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十章 破阵 二
    “谢谢大人不杀之恩,谢谢大人不杀之恩。”边桀身体颤抖如筛糠般,一个二流四品的武将连滚带爬的逃远了。

    郑厉为难的看了看李广,结果李广不愿理他,不耐烦的把他打发走了。

    “袁先生,您这是?”

    “没什么。”

    袁恭负手而立,一身紫金道袍随风而起,望着落英峡边,满是担忧。

    ***

    不到半刻的时间,又有两道飓风从山谷之上的巨龙口中喷出。

    这一套下来,两千人的军队转眼缩水了一半。

    像他们这种莽夫行径,在白十三看来无疑就是去送死的。

    先不说深谷深百丈许,就算他们能从谷底爬上去,还未移动多少,就又被巨龙呼出的飓风不知刮到哪里去了。

    现在白十三只想找到那汪清泉。

    这里看似广袤无边,但其实还在落英峡内,所以那汪泉水也一定藏在某处。

    白十三想,这落英峡内看似生机断绝,皆是死门。

    但楚军的饮用水不可能是死水吧?况且边桀还曾说,这是楚军特意引流出来的。

    若是没有用,他们怎么可能大费周章做这些事。

    现在白十三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不然就只能等死了。

    不过他虽然能想到破阵法门,但却苦于找不到阵眼。

    都说天下之大,不过东南西北。

    可是如今白十三的东西被一眼望不到边的岩壁遮挡住了,只剩下北往南通的一路。

    就像有人常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古人打仗不去绕城池。

    现在白十三可是深有体会,尽头的白光在他的眼中早就变为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白点。

    南北虽然没有阻隔,但路途太远。白十三担心自己还没有走出去,就先精疲力竭了。

    而且走到一半的时候,还会被新产生的飓风阻击。

    就在白十三左右为难的时候,在峡谷的南边突然传来一道震天的怒吼。

    一个龙首龟身的庞然大物突然拔地而起,千百里的土地开裂,露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龙龟仰天怒吼,巨大的声浪把云层震碎,看似行动缓慢,但因体型巨大一步便是几十里,转眼间就来到了峡谷边。

    而那头一直沉睡的巨龙也是睁开它那硕大的猩红之眼,眼皮左右开合,墨黑的竖瞳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龙龟用力撞着峡谷,顿时嶙峋巨石滚落,身在峡谷的白十三把刀插进土壤里,才堪堪稳住身形。

    那头巨龙也是展开自己遮天避日的褐色骨翼,发出阵阵似鹿似鹰啼的嘶吼声。

    这两头灭世巨兽在互相展示着自己的权威。

    现在白十三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条峡谷是南宽北窄了,合着南边是被那头龙龟硬生生的用身体撞出来的。

    阵外,落英峡

    安图止于死死的盯着眼前如水幕般的画面,而他所在的位置正式骨翼巨龙的休息处。

    这里被阵法扭曲出了一个折叠空间,也可以说是平行世界。

    阵内的东西全部是基于峡谷内现有的建筑,然后再加上一些现实乌有,却能在阵内造成伤害的东西。

    比如现实中落英峡并没有掉落碎石,但阵内的碎石却能给白十三以及其他人造成伤害。

    “祁先生留下的王座大妖元神,竟然又复苏了。”安图止于眉头紧锁。

    正如袁恭所说,这看似是绝阵但确有生门。破了生门便破阵,也能回到现实世界。

    那里囚禁的两个大妖,也始终在找着那道生门。

    虽然他们已经被破去肉身,灵魂也终日被阵法里的禁咒消磨,但以前终究是能与始境武神相匹敌的存在。

    若是让它们出来,人间将会在现妖魔祸乱。

    “如果不是曦军,我又何故要冒险当这千古罪人。”

