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五章 血炼
    白十三看了看天色,已经日渐西沉,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出来一下午了。

    为了避免在夜晚再次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白十三立刻就往回赶。

    那个鹦鹉咋咋呼呼一阵后就倒在白十三身旁睡着了,呼吸绵长而均匀,这可不像是濒死时的大喘气。

    这都让白十三觉着,这个不太正常的鹦鹉是不是会吐纳。究竟是因为吃了被强化过的药丸,还是原本它就是得天独厚的山间有灵之物。

    据说先天的精怪,以后化人开六窍,可以去征得那一仙道。

    白十三看鹦鹉身上的伤似乎痊愈了,便也把它带去了军营。

    那鹦鹉也是静静地被白十三揣着,细密的羽毛和肉感弄得白十三痒痒的。

    因为王为安的擅自行动,所以他的部队被原地待命了。最主要的是因为昨晚遭遇怪物突袭,死伤惨重,包括王为安自己都在放毒养伤呢。

    不易行军。

    袁恭留下了自己的两个副手,自己带着一队锦衣卫去了楚国王都与李广汇合。

    等回了军营,白十三就入账开始吞服那个大还丹,因为不确定药量所以他只咽了一半。

    至于那个鹦鹉,白十三习惯叫它雾草鹦鹉。并没有醒,依旧肚皮朝上酣睡,像个醉汉。

    药一入腹,便如一团火焰般在胃里炸开,强劲的药力顿时涌向四肢百骸。

    白十三感觉自己的经脉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通开,拓宽了不少。

    药力去势不减,那股如火焰灼烧的感觉慢慢的变为了一小股一小股的暖流,环绕一个周天全部涌入了白十三的伤口处。

    他咬紧牙关,额头的青筋大股大股的冒出,在药力残暴的通开他经脉时,他便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衣衫。

    这大还丹一点也不会照顾人,白十三也痛的发出呻吟。

    但是他不敢叫出声,因为怕咬掉自己的舌头,只能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巴。

    伴随着腹部的奇痒无比和炙热的灼烧感,白十三陷入了昏睡。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那紧缩的眉头也慢慢舒开,呼吸变的平稳绵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十三感觉一阵阵的白光在眼前晃。等到睁眼一看,才发现是那讨人厌的鹦鹉在用嘴挑他的眼皮。

    白十三不能忍,当即用手臂一个横扫就把鹦鹉给打了下去,羽毛横飞。

    “雾草!雾草!”那雾草鹦鹉像是被打蒙了,一个劲的怪叫,顺势就要对着白十三来几下连环啄。

    最后还是被白十三种族压制,找人把它关进了笼子里。

    虽然白十三只是服下了半颗强化后的大还丹,但伤口已然结痂,用力一撮血痂便如絮般脱落。

    新长出来的皮肤比原来更加白嫩。

    王为安来到白十三的帐篷前,正好看到白十三伤口痊愈,便不由得啧啧称奇。

    “真不知道是外邦进贡的大还丹神效,还是十三你体质惊人,才短短一天就恢复好了。”

    白十三挠了挠头,心道:“原来这丹药是进贡的,肯定不是俗货,被强化后能有这般效果也不奇怪。”

    “这么贵重的丹药,袁指挥使居然愿意让给我,此番恩情白十三我永记于心。”

    袁恭去了前线,白十三只能对着王为安恭了恭。

    “哈哈,老师他已经打破桎梏,凡间的药在珍贵对他来说也是无用了。不过能有你这句话,老师他知道了一定高兴。”

    白十三沉默,王为安也是闷葫芦,二人间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王为安以挑选武学燃起了白十三的兴趣。

    新晋的百夫长都会有修习军中武学的机会。

    此时摆在白十三面前的是三本蓝皮线装册,封皮像是某种动物的皮,韧而耐久。

    “这便是你现在能挑选的武学,往后则需要对应军功和军衔晋升了。”

    白十三闻言点头,把目光落在了那三本武学秘籍上边。

    这三本分别是《迷影步》《蛮熊劲》和《血炼刀》。

    这三本分别对应的是轻功,硬功还有技法。

    白十三不禁感叹,军队就是军队,隶属于朝廷,任何好东西他们都能先一手得到。

    在外界被小帮派大宗门疯抢的武学,居然这么轻易地就从王为安的手里拿了出来。

    听他的语气,这还不止,只是因为白十三的军衔只够从这三本里挑的。

    很多宗派,都是靠着一本武学起家的。比如一些掌法门派,会以武学命名。

    抢到另一本武学,那么这个门派将会壮大一倍。

    《迷影步》这本轻功白十三暂且不考虑,虽然轻功可以保命,但是就凭这三流的功法,绝对跑不过鬼怪。

    况且这是地处战场,你在战场能跑到哪里去?没准还被当逃兵给斩了。

    至于那本硬功,白十三是很心动的,这才是保命之根本,横练自己的身体,到达抵挡刀枪的地步。

    可那只是单纯的增长力气,白十三那晚的雄风说白了就是磕了药的,现在那玉佩碎了,白十三没得玩了。

    一点武技不会,白十三总不可能在万军中和人家摔跤。

    况且那些终年战场饮血的悍卒,哪个气力会比刚练硬功的白十三差?

