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冷少的新婚罪妻 > 第一百九十六章:不和她一般见识

第一百九十六章:不和她一般见识

    封霆川怔然。

    回过神,他的唇角往上微微勾了勾。近日的心情阴郁,似乎也有了几分好转:“因为我?具体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你……没什么。”乔西静默了下,语气很平静地开口,“你当初,叫过我‘乔乔’。”

    封霆川蹙眉:“我真的这样叫过你?”

    “对。”乔西语气自嘲,“就连你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我还一直记得。”

    而这,也是她输得一败涂地的原因。

    封霆川拧眉。

    乔西的语气,让他莫名有些不舒服。

    就好像,她是在控诉他的薄情一般。

    只是,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做。难道最开始背叛了他的人,不是她么?

    “乔西……”封霆川微微眯起眼睛,“你对我,似乎很不满。”

    “没有。”乔西想也不想地否认了,“我没有对你不满的资格。”

    “你会这么顺从?”

    封霆川嗤笑扬声,低头看了乔西一眼。

    视线落在乔西脸上,他瞬间一怔。

    乔西的表情很平静,平心静气的样子。似乎她刚才说的话,是最真诚最实在的,没有一点虚伪……

    就好像她是,真的不在乎他了。

    思及此,封霆川忽然觉得心里一哽。

    但是,他分明不该为这样的女人动心。

    就凭乔西的身份,想让他为她心软?她还不配!

    “很好,乔西。”封霆川顿了顿,冷笑,“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

    乔西没什么情绪地点头:“放心吧封三爷,我已经很清楚了。”

    “很好!”尽管乔西回答得利落又痛快,封霆川还是一阵不爽。他一把擒住乔西的下巴,狭长的眸子微眯,“不过,你没有资格从我身边离开。这一点,你可知道?”

    乔西叹了口气,对这个结局并不觉得意外:“封三爷。您已经不喜欢我了,甚至对我还那么厌恶……难道,您就不能放过我吗?”

    “放过你?”封霆川不痛快地冷笑,“你没有资格这样要求。我拿你,不过当个玩物罢了。在我对你这个玩物失去兴致之前,你没有离开的权利!”

    “……”

    乔西的嘴唇抖颤了下。

    尽管早知道封霆川会给出这样的结局,然而,当结果到来,她心里还是一阵阵的疼。

    这种疼,就仿佛被利刃来来回回的割过来、割过去。

    她疯狂地想要逃离封霆川,想要摆脱这种疼。

    可是,她没有办法……

    “封三爷,我累了。”良久良久,乔西终于开口,“我想先去休息一下,恕我不奉陪了。”

    说着,乔西微微屈膝,拉了拉裙摆,转身就要离开。

    她用的,还是几年前封霆川教给她的贵族礼节。

    这个男人给她留下的众多印记,对乔西来说,已经深入骨髓。

    封霆川眯眸看着她,心里的不痛快更加的深。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这个女人这副要死不活的德性,就是会觉得不爽!

    唐泽言悄无声息地凑过来,“封三爷,乔西回去了。”

    “我知道。”封霆川不悦地眯眸,“你以为我是瞎子,连这点小事都看不到?”

    “呃,我不敢。”唐泽言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然而转念想想,唐泽言又想起了自己凑到封霆川身边的原因,不得不壮着胆子开口:“咳咳,封爷。刚才安小姐打电话来,问您什么时候回去。”

    封霆川拧眉:“安静柔又联络了?”

    “是的。”唐泽言顿了顿,“安小姐似乎,很想早点看见您回去。”

    封霆川冷笑一声,语气很烦躁:“她想不想看见我回去,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唐泽言语塞。

    “安静柔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封霆川沉了眸色,眼底透着刻骨的孤寒和煞气,声音也轻得接近于无,“她似乎忘了。先前我选择让她留在我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安静柔当时的模样,是个懂事的人。

    在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看来,一个懂事的女人,不该给男人找什么麻烦。

    一直以来,安静柔做得也的确不错。她不像其他人的情妇那样,会主动靠近主子。也不像……

    只是近来,随着乔西出狱,安静柔的胃口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他不会容忍这样的女人,继续在他身边待下去。

    “唐泽言。”

    封霆川很快下了决定,沉声。

    唐泽言身子一震:“是,封三爷?”

    “叫安静柔过来一趟。”封霆川沉声,“让她来海上。”

    “呃?”唐泽言一愣,“但是封三爷,海上不是……”

    “多嘴。”封霆川低斥一声,“这是我今天,在你这里听见的第二个问题。你最好,不要问出第三个来。”

    唐泽言立刻一个哆嗦。想想先前唐泽宇被从封霆川身边撵走的事情,他连忙点头:“好的封爷,我这就去。”一边说,一边迅速离开了甲板。

    封霆川吐出一口气,往乔西消失的方向找了过去。

    乔西正坐在海边的椅子上,高跟鞋脱在脚下,双臂抱着膝盖,呆呆地坐在那里看月亮。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是在发呆。

    封霆川坐到她身边,淡淡叫她:“乔西。”

    “……”

    乔西保持着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回过头。

    封霆川冷声问:“三年前,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件事?”

    三年前的事情?

    乔西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脑袋,只能想起安静柔瘸腿这一件事来。

    她扯了扯唇角,语气麻木到淡漠:“还能是为什么?想这样做,便去做了。”

    “你!”

    封霆川脸色猛地一沉。

    乔西静静地抬头看着他,姿态很从容,仿佛已经心死。

    反正对她而言,只要无法从封霆川身边逃开,那不管做什么都是一样的。

    封霆川闭了闭眼,将暴怒的情绪从心底剔除,冷声警告:“我不希望,再听见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乔西轻飘飘地回答:“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把这话听进去。

    封霆川冷冷地看着她,手指紧了又松。他在海城素来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什么时候这么被人无视过?

    只是……罢了。念在她也受过委屈的份上,这一次,他暂且不跟乔西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