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九章 破阵 一
    白十三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王为安为什么要斩了自己。

    连袁恭都破不了的阵,需要他们这些炮灰营的去探。白十三现在的这具身体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并且炮灰营里边还有很多如他一般年纪的孩子。

    现在一有战争朝廷都会挨家挨户的找壮丁充军。

    说是找壮丁,但其实你只要能拿起兵器,你就要去战场。

    一些人家为了自己不被抓,为了自己的孩子不被抓,他们就去偷别人的孩子或者用钱买下。

    没战争时把这些拐卖来的孩子用作奴隶打骂,战乱时便让这些孩子替自己从军。

    可以说炮灰营里边的很多人都是被买家打晕,莫名奇妙来到战场送死当炮灰的。

    大多数人心存不甘,逃跑的人也不在少数。当时的白十三,满足了一个逃兵所有的特质,王为安不斩他斩谁?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有人来给白十三发军服,是一套十分厚重的藤甲。

    “这帮人连一点好的装备都不给你们,亏得你们还替他们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

    黝黑少女气的跺脚,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虽然她恨不得大曦的士兵全部死在里面,但她面对白十三遭遇的事情还是气不过。

    白十三把赤色的头盔戴上,外面的人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只是听到他轻轻的嗤笑了一声。

    少女银牙暗咬,气急败坏道:“你笑什么?我就不该多嘴。”

    “他们本就是让我们去送死的,妄图着哪个士兵能在逃窜的时候能误打误撞找到阵眼。谁会把好装备配置给将死之人。”

    白十三声音淡漠,手掌始终死死的握住刀柄,骨节发白。

    “呜呜呜,小兄弟没想到我们刚见面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呜呜呜……”

    老猎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肉麻的话,白十三脸黑,顿时觉得去当炮灰也没那么糟糕。

    此次前去探阵的人莫约二千的样子。

    萧瑟的北风刮起战旗飞扬,战火所过处的灰烬拂过每个战士的眼前。

    李广单手握起约十五寸的酒缸,扯掉上边的红布塞子,先敬大地。后双手抱起酒缸对着眼前的红藤甲将士一拱,豪饮而尽。

    “今日的大曦已经不复昨日贫弱,为臣为将,自当保家卫国,横撒热血!大曦,风起!”

    列阵在前的红藤甲士卒,把酒碗横列在胸前,碗中酒水一饮而尽。

    皆呼:“风起!”

    战鼓肆意敲打着,沉闷且肃穆,震耳发聩。

    上了战场,便没有人想到抱怨什么了。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每个人都想着站在后方,那么这支军队还未遇敌,便先从内部溃散了。

    己身虽死,家眷犹存。

    白十三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周围的士卒,不论老弱,皆发出冲天的杀气。

    这浓郁的杀气几乎要成为实质,普通人光是看到这支军队便会吓得失神。

    上至精英悍卒,下至老弱杂兵在入伍的那一刻便会被传授一道虎牢阵。

    白十三因为临时加入,所以只是在临行前粗浅的听人讲解过。

    这套军阵是大曦独有,据说是那个与国同寿的天策上将早年从军时发明的。

    配合相应的心法,会引起人们心中滔天的杀意。

    杀意如白虎,白虎主杀伐。

    杀意萦绕周身,士卒便不再觉得害怕,一心只是想摧毁面前的一切敌人。

    大军行进,犹如黑云压城。

    落英峡的楚国将士都不自觉的鼓了鼓喉咙,这气势真的是那些老弱残兵发出来的?

    他们从军多年,能十分容易的分辨出这究竟是虚张声势还是有确切的实力。

    他们似乎真的看到黑云之下有一头发狂的白虎巨兽在对他们虎视眈眈。

    “起绳!”

    只见红藤甲军里,每个士卒的腰上都缠着一捆粗大的麻绳。

    一节系着一节,一人连着一人。

    为了对抗落英峡剩下两阵之一的狂风阵,特用此法,聊胜于无。

    “这天策上将究竟是什么人?”白十三强忍住想要抽刀砍人的冲动,扭头看向四周。

    他发现四周的士卒都出奇的安静,个个发出低沉的嘶吼,透过盔甲的缝隙白十三看到一人眼睛竟然发出淡淡的猩红之光。

    军队一进入落英峡,白十三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五感尽失。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看清楚自己的处境。

    两千多人的队伍被围困在了一处深山巨谷之中,不过这里并不是落英峡。

    四周荒芜一片,炙热的高温足以点燃枯草。

    白十三蹲下来看了看,手掌戳进脚底的沙粒里,翻出了几片枯草烧剩下的灰烬。

    这还是深埋在地底的草根,上面的叶子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连灰烬都留不下。

    烈火阵,落石阵已经被破去,所以他们只是感受到炙热的高温,并没有一进来就被烈火喷烧。

    白十三抬头,居然看到一头背生双翼的巨龙睡在山谷上。

    嘴巴滴出来的龙涎,足足有人的头大,滴落在沙砾上,发出滋滋滋的腐蚀声。

    巨龙呼吸间,一形成一道道的暴虐的沙尘,向着众人袭来。

    白十三望着那足以把人卷上百米高空的沙尘暴,畏惧的鼓了鼓喉咙。

    “快找山洞隐蔽!沙尘暴来了!”