    “轻功就算了,硬功我虽然心动但是想要练成耗费的时间和资源都太大了,我便挑选这本刀法吧。”

    王为安听后点头道:“确实是个好选择。”

    《血炼刀》秘籍拿在手里的时候,白十三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

    男生普遍都有个武侠梦,梦想着飞檐走壁,一人抵万军。

    那些只能出现在梦里的武学秘籍,现在就在白十三的手里静静躺着。

    王为安看出白十三的激动,便不再打扰他研习武学,先一步离开了。

    习武之人会呼吸吐纳,并不是只有练习了相应的内功才会有内力。

    呼吸吐纳存储的气会自丹田出发,游走于全身各处经脉。

    这些气被称为后天之气,修习相应内功便会把这后天之气与内功属性同化。

    比如在白十三前世,那本在武侠迷里脍炙人口的《九阳神功》,便是把后天之气转化为九阳真气。

    所以在人打破桎梏之前,都被称为后天生灵。而打破自身桎梏,破入极境的人,被称作先天生灵。

    无一不是封侯拜相,大国宗主之流。

    这刀法分三式,一式快过一式,一刀快过一刀,力道不减。

    刀法并没有特定的招式,除了附带的心法以外,还有些发力要点。

    刀招无非就那几种,缠头,裹脑,砍刀,撩刀,挂刀等。

    每个刀法动作的发力方式都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是,都只能在同一时间斩出一刀,对应的刀锋也只是一道。

    但血炼刀法不同,练成第一式便会同时连续劈出三道力大势沉的刀锋。

    等练到第三式,刀法也臻至大成,九九归一。锋利的刀光分出九道,使用者在无空门,敌方无论在那个方向都会被砍中。

    刀招沉猛,与剑相比,刀法大开大阖,变化较少而威力不减,是专门为战场而生的。

    “上面说使用者气血越足,刀法的威力越大。修习此刀法者在体内会凝练出赤练内劲,将此附在刀身斩入敌人体内,灼热的赤练火毒会破坏其经脉……”

    “并且极阳的真气对鬼怪妖邪伤害极大。”

    白十三把书一合,这本书无疑是当下最适合他的了。

    眼看着天色渐晚,白十三只好按耐住自己发痒的心,没有立刻出去实践,而是在临时开辟出的校场练些基本的东西。

    “单刀看手,双刀看走”,在刀法中持刀的手法及步法极为重要。

    按理说白十三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练武时期,而他又是第一次接触武学,理应有些吃力才对。

    可事实不如他所料,一切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

    不知不觉间,刀法的内气便在白十三的体内流转起来,暖烘烘的。

    一套招式下来,白十三浑身便会炒豆子般爆响起来。

    《血炼刀》在军营并不少见,因为每一百个士兵都会有一个百夫长带领,而大多数人也都和白十三的选择一样。

    一些早进入军队的百夫长,见白十三在校场上练习血炼刀法便忍不住好奇来看。

    越看越惊奇,具他们所知今天白十三才去领的新武学,这才入手多久啊,就练的有模有样了。

    白十三之所以想要自己单独出去练,就是因为他不喜欢在自己练功的时候身边围这么多人。

    不过也没办法,都是同僚他们又是前辈,白十三太特立独行不好。

    “呼”白十三吐出一口似箭白气,延伸老远。

    “不知各位前辈有何指教?”

    那群人中有人走上来和白十三攀谈,满脸的艳羡。

    “十三呐,你知道我们这里最快入门血炼刀法的用的多长时间吗?”

    白十三看了看那人,试探性的问道:“多久?”

    只见那人郁闷一拍大腿,咂嘴道:“足足半个月啊!”

    “嘶——”白十三抽了抽嘴,怪不得自己会被围观。自己展现出来的武学天赋也未免太强,把所有人的自尊心都屠了一遍。

    “哈?有吗?我就是瞎练练。”

    白十三赶紧退走,隐约的听到后边哀怨。

    “没天理,有的人天生武道运昌,天赋极强……瞎练练扎心了老铁……”

    天妒英才,至刚易折,白十三觉得自己以后练功一定要去没人的地方,不然早晚出问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大还丹拓宽我经脉的原因,气感畅通无阻,自然而然的就运行起来了。”

    想着想着,白十三就一阵头晕目眩,胸口刺痛,像是一口老血积在胸腔。

    他赶忙回帐,这是典型的气血亏空。获得武学的喜悦已经让白十三忘了,这是本极其耗费气血的武学。

    “大还丹……”白十三无力的摊坐在榻,翻找出那半颗大还丹服了下去,等到强烈的药效爆发,他才好受些。

    那个雾草鹦鹉见白十三这幅惨样,心中被关一天的苦闷一扫而空,对着白十三无情的咯咯咯嘲笑起来。

    白十三满脸黑线,一军靴就朝着那雾草鹦鹉扔过去,吓得鹦鹉一阵雾草。

    白十三不管鹦鹉笼里的鸡飞狗跳,专心的打坐转化药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