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四章 鹦鹉
    送走了王为安后,白十三望着摆在桌上的大还丹陷入沉思。

    大还丹自然不用说那是给白十三疗伤用的。现在最主要的是,他要搞清楚自己脑海里的那一串数字。

    什么叫历练值二百?

    研究了好半天,他也没弄出个名堂,好像那一串数字就是他脑海里的一个念头。

    随时随地能调出来的念头。

    “得了,一觉醒来还患了精神疾病。估计这大还丹就算被强化成仙丹,也救不了我了。”白十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低头看了看缠在自己腹部的那一圈绷带,掩盖着碗大的疤。

    话音刚落,桌子上放着的大还丹就绽放出强烈的白光。

    一股清而不散的药香绕梁许久,白十三鼻尖一动便觉得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腹部的伤口竟然隐隐的发热发痒。

    “夫长,你在屋子里熬什么东西呢?这么香?”

    哪怕在这腊月,军帐捂得厚重严实,但那股清久不散的淡淡药香却是如同不受阻隔般飘进了侍卫鼻子里。

    白十三打了个哈哈,说是王为安给他的疗伤药。

    这也说的过去,平常的士兵接触不到这些高级货,而王为安也确实来过这里,很好搪塞。

    见白十三这么说,那个侍卫也不好再问,专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等到白十三再次调出那神秘面板时,上面被划去了一百点。

    “原来强化东西是要消耗历练点数的。”

    白十三看了看手中用檀木盒精巧包装的丹药,迟迟不肯下口。

    万一强化出啥副作用就不好了。

    于是这位新晋的百夫长当即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山林。

    “奇怪,这一带的小动物都那里去了?”白十三手里拿捏着一根落在雪地上的枯树枝时不时的挥舞着,把空气抽出爆响。

    “好痛啊,救命……”几声似人非人的怪叫声传入白十三的耳朵。

    白十三绷紧全身肌肉,警惕的朝着四周望去。

    原来是站在树杈上的一只鹦鹉。

    白十三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也会有这么爱嚼舌根子的聒噪动物。

    那只鹦鹉还在大声的怪叫着,白十三留意到在树干的另一头携着衣角。

    出于人类的本质,他还是决定摸过去看看。等到绕过了那粗大的树干,便看到一截两段尸横在一边。

    尸体的上半身是斜靠着树干的,所以白十三才能看见他露出来的衣角。

    而这尸体的下半身则在旁边五步远的地方,被枯败的灌木掩盖着。

    两段尸中间的连接,是唯一一段凝血的肠结。

    “呕——”

    白十三解剖过众多大体老师,但大多都是被放完血的,哪有直接把活人拦腰截断的。

    缓了一会后,白十三便看到那个讨人厌的鹦鹉在枝头发出咯咯咯的诡异笑声。

    他暗暗压制住心中馋红烧鹦鹉的念头,开始硬着头皮打量着这具死的诡异的尸体。

    就凭尸体上着装的火棉甲来看,不难辨认这是大曦的士兵。

    尸体的面部好像遭到什么野兽啃食一般,接近毁容。

    人死后的四至六小时,尸僵开始扩散,凝结的血液会使皮肤变黑。

    死后八小时左右,男人会实现一生中最后一次,也是最恐怖的一次的坚挺。

    出于职业病,在确定自己安全的情况下,白十三对待尸体便会依照学术做出判断。

    他的视线缓缓下移,那尸体的胯部像是盘着一条巨龙。

    继而,白十三又看了看自己,陷入沉思。

    胜在尸体死亡时间不长,面部虽有损伤但仔细看的话依旧能辨别出死者生前的样貌。

    白十三就在原地给尸体挖了个简易的坟坑,忍着恶臭把两段尸拼凑在了一起,放入了坟墓内。

    在这一刻,那尸体快要瞪出来的青白眼珠也终于缓缓闭上。

    杵在坟墓前的青石板上面刻着一行字。

    “牛午之墓”

    ***

    鹦鹉学舌,树下便是牛午的两段尸。

    腰斩原本就是酷刑,被斩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内保留甚至,甚至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爬行小段距离。

    鹦鹉口中的那诡异的咯咯笑声,以及学舌牛午死前痛苦的呻吟声。

    整个人齐腰断裂,在弥留之际却还遭受恐怖怪异。

    这些光是让白十三想想就觉得脊背发凉。他也在王为安那里得知了牛午的事,老实说他也怪牛午不救自己。

    可在这一刻,白十三才明白那就是人之常情。

    面对力量悬殊,狰狞恐怖的怪异妖魔,普通人根本无法反抗。

    “我必须要变强!如果王为安说的是真的,那我为何不能再斩一次这些怪异,妖魔。能杀那紫僵,就能斩其他妖魔!”