    白十三喉咙都快喊哑了,但是周围的人仍傻愣愣的盯着山谷之上的巨龙看。

    “艹!这帮人被那个什么劳什子口诀给蛊惑了。你说你被蛊惑就蛊惑,干嘛要在我身上栓绳子啊!老子是清醒的,才不会跟你们做傻事。”

    沙尘暴的风速极快,到达白十三这里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

    看着越来越近的沙尘暴,白十三当即便抽刀砍断了与其他人连在一起的绳索。

    一个闪身便越进了旁边的山洞。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狂风呼啸,如魔鬼的呻吟。

    大量的沙砾涌的山洞,差点把白十三活埋了。

    等到风暴过去,他才灰头土脸的从沙石里出来。

    “开玩笑,以为绑个绳子就能抵抗沙尘暴了。这古人不是自己骗自己吗?”

    白十三拍了拍身上的土,从山洞里探出头来,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群人随着沙尘暴一起吹远了。

    有了堪比三流武者的实力,白十三的目力也是大有提升。

    沙尘暴里的众人做着圆周运动,他们会蚂蚁过火坑一般死死的抱成一团。

    外围的人不是被飓风强大力量撕碎,就是被高速运动的沙石击爆脊椎和头颅。

    但好在这沙尘暴来的快去的也快,被卷上天的众人从高空坠下,外围的人无一幸免的被摔成了肉酱。

    人与人之间链接的绳子很短,不过半臂距离。即便不是互相抱着,两千人的团队也能很轻松的形成一个“人球”。

    绳子采用特殊材质,还被浸了油,当初白十三用刀砍它的时候,用了十成力气才勉强砍断。

    里面的人破开外围已经化为肉酱的战友,继续摆阵,向着山谷之上的巨龙走去。

    他们有的人身上还挂着战友的肠子,但却熟视无睹。

    所谓生门是这个落英峡的阵眼,而那头巨龙只是单单一个飓风阵的阵眼。

    这些如同机器人般的士卒,让白十三感到一身恶寒。

    “他们该不会是要去斩了那条龙吧?”

    白十三不敢想象,如果他们正好走到巨龙的正下方,然后一道道狂风袭来。他们没有任何缓冲的正面刚沙尘暴,会不会有生还的机会。

    外界的袁恭一直在用望气术观察着阵里的情况。

    虽然他未能破阵,但勘察阵内还是绰绰有余。

    在看到白十三缩在后方,探头探脑的时候,袁恭突然大笑起来。

    一旁的李广突然见平时不苟言笑的袁恭这样,便忍不住问道:“袁先生,你这是?”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孩子。诶,等等……居然是他?”

    袁恭狐疑起来,他之所以没有让白十三跟着王为安一起回长安,目的就是想要白十三见识一下战场。

    这几日他把精力都放在勘破落英峡大阵上面,所以并没有特意去和白十三交谈。

    他本以为,就算没有他,白十三也能在如今的军队不受算计和排挤。

    虽然老兵欺负新兵常有的事,但白十三对外好歹宣称是少将军王为安的兄弟,谁敢没事触霉头?

    结果,就他这么一疏忽的功夫,白十三就进了大阵。

    老兵有关系,去送死的一般都是新人。

    在怎么样,白十三都不可能是去探雷的那波人。

    “李广将军,我们的藤甲兵是不是都是提前选好的?”

    袁恭眸中紫电闪动,整个人比平时还要沉稳。

    “自然是的,他们都是自愿的,以此来换取重酬。”李广叹了口气,这绝对是他打过的最窝囊的一场仗。

    作为一个将军,他却只能看着自己的部下送死。

    “那个带为安军队过来的领军是不是叫边桀?”

    “边桀?有点印象,他好像是校尉郑厉手下的。”

    李广想了想答道。

    “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他。”袁恭道。

    李广看了看平静的袁恭,无奈的叹了口气。很快边桀就被带到,随行的还有郑厉。

    边桀一见到袁恭,就被他隐隐散发出来的威压压的匍匐在地。

    “我问你,那个叫白十三的少年你认识吗?”

    袁恭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谈笑和杀人都是一个语气。

    “认……认识……”边桀摇摇头,又点点头。

    边桀平时的做派李广看了也不喜欢,但毕竟是他手底下的兵。

    袁恭最擅长的就是无形中对敌人造成精神攻击,现在的边桀已经汗如雨下,脸色泛白。

    郑厉求袁恭网开一面,但袁恭根本不理睬。他只得一声又一声的叫着李广将军,希望李广能出手相助。

    事实是李广确实挡在了边桀面前,劝道:“袁先生,现在正在打仗,你在阵前教训我方将领未免会大损士气啊。”

    袁恭沉默半晌,拂袖收了对边桀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