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狂逆之途 > 第三章 异能
    炮灰营的牛姓男子蛰伏在一军帐后,摇曳的火光映着他那略显凝重的瘦削脸颊。

    不远处的帐篷上因为光亮,所以能看到人头躜动。可没过多久那一颗颗攒动的人头就被连根拔起,炙热的血液如喷泉一般从断口处喷出,把牛姓男子吓得捂嘴失声。

    虽然古话有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但这硬生生的把头薅下来,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人对未知事物充满了本性的恐惧,战场上也不过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里有这般生猛。

    “小兄弟,你可别怪牛大哥不救你啊……”牛姓男子握了握手心里的钥匙,又往白十三所在的木笼那边看了看。

    心一横,躲了个空子便用足了力气把钥匙朝着白十三扔了过去,自己转身就跌跌撞撞的进了丛林。

    白十三整个人死命的往笼子里缩,丝毫没有留意到落在自己笼子旁的钥匙。

    他原本都认命了,天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这么多嗜血的怪物。

    那怪物用獠牙和利爪攻击了几次木笼,但这木笼好像也不一般,竟然扛住了。

    紧接着就有一队士兵过来围剿那两只徘徊在笼子外的怪物。

    就在白十三以为自己快要得救的时候,才发现人海战术根本就没用。

    那群怪物好像完全不知疼痛和疲倦,从一开始的弱势慢慢的转变为势均力敌,现在眼看着那群士兵就要一个个的被撕碎了。

    那么下一个……就是他白十三!

    “等等,这怪物我怎么感觉像是英叔电影里的僵尸?”

    白十三身为医学院的高材生,一般大体实验他都是被老师叫做助手或者自己动手解剖的。

    心理素质要比一般人好上许多,特别是越紧张的时候白十三的头脑运转的越快,他很容易让自己保持镇定。

    “镇定,镇定……”

    白十三一遍又一遍的给自己强加着心里暗示,直到最后一名士兵的眼球经络甩在了白十三的脸上,他才发现在真正的生死存亡面前,什么心理素质都不好使。

    该怕还是得怕,最主要的是,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不想被这群怪物分尸而死。

    “好在那群士兵也不是一无是处,倒是替我消灭了一个怪物。以往的僵尸电影里,好像只要你憋气僵尸就不会攻击你了。”

    白十三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好深深的憋了口气,眼睛随着那怪物的移动而转动。

    “很好,那怪物愣在原地不动了,他应该不会……”

    “吼!”

    就在白十三以为自己骗过那群僵尸的时候,那背对着他的僵尸突然把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猩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继而双腿猛的跳跃到高空,面部朝下会炮弹似的朝着白十三袭来。

    “轰!”

    僵尸铁青的死人脸镶在了木笼的栅栏缝间,它与白十三的距离不过半臂距离。

    白十三在这一刻才发现,自己那越紧张越镇定的天赋没有了。

    僵尸足足两寸半长的獠牙对着白十三一张一合,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特别是它的牙龈上还挂着一根根肉丝和筋膜,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白十三,这玩意吃人。

    “果然电影里的东西不能信……”白十三张了张口,身子抖得如筛糠。

    木笼的裂缝越来越大,当木笼被那僵尸怪物摧毁的一刹那,白十三一直紧绷的神经线好像也断了。

    伴随的震耳欲聋的嘶吼,白十三只觉得腹部一凉,便失去了意识。

    ***

    远处的火光冲天而起,两道震耳欲聋的爆裂嘶吼震慑着众人的心神。

    袁恭依旧是那一席儒士白衣,几十个妖魔尽毙他手,身上却还是一尘不染。

    他慢慢的停下脚步,见一比寻常妖魔高大许多的青面紫皮怪物被大力轰飞。

    那怪物露出人性化的疑惑和少许的迟疑,呲着獠牙大声的朝着对面嘶吼着,像是在试探。

    “这妖孽差一步就要晋级紫僵了,已经产生了微弱的神智。”

    袁恭看了看被众人搀扶而来的王为安,解释道。

    巨大的冲击弄得烟尘四起,一阵刺骨的妖风挂过,露出了白十三的身型。

    那取自大漠深处,堪比精铁的金沙木笼子只剩下残垣。

    那金沙木在大漠的高温下生长,寻常的火焰已经不能够让它燃烧起来。

    可现在那一根根的金沙木却无火自燃起来。慢慢的,一点点的就化为飞灰,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有火焰在灼烧它。

    “老师,怎么会是他?”

    “嘘,那少年周围的杀气已经化为实质,暂且看看。”

    王为安眉头紧锁,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能把带头的领尸一拳轰飞,少说也得有四品的实力了吧?他怎么甘心窝在炮灰营?”

    “比我强吗?”

    王为安陷入沉思,他以为自己已经算天之骄子了,却不曾想人外有人来的这么快。

    此时的白十三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股凌厉的杀气。

    “杀……杀……杀!”

    白十三眼眸墨黑,最后一声“杀”直接把头顶的云雾冲散,露出一轮血色的圆月。

    “轰!”

    白十三不等那怪物反应,强健的肌腱直接踏裂大地,这个人会炮弹似的冲杀过去。

    一拳便把那怪物的两颗獠牙打掉,墨绿的血液顺着牙缝流到地上,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王为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心中一阵后怕。

    “死!”

