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锦衣春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有身孕?

第三百四十六章 有身孕?

    一旁的青砚忙应道,

    “娘娘,奴婢算着日子呢,确是晚了十来日……”

    顿了顿又道,

    “不过……奴婢也不知是不是有了身孕……要不然我们请了太医为你把把脉吧!”

    夏小妹一摆手道,

    “叫了太医,那这事儿可就大了,若不是怀了身孕,岂不是让人笑话……”

    说着拉了韩绮的手道,

    “绮姐儿,你说我是不是有身孕了?”

    韩绮听了哭笑不得,

    “娘娘,我又不是大夫,如何能知您有没有身孕……”

    皇后娘娘是将她当做百事通了么,这生孩子的事儿,问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

    不过还是想了想应道,

    “不过……瞧着那书上倒是说了,妇人有孕之后,会有孕吐之状,闻不得异味,娘娘可是有此情况?”

    夏小妹想了想摇头道,

    “没有啊!没甚么味儿闻着不好!”

    “那……可是嗜睡?”

    “这个嘛……我向来都是吃得好睡得好……”

    “这个……”

    除了请大夫来把脉,韩绮这两世都未做过娘的人,是当真不知应该如何判断了,再想了想道,

    “要不……娘娘再等上一阵子,想来时日还短,待再隔一阵子看看吧!”

    夏小妹点头,

    “依绮姐儿之言!”

    韩绮咬唇忍了羞意对她道,

    “只娘娘这一阵子可不能行房事,也要忌生冷,那入口的东西,还有宫里的摆设也要让人留意着了!”

    夏小妹点头应下,悄悄对韩绮道,

    “瞧瞧……还是不声张好吧!若是声张出去说不得倒要提心吊胆的,防这个防那个……”

    “娘娘说的是,即便是有了也要先瞒着,待坐稳了胎再说吧!”

    “嗯,这事就你和青砚知晓,陛下都不知晓的!”

    韩绮有些惊诧,

    “陛下也不知道?”

    夏小妹大咧咧一摆手道,

    “这怀孕生娃的事儿,他男人家家也帮不上忙,知道了反要添乱,还不如不知道为好!”

    左右前面他应做的事儿,也是夜夜没有落下,后面的事儿他便使不上劲儿了,告诉他有何用?

    韩绮听了又是一阵哭笑不得,暗暗为皇帝陛下掬了一把同情泪,

    “有妻如此,也不知陛下是喜乐多还是烦恼多!”

    夏皇后说完自己的事儿,便问起韩绮做先生如何,韩绮笑道,

    “以前做学生时便时常觉着先生严厉,待自己做先生之后,才发觉若是不严厉,便没人听你的,别看那一个个年纪小小,却最是活泼好动,花样儿百出的时候,逼得我不得不动用戒尺,打得他们眼泪汪汪的,我自家又心疼了!”

    那些小有四五岁,大有八九岁的小孩儿们,可爱的时候是真可爱,可调皮起来是真让人恨不能一巴掌扇出去!

    以前不觉得,做了先生才知晓,原来为人师表当真是份天上地下的职业,一会儿看着学生们个个玉雪可爱,聪明伶俐,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的叫的心里妥帖。

    一会儿却是在下头东张西望,抠鼻子挤眼,暗地里动手动脚,悄眯儿讲话,跟小猴子一般一刻不得安宁,真是恨得人牙痒痒!

    夏小妹闻言十分羡慕,

    “我以前挨打的时候便时常想着,以后做了先生也要打人的手掌心……”

    说着叹了一口气道,

    “唉!现在这愿望倒是让你实现了!”

    韩绮便笑道,

    “如今您贵为皇后娘娘,不但能打手掌心,还能打人板子廷杖呢!”

    夏小妹闻言叹了一口气,

    “我吧!轻易不想动那东西,那一杖下去打实在了,便能立时将人打残,实在太过严苛了!”

    一旁的青砚却是道,

    “依奴婢瞧着,娘娘便应当立立威威,打一些人的板子,也免得那些人平日里就是仗着您心地好,行事越发没有规矩了,便好似那个……”

    夏小妹瞪了她一眼,青砚忙住了嘴。

    夏小妹却是自家又叹了一口气道,

    “我确是性子太随和了些!”

    夏小妹的性子有些大大咧咧,对下头人管教一向不严,即不喜乱动心眼儿,更不爱做那在宫里四处安插眼线,要做那大权在握的皇后娘娘,反倒是其余四妃暗地里,花银子收买了不少宫人,便是她这乾清宫里都有人,收了银子将皇帝与自己的不少事儿传了出去。

    韩绮闻听却是神色凝重,对夏小妹道,

    “娘娘……万万不可再如此的,如今后宫一后四妃,娘娘本就独得恩宠,若是当真有了身孕,便更加若人嫉恨,虽不确定有人行那鬼祟龌龊之事,但总归防人之心不可无,还请娘娘小心才是!”