    ***

    龙龟与巨龙狂暴且肆无忌惮,利爪撕裂空气,刺穿了对方的肌肉,龙血横撒天空。

    巨龙朝着龙龟喷射了一道火焰,剧烈的高温把龙龟的血液化作血红色的蒸汽。

    龙龟不甘示弱,整个天地间红蓝相交,到处充斥着火焰和冰霜。

    白十三望着那两头擎天巨兽,一时间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他拼命的往北边跑,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些还傻站在原地的可怜人了。

    滚落的巨石越来越多,大的小的密集如雨。

    “血炼二式!”白十三抽刀挥砍,六道极快的刀芒护在他的周身。

    那道能激发人心中滔天杀意的口诀对其他人来说就跟嗑药一般,有诸多副作用。

    可是当白十三在心中默念那无名口诀时,却没有如那些士卒一样迷失心智,反而跟获得增益一样。

    这几日他一直苦闷悟不到突破血炼刀第三式的势,但就在他一边默念口诀一边配合血炼刀击碎巨石的时候,他心中确有明悟。

    很久没有松动的枷锁,又开始颤栗起来。

    这种枷锁不是身体上的,你打破什么什么枷锁,你就能突破境界。

    他这种更像是一种精神上的具象表现,古有仙人盘坐,忽觉身边有流水声,但醒来一看确还在原地。

    那个仙人突破武道感悟是闻到流水声,而白十三则是有种挣脱枷锁的感觉。

    刀刀砍在极速下落的巨石上,白十三的手臂早就被反震的失去了知觉。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刀会何时脱落。

    虎口撕裂,白十三的刀被拦腰崩断。

    成百上千的落石,如陨石雨一般,朝着白十三砸来。

    白十三心神具颤,慌乱之中掏出老猎户给的符箓就抛了出去。

    远在另一个空间的老猎户正在和少女烤红薯,到嘴边的香甜软糯还未咽下,他周身便萦绕起一圈圈的空间波纹。

    老猎户在被空间裂缝吞噬前,眼睛瞪得都快爆裂了。

    这是那个小王八犊子召唤你道爷呢!

    少女面无表情的拿起老猎户遗落的红薯,自己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淡淡道:“真好。”

    几乎是在瞬间,老猎户就被传送到白十三的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了。

    “轰!”

    不计其数的落石砸下,激起一圈圈的尘土涟漪,一圈圈的向外扩散。

    老猎户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开始缓缓遍布裂纹。一道空气屏障,把二人完美的护在里面。

    “小兄弟,你看看这是什么?沙包一样大的拳头见过没?”

    老猎户愣住了,若不是自己喜欢在身上藏些保命的东西,那他今天就完了。

    谁特么能在不到一秒内画个保命符咒,老师也没教啊!

    “……”

    “我可以解释,但要在以后。我早就知道老猎户你不是一般人,你神兵天降的样子真的感动到我。”

    白十三惊魂未定,喘着大气道。

    老猎户撇撇嘴,嘟囔道:“那我宁愿没给你那个符箓。”

    “那现在怎么办?我感觉你这小玉佩快要爆了。”白十三看着老猎户胸前的玉佩,感觉要随时碎掉的亚子。

    老猎户把白十三的脸扭到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玉佩藏到了怀里。

    然后又掏出了另一件模样类似,但却要比刚才那个大上几圈的玉佩。

    “老猎户,你老实说,你是不是高手?”白十三问道。

    谁知老猎户无奈的摇了摇头,骄傲道:“我这人没什么大本事,就是祖上三代比较努力。”

    “那方便留下令尊的联系方式吗?”

    “?”