    不等那怪物反应,白十三有一脚凌空,对着那怪物的天灵盖就是一阵肘击。

    怪物的四肢僵直,不能弯曲。白十三的强烈攻势从上袭来,由于承受不了这样的巨力,那怪物的腿从双膝处折断,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留下两个浅坑。

    “嘶——”

    周围的士兵虽然不如前线那些悍卒经历的多,但也都是从过军杀过敌的,被一个少年郎震撼成这样那还是在多年前。

    南疆第一国可汗的大儿子宇文拓十岁提刀杀人,一人灭一户。

    据说那还是队百户军队。

    眼看着刚刚还屠戮自己战友的凶物被一位少年按在地上爆锤,这反差之大,足以让凉气吸到饱。

    最主要的是,白十三还嘴上不闲着,在捶杀那怪物的同时还发出一阵阵的低吼。

    那怪物也被白十三硬生生的锤成了肉泥,死的不能再死。

    “指挥使,这个怎么处理?”四下的人都咽了咽口水,这也太生猛了,简直比怪物还像怪物。

    袁恭没说话,他朝着愣在原地的白十三走去。

    白十三腰间的祖母绿玉佩冒着微弱的红光,闪烁几下后便黯淡下去,整块玉佩徒然炸裂,成了碎片。

    袁恭看着一地的绿色磨粉瞳孔缩了缩,一掌拍昏还在愣神中的白十三,若有所思。

    “为安,这下他能戴罪立功免除死罪了吧?”袁恭朝着王为安儒雅的笑笑,挥手让随行的锦衣卫把白十三带去了医帐。

    好在那老军医人老精明,早在祸乱开始,自己就扎进了稻草堆,大气都不敢出才躲过一劫。

    在对白十三进行必要的包扎治疗后,众人便出去,留下白十三一人静养。

    在昏迷中的白十三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无根浮萍,被似水流的东西肆意拉扯,无问西东。

    在某一时刻,他的耳边突然多了些嘈杂的声音,似小孩的嬉闹声,私塾的朗读声,战马的嘶鸣声……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白十三的耳边,慢慢的把他带进一个漩涡。

    那里有晦涩的经文,拗口的梵音,和带着杀意和怒气的大道之音。

    好似白十三此时就是为天地不容的恶人,身边充斥着古朴玄奥的咒文锁链。

    ……

    凌晨的山林像是睡在云里,等到金阳初升,那氤氲的雾气才被化开。

    白十三头痛欲裂,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但一睁眼就能见到太阳的感觉是真好。

    他轻咳几声,惊动了在外面的守卫。

    “夫长醒了,快去禀报指挥使和少将军!”一个守卫手按着腰间的佩剑,扶正了头顶的战盔急忙跑向远处。

    “夫长?你们是在叫我吗?”白十三狐疑的看了看满脸正能量的守卫。

    “没错夫长,就是在叫你。”

    白十三摆摆手,示意让他离自己远点。这守卫嗓门也太大了,况且那一脸真诚的样子实在是让白十三下不去口让他滚蛋。

    看到这名侍卫,白十三也想起了自己以前。

    平时功课之余,他会偶尔拍点正能量视频,口里的口头禅好像叫“奥利给”。

    正是因为如此,在网上才会有像他一样正能量的铁子支持,使得自己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那个无良导演也是看中了白十三的粉丝量,想邀请他客串的。

    “你等等,我怎么就成夫长了?”白十三还是很疑惑,凡事还得弄明白点好。

    在这个抽刀断头比抽刀断水还随便的世界,他可不想有云里雾里的感觉。

    “下去吧。”王为安肩上批着一件银色的披风,走起路来也是更显得虎虎生风。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昨夜我与老师商量,便把你提携为百夫长,许你带领一百将士去开拓疆土建功立业。”

    “?”

    “百……百夫长?”白十三惊疑。

    “怎么?”王为安随意的坐在案前,拿起白玉的茶壶沏了一杯茶水,拿到白十三面前。

    “你功力不错,大曦铁军很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我很钦佩比我强的人,若不嫌弃我们以茶代酒泯消之前的误会,做个兄弟如何?”

    白十三目光闪动,很快他就认清了形式。他是回不去了,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在这刀尖舔血的世界活下去。

    当炮灰的永远都是大头兵,百夫长好歹有点权利。一百个人护佑自己总比没有好,外加这个被人称作少将军的大人物愿意与自己做兄弟,那何乐而不为。

    “少将军真是性情中人,只不过……您说我比你强,这……”

    “你看你还装,真不知道你有那么好的本领还窝在炮灰营干嘛。你是昏过去了,现在可能一时半会想不起昨晚的事。”

    “等会儿你去问问别人,此下我主要是给你送一件东西。”

    说罢,王为安就从腰间掏出一个锦缎包。

    “这个应该是你的物件,只可惜当晚战斗太激烈,玉质东西又脆……算了,你自己看吧。”

    白十三似懂非懂,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大概猜到这里面包的什么东西了。

    一摊绿油油的玉粉静静地躺在白十三的掌间,晶莹的颗粒在阳光下被照耀的熠熠生辉。

    当白十三的手指接触到那摊玉粉时,突然一股凉意从他的指尖传递到他的大脑。

    “历练:两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