    夏小妹听了点头道,

    “绮姐儿说的是!”

    她倒不是没心眼儿,只是懒得动那心思,只觉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也无处可让人指摘的,不怕人打探,但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若是自己腹中有了孩儿却又另当别论了!

    人都说天家无情,后宫之中嫔妃争宠乃是常事,幼子夭折之事也是屡见不鲜,难道当真都是孩子们幼小福薄么,只怕是暗中被人以阴私手段暗害的居多。

    夏小妹手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头到底有没有孩儿,她是不知,但一想到这巍峨的宫殿之中,处处会有隐藏的危险,时时觊觎着自己的的亲生骨肉,便不由的后背一阵阵的发凉,骨子里的母爱便被挑动了起来!

    却是狠狠一握拳头道,

    “我必要让她们知晓,本宫也不是好惹的!”

    韩绮见她如此,知她这是想明白了厉害关系,便放下一颗心来了!

    依韩绮看来,夏小妹就是因着独宠后宫,被陛下保护的太好了,做了皇后一年多却仍是不改在宫外时的天真烂漫,这样的性子做皇后有皇帝护着倒是无妨,但若是做了母亲还这样,就真正是害子女了!

    二人在这处说了一会子话,外头有小太监报说陛下驾到,韩绮忙跟在夏小妹身后出去迎圣驾,朱厚照一进来见着韩绮便笑道,

    “原来韩三小姐在此处!”

    韩绮上前行礼道,

    “陛下,臣女应皇后娘娘召见,进宫拜见!”

    朱厚照笑道,

    “皇后在宫中也是寂寞,你能来陪她自然是好的……”

    说着又问起她与卫武的婚事来,

    “你们的婚事可是定在三月?”

    韩绮道,

    “蒙陛下垂询,乃是定在三月二十二……”

    原本三月初八是个好日子的,只韩世峰舍不得女儿太早出嫁,原本还想拖到年底的,卫武得知消息,急的不成,恨不能索性不理那使怪的老头儿,冲进韩府里的将三小姐给抢回家去。

    幸得王氏与苗氏这一回都是齐心协力的反对,王氏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女儿家大了便要出嫁,留来留去留成仇,到时候可别怪老三怨你!”

    苗氏也道,

    “老爷,这亲事即已定下了,就没有拖上一年才出嫁的,传出说只怕外头人要说闲话!”

    这定了亲事,女儿家拖上一年才出嫁,知道的说是爹娘舍不得女儿,不知道的还当是男家对女方不满,想拖着悔婚呢!

    韩世峰被一妻一妾在耳边唠叨了数日,实在招架不住了,便只能咬着牙依她们所言,定了三月的日子,可三月初八他是决计不肯的了,便定在了三月二十二日。

    朱厚照笑道,

    “你们成婚,朕是必定要去吃一杯喜酒的!”

    韩绮闻言吓了一跳,

    “这个……陛下……怕是不妥当吧!”

    这臣子成亲,皇帝有下旨赏赐的却没有亲自跑去吃喜酒的呀!

    先别说规矩不规矩的事儿,这树大招风,陛下这是要给卫武招多大的风呀!

    朱厚照却是不管韩绮如何想,大手一挥道,

    “不必跟朕客气,朕届时一定和皇后去吃一杯酒的!”

    夏小妹也是连连点头,

    “绮姐儿出嫁,我怎得也要去添妆的!”

    帝后二人如此有致一同的坚持,韩绮再说甚么也是无用,只得暗暗叹一口气,

    “臣女叩谢陛下、皇后!”

    夏小妹忙拉了她要伏下去的身子,笑眯眯道,

    “我们姐妹不必客气!”

    这厢却是对朱厚照道,

    “陛下,时辰不早了,我们不如用膳吧!”

    朱厚照点头,夏小妹便要留韩绮一起,这架势是要与帝后一同用膳了,韩绮如何敢如此托大,却是再三推辞不敢,夏小妹也不勉强她,只是笑眯眯道,

    “那便让青砚送你出去吧!”

    韩绮这厢叩别了帝后,由青砚陪着送了韩绮出去,这二人自书院时便相识,如今更是相处亲密,青砚在宫中谨言慎行,不敢多说多做,但对上韩绮却是知不无言,趁这机会要将心里憋的话好好宣泄一番,

    “三小姐是不知道,那顺妃可是个不要脸的,也不知从宫外学的甚么手段,穿的似那青楼里的姐儿一般勾引陛下……”

    韩绮听了好笑,

    “胡仙儿好歹是大家闺秀怎么会做出如此行径?”

    青砚撇嘴道,

    “甚么大家闺秀,抢男人抢疯了,跟那青楼里的姐儿也无甚区别,说是光着身子披了薄纱要给陛下跳天魔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