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暮云碧 > 第二十七回 煖寒会(5)

第二十七回 煖寒会(5)

    堂屋内众人尽皆变色,方心达、丁心怡、欧阳枫榭、龚方震等人更是目露惧色,身子禁不住微微发颤。

    卢惊隐低声向着胡忘归问道:“这个昭懿郡主是什么人?”

    胡忘归缓缓摇了摇头,凝眉暗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今日煖寒之会,四大山庄济济一堂,摩天大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择此时来访,既是有恃无恐,更隐隐含着要将四大山庄一网打尽之意。”

    卓方霖一口气堵在了胸口,忽地大叫一声:“师父!”双脚一蹬,就此气绝,双目兀自圆睁。卢惊隐神色黯然,伸手为他合上了双眼。众人眼见戴、卓二人惨遭毒手,皆是悲愤不已,钟芫芊、管心阔、路心广、笪方霄等年轻弟子,忍不住轻声啜泣起来。

    那阴恻恻的声音又道:“岁寒、浮碧、苍葭和沙湖,四庄齐聚煖寒会,好不热闹,我们也来讨杯热茶喝喝。喂,四大山庄还不出来拜见郡主,今日难道要做缩头乌龟么?可笑啊可笑!”说罢“嘿嘿”、“桀桀”笑了起来,笑声如午夜枭啼一般,阴森刺耳至极。

    胡忘归心中凛然:“人还未曾照面,便连杀两人立威,果是冲着四大山庄来的。”气沉丹田,喝道:“昭懿郡主光驾敝庄,远来是客,胡某自当奉迎,但汝等何以不问青红皂白,一来便害我两条人命,却又作何道理?”他声音清朗,中气完足,一句句传送出去,顿时将那人的阴森森的笑声,盖了下去。

    那人止住了笑声,沉默了片时,阴阳怪气地说道:“久闻胡岁寒内力深厚,今日一见,佩服啊佩服。”

    胡忘归低声道:“善者不来。我出去迎客,大伙儿做好戒备。”说罢弹冠振衣,昂然而出,来到滴水檐的廊下,但见大雪之中,雪松下、修篁旁、寒梅间,站着二十余人。这些人有高有矮,有僧有俗,从相貌和服饰看,骇状殊形,大多不是中土人士,其中还有数人用厚厚的布襟遮住了脸,也不知是天气严寒之故,还是不肯以真相示人。他们四散站开,又都簇拥着一顶枣红色轿顶和轿帏的轿舆。那轿舆的左右两侧及后方,垂着厚厚的帏幔,前面毡帘低放,瞧不见里面坐着何人,但一坐一站,尊卑有别,显然轿中人乃是这伙人的首领。

    胡忘归心中忖度:“轿子里坐的莫非就是甚么昭懿郡主?仅凭你们这些人,便想挑了四大山庄,当真是痴心妄想,就是不知敌人外围是否还有强援?”

    一名矮胖的阔鼻汉子踏上一步,双手叉腰,大剌剌地道:“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听他说话的腔调和声音,正是先前出言不逊之人。

    胡忘归背负双手,淡淡地道:“自古强宾不压主,我便是此间的主人,此话该由我来问你才是。”见他胸前衣襟绣着一头昂首展翅的海东青,神态凶狠狰狞,翅翼上又绘有熊熊的烈焰,暗忖:“果是神鹰坊的人到了,他们今日不请自来,绝非好事。”

    阔鼻汉子微感讶异,自忖:“胡忘归威名素著,想不到样貌清雅文弱,好似一名饱读诗书的文士。”一对小眼睛将胡忘归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将信将疑,隔了片刻,用手一指身旁的轿舆,瓮声瓮气地道:“大金国昭懿郡主在此,胡庄主还不快快前来拜见!”

    胡忘归尚未作答,就听见轿中有人轻轻拍了一下手掌,阔鼻汉子闻声疾走到轿前,附耳过去。轿中人掀起毡帘,露出一条缝隙,低语了几句,阔鼻汉子连连点头。轿中人言讫,毡帘复又放下。

    阔鼻汉子抬头瞧了瞧漫天的飞雪,大声道:“胡庄主,天寒地冻的,将我们这般晾着,岂是待客之道?还不请大伙儿进去喝上一杯热茶,暖和暖和身子。”

    胡忘归暗思:“轿子里的自是甚么昭懿郡主了,不知这个郡主是何方神圣?对方意图尚未弄清之前,倒也不必就此撕破脸。”朗声道:“昭懿郡主光降敝庄,不肖自当肃客奉茶,只是有人戕害无辜,待一会胡某倒要请教!各位,请!”说罢微微欠身,退在一旁。

    八名大汉抬起轿舆,率先进了堂屋,余人跟着鱼贯而入。阔鼻汉子挺胸凸肚,高视阔步,与同伴一起步入。他前脚刚刚跨过门槛,不想身后一股气劲无声无息袭来,右腿顿时酸麻难忍,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向前一栽。幸好他身形本来矮胖,重心较低,反应又是极快,伸手在地上轻轻一撑,总算没有双膝跪地,紧跟着腰板一挺,站直了身子。饶是如此,也是当众出丑,好似他进门之后,便即向着风落问的画像,行了跪拜大礼。

    就听见身后的胡忘归“嘿嘿”一声冷笑,说道:“贵客当心脚下,无须行此大礼。”原来胡忘归恼他出言无状,趁他进门之际,伸指一弹,一股气劲凌虚而发,正中阔鼻汉子右腿膝后腘窝的委中穴,跌了一跤,当众出丑,借此杀一杀他的嚣张气焰。

    阔鼻汉子一张脸皮臊得通红,心知胡忘归在他背后捣鬼,一不小心已然着了他的道儿,吃了暗亏,终是自己学艺不精,也只能认了,当下一声不吭站到了同伴中间。

    戴心豪、卓方霖横尸在地,四大山庄众弟子脸露悲愤之色,对着来客怒目而视。白衣雪想起在苍葭山庄初见卓方霖的一幕,不禁攥紧了双拳,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