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360章 野草
    “长本事了吧!”陶十五气的冲着陶七妮抡起了胳膊道。

    沈氏赶紧伸手拦着他道,“她爹,冷静,冷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孩儿她娘,你听听这丫头说的是人话吗?”陶十五气得呼哧带喘地说道,“看把她给能耐的,这天下都装不下她了。怎么还想骑到男人头上啊!还来一个打一个,她……她……”

    “你这孩子说什么浑话。”沈氏瞥了她一眼道,“她爹,她爹,这事咱不说了,今儿不说了。”说着从炕上跳下来,拉着陶十五出了卧室。

    沈氏冲着陶七妮的房间喊道,“妮儿,你给俺好好的想想,别说不着边际的话。”将陶十五给推进了他们的卧室。

    “她娘,你轻点儿,轻点儿。”陶十五吃痛地喊道。

    沈氏推的劲儿有点儿大,直接将陶十五给推到了炕上。

    “没摔着吧!”沈氏赶紧将他给拽了起来,关心地问道。

    “没有。”陶十五坐在炕沿上闷声道,气鼓鼓地说道,“倒是被那丫头给气着了,气的俺胸口疼。”

    沈氏坐在他身边劝道,“行了,别气了,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孩儿她娘,你可不能任由妮儿胡来。”陶十五闻言立马说道,生怕她心软了。

    “俺没有!”沈氏看着他压低声音道,“都在气头上,越说越气,都消消火,以后再说。”

    “是俺气得火冒三丈,你看她老神在在,仿佛是打定主意了。”陶十五指着外间说道。

    “别说了,这事别说了,睡觉。”沈氏扯扯他的胳膊小声地说道,“别被她听去了。”

    “俺去洗脸、刷牙了。”沈氏看着他安抚道,“你赶紧睡觉。”话落转身出去。

    沈氏出了卧室,冲着里间的陶七妮喊道,“妮儿,你也赶紧睡觉啊!明天还有的忙呢!”听见陶七妮回应了一声,抬脚出了堂屋。

    陶十五躺在床上,越想越睡不着,干脆趿拉着鞋出了屋子。

    “孩儿她娘,洗完了吗?洗完了,咱们出去走走。”陶十五故意提高声音道,“气的俺睡不着,要出去消消气。”

    沈氏无奈地看着孩子气的他道,“洗完了,咱们出去走走。”

    与陶十五一前一后出了家门。

    陶七妮自然听见他们说什么?也知道自己的言语有些惊世骇俗,可她必须表明了,否则被他们一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给定了终身,才糟了,牵扯其他无辜之人。

    所以这话还是说在明处,告知他们不要明知故犯!

    &*&

    陶家夫妻俩走的足够远了,“你把俺叫出来,就是来听你唉声叹气的。”沈氏看着垂头丧气的他故意道。

    “妮儿这事咋办?”陶十五停下脚步看着她为难地说道。

    “这事有长生呢!交给他得了,还有啥难办的?”沈氏特别干脆地说道。

    “对哦!”陶十五立马又眉开眼笑的,忽然又耷拉了下脸。

    “你这又怎么了?”沈氏看着变脸如此之快的他好笑地问道。

    “俺觉得有些对不起长生。”陶十五情绪低落地看着她说道。

    “为啥?”沈氏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姚先生感觉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有文化,长的又俊俏,哪哪都好。”陶十五抿了下唇看着她说道,“咱家妮儿凶巴巴的,感觉不是一路人。”

    “咋了,你觉得妮儿不好?”沈氏闻言竖着眉毛看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道,大有你敢说妮儿不好咱试试。

    “当然俺不是说咱家妮儿不好,只是怎么说呢?姚先生美好的像画一样,妮儿就跟那路边的野草似的。”陶十五边想边说道。

    “画又不能当吃,不能当喝的,野草怎么了?咱可没少吃。”沈氏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看你这话说的,俺觉得什么锅配什么盖。”陶十五有些自责地说道,“是俺没本事,让你们过上富裕的日子,没把妮儿教成大家闺秀。”

    “好好的说这干什么?谁也没怨你啊!”沈氏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以后别说这话了,俺不爱听。就是地主又能咋地,逃荒的路上,多少地主富户没了。俺觉得野草挺好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活下去。”

    “呵呵……”陶十五闻言笑了笑道,“你这么说也对哦!”

    “再说了,咱家啥情况,妮儿什么情况,长生都知道。”沈氏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既然真心求娶,就不会在意的。”

    “这倒也是。”陶十五抿了抿唇看着她又道,“那孩儿她娘,刚才妮儿那大逆不道的话,还有什么立女户啥的,咱跟长生说吗?”

    沈氏闻言眼底犹豫地看着他,狠下心来道,“说,咱不能骗长生。”

    “那要是把长生给吓跑了怎么办?”陶十五紧张兮兮地看着她说道。

    “吓跑了,那就是两人没缘分,不嫁也罢!”沈氏咬了咬牙狠下心来道。

    “那个咱真要给她找婆家,妮儿真要来一个打一个,咱还给她找不。”陶十五紧锁着眉头道,“这丫头说到做到。这万一咱家妮儿这辈子不嫁人咋办?”

    “她要真是这个打算,你不会把妮儿扔出去吧!”沈氏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说道。

    “说什么浑话,妮儿就是不嫁人那也是咱闺女,俺怎么可能把她赶出去呢!”陶十五看着她严肃地说道,“大不了俺养她一辈子。”

    “不怕别人流言蜚语。”沈氏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说道,“吐沫星子能淹死人。”

    “怕个球!咱家的事哪里用得找外人管。”陶十五冷哼一声道,“又不吃他们家,喝他们家的,俺乐意,关他们什么事?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

    沈氏闻言笑着松了口气,她还真怕他耳根子软,受不住闲言碎语。

    陶十五看着松口气的她,笑道,“俺没那么狠心。”伸手拉着她的手轻轻握着,“咱俩这辈子失去的太多,就剩下这一双儿女了,当然希望他们过的好。”轻叹一声道,“咱当爹娘的没啥本事,不能成为孩子们的助力,最起码不拖累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