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十一章 事后
    “尔敢!”

    袁恭和李广同时出手,一把暗金色的大戟跨越时间空间,与安图止于的刀锋碰撞在一起。

    而袁恭则是瞬间闪身到白十三和老猎户身前,大袖一挥便化解了两位人王的对拼余波。

    “这里不安全,我带你们回后方。”

    说罢,袁恭便把双手往二人肩膀上一搭,白十三与老猎户便转眼之间回到了黝黑女孩的身边。

    回到后方的白十三望着落英峡里的冲天火光,沉默不语。

    他问道:“老头,你说如果我要到达他们这个境界能不能踏破空间,遨游星空啊?”

    老猎户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如果你要到达他们这个境界,踏破这座天下的空间倒是容易。但要说遨游星空,还差的太远。”

    “没准你连天上的那道门都打不破。”

    白十三沉默了,他脑海里的异能就是他比别人多的底牌。

    可就算有这异能,他自问要到达李广和袁恭的这种境界,时间也短不了。

    况且,就算是李广以及袁恭都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遨游太空。

    那么白十三想要回家的愿望,就如梦中泡影。

    就算有一天他到达了那个境界,没准遥遥在外域星河的家人们也都化为了一捧黄土。

    以前白十三看过很多穿越小说,他甚至也曾想过自己要是能穿越就好了。

    但如今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却有种天地苍茫,皆是他乡的悲凉。

    落英峡内的冲杀声不绝,大曦铁军如虎,楚军的五万刀兵在这些虎狼之师面前,如同待宰的羔羊。

    大曦的每个士兵都在争抢人头,杀得人头数越多军功就越多,军功越多就能兑换良田,军衔,功法和修炼丹药。

    而楚军那边,自知自己是临死反扑,就算打赢了,就现在的楚国也不能给他们什么东西。

    或许是这样的心理落差感,才让两军的差距大的这么明显。

    安图止于力战李广和袁恭二人,已经是摇摇欲坠。

    他大吼一声,风云色变,凌厉的刀光凝成一头刀锋巨龙,向着李广和袁恭打去。

    “袁先生你先退下,让我会一会他!”李广原本一丈高的身体又膨胀了一圈,浑身萦绕着雄浑的气血。

    气血化为红色雾气,凝聚成一头发狂的九头狮子,对着从天而降的刀锋怒龙暴虐的吼叫。

    李广肉身成王,一身气血不亚于那些大妖,拳芒所过之处空间如破碎的镜子寸寸龟裂。

    他身后的那头九首血狮,也是张合着獠牙,挥舞着利爪朝着安图止于凝聚出来的刀锋巨龙冲杀过去。

    两头巨兽互相撕咬,但其实是安图止于和李广在天空中斗杀着。

    “安图止于,你这小儿的刀法与我叔父差远了!安心去吧!”李广大笑着,头上的紫金冠张扬的舞动,一戟便把安图止于打出了北域。

    安图止于倒吐一口血箭,李广的站在原地一掷,掌中飞戟去势不减,朝着安图止于飞去。

    南疆,第一国,宇文部。

    一道剑光从部中冲至万里高空,打落李广的飞戟,剑光去势不减,直到触碰到某一屏障后,剑气才慢慢消散。

    “天丛云剑!宇文拓,你给我等着,我李广迟早要去南疆斩下你的狗头!”

    ***

    随着安图止于的败北,剩下的楚国士兵也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被灭的被灭,被俘虏的被俘虏。

    “安图止于到底还是他们南疆的人,宇文拓自然不会放任我们在他的地盘上杀人。”

    袁恭在落英峡里找到了那两个王座大妖的内丹。现在大妖神魂被灭,这内丹就成了无主之物。

    要知道王座大妖可是不输于始境武者的存在,要获得他们的内丹,可以说是妄想。

    因为同阶的武者,根本不是肉身强大的妖族对手。

    “我也不是耿耿于怀输了宇文拓一手,只是他这几年精进的太快了,不出十年他怕就是要进入始境了。”

    “宇文拓狼子野心。到时候,终究是大曦的一个隐患。”李广道。

    “无极复无极,想要打破哪里有这么容易。”袁恭摆了摆手,呵呵一笑。

    袁恭手一反转,两颗泛着红蓝两色光的内丹赫然出现。

    李广眼巴巴的看着袁恭收下那两个王座大妖内丹,张了张口,一脸肉疼。

    袁恭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刻意提醒道:“要交国库的”。

    “唉,你别老这么死板行不行啊。得得得,听你的,交国库。”李广闷闷的走开,指挥士兵打扫战场。

    其中有不少装死的楚军,意图躲过一劫,但都被曦军补刀而死。

    袁恭找到白十三,探查他的情况,偶然瞥到在一旁鬼鬼祟祟的老猎户。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老猎户的身边拍了拍,吓得后者一个激灵。

    “我看老先生有些面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袁恭笑道。

    老猎户僵硬的转过身体,嘴有些打瓢道:“有……有吗?”

