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绝色王妃她胖过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反目

第五百六十二章 反目

    更何况,皇后娘娘从进门后,就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找苏锦绣的身影,虽然她已经尽心掩盖了,但还是并宇文拓看出来了。

    “多谢皇后娘娘挂念,是儿臣不敬,没早点带着锦绣去拜访皇后娘娘。”

    宇文拓百思不得其解,嘴上还是不忘应承。

    “八皇妃,之前在皇宫听说你娘家有了祸事,但那时宫中事务繁多,我实在是没得空,你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不管多上新,还是要顾及自己的身体。”

    “皇后娘娘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苏锦绣说完,和宇文拓换了一个眼神。

    这皇后娘娘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看上去就像是没事找事一样特地来看他们的。

    不,主要是来看苏锦绣。

    “这是皇上赏赐给我的一个簪子,今天我开心,就赏给你了。”皇后从袖口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递给苏锦绣:“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锦绣赶紧接过来:“皇上送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东西,皇后娘娘能送给我也是我的福气,哪有什么不喜欢,肯定是喜欢的。”

    “是吗?”皇后娘娘笑了笑,抿了一口茶,在杯子后,表情突然冷了起来。

    从她进屋到现在,除了长的好看点,她没发现苏锦绣的任何特别之处,和普通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太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女人呢?

    还是嫁过人的。

    “行,我走了,希望今日来访没有打扰到你们。”

    苏锦绣和宇文拓赶紧起身恭送。

    直到把皇后娘娘这尊大神送走,苏锦绣和宇文拓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宇文拓,你说这皇后娘娘到底来干嘛的?我怎么觉得她的眼神里藏了很多东西?让人总也看不明白。”

    宇文拓摇头:“她有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人的目的却不简单。”

    宇文拓在宫中生活了十几年,等十四岁时才从宫中搬到宫外来住,在宫中的时候,和皇后娘娘有过几次接触,虽然接触不深,但能看出来,对方很在意权势,不太关心下人,对他们这种没有什么关系的皇子更是吝啬任何程度的关注。

    她说她是许久没见过他们,所以来看看他们。

    这个借口,他是完全不相信的。

    “而且你没发现吗?她一直在看我。”这也是让苏锦绣最想不通的一点,皇后娘娘来看宇文拓都比看她更加可信。

    不会是……

    她想起了之前的流言:“不会是皇后娘娘以为我和太子殿下有点什么吧?我去!那我也太冤了!”

    “应该不会。”宇文拓到现在还不清楚宇文轩对苏锦绣的感情,所以推断道:“你和太子殿下的绯闻都传了几个月了,如果皇后娘娘知道,她早该来了,不会等到现在,而且,我了解她,这个人对太子殿下控制极严,依然对太子妃的选择也相当重视,她不会因为一个流言蜚语,专程来看你这个已经嫁过人的女人。”

    宇文拓这前面说的话都没有问题,但什么叫不会因为流言蜚语,专程看她这个嫁过人的女人?嫁过人怎么了?怎么听他这口气,嫁过人之后就一文不值了呢?

    “你什么意思?”

    宇文拓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他疑惑不解:“怎么了?我刚才不是分析皇后娘娘为什么来吗?”

    “臭男人!”苏锦绣很生气,转身就走了。

    宇文拓回头看着她的背影,目瞪口呆,不解的回头看着管家:“我刚说什么了?”

    “殿下,女人的心思很难猜,属下也不知道。”

    “莫名其妙。”宇文拓转过身,继续思索皇后娘娘突然大驾光临的动机,但是除了苏锦绣说的那种可能,其他的,他还真的想不起来。

    另一边,宇文轩还在房间里,郁郁寡欢。

    “太子殿下,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他终于收敛了一些脾气,语气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我手下的人传来消息,说皇后娘娘从你宫里出去之后没多久,就去了一趟八殿下的府上,据说还送给八皇妃了一个陛下赏赐的镯子。”

    “什么?”

    宇文轩站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冷冷地笑了。

    他知道,这是皇后娘娘在威胁他。

    也是,对方是皇后,而他只是太子,从小到大,他的一切都被这个皇后娘娘控制,对方是在告诉他,如果他不听话,她要让苏锦绣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都逼我!你们都逼我!”宇文轩又怒了。

    来回报的太监不知道宇文轩怎么了,赶紧安抚他:“太子殿下,你冷静一些,皇后娘娘或许只是去装装样子,和您无关。”

    “好,既然你们都想控制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他大笑起来,过了好久,才冷冷地说:“我这有个东西,你派人给户部尚书送去,千万记住,不要暴露自己,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是我的人干的,包括皇后娘娘,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最好让户部尚书自己查到。”

    “好,奴婢这就去办。”

    太监觉得奇怪,户部尚书不是三皇子的人吗?这三皇子野心勃勃,一直觊觎太子之位,太子殿下为何要给三皇子的手下送东西?

    不过太子殿下最近阴晴不定,之前他或许还会问问是什么原因,但今天却是什么都不敢问,领了命令之后,等太子殿下取来了一个盒子,他拿了盒子就马上走了。

    等太监离开之后,宇文轩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既然皇后想要控制他,那他只能瓦解皇后的所有势力,不然,就算他以后成了皇帝,也必然受制于皇后。

    忍了这么多年,该做个了结了。

    他睁开眼睛,眼底多了冷静和冷血,少了温柔和妥协,从此以后,他不能再被皇后控制,他要摆脱皇后给他安排的一切。

    此时的皇后完全没有想到,今天下午的决定竟然会逼得她和太子殿下从此反目,更没想到,太子殿下以后想尽办法对付的,却是她这个生母。