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招财锦鲤:猎户娇妻超旺夫 > 第645章 有本事拼老婆

第645章 有本事拼老婆

    吴不争摸了摸鼻子:“一个老头子骂你呢,我想了想还是拿过来叫你看看。”

    唐时锦眉头都拧了起来:“骂我什么?”

    桃成蹊站起身抢过来看了看,然后眼睛就弯了起来,唐时锦深觉不妙,迅速抢回来,拍给吴不争:“你念念!”

    吴不争就念了念。

    唐时锦越听越是无语。

    这特么是一篇檄文啊!!

    这人姓吴,是这一回应试的举子,在本地还考了个第二名。

    他充分发挥了文人骂人不带脏字儿的禀性,把她的经历捋了捋,从茂州写到了京城……

    说真的,骂她贪财、骂她狠毒、骂她粗鲁,野心家什么的她全都不在意,但是这一位,写的她好像汪直那种变态,专爱跑到文人面前刷存在感,字里行间都在影射她享受这种,明明不学无术却得众多文人敬仰的感觉……

    这个吴生是真有才,写的那个猥琐劲儿呼之欲出!要不是写的是她自己,她都想给他点个赞!

    唐时锦简直气到不行,跳脚道:“这都什么人啊!不就是有点文化吗!秀什么秀!自己有才华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跟我的家眷比比啊!有本事让他老婆出来跟我老婆比做诗写文章啊!!!”

    刚刚走进来的太子殿下:“……”

    几个人纷纷憋笑。

    炎柏葳也笑了,然后就直接进来了,随手握住她手,一边找地方坐下,一边拿过她手里的纸:“别生气了,‘家眷’给你把场子找回来!”

    他就笑着去看那篇文章。

    桃成蹊扔了个瓜子过来,示意他看他。

    炎柏葳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行了,别笑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不就是炎娘子么!

    桃六郎估计是觉得他可太有先见之明了,多少年前就预料到了如今这一幕!

    炎柏葳看了一遍那文章,站起来,点了她脑袋一下,笑道:“卖弄文笔而已,看我怎么收拾他。”

    他就过去书桌边磨墨。

    桃成蹊跟过去看,汤莲生也跟过去看。

    炎柏葳这辈子最不愁的就是写文章,拿过笔来,就跟默书一样刷刷刷就写完了。

    唐时锦道:“可是你写是不是不大合适?”

    “没事,”炎柏葳道:“我以文人的身份回复,没什么不合适的。成蹊也可以写……”

    桃成蹊用力摇了摇头。

    汤莲生道:“那我写一个,等了写了,炎师父帮我改改呗?”

    炎柏葳点了点头:“可。”一边说着,就把文章交给下头,让他们放过去。

    吴不争笑道:“其实园子里有不少人写文章驳他的,毕竟像这种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人还是少。”

    唐时锦道:“所以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炎柏葳笑道:“想出名,不然呢?”

    “不是,”唐时锦道:“我就是觉得你们文人真可怕,我本来觉得有些东西应该是有感而发,才会写的好,例如说他就是觉得我是这样的,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炎柏葳笑道:“我们文人确实是很可怕的,例如说成蹊,若真有必要,你让他写一篇这样的檄文,他能写的比这还好!”

    桃成蹊:“……”

    他指了指他,眼神不屑。

    唐时锦哈哈的笑道:“六哥的意思是,那是你!我们桃花仙儿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有感才发,无感不发。”

    炎柏葳笑而不语。

    吴不争溜达着去关注后续。

    炎柏葳这篇文章,就用的炎棽的名字,但如今大庆朝已经无人不知,炎棽就是太子殿下。

    贵为太子,却用文人的方式来应对,颇得文人好感,而且文人圈子就一个铁律,“文好可破”,所以文章一出,瞬间就把洋洋得意的吴生给打回了原形。

    有很多人登时就想多了,心说原来太子果然还是在关注这边动静的,这文人聚集,上位者不可能不忌讳,于是就暗搓搓准备开了印之后参她们一道。

    但也有人觉得,这只不过是因为太子爷心仪庆王,所以但凡与她有关的事情,他都会参与。

    不管心里怎么想,都对这篇文章交口赞誉。

    曾思故眼看这情形,犹豫着,把刚写好的文章收了起来。

    他之前画了那副画,交给了在这儿的桃相府门客,那两位当时大加赞誉,立刻送了回去……但这两日,却没什么回音。

    虽然想着可能是因为过年,忙不过来,但仍旧忍不住焦急。

    毕竟很快就是初八,这儿他继续住,明显住不起,但不继续住……回去,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恰好遇上吴生写文章挑衅,他就写了文章批驳,自觉得写的还不错,但是炎柏葳的文章一出……那就是谁与争锋,他这文章就算拿出去,也显不出来了。

    曾思故一时彷徨无计。

    小厮四全进来禀报:“曾公子,那位曾公子又来了。”

    曾思故眼神黯了黯,长吸了口气,但还是温和的道:“多谢,我过去一趟吧。”

    曾逢那天一回去,就知道他进了雕绣园,当天晚上就过来了一趟,年初一又过来了一趟,这已经是第三趟了。

    他这个时候,还不敢跟他撕破脸,他就绕过院中的学子们,去了侧门。

    门外人一身锦袍,衣着华贵,配饰也是极为富贵,而曾思故即便穿着唐时锦送的棉袍,也远不如他气派。

    只是曾逢不明白,在京城这种地方,并不是穿的好就能有面子的,你穿的再好,过来也是个乡下土包子。

    两人相差三岁,长相却极为肖似。只是曾思故略瘦,曾逢略胖,但不细看很难分辩的出。

    曾思故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了,初八才能走吗?”

    曾逢假笑着道:“哥,我看旁人都回去了,你也回家住呗!大过年的你一个人在外头,我不放心!”

    曾思故耐心的道:“与这些人结交的机会难得。”

    曾逢眼神微变。

    他正是不想让他与他们混的太熟!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他离不了他!他怕出事!

    曾思故一看他的眼神儿,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压低声音道:“这么多人,能不能考上,谁都不知道,但是桃相府、卫王府、庆王府却是在这儿摆着的!若能与他们结交,比考中进士都好的多!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我也有举人功名,我除非是傻了才会……自毁前程!”

    曾逢垂了垂眼。

    他信了八成,道:“我就是担心你。”

    “不用担心,”曾思故心头嘲讽,但是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你也不要总来,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们长的如此相似吧?若真的多生是非,对我们都没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