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 456 宅斗?不存在的

456 宅斗?不存在的

    吃喝都是一样的,或者她们想吃什么也可以自己准备,顺带还点了一道自己想吃的猪肉炖白菜。

    这自由度,又一次刷新了桂嬷嬷等人对下人伙食的认知。

    看她们惊讶的样子,襄平一脸自豪的说:“我们家主子就是这样的,没那么多讲究和规矩,只一点,多做多看少问,小事上咱们基本可以自己把握。”

    “这就不怕养出不知好歹的刁奴吗?”王济家的惊讶问道。

    对此不是很认同。

    在大家族里做事的管事婆子们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能太惯着手底下的人,不然人家就要蹬鼻子上脸了!

    襄平摇摇头,“不会啊,我们都很敬重主家的。”

    王济家的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她觉得,只是因为林家下人少才管得住而已,并不能说明林家管理下人的政策多高明。

    说不到一处去,襄平也不是非得要人家认同,自信一笑,道:

    “反正往后大家都是一个府上的了,你们慢慢看,慢慢感受,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说完,不再搭理王济家的,转身去给王若丸烧煤炉子,落落大方的样子,没有谄媚也没有因为自己是下人而太过谨小慎微。

    恭敬有,但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的那种,跟以往与下人相处的感觉很不一样,王若丸很喜欢。

    因为,她感受到了自由!

    这里的下人不会用那些条条框框却约束她的任何行动,连提醒也没有。

    这种体验十分新奇,在这种新奇的体验中,王若丸兴奋渡过了她在新家里的一天。

    两种观念在厨房里发生碰撞,有些口角都是难免的,桂嬷嬷等人一直觉得襄平会夺去整个厨房的话语权,并提防她们这些跟着新妇而来的下人们,牵制她们,从而达到让刘氏维持主母威严的目的。

    然而,事实证明,她们想多了。

    襄平压根没有这么复杂的想法,在林家待久了,她早已经忘记大宅院里的勾心斗角。

    就更不要说刘氏了,她把家里的吃吃喝喝全部交给儿媳妇,自己出门溜溜弯,找人唠唠嗑,顺带陪着林有才去地里看看水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快乐。

    有时候,看到儿媳妇还要辛苦的设宴为大郎招待军中弟兄,刘氏都有种愧疚的心虚。

    时常跑到林美依屋里来,问她:“依依啊,你觉得娘这样是不是太坏了啊?”

    到底是亲娘,林美依舍不得骂她,拍着老娘的手安抚她:

    “没事没事,大嫂是经过大家族系统训练出来的大家闺秀,这些事她比你会,你去做了也做不好,搞不好还要被隔壁青岚他娘笑话,就不要往上凑了。”

    刘氏一想,对呀,她又不擅长,还是别丢人了。

    “你说得对,我这就把库房的钥匙也交给若丸,以后家里人情往来送礼啥的,就交给她做吧,她肯定做得比我好。”

    “对了,还有庄子上的账本什么的,也一并给她,反正都是大郎的庄子,交给他娘子管也是合理的,我和你爹就守着那二十几亩麦田,尽够了!”

    再说了,她还有老姐妹肖娘子裁缝铺的分红呢,拿着小钱,耍着小乐,不用管家,娘咧,这也太爽了!

    刘氏在心中暗暗的想着:或许这就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感觉吧。

    林美依眯着眼,将母亲的嘚瑟看在眼里,笑而不语。

    就这样,在某一天的早晨,王若丸从睡梦中醒来,就拿到了家里库房的钥匙。

    看到桂嬷嬷将库房那一大串钥匙捧到面前时,王若丸她怀疑她还没睡醒,不然怎么会梦到这么离谱的事?

    她才入门两月,就拿到了别家媳妇奋斗好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管家权,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让人嫉妒到眼眶发红?

    王若丸深呼吸,再深呼吸,伸手拿起金属钥匙,入手冰凉,但她的心却是火热的。

    九月初十,科考放榜的日子,林家的女人们全都忐忑的坐在大厅里,等待男人们赶紧把消息带回来。

    为了陪小弟去看榜,林大郎特地同大将军请了一天假,还动用人情,走了即将建成,但还没有正式开通的太阳直道。

    走直道,原本来回十二个时辰的路程,现在缩短了一倍,早上出发,傍晚便能回来。

    从中午吃了午饭开始,刘氏就哪儿也不去了,张氏也不回屋里调息,坐在大厅里和刘氏一起拉着王若丸闲话家常。

    只有林美依,还想着去对面研究室找王晟搞点研究。

    不过还没走出门,就被刘氏揪了回来。

    “坐下,哪儿也不能去,在这陪我。”刘氏拍拍板凳,强硬道。

    林美依无奈,不敢忤逆,老实坐了一下午。

    终于,听见门外传来车轮滚动声,刘氏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急匆匆往门外去。

    林美依与王若丸无奈对视一眼,起身跟上。

    来到大门前,果然是林大郎等人回来了。

    林有才走在最前,一脸笑呵呵,狗蛋走中间,满面阴郁,林大郎走最后,神情复杂,似笑非笑。

    “你爷三儿这是什么情况?好事还是不好啊?”刘氏心急追问道。

    林有才笑着答:“中了中了,考得不错,甲等第三名!你儿子现在也是个生徒了。”

    刘氏大喜,但又见当事人一脸阴郁,指着林有才身后的哥俩,忐忑追问:

    “既然中了,怎么他哥俩是这模样?”

    林有才耸耸肩,示意刘氏自己问,快步跑上前同老母亲分享喜悦去了。

    “咋啦?”刘氏逮住想跑的狗蛋,疑惑问道。

    狗蛋郁闷的叹了一口气,这才不情愿的说:“宁安远拿了傍一,王长枫拿了榜二,王长枫也就算了,宁安远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凭啥压我两头?我不服!”

    说着,就一屁股坐在了大门前的台阶上,仰头四十五度角望向天空,明媚而忧伤。

    林大郎接话:“这小子不服气,非闹着要去看考卷,长枫也是的,跟着一起闹,两人趁我不备,跑去威逼考场批卷官拿考卷,得亏岳父大人在场,不然咱们今日还不一定回得来呢!”

    王若丸一听自家弟弟那混世魔王也搀和了进去,心头一跳,忙问林大郎:

    “那长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