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魔神大明 > 093:那是什么兵刃?

093:那是什么兵刃?

    这一日太阳还没落下,中京就已华灯大放,周边四城的街道熙熙攘攘,市民们朝着城区中心涌去,加入到千年来雷打不动的庆典中。

    中元节到了……

    今年的中元节颇不寻常,从先皇驾崩到现在的两个多月里一直都是国丧期,规模稍大一点的集体活动都被取缔了。女皇登基伊始,又是各种乱子肆虐中京,上到羽林卫锦衣卫,下到中京府衙役,如竹篾般来回筛了好几次,没谁有胆子有心情上街游乐。

    但到了今天,阴霾骤散天高云阔。女皇颁诏止丧,要官府与民同乐,造出中元喜庆的气氛。各城官府纷纷行动,督促商市办会,挂喜庆标语,免公交车电车票钱,忙得不亦乐乎。甚至还派了衙役走街串巷敲锣打鼓,一副要把所有人轰出家门的架势,像是在比拼上街率。

    顶着沸腾般的喧嚣,加长版装甲豪车仅仅开出两条街就再也动弹不得。高德只好跟小丽下车,混在潮水般的人群里,向西城中心的万货坊走去。

    远坂爱没有跟高德开玩笑,小丽在这天午后真的回来了。下午享受了高德亲自下厨做的家常菜,又要高德陪她去夜市逛逛,体验一下凡人的节庆气氛。

    高德当然没办法拒绝,即便只是朋友之交,他这个中京土著也有义务带小丽游玩。

    “那个……抱歉得走很长一段路了。”高德还很绅士的道歉。

    “难得与凡人同乐,我不在意的。”小丽的回应淡然而矜持,让高德颇为尴尬。

    是啊人家是圣者,走这点路算什么劳累呢?

    至于拥挤么,自小丽身上散发出异常柔和的力量,像是张开了无形屏障,将他也裹在里面。人流在两三尺外就悄然滑开,却没一个人感觉有异。

    当然他俩并不是隐身或者进了奇异空间,小丽是来体验凡人喜庆的,此时的她看起来也就是个凡人少女。

    银白长发和尖尖耳廓被头巾裹住,绝丽容颜遮了层纱巾。原本如冰雪仙子的白衣白裙换成了红绿相间的朴素褶裙,掩去了小丽那高挑纤致的身材,让她看上去只是个家风保守的小家碧玉。

    不过两人还是惹得邻人频频回首瞩目,看得小丽有些生厌,把高德挤到街边,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满大街的人都在看你,你说你一个男人长这么俊俏干嘛?”

    “哪是在看我啊,”高德叹气,“大家都在看你,谁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啊,又不是瞎子。”

    小丽噎住,憋了会哼道:“我长得奇怪呗,让大家瞅着了会吓一大跳的。”

    “是挺奇怪的,”高德发自真心的奉承:“仙子嘛当然奇怪了,凡人哪有福气瞧见仙子的真容,真见着了这辈子就没心思讨老婆了。这墨镜简直是拯救了世界啊,没了它凡人还怎么传宗接代。”

    小丽沉默了会终究绷不住吃吃笑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嘴贫了?”

    “也罢,这么热闹也没人在意,”她摘下墨镜,灯光下那双银瞳仿佛转着银河,让高德想起灰境之上的四色星河。已经冲到嗓子眼的骚话似乎被那星河代表的混沌之力压住,竟然咕噜吞回了肚子。

    高德这一泄劲,小丽眼中那似乎等待着什么的光亮也黯淡下来。那光亮闪烁着似乎要自己燃起来,最终却被冰层般的淡然封住。

    两人一时陷入尴尬的沉默,就顾着肩并肩前行。高德在右,小丽在左,两人身材都是超出常人的高挑挺拔,时刻吸聚着满含各种情绪的目光。

    走了好一会,小丽暗暗噘嘴,目光落到高德手上。

    袖口微微晃动,正要有什么动作,高德忽然抬起左手指向远处:“那边有饰品集市,要去看看吗?”

    “没兴趣……”

    小丽刚说完就懊恼的掩嘴,高德却没瞧见,他正心中打鼓惴惴不安呢。

    刚才小丽瞅他的左手他可是看到的,瞬间背上出了层白毛汗。莫非发现自己的左手有问题,感应到那些恶魔手办了?

    他抱起胳膊,没话找话的说:“上次你回家都是大半个月前的事了,是不是很忙啊?”

    “是……是很忙……”

    小丽拿眼角余光瞅高德,因为不爽语气更冷。“事情似乎挺多的,其实就是寻寻觅觅,打打杀杀。人心即混沌,人心不灭混沌就是永恒的,我们圣山之人永远停不下来,最多就是有处……地方稍稍歇息下。”

    “是在中京之外清剿魔人吗?”说到这个高德认真起来了,自顾自的问下去。“有没有发现一些规律?比如女皇登基之后,混沌之力的哪部分更活跃?”

    他下意识把小丽当做了活的档案提供者,想为之前在档案里发现的某些规律找到佐证。

    “你不是安心在驯象所做辅助支援了吗?”