    眼下对于白十三而言,最主要的就是恢复伤势。

    虽然有老医师的救治和袁恭的渡法,但这也只是让白十三能自己活动脱离生命危险而已。

    白十三折了一根树枝,又扯下了自己身上的牛皮甲带,制成了一个简易的弹弓。

    他眼神四处张望,总算发现了那个死鹦鹉的踪迹。

    它正在“鸠占鹊巢”,抢了松鼠过冬的坚果和小窝。

    白十三捡起一个石子,把弹弓拉满了劲,对着那肥鹦鹉的尾羽处就是一弹。

    “啊嘎啊啊——”

    具白十三的了解鹦鹉平时的叫声大多像人生了肺炎,一呼一吸带有的那种老痰呼噜声。

    另一种就是像这样受到极大刺激,发出的吼声。

    那鹦鹉感觉自己的尾羽好像被打秃了,石子差点镶嵌在排泄之圆孔处。

    它摇摇晃晃的就直挺挺的从松树树枝上,摔进了树下的积雪里。

    白十三见状连忙丢掉手里的弹弓,朝着那堆雪快步走去。

    “小家伙儿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等最近了一看,鹦鹉背翅生蓝羽,腹部则是黄色的羽毛,喙弯而尖利。

    鹦鹉察觉到白十三的到来,努力的蒲扇翅膀,掀起几堆雪想要逃跑。

    可它不仅尾羽受伤,在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还被树枝划伤了翅膀,扑腾几下都没飞起来。

    “别害怕,我是好人,来救你的。”

    白十三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都说医者仁心,他感觉自己伟大极了。

    那鹦鹉好像是听懂了,如黑宝石般的眼睛透露着疑惑和不屑。

    “你……”白十三被噎着了,自己居然被一只鹦鹉鄙视了。

    “也罢,生死有命。”说着白十三便从口袋里逃出那盒被强化过的大还丹。

    顿时药香四起,那鹦鹉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对白十三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鹦鹉蹒跚的爬到白十三的裤腿旁,伸出脖子在白十三的腿上蹭了蹭,满脸讨好。

    “原来不光是人,动物也这么现实,这前后态度变化的也太大了。”

    白十三感叹,用指甲扣下小小的一块大还丹给了鹦鹉。

    几乎在一瞬间那鹦鹉便把大还丹吞咽了下去,顿时露出一副舒爽的表情,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这鹦鹉鬼精鬼精的,知道是好货第一时间吞下肚了。”

    可没过一会儿,那鹦鹉的身体就越来越胀,全身的羽毛也耸立起来,竟然围着树干跑起了圈。

    那小短腿迈几步就扑腾几下翅膀,颇为滑稽。

    “雾草,药效这么猛吗?”

    这原本是白十三有感而发的优美语句,却被那狂奔中的鹦鹉学了去。

    它怪叫着:“雾草,雾草……”

    一边跑,一边叫……

    白十三在没有看到这鹦鹉的最后结果前,还是没有咽下药丸。

    万一药效过了,来个大出血就不好了,毕竟自己肚子上还有个碗大的缝线口呢。

    见那鹦鹉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白十三便找了一处歇脚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这历练点的掉落应该与我所斩杀的那只紫僵有关。所以说,我以后要想在获得这些东西,就不得不与那些怪异战斗。”

    一想到这里,白十三就觉得头疼。

    具他得到的情报,普通人要想在这乱世活下去就必须习武。

    而且民间普通的武夫面对怪异妖魔,要远远比不上同阶的道士和佛修。

    他们两者修习的法诀对鬼怪之类的有特殊的克制作用。

    话虽如此,但一些道教子弟和寺庙和尚他们的身体素质却没有民间武夫强健。

    道教讲究无为于自然,就是顺应自然变化,他们参悟万物之理证道。

    佛修则是悟禅。

    当然,也不能说他们不去注重体术,只是对于参悟而言,比较次要而已。

    凡间的武夫则是全身心的去打熬身体,使得自己气血旺盛,神鬼莫近。

    无论是道教还是佛修或者是民间的武者,他们在打破桎梏之前都要经历三流九品。

    一为最,三最次。

    一流对应一二三品,佛家破一品为金刚,道家破一品为纯阳,武道破一品封人王。

    品级一品为极,九品最次。

    之所以把破一品称作桎梏,是因为这就是一般人的极限了,能真正破一品的人寥寥无几。

    现在对于白十三来说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先别说更高的境界,就单单一本三流的武学都被各个门派当宝贝藏着。

    在军队,兑换武学需要大量的军功。一般的士兵就算获得了三流武学,那也没有相应的药石辅助,到最后炼了个气血两亏。

    练习硬功的,没有药石保养,过三十开始走下坡路。

    说到底就是穷,寒门再难出贵子。

    那些大家族的少爷,大宗派的少主,那个出生不是最好的药石温着,最好的武学习着。

    这是个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