    看到老猎户略显褶皱的尬笑,袁恭直接无视,转而把目光投向那个黝黑女孩。

    眼中紫光一闪,没有说话。

    白十三问着了袁恭,这些战俘之后会怎么样。

    袁恭说这些战俘会被发配到边疆修筑长城,而楚国王城内的侍女家眷,则会被收为奴隶。

    楚国境内的百姓,将会被劫掠三天,之后便成为大曦的子民。

    “这是李将军定的吗?”白十三问道。

    袁恭摇摇头,一般大曦的士卒在干这种事的时候,他都是开辟空间,自闭五感的。

    “这不是谁定的,而是战争就是如此,袁先生也没办法。”李广缓步走来,犹如一座小山。

    白十三就这么远远的望着他,都觉得压迫感十足。

    “国力贫弱,君主再贤明也会被强国铁军踏平。世界上所有的慈悲都是未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若是掠夺能让自己的国家强盛,自己的妻儿老小过上好日子,其他人的感受就没那么重要了。”

    白十三能理解,却不想这样。他承认自己是从太平盛世过来的,体会不到在这里活着都是奢望的感觉。

    老猎户和黝黑女孩站在楚王都外,女孩泪眼婆娑,浑身颤栗着,硬挺着没让自己哭出来。

    “你还要进去看看吗?”老猎户神情复杂,女孩的感受他也曾体会过。

    他原本以为女儿家的优柔寡断会给自己留下念想,但黝黑女孩却出奇的坚强,她吸了吸鼻子,平静道:“不必了,终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回来!”

    李广望向楚王都这边,看了看袁恭道:“就这么放他走了?陛下那边怎么说?”

    “他炼的那些尸体也是给楚王做做样子,风家的人都是聪明人,不该沾的因果他们会躲得远远的。”

    “四象阵原本就是祁先生所创,风家一脉独得先生真传。他要是想帮楚国,我们没这么轻易破阵。”

    “大哥嘱托的,就给风家留一脉吧。”

    袁恭淡淡道,目光始终望着天边。当初那个只身进入天门的男人,至今未回。

    “可那个小女孩呢?纵使身上种满了咒毒,但也难以掩盖那冲天的龙气啊。”

    李广举棋不定。

    就在这时,士兵来报。楚国王室除了妣辛不知所踪外,均已伏诛。

    李广已经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

    “罢了罢了,迟早都要交兵符的,就不多管闲事了。”

    ***

    大曦的的军旗插在了楚王都,开始班师回朝。

    路经各个城池,各地百姓怨毒的眼神刺着白十三。

    平时楚军民众爱戴的将领们,都在大曦的马匹后拿粗麻绳拴着,要徒步游行到大曦的国都。

    夜晚部队在荒郊野外扎营,白十三因为破阵有功特遭赏赐。

    最后白十三选择了那本《蛮熊劲》,原本袁恭和李广是要给他提军衔的。

    毕竟奖励只能获得一次,但你军衔提升上去,你就可以阅读更高级的武学已经获得每日的药材补给。

    所有人都以为白十三会选择第二种,哪知他就挑了一本普普通通的三流武学。

    明月高悬

    白十三随手扯下一根枯枝叼在嘴中,依靠在树枝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喂,你这么做傻不傻?”黝黑少女不知何时来到了树下,望着树上的白十三道。

    白十三偏了偏头,把口里的枯枝随口一吐,谁知落到了黝黑少女的头上。

    少女气急败坏,就要上树给白十三一拳。

    “当然傻,但我不喜欢军队,也不喜欢战争。”

    白十三在战场上砍杀了三人,历练点收入三十点。一条人命值十点历练,其中风险要比去斩杀鬼怪要低的多。

    白十三很清楚,按照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很快他就不会如现在一般想法了。

    但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

    听到白十三这么说,少女的眼眸闪了闪。

    她朝着树上丢了一块石子,砸的白十三痛呼。

    “我觉得你这人也没那么讨厌了,等到了下一个城池,我就要走了。”少女把手放在嘴边,不自觉的咬了咬食指。

    “哦。”白十三脑海里回顾着血炼刀的第三式,感觉自己又要突破了。

    少女突然愣住,她显然很不满意白十三的态度,又连着朝树上丢了一把石子后,气呼呼的走了。

    “你以后要能找到媳妇,那也准是个缺心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