    小丽转开头说,“是小爱说的,我可没功夫关心这些闲事。”

    “这就是辅助支援嘛,”高德对她还是要交点底,“前段时间带着驯象所埋头蛮干,跟女皇陛下凑到一块了,结果出了事。还是得先打好基础才稳妥,哪怕只是看档案,也能看出很多东西。好好总结的话,这就是经验。经验多到可以找出规律,做事情就事半功倍了。”

    “嗯……这倒是你的……”小丽回头飞快瞟了他一眼,努力压住翘起的嘴角。“这倒是适合你的事情,不过你这话好像是在说女皇也跟你一样埋头蛮干,你的忠诚呢?”

    “我对女皇陛下的忠诚就如我的心跳和呼吸,时时刻刻都在的,”此时的高德跟小丽说话放开了不少,“只是展示忠诚的方式方法更丰富多样了,比如真诚的指出陛下的……疏失。”

    “终究是不绝对了,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啊,”小丽轻哼道:“你自己说的。”

    “说到女皇……”她又低低叹道,“你的问题在女皇那边的确有些……迹象,比如说孽魔之力涌动得更厉害,不过这是自古已有的规律,你就不必费心琢磨了。”

    对面走来一队兵马司的灰衣巡兵,小丽扯住高德的衣袖,把他往街道里面拉,趁势挽住了他的胳膊。

    “什么规律?”高德还处于好学上进的状态。

    “就是人世兴灭的规律啊,”另一只手捏成小拳头,轻轻晃了晃,小丽的语气变得欢快。“战乱起,血魔兴。灾荒起,疫魔兴。盛世转衰,孽魔兴。王朝一旦到了人人以奢靡为荣的时候,混沌中的孽魔之力自然就变得强大了。”

    高德这才注意到纤纤素手挽上了自己胳膊,刚刚消去的白毛汗又炸了起来。

    真被小丽怀疑上了!

    “难怪只是那么个姐妹会就那么猖獗,”他努力跟小丽保持距离,确保自己的胳膊只跟小丽的手有接触,同时让动作和声音显得自然。

    “说起来那个姐妹会的头目也真是厉害,我加上师傅都只是打伤了他……”

    他转移着话题,义思达洋庙地下世界的经过他向姚婆婆和远坂爱都交代过,当然是编辑后的版本。

    “本是姐妹会成员,潜伏在锦衣卫中曾经将他送给纳扎斯的师傅就是刺杀他的凶手。再次见面师傅人性未泯阵前反正,与他携手抗敌,终因力竭不敌化魔而亡。”

    这个说法九成九是真,加上何灵灵这个人证,姚婆婆跟远坂爱自然没有怀疑。

    “那家伙虽然不是魔塔里的塔中人,也算是外围的高手了,”小丽安慰说:“你能在他面前活下来,还真是……难以想象。”

    “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比如最初……”说到这高德赶紧闭嘴,小丽挽着他的手骤然加力。

    “从一开始你的运气就很好,”小丽低声嘀咕,转回正题:“孽魔之力的事情你也掺和不了什么,女皇说她正在处置,中元节后会有一系列的举措。”

    “能先透透风吗?”高德很好奇。

    “跟你说也没事,明天就要施行了。”小丽沉吟了会说:“女皇的看法是,孽魔之力大兴的根源之一是女子地位太低,这让凡人习惯了在女子身上宣泄**、寻求刺激。千万年下来凝结成牢不可破的传统,也像一扇大门般的,让孽魔之力自然而然的自这扇门涌出。”

    “女皇陛下洞见深远,”高德赞道:“的确如此。”

    “毕竟是女皇嘛,不看透人世又怎么执掌天下呢。“小丽眉梢扬起,”似乎”高德在称赞她自己。“所以女皇决意大改官制,提拔女官和女将,先从朝堂和官府开始,提升女子的地位。还要打击绿袖坊,制定保护妇孺的律法,清理各项男尊女卑的陋习,嗯……总之是一整套举措,细节太繁杂一时说不完,总之就是这个方向。”

    “女皇说了,这套举措也有你的功劳,”小丽看着高德,银灰眼瞳盛满了他的身影。“男女之分就是自然的阴阳之分,女子也顶半边天,这是你说过的话。”

    我啥时候跟女皇说过这话了?

    高德有些迷糊,不过这些举措让他记起看过的一件陈年旧案,不由连连摇头。

    “这么做就能让大家尊重女子了吗?说不定适得其反啊。”

    “你觉得女皇错了?”小丽抽出手转到前面与他对视,嗓门也变大了:“说啊,错在哪了,好好说说!”

    高德赶紧停步,为她这骤然变化的态度不解。

    “小两口好好处不要吵架,”旁边忽然响起苍老声音,是个老婆婆。“今天可是个大好日子,冲散了喜气可不好啊,一整年都不舒坦。”

    老婆婆你是好人呀!

    小丽和高德都向老婆婆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再转身小丽又想挽住高德,高德早有准备举手装作挠头。

    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小丽的手滑到高德腰下,握住了什么。

    小丽先是疑惑的捏捏,再蹙眉思考着什么,接着才回过神来两眼圆瞪。即便面容被纱巾遮住,看眼瞳里荡动的涟漪,也知道她那张玉白俏脸已变得涨红。

    她像是握在了烧红的烙铁上,慌张的松手,同时重重哼了声,却听不出恼怒的意思。

    “那、那是什么?”她装作淡然且无知的问,“是什么兵刃?”

    高德心说这个是瞒不住的,掀开袍服下摆。

    那还真是兵刃,是那柄表情符金瓜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