    白十三摇摇头:“开玩笑的,拼爹也是实力的一种嘛。”

    “拼不拼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么下去咱肯定都得下去陪我爹。”

    于是二人陷入一筹莫展的沉思。

    那两头洪荒巨兽之间的战斗也缓缓落下帷幕。

    终究是那头骨翼巨龙更胜一筹,龙龟被打的远遁而逃。

    巨龙扇着骨翼从白十三和老猎户头上掠过,它的筋膜肌腱被撕碎,龙龟-头上的尖角刺破了巨龙的心脏。

    妖族强大的生命力不允许它就这么死去,但是龙龟留在巨龙身上的冰霜,始终破坏着它的五脏六腑。

    死亡与自身的生命力展开了拉锯战。

    “啧啧啧,这两头大妖的神魂竟然坚韧到可以开山裂石,要知道灵魂可是虚无缥缈的,寻常人的灵魂连刮起一阵邪风都难。”

    老猎户打量着落在山谷上疗伤的巨龙,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

    “喂,我怎么感觉你的眼神都快被那头龙勾走了。”白十三道。

    “诶,猎户我口味还没这么重。只是单纯的觉得,现在在人间看到王座大妖的机会不多了。”

    在二人交谈间,落在山谷上疗伤休息的巨龙,突然睁开眼睛,把目光放在了谷底那些死尸上。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在白十三心头,他被那头巨龙给盯上了。

    “不好,那头巨龙想要吸收谷底死尸的灵魂,来帮助自己疗伤。”老猎户突然凝重。

    他从裤裆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行云流水的就贴到了白十三的额头上。

    白十三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老猎户。他可算知道当初的那些符箓是怎么来的了,合着把传家宝当命-根子藏着呢。

    “小兄弟你别说话,现在我已经用符箓隔绝了我们的生气和精神波动,你只要不出声,它就发现不了我们。”

    白十三点点头,与老猎户直视着巨龙俯冲而下。

    只见巨龙大嘴一张,一股强大的吸力直袭人的灵魂。

    纵使是巨龙并未针对白十三施法,但他的灵魂恶寒未止,如寒冰蔓延,隐隐有离体的迹象。

    好在巨龙吸收一些凡人灵魂根本就不费劲,不然要白十三挺个半柱香的,他也完犊子了。

    巨龙吸收完两千人的灵魂后,鼓动双翼不知道飞往何处去了。

    白十三与老猎户松了一口气。

    “小兄弟可吓死我了,下次再也不给你符箓了。”

    白十三捡起自己的断刀,背在身后,聊胜于无。

    “我现在要去找阵眼了。”

    老猎户站在原地想了想,追喊道:“真就好心没好报,你倒是等等我啊。”

    在路上,老猎户阴阳怪气道:“小兄弟,话说你知不知道阵眼在那里啊?要不要我帮忙找一下?”

    白十三看了他一眼:“那你说在哪里?”

    “嘿呀,就等你这句话了。”老猎户一拍手,习惯性掏裆。

    白十三嘴角抽了抽,静静的看他表演。

    “找到了,这张叫引水符,咱跟着它走就行了。”

    “淫……引水符?”白十三干咳一声。

    “奇奇怪怪。”老猎户嘟囔一句,心中默念法咒,引水符箓很快就被催动。

    指引二人前去水源处。

    在落英峡外的袁恭收回目光,欣慰的捋了捋胡须,转身对李广说道:“将军,现在即可起兵。”

    李广大喜。

    “看来等战争结束后,我也得去认识认识那个少年了。”

    李广大手一扬,一个暗金的方天画戟悄然出现。

    他抡了个圆,戟头直指落英峡。

    “进攻!”

    五万锦袍将士听命,如同苏醒的巨兽,冲杀至落英峡。

    在同一时间,生门被白十三和老猎户找到,四象阵被破。

    最后一道惊雷阵劈的不是闯阵者,而是劈向阵内的那两头大妖神魂。

    天罚之雷滚滚而下,犹如一条条怒龙。

    强大的雷电之力,如跗骨之蛆,顺着龙龟和巨龙的伤口涌入体内。

    它们发出阵阵痛苦的咆哮,可惜难以回天。几个呼吸后,曾经君临天下万妖俯首妖族至尊,彻底消散人间。

    安图止于大怒,他从未想过会被一个毛头小鬼破坏计划。

    于是安图止于的气机锁定在白十三身上,无极境的全力一击朝着白十三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