云游去了之后,怪事就出现了。”

    “每天晚上这药铺……算了算了,也没什么。估计就是一些老鼠什么的,兄弟你先把药方拿给我看一下吧。”

    那小厮看了看白十三,发现对方并不是与自己相熟的人。可遇到一个外乡人了,他可不想把这半个月以来的唯一客人给吓跑。

    “我没钱。”白十三大大方方的说,他原本就是想过来白嫖药材长相,如果和他前世的一样,那他便自己上山去采。

    一听这话,那小厮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

    “你没钱来抓药干嘛?我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没钱就滚蛋!”那小厮动手赶人,但白十三就像是一堵厚墙一般,仍那小厮怎么用力,他都是纹丝不动。

    “你刚才欲言又止不就是怕鬼怪把我吓跑吗?可我走了,如果那鬼怪再来,你还能这么幸运的躲过去吗?还是说,你可以放弃你师父留下的药铺,自己逃走。”

    白十三的一番话让那小厮沉默,他之所以不走,无非就是因为放不下他师傅半辈子的产业,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药铺。

    “我无父无母,师恩如山,我自然不会走。”那小厮笃定的答道,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真的有办法可以对付那鬼怪?”

    白十三抖了抖背上背着的精钢铁刃,淡淡道:“试试呗。”

    说完,那小厮又仔细的打量了白十三几眼。

    “虽然眼前之人穿着粗陋,但看着确有两把刷子。况且我也没有余钱去请那些高价的法师做法……”

    那小厮哂然一笑:“行吧,你若真的能除掉那个鬼怪我就请你一副药钱。”

    白十三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道:“如果我能斩杀那头鬼怪,我要两副药。”

    那小厮故作心理挣扎,最后一脸肉疼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先说说这里的情况吧。”白十三也不客气,卸下背上的重刀,寻了一处地方坐下。

    那小厮回想着,连着打了几个寒颤,眼神四下瞟了瞟后,确定没有那鬼影后便哭丧着脸叙述起来。

    “老实说,我们这里有个冬日祭,祭天祭地祭祖宗,当然还要祭拜那些神神鬼鬼别来找麻烦。”

    “冬日祭那天我喝了酒,老实说我根本不想去祭祖,因为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与我有血亲的人。但是我还是去了,对着一处空坟喊爹喊娘,也算是一种自我矛盾的慰藉吧。”

    “等我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老一辈人有传话。说是这天阴气重,大家伙都是正午时分祭拜,不然的话容易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可我整个人醉醺醺的,根本没理会。哭诉完我就开始对着坟骂娘。等过一会儿原本在冬夜呼啸的北风停了,周围安静的可怕,等到这时候我才被恐惧搞清醒,朝着医馆拔腿就跑。”

    白十三眉头紧锁,打断道:“我虽然很同情你的遭遇,但能具体说下鬼怪特征吗?”

    那小厮摸了摸下巴,随后道。

    “这个我忘了。”

    “???”

    “告辞。”白十三话不多说,直接提刀走人。

    “诶诶诶,别啊!那个鬼怪就是一团白影,你要我说特征我连她脸都看不清。”那小厮在背后叫道。

    白十三停下脚步,折步返回道:“鬼怪能力特征不清楚,我要再加一副药。”

    那小厮一愣,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行,只要你能帮我铲除那个鬼怪。”

    白十三点了点头,随后道:“我先去准备准备,等快要入暮的时候我在来找你。”

    说罢,那小厮便依依不舍的目送白十三离开,越是临近晚上他店里边就越阴冷。

    白十三出了城,一路上心情忐忑,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清楚意识的时候面对那些神神鬼鬼。

    等到回了军营后,白十三发现自己帐前围了不少人。他把背后的刀取下,卡在腰间,手腕轻靠在刀柄上,以便及时拔刀。

    “你们是什么人?”白十三冷冷的问道。

    边长天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神怨毒的回头。他胸口留着五寸长的刀口,最主要的是,那赤练火毒侵蚀了他大部分经脉导致修为大跌,连三流都不是了。

    “白十三!我要你偿命!”见到白十三后,边长天情绪失控,握着颤抖不停的长剑毫无章法的对着白十三挥砍。

    白十三眼神冷漠,在躲第三剑后,他也不在由着边长天。抬起一脚就踹在了边长天的胸脯上,边长天倒飞出去。

    这一脚牵动边长天的伤口,使得边长天摔倒在地半天没有缓过来。

    “白十三,之前确实是我不对,但你为何要对我家小辈下手?他又何曾招惹你!”

    边桀从堆积的人群后方出现,看向白十三的面色阴冷,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白十三看了看边桀,没忍住笑出了声:“我之前就说嘛,是谁家的傻儿子没看住,原来是你边家的。”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边桀掌中暗劲鼓动,按耐住心中对白十三的杀气,冷声道:“只会逞口舌之利,你敢与我到将军那里评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